在来新西兰Working holiday之前,我看过很多的文字,那些文字诉说着每个WHVer不同的故事,而如今,带着那些前辈们分享的经验,我也走出了属于自己的故事。


今天,想要好好的记录一下在奥克兰生活的那三个月里遇到的那些可爱的人。


转眼已是入境新西兰的第5个月,生活的城市从北岛的奥克兰换到了南岛的樱桃小镇Cromwell,室友也从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籍,变成了韩国、日本、越南籍。这里的工作跟生活,跟在奥克兰的那段日子比起来,每一天都像holiday一般悠闲。


或许是因为这样的放松,那一段初入境的日子就显得格外的珍贵与难忘。


对很多人来说,新西兰是一个以纯净的自然风光而闻名的梦幻国度,但是对我来说,这一趟Working holiday的旅程,更令我期待的是这一路上遇到的人和事。


因为大自然的风光一直在那儿,每个过来的人都可能看到同样的美景。可是人与人之间的际遇,却需要一些缘分。你看过了多少美景,其实并不能从内在改变你什么。真正令你成长的,是你在路上遇到的这些人与事。



总有些人气场相吸,

茫茫人海来相识。



大黄,滑雪教练,是我在奥克兰认识的第一个华人


当初因为从国内帮忙有偿带物入境新西兰换接机,和他在微信上互加好友,一通尬聊还讨价还价了一番需要带的东西,从而开启了新西兰之旅的神奇缘分。还没入境,就分享了超多实用的纽村生活小常识。作为我朋友圈里的第一个天津朋友,他在我心中就是幽默又义气的担当。8月10日入境的那个晚上,因为有他的接机,在这个陌生的国度才多了几分安全感。


而在我们入境大约第三周,需要去面试,而又没有车可以到达的时候,又是大黄,主动提出送我们去公司面试,并且!都不收我们钱。那天早上,穿越大半个奥克兰,从机场附近的家开到Clevedon的30分钟,是我working holiday的旅程中永远忘不了的感动。


因为他的仗义相助,我得到了在奥克兰的第一份工作。



Mercy,WHVer,在新西兰第一份兼职工作的负责人


入境奥克兰的前三周,一直在Salota老师的咖啡馆里上咖啡课程,有一天,碰巧看到WHV群里有人在发布周末兼职工作,想着周末不用上课,可以去试试,就这样认识了这份兼职工作的负责人–可爱的Mercy。


长着娃娃脸的Mercy才22岁,却已经独自在新西兰生活了9个月。热爱健身,有着稳定的工作,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在这个陌生的国度灿烂的生活着。那一天的兼职工作,一群working holiday的小伙伴聊的很开心,于是工作结束之后相约去吃韩国自助餐,吃饭的时候聊的更开心,于是在Mercy的推荐下,得到了第一份工作HR的联系方式。


很幸运地得到了面试机会,又在大黄的帮助下顺利抵达公司参加面试,才拿到了打工度假的第一个offer。



师太,WHVer,在奥克兰homestay里的中国室友


师太跟大黄是一对working holiday的couple,一年的旅程即将结束,俩人在这个国家也浪的差不多了,听说前后买了3台车,最后回到奥克兰短暂停留,为了把最后一台车卖掉再回国,最后顺利的在回国前搞定卖车的事,完美~


师太在家里住的那阵子,正好遇到我的脚被印度同事轧伤在家休息,所以跟他们多了一些相处的时间。虽然只有短短几天的相处,可是却承蒙他们诸多照顾。


我会永远记得,大黄和师太开车带着我跑了两家Local Doctor去挂ACC;师太给我煎的那个淋着酱油带着家的味道的荷包蛋;回国前把他们常用的转换插头留给了我;把工作过的樱桃厂HR的联系方式给了我,还附上自己的姓名做推荐人;还有那个师太用过的小小的黑色工作手套,成为了我现在在樱桃厂工作时最温暖的防护。



Miracle,马来西亚WHVer,第一家公司做picker时的trainer


我记得当初刚进公司的时候,在一群picker里面,第一个注意到的就是Miracle,因为她瘦瘦的,小小的一只,可是做事情却很冷静利落的样子。想不到后来有幸跟她学习当picker。


真的很幸运,遇到她这个小老师。很耐心的教导我,分享她的经验跟笔记给我。同期受训当picker的小伙伴跟我说,我的trainer好像很着急,带着我跟了一次订单就叫我去学驾车……


可是她,带了我一次又一次的做picking,还答应我,陪着我坐在车的后座看我自己驾车做一次订单,虽然最后被boss遇见,要求我必须独立完成订单,她还是默默的跟在我的车后,教我选完装货需要的trolley才离开。


记得有一次,刚学驾车的我差点撞到公司的自动升降门,头脑一片空白的我当时能听到所有人的尖叫,却只看到她一个人从远远的dispatch跑过来帮我拉住了们的绳子,回头看到是她的那个瞬间,是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感动


