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说到我们一行三人,临时起意,改道内陆,去我朋友极力推荐的Karijini国家公园。这个地方到底有多美呢?放几张Google的图片你们感受一下。





我当时就是看了这组图片,心里痒到不行!所以听说可以去的时候,那叫一个开心啊。我们一大早就收拾好行李,退房,启程出发。谁曾想,越美丽的东西越危险,我们正一点点的朝着危险迈进,却浑然不觉。


Broom青旅

开了一早上,路边几乎都是看不到尽头的平原,给人一种开到世界尽头去的错觉。路上停下来给油箱加满,顺便拍几张。这几乎就是西澳路上的常态了。几十公里看不到一辆车,一两百公里见不到一个人。






这辆车,后面两天都遇到了,还同一天抵达Karijini,很不好意思的在路上超了它两次

中午的时候,路过Port Hedland,进超市溜达,在超市门口的小店里顺便买了点东西垫肚子作为午餐。店员小妹看着像中国人,我就顺嘴问了一下,没想到猜对了。一个妹子来得早些,另一个是刚刚被她叫来作伴的山东妹子,刚好那里也可以集二签。我还把自己刚开始去洋人店上班,怎么记菜单的经验分享给她。


短暂停留之后,和她们俩告别,我们就马上转弯前往Karijini了。然而,这一拐,就拐出大事儿了。


我们的车刚开出Port Hedland不到100公里,左后胎就炸了。炸了就炸了嘛,不是有人说没出事故的公路旅行不算真正的公路旅行嘛。炸了就换!

但换胎的时候发现Chris的千斤顶太矮了。折腾了老半天,把帐篷车里的东西全拿出来,最后把它卸了还是不行,只好拦车寻求帮忙。下来一个澳洲高大小伙,最后是用他的千斤顶帮我们换上去的。


这一整个过程都没什么心情波澜,因为炸胎很正常嘛。所以,换完胎之后,我们还询问了他是否知道最近的换胎点在哪,准备去买个备胎,以防万一。然后就和他开心的互相道别了。

就在我们以为这下可以高枕无忧的时候,万万没想到,我们才重新启程了不到20分钟,车胎又炸了!而且是同一个胎!就是刚刚我们新换上去的!这下就有点绝望了,因为没有备胎可以换了!就连Chris嘴里也F***个不停。但好在他当机立断,决定打道路救援寻求帮忙。

当时真的超级热,还好车刚加满油,等待道路救援的时候,我们还可以躲在车里吹空调。闲的在车里看英语听歌耍狗睡觉。然后我们一直在找炸胎的原因,后来觉得只能是一个原因,那就是天实在是太热了!Chris还在网上查到,澳洲最热的小镇Marble Bar就在离我们不是很远的地方。

马布尔巴镇(Marble Bar)位于西澳州西北的皮尔巴拉(Pilbara)地区, 它被称为澳洲最热的地方绝不是浪得虚名。在1923年10月至1924年4月间,这个小镇打破了一项世界纪录,创造了气温在37.8摄氏度以上的持续时间达到160天的记录。



整个事情,让我觉得特别魔幻特别命运的地方在于,我们第二次炸胎后停车的地方,左侧车门正对着荒野里的一块石头,上面写着Lucky,时间是15年前的再早两天。我们就想,可能那个在石头上留念的人,也发生了和我们同样的事儿。然后我翻手机发现,五年前,和我们同一天的日子,就是玛雅文明预言的世界末日!

另外,之前说到我在前两天露营的时候,和Chris看了一个澳洲纪录片Lasster’s bone,讲的是一个关于寻找澳洲中部金矿的故事。这个金矿一直没有被找到。纪录片最后,那个土著说,那是个神秘的地方,谁去都会被杀死。

所以我觉得大概是老天在提醒我们,这一天不宜出门。




我们最后大概等了两个多小时,期间,道路救援中心会时不时的和你保持通讯,确保我们的心情都还不错,也让我们知道救援车辆的进展情况。我觉得一切的万幸之处在于,我们离城市不是太远,而且我们车上有油,Chris的电话是Telstra,有信号!

所以,我们的情绪也还可以。反正事情被我们碰上了,能有什么法子呢,等就是了。相比和之前在路上遇到,车子没油了停在路边等看谁能帮忙的,我们可好多了。





回来的时候还赶上了日落


这里顺便讲点和魔幻有点擦边的事情。

记得第一天上路,我发现Chris看见对面来车都会伸出食指,后来才知道他在和他们打招呼。我一开始想,食指那么小,车速又那么快,谁看得见啊。可是留意了之后发现,对面的司机也大多这么做。

小车就算了,高度相当,彼此看得见,但你对大车也打招呼,对方什么都看不见的啊。结果在坐道路救援车回来的时候,我发现司机也对每一个过往车都伸手指,不管对方的车是高是低,他们看不看得见。

