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安定下来了,打算写写我来澳洲第一个月的生活

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当然也没有那么坏

相信一切都在慢慢变好


入澳前

2018年开始讨厌办公室生活

10月份左右知道的WHV

12月份考过了雅思

31号辞职

2019年2.18抢到名额

13号递签 

25号下签 

买了2号出发悉尼的机票

买完机票就开始淘宝上买各种入澳的日用品,买日用品的一个星期内,意识到我这次真的要走了,那时候开始对我熟悉的生活有了不舍之情,我至今难忘下午夕阳西下 我领着白白下去买雪糕的场景,太阳晒得人懒洋洋的,买完雪糕,白白蹭了几口,张着嘴还要,然后我带着白白去门口空地吹风,白白翻滚着肚皮让我随便摸,我一边刷手机一边夸白白漂亮,夸白白 怎么会有这边漂亮的狗狗



白白是我朋友的狗狗,因为最近忙,暂时寄养在我这里

我跟白白的关系处的特别好,我下去取个快递白白都要跟着,不让跟着就会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本来打算周日朋友领走白白,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未能领走,我临走的时候特怕白白跟着,怕有那种不忍的割舍。狗子终究是狗子,可能以为我下楼取快递,不带她,自己生着闷气呢。

可是终究还是要走啊

4.2号深圳出发悉尼中转福州,历时16个小时

我是个一经历长途就非常累的人,除了飞机上看到的漂亮天空,就是疲惫

鸟瞰了深圳 福州,在飞机上看到了日落日出



在天上看了日出日落

对于新的生活开始有了幻想,我终于摆脱了每天简单重复的日子,以为可以过得很潇洒,每天蓝天白云阳光海滩,然而我被澳洲的苦逼经历狠狠打脸了。

Sydney

悉尼时间10:30左右落地悉尼,机场除了都是认识的英文标识,满世界的老外,其它的,并没有太大的兴奋感,反而发愁笨重的行李怎么办

出了机场买火车票到预定好的青旅,拖着笨重的行李来到预定好的青旅,然后就开始想下一步怎么办?

我该做什么?我该怎么找工作?这个问题从4.3号持续到4.7号

由于3个小时的时差,我还不能马上倒回来,夜里两三点迷迷糊糊睡一会,早上7点左右被别人吵醒,加上下雨,想白白,开始想念深圳的吃喝不愁的日子

在悉尼的那两天

4.3号落地悉尼,在悉尼随便逛了逛,主要打卡了教科书上的悉尼歌剧院,也算是一种情怀,没来澳洲之前,只知道澳洲有悉尼,悉尼有歌剧院。所以第一站一定要来看看。



悉尼歌剧院

从深圳到悉尼,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悉尼的天气不太好,时不时下场雨,这个时候的悉尼对于我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新鲜感,直到现在在村里呆多了,我又开始想念悉尼

刚到澳洲,买什么东西都要主动乘个5,怕无所事事耗光钱,毕竟不是来旅游的,所以并没有打算在悉尼呆太久,也不打算在悉尼办理银行卡跟税号,因为这两样要等一个星期左右才能办完,所以就打算转移我的下一个目标城市,布里斯班。

4.4号,下雨,晚上没吃饭,夜里饥肠辘辘的,我就想,我不打算在悉尼工作,既然这样,我就差不多离开呗,赶快到下一个新地方办银行卡,税号。

因为睡不着,所以在半夜定了4.5号下午一点飞布里斯班的机票,这个时候很单纯,想着布里斯班有农场,随便去个农场就能赚钱了。

第二天收拾好行李,就离开青旅出发了,刚下完雨的悉尼,路面上还有积雨,天空,街道都很干净,真的蛮喜欢悉尼的,就是拖着很重的行李箱爬楼梯很难过,要是有电梯就更好了。

悉尼我一定会再回来的。

Brisbane

当时有联系一个刚刚去布里斯班的微信好友,正好他的房东还有空房,所以我就打算过去合租了,100刀一周,200刀的押金。于是4.5号落地Brisbane后就乘火车公交去了,当时的Brisbane雨过天晴,云朵很漂亮。心情瞬间就很美丽,还拍了好多照片