饼哥,传说中的银蕨签证拥有者,新西兰NZ经验分享群群主


在小伙伴Autumn的介绍下加入了饼哥的NZ经验分享群,于是从入境前就开始不定期骚扰饼哥求教,每次小心翼翼的发出请教信息生怕打扰到他,却总能得到饼哥迅速、耐心、详细的回复(以至于我跟小伙伴常常开玩笑说:饼哥简直比淘宝客服还贴心!!),从换宿,买车,工伤薪资补贴,甚至寄明信片回家该丢哪个颜色的邮箱这种白痴问题,都得到过饼哥的诸多指点。


Working Holiday这一路上,得到他太多的帮助。初入境的时候,完全就是小白,每次遇到什么问题,第一个想到的总是求助饼哥。每次很认真的跟他说谢谢谢谢,他总是说小事小事…..


再之后,在他的群里面,关于WHV的其他信息,就算不再私信他,也能了解到许多实用的资讯,真心感谢,群里热心分享的小伙伴们,最重要的是,搭建这个平台让大家资源共享的饼哥,因为他,打工度假的这条路仿佛多了个领路人。


插播一条讯息,去年11月份我在皇后镇乘坐百年蒸汽船游玩的时候,竟然偶遇了同在一艘船上的饼哥!!群里几百号人,跟饼哥面过基的大概也没几个吧,所以,我也是少数目睹过饼哥真容的幸运儿了打工旅行的路上,那些可爱的人。


打工旅行的路上,那些可爱的人。



Salota,我的咖啡老师,the Sandwich Cafe老板


关于Salota老师,我在公众号的第一篇文章已经跟大家介绍过了。虽然咖啡课程结束了,可是我们的联结却依然继续。


我会永远记得,脚被轧受伤后第一次去老师的馆里,见面时老师那个温暖的拥抱,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可我能感受到她的心疼跟不舍;我也会永远记得,当她得知公司竟然没有支付我工伤请假期间的薪资时那份愤怒,她说:把你们经理电话给我,我跟他谈!


因为她,觉得自己在奥克兰也有了一个小小的家。


有人撑腰的感觉,真好…..



我在奥克兰有个家。


在奥克兰的前三个礼拜,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短租房源,我跟小伙伴胖丁几乎住遍了Queen Street大大小小的平价酒店,直到后来找到第一份工作,在公司经理的介绍下,住到了大树的家,Flatbush 3馆,才在奥克兰安定下来,住到后来,我都很舍不得离开这个安静的社区。



大树,马来西亚籍房东,前WHVer


大树是我在新西兰遇到的第一个房东,几年前也是拿着Working Holiday的签证来到新西兰,之后留在了这里,据说现在是Working Holiday圈里最有名的中介之一,目前拥有的住宿超过10家,提供给的WHVer的服务包括接机、送机、住宿、银行卡预约办理等等,因为有着多年的新西兰工作、生活经历,有许多实用的的经验可以分享给你。


在新西兰生活,偶尔也会听到其他小伙伴吐槽自己遇到怪房东,幸运的是我们在大树家住宿的期间,拥有了很好的住宿体验。家里有什么需求,也都尽量及时过来处理;中秋节的时候,还给大家准备了月饼;在我第一次工作摔倒受伤的时候,开车去公司接我回去看医生,带着我跑了2家Local Doctor,帮我跟医生翻译伤情,陪我等待X光拍片检查,这些点点滴滴,现在想起来还是很是感动不已。


也因为住在他的家里,才认识了这么多可爱的室友,每一个都带给了我很多的感动。


打工旅行的路上,那些可爱的人。


打工旅行的路上,那些可爱的人。


打工旅行的路上,那些可爱的人。


打工旅行的路上,那些可爱的人。



胖丁,抢名额前就认识的小伙伴,一起出发前往新西兰


打工度假前,很多人会在网上(微信群组/豆瓣)寻找同期出发的小伙伴,方便到新西兰以后互相照应,我很幸运,许多人在出发前还在焦急询问寻找,而我在抢名额之前就跟胖丁在某个小群莫名的勾搭上了。我的签证是2017年7月份抢到的,雅思是2月份拿到的成绩,拿到成绩之后认识的胖丁,就这样不定期的偶尔联系,互相打打气,憧憬打工度假的生活。聊了一年多,也不知道她长得啥样,但是每次微信语音听到她的声音就觉得莫名的安心,直到去年出发前才第一次面基。


打工旅行的路上,那些可爱的人。


从厦门到奥克兰,再到皇后镇,我们一起去农场主家换宿,体验纽村农场变形记;一起学咖啡,憧憬着成为咖啡师的以后;也曾经一起拖着行李箱辗转在奥克兰的大街小巷;一起吃过Zealandia的苦,也一起去感受着大树三馆这个家里的温暖…..


