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文说了我61号儿童节那天在中介那得到了一份工作,当时他们要求的是第二天早上的4:30就得在工厂办公室等开工,因为我们实在太想要上班挣钱了,立马答应下来了,也不管我们当时住在什么地方,事实上我们开车到家门口到上班的地方要开45分钟的车,其中还有高速路。

走运的是在填资料的时候女职员知道了我们住在珀斯的北边,比较远,所以问我们有没有想要找房子,给我们推荐了一个在Cannington的房子,给了我们房东的联系方式,我们填好资料拿了要上班地方的地址信息就出了办公室了,一出办公室就开始电话联系房主,讨论看房子的事,然后约了下午看房子,这时候俩人终于放下心来。但我随即又开始烦躁起来,因为今晚必须早睡,3点就得起床,还要准备第二天的午饭,这对于作息颠倒了一个月的我来说是个难题了,因为一直没有工作,我都是中午12-14点之间起床的,夜里1-2点才睡觉,每天懒的像头猪超颓废,一天只吃一餐,节约钱。

坐在车里的时候看到之前认识的一个姐说她拿到了down to earth的剪枝offer,她比我填表填的晚还拿到了offer,我连个屁都没有,我就问了她在问题有没有过葡萄园工作经验?是怎么回答的,她说她回答她有经验。我特么就说了!因为当时我接到了down to earth的短信,大意是表示他们现在很缺人,有兴趣的可以再去办公室填表,首先录取有经验的,其他的等第二批次再考虑。然后我就想着说果然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而且这里有一点啊,为啥他们要想找工作的人去他们办公室再填一次表呢?因为他们就是想确认你是否还在玛格丽特河地区,所以这些中介也是非常的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下午,约好的时间我们去了Cannington看房子,房主是一对华人夫妻,有一个小孩,读初中了,我们叫张哥和温姐,夫妻俩人特别好,是早期移民,也是很努力生活的人,而且后面我们因为换工作只住了一个月他们也没有表示不满,还祝我们之后一切都顺利,特别是房子也很干净舒服,而且之后上班的时候因为妹子被砍工时,有时候不上班我就会早上跟着张哥的车去上班,下班了再电话他接我回家,想起这些事真的很感谢他们的照顾。

定下来住宿之后我们就决定等我们休息的那天搬家,因为还得和北边的房东说我们要搬家,一切都顺利办妥之后我们就开车回家了,我早早准备好然后到卧室去酝酿睡意,但是失败了

第二天还是早早就起床了,也准时赶到了工厂门口,看得出我的求生欲很强了。有一点要说的就是当时我们进入工业区的时候,工业区有个总的大门口,门口有个自动门,有个小的执班亭子,每次进出都要刷卡,我们当时还是第一天上班所以根本不知道更不要说拿门卡进去了,所以和门卫解释了之后填了个表,而且在market city上班不管是什么职位都必须要穿荧光服,就是那种亮色的,如下图。


图片百度找的

进入园区就必须要穿,因为路上经常有叉车走来走去,园区里面是24小时营业的,有很多不同的公司,上班时间都不太一样,所以你不知道啥时候就会冒出来一个叉车,如果没穿荧光服的话鬼都看不见你,被叉车来那么一下真不是开玩笑。值班人员给我们的表一式两份,大体内容就是填一下我们的个人信息和你要去的公司,填完后双方各拿一份,我们的一份得放在挡风玻璃前,方便巡视员查看,也可以选择去办理一张卡,卡费10刀,但当时不知道为啥就一直拖着不去办理,可能是自己也预见了自己根本干不长吧– –,后来果然甩手走人了,后话后话。

找到我们的公司“fresh choice”,号称是西澳最大的蔬菜水果包装公司,当然这是里面的员工告诉我的,第一天早上去,印象就不太咋好,中介告诉我们说去到公司仓库就找一个叫Glan的人,于是我们就走进办公室表示我们找Glan,我们不知道他是经理,更加不知道他是个傲慢无礼的经理,然后他问你们是来干啥的,我们回说是来上班的,中介叫我们来找你的,他就站门口对着一个方向一指说找她,我们顺着方向走过去找到了一个女生,她叫Karina,噩梦开始了