租处是村里的小别墅,阁楼形式的,拎包入住,什么都有,房东是一对夫妻,中国人,人很和善,交流过程中就明显知道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小别墅门口就是公交车站,130路车的停靠点,附近有超市,还有亚超。



别墅内景

真的很喜欢这个小别墅,也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当天晚上还跟室友步行5公里去woolworths买了一点东西,因为室友的朋友晚点会过来,所以买了牛奶,鸡蛋。为什么要提一下牛奶呢,因为牛奶是主角,我本来以为轮流买东西,伙食共享,结果第二天就被告知,我因为昨天喝了牛奶,所以要付钱,根本不给我伙食共享的机会。

过惯了国内共享生活的强烈不适应,我觉得我喝一口牛奶都要想着我该付多少钱。于是我付完了我的牛奶钱,我就默认我伙食自理了。

除此之外我就发现,他们好像很讨厌女的,看到我就跟看到仇人一样,恨不得掐死我。

我到Brisbane那天是周五,接下来是周六周日,我没法办银行卡税号,所以我就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屋里,来澳洲第一次感到孤独,屋子安静的像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

4.7号,周日,是农历三月三,我的生日,我也没出门,就宅在屋里,看看工作信息,申请一下税号,饿了就随便煮煮东西吃,渴了就喝一下我的牛奶。

说实话,那天夜里我的心态崩了,本来投奔过来是带着偷懒的心态,想着男生应该知道的信息比我多,给的建议也多一点,然而我很快被现实打脸。必须自立起来丫

澳洲的乡下生活我还没能适应,感觉很孤独。我开始在微信群里找小伙伴,这个时候真的好想找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抱团取暖。

当时加了一个微信好友KK,人在Gatton,跟我来的时间差不多,也超级迷茫,那天聊天我像是找到了组织,我还差点坐好几个小时公交去找她了,最后因为太远了作罢。

周一出门了,说什么也不一个人呆了,怕心态再次崩溃,正好Brisbane群有俩小伙伴准备面基,我加了好友,办完银行卡后,立马去了city。事实证明,出来走走心情会好很多,面基了4个whv小伙伴,人都很好,其中一个是天津人,相声说的非常好,聊得也挺开心的,就叫他郭相声吧,O(∩_∩)O哈哈~




郭相声给我拍的

他们让我认识到,既然出来了,就不要带着work的压力,要有holiday的心态,郭相声在Brisbane一个多月了,对city很熟,一路都是他带着我们转,让我看到了真正的holiday状态。就是闲闲散散,没钱就赚,有钱就花。当天晚上回去的心情都不一样了,高高兴兴上楼去了。

很巧的是,我当天晚上在FB上刷到一份面店的工作,是一家炒面店,让我第二天去试工,100刀一天,一周上班四天。打电话的是在那个面店干了好几年的老员工,Jack,河北人,打电话过程中还聊到了国外谋生如何如何的不容易。


面店

老板是广东人,50岁左右,个子不怎么高,很能干的老太太,普通话说得不是很流利。那天试工了3个小时吧,老板对我不是很满意,很委婉的说,她女儿要放假了,来帮忙,我下个星期什么时候过来工作,会通知我的,我还满心窃喜,我有工作了,还告诉了Jack,Jack也很委婉,说给我介绍几个更好的工作,然后我才意识到,我没有得到这份工作。

