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接上回。

越过纳拉伯平原时,我坐在副驾驶,透过布满灰尘的倒后镜,望着身后漫无边际的大地,朝我们逐渐远去。这一次是真的离开西澳了。


辞去了稳定的工作,搬离居住近半年已完全熟悉的房子和街区,告别相识交好的背包客朋友;不再是为了看一场演出飞去墨尔本又飞回来,不再为了我们的屡次维修的车短暂停留。这次我们终于带了身上的所有行囊,驶向大陆的另一端。

“今天离珀斯又远了300公里”,路上我总忍不住想。


珀斯称得上是我在澳洲最喜欢的城市了。

我喜欢透彻的蓝天和轻薄新鲜的空气,喜欢连绵的大海和放晴后的彩虹,喜欢二手唱片市集和满街的老头老太太,喜欢在Kevin Parker的家乡四处探寻他的足迹,喜欢即便热闹但依然空旷的Fremantle,和那里的海风,灯塔,摩天轮和汉堡薯条;我想起了超速驾驶和闯红灯被罚款,想起了烂醉如泥的赌场之夜,想起了早上5点的salmon loin和ocean trout,想起了公司门口成排的柠檬树和奶奶同事送给我的围巾……这些与我朝夕相处的点滴让我对这座城市恋恋不舍。



回想起东西澳自驾穿越的启程,充满了偶然,令人忍俊不禁。
如果不是那个距离珀斯100公里的农场剪葡萄枝工作让人哭笑不得(依旧是我心目中最适合的Pink Floyd的场景),如果不是错过了那封摘牛油果的工作邮件,如果不是房子要长租给别人,如果不是和朋友如陀螺天旋地转般的在赌场赢了100刀做旅费(我们就正好差100刀油费了,what a night),我想我们会在珀斯停留更久一点。



就是这些计划外的偶然撞到一起,变成了必然。即便后来移居阿德和墨尔本,这些啼笑皆非的”偶然”依旧贯穿着我们的背包客生活,不断重复着。

当然,想到还有一大片天地在前方等着我们去探索,实在按捺不住内心想出走的念头。一直停留在一座城市,也违背当初成为一个潇洒背包客的初衷。无形的吸引力驱使着我们朝那个方向去。所以当我真正踏上这条路的时候,常常情不自禁地一边留恋珀斯的美好,一边为即将到来的未知风景感到兴奋不已。

去迎接天际下的下一次冒险,我任由这种思绪随之飘荡。

2019.12



这篇不到800字的随笔,

其实是关于南澳故事的第一部分。
原打算写完再一起发的,
无奈这几个月事情太多,

忙得像上了发条似的,

写作的思绪总被打断。

但我实在不愿意断稿太久,
考虑了一番,决

定把它单独拎出来,

再挑几张照片,
既作为故事的承上启下,

也记念我魂牵梦萦的Perth。


下期见。


Tiffy|作者
公众号:MisterMagic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