这给我感觉更像是一种仪式。而且,来给我们实施道路救援的司机好像是原住民后代,穿着带有土著文化元素的衣服,这点又加了些许魔幻感。



就这样,我们又回到了Port Hedland。司机把我们放在了一个付费营地,费用由他们出。我们搭好帐篷之后,有个老奶奶出现,问我们要不要用厕所和卫生间。一开始以为她是住在附近的邻居什么的,后来知道她是管理营地的工作人员。她留了一把卫生间的钥匙给我,就去睡觉了。

所以,情况其实没有很坏对不对,至少我还可以好好的洗个澡,虽然那天晚上温差特别大,被冻坏了。


第二天一早醒来,道路救援中心把我们的车拖去修理,Chris也跟去了。我和Taka慢悠悠的吃完早饭,打包好帐篷车和所有的东西,就躲到了营地的俱乐部里吹空调。因为据说Karijini的苍蝇特别多,我还特意嘱咐Chris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一个苍蝇网面罩。





差不多等到十点多的时候,Chris回来了,然后我们继续重新出发前往Karijini。刚开始,我的心还是悬着的,直到我们过了那块Lucky Stone。


路上的风景还是很赞的,但我当时在开车,没机会欣赏。直到在一个山谷里,遇到这台车,它开得超级慢,又没办法超车,于是我们以20Km/h的龟速慢慢跟,我也有机会瞅了两眼路边的景色。

这一次,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但当我们抵达Karijini的路口,发现因为山火原因,有几个点被迫关闭。然后查了之后发现,那里就是我们之前在图片里看到的最惊艳的部分!也是我朋友极力推荐我来的地方!恨!




但既然都来了,也只能住下了。我们开往营地,找了一处落脚点搭帐篷。整个营地,几百个露营点,就只看到零星的几台车。大家也没有要相互取暖的感觉,都彼此隔开好远的距离。






虽然啥都没有,但营地周围风景的配色真的超级好看

我们搭好帐篷,就开车前往附近的一个瀑布Dales Gorge游泳。因为台阶是铁做的,晒得特别热,Tamari的爪子受不了,一度不敢下去。它去不了,Chris也没办法去。于是我主动请缨,说可以抱它下去。没想到它看着瘦瘦的,抱起来还挺沉!抱得我一度以为自己的手要废掉!





顺便说一下,岩石上白色的东西,Chris说不要碰,它们会让你得病。我听得不是很明白具体是什么,反正大家看到记得千万不要碰就好。

我其实游泳不是很好,一开始还有点担心,就只在岸边来回的游,后来试着游去对岸一个来回也还可以,因为中间只有一小段是深水区,很快就能游过去。

Chris一直鼓励我说没事儿的。之前在达尔文的时候,去Litchfield,就超想像其他人一样游到瀑布底下,感觉特别酷!所以我那天慢慢靠着岸边,爬到了瀑布下面!整个感觉梦想实现了!后来从瀑布底下开始游回去也很顺利,因为距离都不是很远。虽然是这样,但还是让我很开心!

一开始,还有其他几个人和我们一起游。后来,不知道是他们累了,还是因为Tamari下水了,他们没一会儿就撤离回去了。

这时候,Chris尽显搞怪本能,把泳裤脱了,直接开始裸泳!我心想,这不是我想做很久却没机会做的事情吗!于是我也加入了他的行列!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那个感觉!那就是爽!

回程的时候,我们绕去附近的另一个lookout欣赏了荒野的景色,但也实在是没有精力再去其他的瀑布游泳,没一会儿就回营地休息。

回来的路上,再一次被大自然的配色美得一脸。






傍晚的时候,我还特意把防苍蝇的网罩拿来用了一下。虽然吓人了点儿,但特别好使,再也不用怕苍蝇的骚扰!


吃完晚饭,Chris早早去休息,我和日本小哥Taka就坐在营地外面聊天。

他说自己之前来澳洲打工度假,去了很多地方,就差没来西澳,所以这次拿旅游签回来。之前他还去过新西兰打工度假。目前是一年工作几个月,其他时间都用来旅行。前段时间才从南亚绕了一圈,这次西澳结束之后,还要再去一些地方,再回国。

我问他之后还想去哪,还会再像这样生活吗。他说不会了,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旅行。回国之后,准备开一家咖啡馆,好好考虑一下之后的生活。他最大的担忧还是来自于资金,所以我分享了一些其他人通过社交网络取得旅行资金的方法给他,他也蛮说可以试试。但我们都知道,其实大家都做不到。充其量,就是一个美好的希望罢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前往国家公园的另一个瀑布Hamersley Gorge。关于去不去这个地方,前一天大家还为此争论了很久。

Taka想去,他觉得如果不去这个地方,我们来Karijini就没有意义了,因为前一天我们去的地方实在太普通了。而Chris觉得特意跑去那个地方,和我们接下来要走的路线完全是相反的,整个在大绕路。

至于我,Taka说那里的颜色很棒,我想可能会有点小希望,可以在那看到网上图片的那种景色。因为我的手机没有信号,没有办法知道它是什么样子,看介绍图册上也说那里的颜色很赞。所以最后商量的结果就是,去!