P.S:那个店现在都还在招人,看来不是很优秀的人,是得不到这份工作的

来了澳洲后,一直啃吐司面包,那天面店管了我一顿饭,菜是牛肉炖土豆,鸡蛋韭菜,那是我在澳洲吃的第一顿米饭,不管得到工作与否,这顿饭吃得我很满足,毕竟我长着中国胃。


来澳洲吃的第一顿米饭

那天试工结束,实在不想回去太早,就在布里斯班到处转了转,之后公交回去,夜晚的天空很漂亮,心情也很好,不想太计较得失



布里斯班city



夜景-回去的路上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我在澳洲第一次感到的恐惧,那天晚上好像是室友的要买的车开过来了,车主把车主停在路边,然后下车,再往外掏了什么东西,黑暗处特像电影里面的黑社会接头,我观察了一下四周一个邻居都没有,我瞬间怂了,我觉得我要被谋杀掉,在这村里,弄死我跟玩儿似的。之后我立马把门锁死,最后证明是虚惊一场,但我被吓得够呛

房租12号到期,所以我12号搬走,或许真的是该走了,外面天气很好,心情也非常好,外面的花开的也格外鲜艳,我还去合影了几张。就像是出狱了的感觉



心情很好,因为马上就要离开了

一个人默默收拾好行李,然后拖着笨重的行李去等公交车,去往city的青旅。

屋漏偏逢连夜雨,下了公交后要拖着很重的行李上楼梯,然后再拖着行李下楼梯,好不容易喘口气,遇到了一个自称自己是广东人的神经病,问我要钱,还说不给他的话,他就不高兴,看我不给,就满嘴fuck。

不想理睬,毕竟下面还有一公里要走,走了一半,开始下雨,开始是小雨,最后越变越大,躲雨的地方都没有,然后我就在一个大树下躲雨,真的好怕一个雷劈下来。

等了半个小时,雨停了,浑身湿透的我推着行李继续赶路,看着并不繁华的街道,我就问我自己,’到底是国内舒服还是国外舒服’?

放好行李出来走走 雨过天晴


雨过天晴的Brisbane北区

但是所住的青旅体验感并不是很好,晚上洗漱的时候路过客厅,客厅有个不知道是马来人还是泰国人,坐在沙发上盯着我看,住的房间的窗户还是敞开的,根本关不上,床还吱呀吱呀响

因为来city之前,约了小伙伴 Maggie, Alice第二天见面,把我行李放在她们那边,然后去黄金海岸,所以早上八点左右,我就拖着大包小包去往她俩的住处,公交车司机还是那么nice,很耐心等我搬完行李,放稳后看我刷完卡才开车。这里真心想夸一下澳洲的设施,路上和一些公共场合都有残疾人通道,很方便推行李,服务人员的态度也很好。

话题回来,我跟Maggie,Alice是网友,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是真的不想单打独斗了,想找个小伙伴抱团,同时我也很佩服我自个的勇气和对陌生人的信任感。

来了澳洲后,没有苦逼,只有更苦逼

放好行李,抹好防晒,出门。



火车转公交的路上

从布里斯班city出发,火车+3趟公交,快晃吐了,约2个小时后,终于到了黄金海岸边上了,往前500米就是海滩了。然后就得到一个消息,她俩的Airbnb房东让她们立即搬走,房子到期,新租客已经来了,原来是她俩记错了日期,以为还能住一天。

还能说什么,只能对黄金海岸挥挥手,再次再见了。兜兜转转,原路返回。拿东西走人,以为什么事都没有了,半个月后,Alice说房东让付清洁费和推迟退房费。

Morayfield的三天农民生活

因为布里斯班工作不好找,Maggie就联系上一个在Morayfield的农场,看名字好像跟臭名远扬的Caboolture没什么关系,想着去农场体验一下,就一拍屁股打算去了。

被房东赶出来后,我们定了一家青旅,气氛很不错,我们三个跟一个意大利小伙住一起,青旅晚上的气氛很好,楼下像是在开party,我很是满意,意大利小伙嗨到凌晨才回来,我们收拾东西走了,他还在呼呼睡觉。


青旅

因为很喜欢这个青旅,我开玩笑说,要是那个农场巨坑无比,我就逃出来,还来这个青旅

第二天联系人让先到Morayfield车站,然后来接我们,于是我们再次公交+火车,拖着很重的行李上下楼梯。到Morayfield后,再次有个要上去,再下去的楼梯,简直奔溃了,腿上都是搬箱子磕出来的淤青,那天碰巧还是Alice的生日。