那一天是5点准时开工的,她先领着我俩去熟悉了一下环境,先介绍下她吧,台湾人,和oz结婚了,现在是pr身份,早期也是背包客,她给我们说了一下这边的东西都是摆在哪里哪里的,介绍了一下东西怎么用。我们工厂是给WoolworthColes等超市供货,所以我们会有大量的这些超市的黑色筐子,如下图装水果的黑色筐子。


公司赚的是包装的钱,比如说今天我们包装胡萝卜,农场把一车胡萝卜运过来,我们需要按照超市要求的重量或者个数将一车胡萝卜分装好,其中还需要将胡萝卜按照质量高低分类好,这里就分等级一、等级二,有时还会有等级三,质量决定销售价格,所以我们不可以乱乱的去挑,因为公司有常驻的qc人员,qc就是quality control,把关质量的员工。同样的流程我们还负责包装牛油果、茄子、西葫芦、灯笼椒、生菜类似下图的包装



我们包装的番茄

她给我们说完我们日常工作之后就开始给下马威了,首先给我们强调了一下她自己也是背包客出身的,所以背包客心里想的什么她很了解,什么偷懒乱干活之类的不要出现在她这,还有她要先观察我们几天才决定到底要不要我们继续上班这种,最重要的是她给我们说这是她们厂第一用大陆的背包客,言语间透露了她对大陆人不怎么看好的态度,我当时心里就觉得,台巴子果然不好惹,在台湾交换那一年就体会过了,台湾人对大陆人的态度,态度好的少态度不好的多的数不完

当时离开工没多久了所以她要我们赶紧戴手套准备上班了,具体的细节边上班边教,于是我们就也不说什么就开始了,一开始我是被分配去挑辣椒,就是那种灯笼椒,一箱一箱的挑,把有疤痕的烂掉的挑出来,这个工作真的很轻松,然后不知道为啥就被叫去包装二等的西葫芦了,这个工作真的是要好好说一下了,现在回想起来梦里都他妈的要被吓醒。我的工作就是利用机器给网子打结,机器会自动送出金属钉子,我只需要用力往外拉扯,然后将打结好的一网袋儿西葫芦放进超市的塑料筐子里,每筐12网袋,然后我右边的妹子就负责确认好每个筐子都是12包,确认好之后就把筐子搬好放在一个大的木板子上面,一个板子一层只可以放6个超市的柜子,但是可以叠起来,当时要求我们是叠6或者7层,我不知道多高,反正超过我身高了叠好77层了就用胶带把周边都缠绕一圈,固定住整个木板子上的筐子,这就算是完成了一木板子,一天做个几十板都不是事。

为什么我会这么讨厌这个工作呢?按理说人家都是站着的我还有凳子可以坐,相比起来我的岗位算是很好的了吧?其实是这样的,这个岗位是轮流做的,而且这个岗位是整个仓库最累的岗位,因为它非常要求速度,在这一条线包装的东西都要求在早上9点左右要完成,因为要赶上货车送去各大超市上架,一开始去的时候我不知道这个岗位是轮岗的,在我们来之前这个岗位确实也是轮流做的,我们去了之后就变成我们专属的了,你说这是不是得日他妈一下?!!!

一开始我做这个岗位的时候速度快不起来,因为从没做过这种货,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就开始跟上速度了,也不是我想快的,因为karina一直在催,说快点快点太慢了,然后还叫我走开了好几次,她亲自示范给我看要怎么打才会快,我就压力很大,前文也说了,一个月没找到工作,差不多要弹尽粮绝了,还没开工就说了得看我们的工作情况决定要不要我们,所以当时我的求生欲真的是非常的强烈,拼命的在加快速度。接下来的一个月直到我离职,这个岗位都是我和晋爷替换做着,晋爷也是在Fremantle面基的时候认识的,她看到我们在中介那找到了工作,于是立马去中介那问,运气非常好,刚好缺人,所以他比我们晚一天上班。