只是,去这个地方也是吃尽了苦头。路上超长的一段红土路,开得连车里都满满的沙尘味儿。这还不要紧,最坏的情况是,我们的帐篷车全沾满了红土,以至于后面一路上拆搭帐篷,每天搞得衣服鞋子上全沾满了红土,洗都洗不掉,直接报废!





我们当天一早起来就出发,为的是尽量节省时间,连早饭都没吃上。到了之后,他们直接就下水开始游。我因为前一天游得也很开心,想着,应该游一会儿就撤了吧,所以饭也没吃,也跟着他们下水了。


Hamersley Gorge入口的风光




Hamersley Gorge上部的一个瀑布,但不让人上去游泳,因为很多人爬上去的过程中受伤

一开始都很好,整个瀑布冲泄区有两块,中间还有一块沙石隔开,我就在浅的这块游。后来也是好奇心趋势,想着去峡谷区看看,加上昨天技术大增,给我带来了强大的勇气,而且Chris一直鼓励我,说他会游在我旁边盯着我。于是我跨过了那个分割带,往深水区进发。

其实整个距离并没有很远,游到中间的时候,我停下来抓着岸边的一棵小树休息。眼看着离峡谷的岩石区已经十米不到,我想着那就继续游过去看看有什么美景。结果没想到才游出去不远,就觉得累到不行,可能是因为昨天刚游完,加上没吃早饭,没什么体力。所以我打算再停下来休息一下,然而这次我就没有那么好运气了!


岸边的石头完全没有凸起可以让我抓住!水下的石头又满是青苔,滑到不行!好几次抓到它,立马就手滑了!加上,这是两块山体之间的狭窄区域,水下的张力也明显加大,而我因为心里发慌,整个气息都乱了,于是整个人开始不停的往下坠,还伴着大口大口的呛水吃水!

你可以想到的在影视作品里看到有人溺水的画面,就是我当时的样子。我尽可能的在水面交界处不停的扑腾,但完全没有办法让自己保持在水面上。当我沉到水下,看着脚下深不见底的水,当时心里特别绝望,而且感觉自己的肚子也因为吃了太多水,涨到不行!有那么一刻,觉得自己要死了!

就在我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Chris过来把我托了起来,然后协助我游到了峡谷区,我赶紧爬上岸,休息整顿。(要知道他游泳的时候,取下了助听器,几乎什么都听不见!要不是他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我可能现在就没办法在这里给你们打字了!)

我整整在那坐了不下半小时!心跳特别快!肚子也难受到不行!看着回去的水路,心里真的一点底都没有,但环顾四周,那是唯一一条可以回去的路!Chris当时一直待在我身边,确保我一切安好。

等我觉得自己休息得差不多的时候,我们探讨是我自己游回去,还是他把我托回去的问题。我一开始想试试看自己能不能游一小段,但当脚触碰到水的时候,发现自己真的是没有那个勇气!

然后我们试着抓住另一侧的岩石区走了一会儿,发现也走不了多远,前方就没有可以抓握的地方。现在我有点不记得,自己接下来到底有没有游了一小段,只记得,我们又来到了岩石的另一侧,就是我呛水的那一边,我们开始一点点沿着可以抓附的石头尽可能的往回走。走到我第一次停留的那棵小树时,再往前又是没有可以提供手掌抓握的岩石区。

我们在那徘徊了又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让Chris把我托回去。但因为我之前没有受过训练,我完全不知道别人在托我的时候,我的姿势应该是什么样,我也做不到让自己浮在水面上。我能记得的是,我尽全力在扑腾我的双脚,但幅度越来越小,然后Chris在我的耳边大声的喊我的名字。

不过,我记得特别清楚的是,我知道自己没有力气了,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双脚几乎使不上劲儿。与此同时,我又再一次的呛水了!但我的肚子已经完全装不下!就在这一刻,Chris的手居然松掉了!那一刻我觉得我要死了!

我拿出自己仅存的一丝求生意志,憋下最后一口气,闭着眼睛,使命的朝着我觉得是岸边的方向游!在我的空气用完之前,我睁开眼睛,踩到了砂石上!



差点让我送命的地方就在这张图片的尽头

当我站起来的时候,Taka在岸边对着我们问发生了什么,因为他刚才跑到上面的瀑布去了,所以完全没看到刚才的情况。但我完全开不了口去回答他的问题,只是伸手让他把我拉上岸。一到了岸上,我就倒在地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未完待续*


杜杀|作者
公众号:杜杀手记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