苦逼的澳洲生活什么时候才能过去。

坐上接我们的车去住处,一进门感觉还不错,房间是master room,地上三个床单子,有卫生间,阳台。一周100刀,押金200刀。房子里住的有工头Jeco,工头女朋友Yuki,俩台湾小姐姐,一个大陆小姐姐。抛开苦累的农场生活,这里每天的气氛都很好,人也很好。加上天气也挺好,有一种心安的感觉


很漂亮的云



客厅的厨房


Master room

我原本想的很美好,觉得100刀一周的住宿很便宜了,正常租房子住青旅,一周也没这个价,又能体验农场生活又能赚钱,多好。

再次有种稳定了的感觉


夜幕降临的阳台

然后当天晚上跟郭相声聊天,告诉我现在的情况,然后他问我有多想不开。  反正我就意识到,这个农场会很坑

我当天晚上翻了翻一些公众号,我发现并没有那么美好,这个Morayfield也是caboolture的一种,韩国工头通过招工,通过绑定住宿和在员工工资里扣钱。押金提前两周说才退,意味着至少干两周。怎么算工头都赚。

于是我在第二天day off的时候开始有意识的去找工作,投简历,发短信。习惯性的石沉大海,很幸运的是有一家寿司店回复我了,在Mackay,周薪700左右,包食宿,还可以二签,明哥(老板)让我尽快买机票确定过去,我一听还不错,虽然我都不知道Mackay在哪。

此时我已经交了房租,押金。工头表示,不会退,除非提前两周告知。此时我立马明白绑宿的意思。

所以啊,到底是什么样的,自己体验过才能真正知道

下面聊聊我的三天农场生活

每天早上John会开车接我们去农场,5点半出发,车费一人一天5刀。John是农场主,是个老头子,在农场负责记录每个人干了多少活,因为属于计件,多劳多得,John很有耐心,说话很慢,并不会催着让你干活。


站着的就是John

除去day off,复活节放假,我们第一周一共干了3天农场,第一天拔草,5刀/row。第二,三天种苗20刀/row。这种工作最考验腰力,上午体力还行,下午种苗简直想死,下午3点左右,结束一天的农活,此时就跟被打了一样了,浑身疼。


拉草莓苗的车,一看到这么多苗我都恐慌

农场里我才真正见识到能吃苦的马来人,台湾人,新手种苗,累死一天4袋,老手一上午就能4袋

休息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台湾小伙伴,她说已经在各种农场干活有半年了,

看着她晒黑的皮肤,真的好佩服,不怕晒黑,又能吃下这份苦。

同时也知道自己不是干农场的料,体力跟别人都不是一个等级的


我,Alice, Maggie

因为肌肉酸痛,前三天早上都爬不起来。

身边的两个小伙伴也觉得此处非久留之地,开始投简历找工作

因为我打算去Mackay了,机票买了那个星期六的,心里还有点奔头,在周五的时候去了趟之前的住处拿了税号。之前的事情再次被想起,感慨,什么时候生活才能好起来?


步行到车站的路上,偶遇了到caboolture的指路牌


因为拿税号再次回来了,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又爱又讨厌的小别墅

第二天收拾行李准备出发机场了。

跟Jeco提前约好十点左右开车送我去Morayfield车站,这次没经历搬行李上下楼梯,好像比来的时候顺利,Jeco送我去车站的路上,还找我要了4天的农场路费,虽然我才干了3天,可能那一天算是送我去车站的路费吧。虽然损失了好多钱,还是笑着跟Jeco说了bye。

去往机场的的火车在中间要转车,在等待下一班火车的半个小时里,下了一阵瓢盆大雨,躲雨的地方简直是虚设。我也不打算躲雨了,淋雨已经不止一次了,湿就湿吧。


大雨倾盆的车站

淋的我内心哇凉哇凉的,我觉得我是在赌未知的事情。

这时候就想:下一份工作不知道能否留下来,我还往那边跑;