第一天上班的时间是12个小时,超级虐,一上来就来个这么长的工时,但我没有想太多,虽然很累,但我算了下钱就觉得还是得坚持下去吧,然后开车回了北边的家。第一天的巨长工时我以为就是极限了,谁知道第二天上了快14个小时,下班后我真的整个人脸都是肿的,不过幸运的是第三天就是休息日,让我好好缓解了一下,顺便搬了个家。

第二天上班,一大早我们三个过去,karina就说要分配一个人去番茄厂那边,我们包装公司分为几个部门,一是蔬菜水果、二是番茄、三是南瓜和西瓜,一和二只要女生,三只要男生,这三个的场地都不同,但其实仓库就在隔壁。

第一天的时候同事们告诉我番茄厂比较没那么惨,不会活在karina的阴影下,我真的很想去,但是妹子被分过去了,然后我和晋爷在蔬菜水果这边,殊不知真实的原因是凡是karina不喜欢的人都会被分到番茄厂妹子这个人外表看起来就是那种典型的臭脸女孩,没表情的时候看起来就是在生气,所以不怎么讨喜,特别是面对这种需要别人讨好的台巴子的时候,她的表情应该是一种挑衅了,后来我和同事聊天的时候知道当时karina跟那些台湾妹子称妹子为女鬼,在背后都会说那个女鬼怎么怎么样,真的是非常欠打了。


开始那两天的工资

放完假之后就开始了非常不美好的一个月,我本人是非常乐观的性格,所以即使生活非常苦,但稍微有那么一些开心的点我就能很快乐了,那一个月中每天的工作就是那么些事情,然后重复做来做去,下面我说几个事情,也是我坚持离开蔬菜包装工厂的原因,并且这些事让我真正的记在心上,就是那种好多年之后回忆起来还会觉得很膈应人。

同事里面有两个女生,一个叫batty,一个叫Laura,前者在这个工厂上班快6个月了,后者2个月,我们进厂2周后karina和其中的两个同事ritajolsan北上road trip10天,经理就派了另外一个马来西亚的女的做supervisor,叫susu的性格很软,人也蛮温柔,因为除了su和一个吃瓜的阿姨之外其他人都是台湾人,而且还是老员工,所以吃亏的总是我们这些新来的,karina虽然会一直催你,态度不好,但她至少一定程度上公平,虽然也偏心,但这些台巴子就不一样了,尤其battylaura,当时还是那个包装二等蔬菜水果的岗位,用机器,因为早上要赶订单,所以必须要三个人,遇上蔬菜水果烂的时候还要更多人先去挑选一遍再去包装,他们明明知道早上很急,他们不会来帮忙,也不会管你是不是做的过来,他们逃避的办法就是一开工就立马跑去那些轻松的岗位,例如说用保鲜膜包裹高丽菜、辣椒称重等等一些不着急做的东西,我们多次跟su要求说加人,su就回答我们好的她马上去叫人,转身不见了,然后没有后文,我和晋爷就只好加快自己的速度,原本第三个人要做的事情我自己做好,放空筐子的地方原本只能放4-6个,我叠了13个,并且自己数好12网兜装好,13个筐子都满了我和晋爷就停下去把筐子叠在板子上,两个人死命在干活,还听到他们在后面开玩笑打闹,因为karina不在的时候她们属于没有人管的状态,经理也很忙没空理我们,清楚的记得是有一天,订单爆了,但他们还是不来帮忙,我和晋爷的速度实在是赶不上出货的速度,经理跑来跟我们说再赶不完就不要来上班了,话说的很难听,我就跟su说我们一定要加人了,她还是说好,于是我就看着她跟batty说要她帮忙,结果batty拒绝了,并且说我们很慢,我日你妈个大西瓜,我听完我也不开心了,既然你们这样那我也随意好了,于是按照常速,反正出不了货经理一定会生气,果然,经理来了,幸好他脑子也没坏,责问su为什么只有我们俩个人在干活,这是要赶着出货的订单,为什么没有人帮忙,然后batty就来了,边干活边说你们怎么那么慢。

