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不是一个特别的日子,

但是却有很多话想说。

平时偶尔和一些许久没联系的朋友聊天,每个人都以为我在國外活得逍遥自在,充满了诗和远方。但是去远方途中遇到的困难,只能自己躲在被窩裏面大哭的委屈,其实没有人可以说,因为人长大总是要接受一个道理,世界上不存在感同身受这回事。我總覺得自己要做一個堅強的人吧,不能一天哭唧唧的,但是這麼多年,各種心酸大概只有自己才知道。

過去的事好多都不回憶了,反正都過去了,能過去的事都沒什麼大不了。那些你以为曾经过不去的坎,现在看来都不值得一提了。

1018日是怀揣着满满期待的一天,提著一大一小兩個行李箱,一個超大背包出門的時刻,雖然已經做好了承受艱難的心理準備,但是内心毕竟是充满喜悦和激动的。只是沒料到迎接我的是一堆爛攤子···

一碗紅糖涼糕,

一碗小面,

一人行李,

重慶——墨爾本。


1018日上飛機,19日下飛機直接到工作地點報導,開始培訓,23日開始正式上班。那時候室友也是同事姐姐一直沒有搬過來,所以就我一個人住。接著在1026的中午,我在樓上整理東西,突然聽到我們會議室裡有動靜(因為會議室是鎖著的,必須我來打開別人才能進來),我覺得奇怪,拿著手機就下去看,打開會議室發現兩個陌生男子站在裡面。

我也頭一回遇到這種事,我還問他們是做什麼的,他們可能也驚訝了一下,居然碰到個腦袋簡單的,他們告訴我是來檢查的,我愣了一下,但是他們並沒有穿著任何的制服,然後我又接著問他們是怎麼進來的,他們也支支吾吾說不出個所以然。所以我馬上反應過來他們是小偷,慶幸他們並沒有想傷害我的意思,之後就一邊側門走一邊順手拿一些東西,然後就出去了,他們出門後我就立刻報警了,在這裏要吐槽一下澳洲員警,打電話反覆問我很多問題,然後大概半小時趕到這,東看看西看看,反正到最後真的啥也沒查出來,就跟我說後續有進展告訴我,然後也就沒有然後了,好吧也許全世界的警察都這樣·····

這是我第一次在澳洲報警。

第二次,遇到吸毒的客人,他們第一天就已經計畫好不付錢了,他們剛進房間幾分鐘就拿了一支針管過來找我,說這是之前的客人留在房間的,我當時就覺得很奇怪,打掃完過後不可能會有這種東西在房間沒看到,就給她換了房間。

接著他們就賴了一個星期也不付錢,後來又以這個名義說必須讓我們免費給她住,否則她就要報給媒體,之後我就報警了,最無語的是,警察告訴我,是我同意他們入住的,他們不能做任何事,就算不付錢也沒辦法,吸毒他們也不管,我當時覺得這些警察真是垃圾。反正後來他們總算走了。

大概一個月以後逛超市遇到他們,還嚇了我一跳,生怕他們衝上來。

第三次,遇到一個精神病院的病人,他嗑藥酗酒,甚至罵我,說我在他們的國家,靠他們賞賜的工作生活,總之說了很多難聽的話,不過精神病嘛,我也不會跟他計較了,我心臟已經足夠強大了。

後來為什麼報警呢,他大半夜喝醉酒在門外發瘋,吵到所有客人來投訴,半夜警察來把他帶走了,結果不知道為什麼又放回來了,然後過了兩天他又開始割腕自殺,然後又到處亂跑,只能報警叫了救護車才把他帶走了,最後我反覆跟警察強調,一定要make sure這個人不會再回來了···

不怎麼靠譜的警察叔叔


總而言之,我剛來的前三個月這一連串的事情接連不斷發生的時候,我內心是崩潰的。中間還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事,因為上一位員工算是給我丟下了一個爛攤子,一個髒亂差的motel,被客人挑毛病,很多設備損壞,遇到總部和市政府檢查,檢查如果不通過就得關門大吉。還遇到了英國的網路騙子,還好我很聰明,給老闆減少了9000澳幣的損失,不過跟這個騙子斷斷續續也發了一個多月的郵件,也不好去直接拆穿他,就讓他自己折騰了。

反正這幾個月不知道多少次打電話給我老闆,直接哭著跟他說我不幹了,憑什麼這些事也要我來負責,這些都不是我的工作職責。這裏不是國內,澳洲人的生活模式就是,你給我的工作是什麼,我就只做什麼,不會做超過職責之外的事。我來之前想,我終於可以體驗一下自由的生活了,因為我覺得可以工作和生活完全脫離,對我來說這麼多年簡直成了一種奢望。然而事實上現實狠狠的給了我一耳光···

其實,現在都過去了,把這些事情一件一件數出來好像也沒什麼大不了。回想當初,剛到陌生國度,一個人handle一切的我,這些事連著堆著一起來,我真是一邊處理,一邊哭。同住的臺灣小姐姐總說,孩子你真是有一顆強大的心臟啊。其實就是倔唄,凡事都要跟自己死磕到底。

我身邊對我熟悉的對我也都是這樣的印象,固執,其實說白了就是一個字。為什麼呢?我是一個超理想主義者,總是一直活在我自己的理想世界裏,總覺得人和人之間是需要有彼此信任的,世界上還是好人多。所以就算我天天跟老闆頂嘴,老闆還是不想讓我走,為什麼呢?因為我蠢,我做這樣一份工作,不僅能把我該做的做了,不該做的我也做了,他覺得放心唄,哪里找我這麼傻的員工。(不過工作能力還是值得肯定的,雖然傻了點哈哈)所以我老闆說,下一個員工,我不要求別的,只要你給我培訓得像你一樣就行了,你換了工作以後能繼續回來工作最好了。

大概也許這也是一種肯定吧。

還好每個週末我可以出去放風,不然能憋死,很快我就會換一份工作,繼續體驗不一樣的生活,遇到不一樣的人,會對不同地區不同國度的人有不一樣的看法(下一篇準備寫寫我們所不知道的臺灣同胞和少數族裔同胞故事,因為真的顛覆了我以前所有的認知。)

最後突然想起我記得在機場的那個晚上,朋友問我,你這樣折騰繞了一大圈,這樣的生活有什麼意義,還是回來吧。我當時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好,現在我想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意義吧,我所存在的意義。

至少我每天可以看絕美的夕陽


遠方的人屬於遠方

SOMEWHERE


遠方屬於遠方的人

DROUIN,MELBOURNE 


好吧想說的話太多了,也不能一次碎碎念太久,下期見。

繼續流浪。

己亥年二月初十寫於南半球Drouin小鎮

ps.

脑子瓦特了的小编在此向作者王小小小姐姐道歉,刚刚发的推送忘记添加原文链接,澳打君公众号作出删除重发处理,我们的每一次转载都会标明作者,附上原文链接,请大家放心投稿哟~


王小小 | 图文

公众号:王小小的大行囊来源

澳打君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投稿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