我到Mackay的时候是六点多,天已经黑了,明哥会来接,也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人,毕竟只是电话聊过,从未见过面。

带着一堆的未知、忐忑,踏上了去Mackay的飞机。

因为飞机下午5点左右起飞,我11点就到了机场,我就拿出电脑写了好长的一段关于农场的公众号,写到差不多了,电脑卡了一下,全没了,怎么都找不到,真的好感叹,还能再苦逼点吗?

我坐的航班是维珍澳洲航空,飞机空姐都很好,我在飞机上还看到了很美的日落。


日落

Mackay



落地Mackay

出了机场后打电话给明哥,明哥说十几分钟就到,此时内心很忐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吓得把我的位置共享发到了微信群里。机场建的很偏,机场到寿司店的路上简直是荒郊野岭,真的好怕老板中间拐个弯。。。。

事实证明我想多了,明哥真的很好,穿过荒郊野岭,到了寿司店,感觉像是来到了另一个明亮的世界,也很希望能一直呆下去。


明亮的寿司店

那个点儿,寿司店接近打烊了,剩下来好多寿司,明哥问我是不是没吃饭,可以打包回去吃。我还很客气说我在飞机上吃过了,明哥立马说:哎呀,飞机上就发几块饼,哪能吃得饱?

异国他乡,几句温暖的话,真的很让人感动。

后面发生的事也证明,我遇到明哥真的是我幸运。

然后打包了寿司去了住处,收拾好,室友差不多回来了。室友们都很和善,当时就想,我知足了,我一定好好干活,争取留下来。此时我身上还有一百多刀,接近山穷水尽了,此时我真的很感恩能找到一个包吃住的工作,最起码我可以活下去了。

寿司店的生意真的超级超级好,每天忙到一分钟闲的时间都没有。我第一天的工作是包寿司,可能工作强度一下子没适应,蹲下的时候腿发软,差点跪下去。

第二天我就干外场了,每天带着笑容招待客人,干到第三天的时候,我自个还自我感觉良好,突然明哥 嫂子就跟我说,觉得我不适合做外场服务顾客,让我另找工作,简直是晴天霹雳。但还是会继续管我吃住,还会给我安排一点工作,让我攒点钱开始下一段旅程。我虽然就这样被fire了,但还是一脸懵逼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那天我2点下班,我不想直接回去,就拐去了图书馆,一边找工作一边发呆,对于明哥,我已经很感激了,工作做不好肯定是我的原因。关键是下一步怎么办,我要怎么找到工作。

图书馆呆了俩小时,我就回住处了,这个时候又疯狂下雨,跟依萍找她爸借钱的时候的雨一样大,回去的路上,我被浇透了。我内心再次绝望,我这个就想去Airlie beach了,因为听说那的海滩很漂亮,来Mackay的时候老下雨,我这个时候就想去个有阳光,有海滩的地方,不想过得不开心,本来就因为不开心才来的澳洲。


大雨倾盆

当天晚上很郁闷的睡了,第二天是公休日,室友出门看游行了,我起床吃饭,碰到了也在做饭的马二姐,因为是马来西亚人,所以都喊她马二姐。跟马二姐讲完我被开除的事后,她给我盛了一碗饭,开导我,说每个店的要求不一样,不是你不好,工作没有了,就再找喽。

马二姐嗓门也大,大大咧咧的,聊天聊的都没有烦恼了。当天我还去了免费游泳池游泳了,不想闷在屋里不开心。确实晚上心情好多了。


Mackay免费游泳池

晚上同事们回来了,还做了火锅,其中一个小伙伴Yuki特会做饭,自己手动做了肉丸子,佩服的不行。


想不到在澳洲吃到了火锅

在屋里呆了两天,找工作找的绝望了两天,室友建议我在mackay找工作,说Mackay的工作机会比Airlie beach多。所以我打算walk in找工作,希望可以去在Mackay的一些酒店做housekeeper。