第二件事情也是类似的,反正辛苦的活就是我和晋爷的没错了,仓库偶尔会来一些葱,晋爷被叫去切过一次,我没有,然后这次轮到我和晋爷一起了,因为一开始是叫的Laura,她超婊,跟su说她不想去,还佯装生气的那种样子,su的脑子可能有屎吧,就叫了我了晋爷去

那天我们切了6bin的葱,4个多小时吧,也成功切到了手,手的伤口不是很重,眼睛倒是快瞎了,葱和洋葱一样,熏眼睛,全程就边流泪边切,我们以为会有人来替换,结果也是没有人。


切到手

第三件事情就是她们台湾妹子真的非常烦人了,表面上会假模假式的和你聊天啊客客气气的,一到要讲你坏话的环节就会自动切换台语,我想说你们真的太明显了,台语我们确实是听不懂,但是我们懂你们要表达的意思。

第四件事就是因为长期做用机器打结的岗位,右手的中指关节使用过度,因为要用中指用力拉扯,然后再甩到筐子里,我夜里睡觉的时候手指抽经发烫肿起来,早上起床的时候右手中指没法伸直,得用左手把右手中指掰直。

这几件事情就是印象比较深刻的,其实最膈应人的是在仓库上班的那种氛围,感觉自己一直被压制受欺负,而且在karina不在的时候,更加明显,聊天中她们还时不时透露着这份工作的优越感,类似时薪高,不用风吹日晒,还在city周边,不用去乡下呆着,意思就是比起那些做黑工的背包客她们是高级很多了,她们是认真的这样觉得,没开玩笑。对此无力吐槽,说难听点不都是外劳?

有件事是很恶心的,仓库没有吃饭的房间,所有人午饭和smoko都是坐在仓库门口的地上,真的很惨。


早上天没亮就开始上班


公司的货车


番茄厂门口

625号那天我收到了一封邮件,是西澳地区costa的经理发来的,通知我周一去面试,职位是蓝莓picker,那是我在那一个月找不到工作的时候投过简历的蓝莓农场,我们当时按照costa集团官网的流程投了一遍,还去农场实地见到了officer并交了纸质简历,外加上按照officer的要求发送了一遍简历在农场门口给到的招人专用的邮箱里,三管齐下,最后拿到了面试的机会,当时在哪种环境的压抑下我简直是跳起来应下了面试,跟costa商量了一下面试时间推到下午,因为上午要上班。


面试通知


627收到总部发来的面试通知,所以证实了果然直接联系各地区农场的邮箱比较快

面试当然是非常顺利的通过了,也和经理Spencer说好了晚几天他给我们通知入职的时间,面试的当天本来他就想给我们连入职一起办了,实在是聊的很顺利,我们是他聘请的第一批中国背包客,而且他表示许多来面试的台湾人没有办法和他沟通,我只好告诉他我们得通过雅思考试才能拿到whv,他惊到了。

当时的我可能脑回路都是路障吧,Spencer问我有没有带银行信息哪些,我说我没有,但其实都在包里揣着,我想的是这工作太顺利了,会不会有诈啊,还是谨慎点好,回去看看网上咋说。面试完后还是照常上班,等spencer通知我们入职时间,没几天就通知入职了,我还给经理邮件说能不能带一个人过去入职,就是晋爷,Spencer也同意了,入职过程很简单,但遗憾的是我们迟到了,在路上我给Spencer发短信说会迟到,他也表示没关系,最后顺利入职了,这真是人比人要死啊。


答应我晋爷也可以入职,并且叫我把交待好晋爷带好个人文件啥的

costa入职后还需要等通知开工,于是我们就继续在仓库上班,期间发生了一件事,同事ritajolsan在台湾的时候就认识kariajolsankarina是国小同学,ritajolsan到了珀斯之后去体验了一把地狱花椰菜农场后跑出来,karina知道后收留她们还安排了工厂的工作,很感人是不是?