在我生日的时候,偷偷的给我准备了好多的惊喜;在我受伤的时候,下班后特意走路出去买我爱吃的炸鱼和鸡翅回来给我吃;我在Zealandia被印度同事轧伤脚的那一次,躲在更衣室里掉眼泪不想被其他同事看到,Smoko的时候她得知消息赶来,匆匆打开更衣室的门来看我的那个场景,是我心里淡忘不了的感动。


这一路上互相陪伴,互相打气,Working Holiday的第一程才走的这么顺利。可是生活总有摩擦跟矛盾的时候,现在想想,每次沟通的时候,我都好像训我妹一样很严肃的跟她说话,而她照单全收,依然愿意陪伴前行,并且默默的为我们之间的分歧做着改变….


我一直觉得我已经是对朋友超级好的人了,可是这段时间的经历,令我常常反省自己。她是一个很善良的姑娘,而我,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PB,可爱的泰国女生


PB的全名是Pakbung,为了方便我们这些舌头容易打结的非泰国人,让我们简称她为PB。她是一个人来到新西兰打工度假的,所以我一直很佩服她独自旅行的勇气。在大树的家里,因为价值观比较相同,所以跟她的交谈最多。每次跟她聊天,就像找到知音一样开心,虽然我的英文远没有她的流畅,但她总是耐心的等我表达完。


她总是家里最早起床的那一个,她周末休息时会去图书馆看书;她不上班的时候会给自己画一个漂亮的妆,哪怕只是去逛个超市;她每天晚上坚持写打工旅行的日志,有几次困到写到睡着在客厅沙发上;有一颗很单纯的童心,在万圣节的时候发现自己没有糖果了,拉上胖丁两个人跑出去便利店买了一大丢,两个人躲在厕所捣鼓了半天,画了一个一点都不吓人的妆打工旅行的路上,那些可爱的人。,说要给敲门的小朋友一个惊喜……


看到她,好像看到另一个自己,可她又活得比我认真多了。


打工旅行的路上,那些可爱的人。


打工旅行的路上,那些可爱的人。



Janice & Brenda,新加坡人,打工度假的旅伴


Janice出国前是酷航的空姐,年纪超小的,95还是96,笑起来超甜的。如果说我是个偏心的姐姐,那在家里我应该是最喜欢她吧。Brenda是她的旅伴,大学刚毕业没多久就出来打工度假了,两个人一起买车,从南岛玩到北岛,一起续了3个月签证,又一起从奥克兰飞台湾继续旅行,听说一路上也是吵吵闹闹,但还是一直在一起。


特别简单善良的两个小姑娘,第一天到达大树家就是她们俩开车带我们去逛的Countdown,我摔倒受伤的时候,纽村的医生给我开了3大包止痛药,吃的我每天昏昏欲睡还治标不治本,是Janice把她妈妈买的跌打酒整罐送给了我,才缓解了许多疼痛;记得有一次临近下班,手上的订单还差几样植物没找到,远远的听到Brenda的声音:你要找什么?我来帮你装Tray!


这些小姑娘,给我的平淡生活里加了很多的难忘与感动



Jerelyn,新加坡人,数学老师


Jerelyn是个超级可爱又幽默的新加坡女生,有她在的地方总是欢笑不断。我常常很羡慕她的学生,怎么可以遇到这样有趣的老师呢?这样的小学时光应该很快乐吧!


关于Jerelyn的记忆,下面这张照片就够我铭记一生


打工旅行的路上,那些可爱的人。

在我第一次摔伤的时候,拿着她的消炎药来我房间,小心的帮我处理伤口



Rickie,马来西亚人,外号“住在厨房里的女人”


Rickie是个90后女生,爱喝红酒,超有梗,脾气也好。大家都喜欢开她玩笑,说她恨嫁,她一点都不介意,甚至常常自嘲,跟她相处很舒服。每次一进厨房,就是3小时打底,就是那种你下班回家煮饭她在厨房,你煮完、吃完、洗完澡,再去厨房,她还在厨房的那种打工旅行的路上,那些可爱的人。,你问她在煮什么?她会说,其实她也不知道….笑哭ing


打工旅行的路上,那些可爱的人。

离开奥克兰时Rickie送我的离别礼物,听说为了不让我们发现,她都趁晚上没人看时才偷偷画



说了这么多,你不要以为打工旅行的路上遇到的全是美好,当然还是会有一些残忍的时刻啊,可是不是有一句话说:无论你遇见谁,ta都是你生命中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如果遇到了,那就把它当成人生的课题,好好学习吧!


其实这篇文章在去年12月底就完成了一半,想着赶快编辑发送了,可是元旦过后到现在,樱桃厂连续上班了23天,完全没有周末,虽然很开心又攒了不少纽币,可是每天上班上的昏天暗地,下班之后根本没有精力打开电脑,一转眼就到了1月底。


最近国内肺炎疫情形势严峻,虽然在新西兰暂时没有疫情,但也时刻担心着国内的家人朋友;今天早上醒来,刷到科比坠机身亡的消息,也是震惊不已。


你永远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而生命来来往往,哪有来日方长。


愿我们都能,珍惜每一个当下。




打工旅行的路上,那些可爱的人。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