第三天准备去图书馆修改简历的时候,路上明哥给我打电话,说后厨第二天缺人手,让我去帮忙,这个时候我最缺钱了,干一天就有一天的工资,我就能多活几天,我当然没问题啦。


Mackay的免费图书馆

虽然内心充满绝望,但是同事人都很好,马二姐开导我,还说帮我看看工作。在后厨有个马大姐,嗓门很大,爱开玩笑,所以那天刷盘子刷的很开心,我本身属于手脚麻利的,那天盘子也超级多,我就疯狂刷,水的声音很大,我就在后厨扯着嗓门跟马大姐吼。

下午2点休息,我吃完饭,身上一堆油烟味,还有没干的水渍,就被同事小姐姐喊去逛潘多拉了,因为母亲节,潘多拉打折,此时我突然有了work holiday的感觉,刚刚还在厨房埋头刷完,下一秒就去了高大上的潘多拉。


来继续干活有点累了,不吼了,好好刷盘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明哥问我愿不愿意干后厨,Airlie beach后厨缺人。可能是对我刷盘子很满意。

我当然愿意了,我最不会找工作了,要是我自己找工作,不知道到哪一天了。感动死了,我刷一天盘子,工作问题都解决了。

后厨的马大姐马二姐,就像自己的女儿出远门似的,一直教我怎么做事,嘱咐我一些基本厨房做活。马二姐让我去了那边,一定要勤快,别人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说什么都要点头说是是是;不要在干活的时候喊累,不要在从洗碗机拿盘子的时候喊烫;做事要又快又稳。话糙理不糙,我真的一一记下了,感恩在最难的时候遇到的马大姐马二姐。

之后,饭点我正常来吃饭,找马大姐开玩笑,也不觉得不好意思来蹭饭。这个时候Mackay开始放晴,我的心情也跟着好起来,开始喜欢Mackay,不忍离开。



晴天的Mackay还是很漂亮的

傍晚坐在后院,Susie在旁边蹭来蹭去,看着夜幕渐渐降临,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不再像之前那么悲观了,生活一直在不断变好,不是吗?


夜幕降临的一角风景



Susie

接下来两天,我陆陆续续去后厨帮忙切鸡,干杂活。本来周三明哥会去Airlie beach,顺便带我去,却计划有变,周二突然就决定先过去了,给我半小时时间收拾行李,就出发了。就是这么突然,我要瞬间转移到Airlie beach了。

Airlie beach

离开Mackay的时候,正在下雨,要到达Airlie beach后开始放晴,天上的云朵很大,像是追着云开车,我心里默默的说,我又一路北上了。

Mackay到Airlie beach的路边全是甘蔗,应该为制糖事业提供了不少源泉

两个小时左右到达Airlie beach的寿司店,因为没赶上Mackay的返点,明哥还在旁边给我买吃的,我其实是想挨饿的,觉得很尴尬。

我发现我头天晚上在eBay买的东西寄错了地址,尴尬。好吧,我一直都很衰

把东西拿往住处,收拾一下,晚上等来了室友,聊了一会天,室友是个说话很舒服很温柔的人,聊天聊得很舒服

第四天日期是5.3号,也是上班的日子,正好是我来澳洲一个月的日子,我用努力劳动度过的这一天。


去仓库搬东西

接下来我很想稳定下去,不想再转移了,之前在国内不喜欢坐办公室的时候,我就想去做做体力活,不用动脑子的那种,却一直没有勇气,在澳洲,我终于有了大把的时间去体会劳动赚钱的滋味。

每天埋头在厨房干活,偶尔出门倒垃圾可以看到很漂亮的云,深吸一口气,目前很满足了,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知足常乐吧。


下来会发生什么,未知。

搓搓手,期待我下一篇公众号吧


安琪拉 | 作者

公众号:安琪拉的杂货铺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