俩人在工厂做了4个月后打算集二签,但是从一开始就没什么找工作的经验,所以就也没有什么太多资讯,俩人跑去问karinakarina觉得jolsan性格很不好,不主动,觉得这样永远长不大,想要他自己去找工作,不要老是依赖她,这时候我已经能感受到rita的白眼翻上天了,我当时知道他俩在找二签工作,而且也知道台湾人可以在costa集二签,过了几天我们知道了开工时间,于是我去说离职的事情,说离职那天是我在那一个多月最爽的一天。那天我在打标签,因为用机器的原因我的手已经练的非常非常快了,所以用标签机也是用的很6,我专心在用机器,karina在边上看着我,其实我能感受到有人在盯着我,所以我问她怎么了,有什么事要说。

她笑着点头说:很好,以后你就可以帮我带人,快点打标签

我立马回她说:可是我要走了诶

她说:你认真

我:认真啊

此时我内心已经暗爽到爆炸。


我肯定懂她的意思,因为仓库要走大概4个人,同时要来一些新人,到时候肯定要老员工带着干活,我已经被练出来了,而且她很满意我干活,所以到时候肯定要被拿出去练人。

后来她问我要去哪里,我说costa,她超级诧异问我为什么可以找到costa的工作,她知道costa是个很大的集团,因为她前一段时间去面试过costasupervisor,但是没有成功,你懂的,聊完后她特意要求我不要跟jolsanritacosta的事,要我不要给资讯给她们,于是我下班后立马就把资讯给了ritajolsan,麻溜了,我听你的话就有鬼了。这是我唯一一次在这个工厂上班把自己爽到,还是在离职的时候,现在想起来都炒鸡骄傲哈哈哈哈哈哈。

后来收到spencer的开工短信我和妹子说了离职,就准备准备要出发去珀斯北边上班了,晋爷晚我们一周上去。



晋爷离开的时候

那时候真的觉得特别爽,去之前人家都说工厂好,工资高,不用晒太阳,农场又累还会晒黑,但经过了这一个多月工厂的日子,换个什么农场我都能接受了,只要能从工厂这个坑跳出来就行,但costa真的没有让我们失望,我在那里度过了我澳洲打工度假最快乐的四个月,在costa粗略总结就是这几个点,上班时间短但钱多,自由,同事都超好,上级也超好,而且还遇到了我现在的男朋友,小李哥。

我写完这个怕是要让大家觉得market city是个什么鸟地方哦,这么hei人,其实不是的,也有认识的whvermarket city上班的公司非常的好,我们这家fresh choice主要是人有问题,跟公司没关系,换些好点的人来这个公司,我觉得会是个很棒的公司,例如集二签的时候认识的一个朋友就在market city里面的一家蘑菇工厂上班,当supervisor,气氛也很融洽,所以我就全当是我运气不好了,命里该有此劫TAT…

我们的那个中介公司也很不错的,一般多去几次就会给你工作了,信息如下图。


不得不提的是我和fresh choice真的很有缘份,后来北上去南回归线以北地区找工作集二签的时候,集二签的工厂就是fresh choice的直接供货商

这逆天的缘分,无fuck说。

上面虽然吐槽了一大堆这份工作的不是,但在这一个月期间还是发生了让我非常开心的事情,一是我和满哥拿到了新西兰打工度假签证的零星名额、二是找到了costa的工作、三是经常去满哥的威廉街196号打火锅,缓解了不爽的心情、四是和唐面基了,一个我们香蕉海贼团的妹子,非常的好。

结束了工厂的工作,上去珀斯北边的每天都好开心,先给个预告看看我们家的MollyHector


Molly


Hector

下几篇写在蓝莓园的故事,会分为几篇,因为四个月太长了。

下回继续,请保持关注。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1条评论

  1. 头像

    我無意看到你的文章,你說的那個supervisor 名稱 女鬼 已變成 女魔頭,她變本加厲『 不過已經有人投訴她了!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