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0Km,11天,来过,经过,开过,山川湖泊。

出发之前我也不认为自己真的能做到,直到后面买车,service,换胎,11/29凌晨六点起床,出发,小伙伴们前来送行,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真的要上路了。就是那个阳光明媚、微风习习的早上,我从Albany(西澳南部重镇)出发了。

出发前篇(9/28-11/28)


日暮十分

出发前我在这个叫做Albany的小镇停留了将近两个月,并没有刻意如此,一切都不是按照计划进行的,失眠,提前结束工作等。在Perth的时候听PengPeng夫妇说Alabny很漂亮,我到的那个夜晚充满了期待。然而前一个半月这里大多数时间都是阴雨、大风甚至冰雹,气温低,刚来的那些夜晚每天都开着暖气。后来渐渐认识了新的朋友,有了交谈,有了外出,慢慢的好像温暖起来,夏天也快到了,天气晴朗。


镇中心教堂花园

清晨会开车去Gap,此地临海,悬崖峭壁,波涛汹涌,头发飞舞,如果遇上阴雨天,狂风细雨的海面也是蔚为大观。Gap虽美,终究太过悲伤,据说这里是自杀圣地,除此以外,对地形不太了解的游客也有不慎跌落下落不明的遇难者。每次去这里,我总是仍不住想:是风雨太大了吧,是波涛太急了吧,所以人们选择在这里归于平静。


悬崖在另一边

Wind Farm是我最喜欢的地方。WindFarm据说是西澳最大的风力发电厂,白色的巨型风车占据右面山脉,山脚下是拥有绿松石颜色的大海。连接大海和山脉的是将近465级的木制台阶,拾级而下可以一直走到海边,站在这里的每一个个体都拥有绝对的空间,风形成一个巨大的屏障,除了风声、海浪声,万物屏息。去过很多次,一个人去的时候常常失去时间感,大概风将时间也阻隔了。


风的农场

Emu point和Middletonbeach绵延七公里的海岸线很适合休闲,而且离镇中心很近,推荐Emu point的咖啡,早上在南冰洋冰凉的海水里游一遭,再来一杯热咖啡,可以说相当Local.Middleton beach更适合晚上吧,买车后的夜晚带着小伙伴们去看星星,这里没有北斗七星,可惜也不认识南十字星,不过这里的星空也会让你找到属于你的那颗夜空中最亮的星吧。除此以外还有Two people’s beach 、Denmark 值得一去,还有四驱才能到达的不记得名字的海,可以说Albany的海和沙滩可以代表西澳关于海水的部分。


无名海滩


Dingo beach


Dingo beach

不得不说Albany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只是我在这里的记忆被太多的情感记忆冲击,那些失眠的夜晚,混沌不堪的十一月,像是整个旅途的断片,不知道这是否是另一种形式的连接,不知道这里的故事是否未完待续,唯一确定的是:从今而后,不曾忘却。

D1(11/29),Albany-BremerBay-Esperance,600Km+,6h+

出发前已经连续失眠两天,不过丝毫不影响初体验的兴奋。之前只开过一次长途且只有一百二十公里,第一天的每一次提速,转弯都甚是艰难,基本每次转弯速度都会降到80以下。早上六点出发,到达青旅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半左右,一直没有困意的我在办理完check in疲倦瞬间袭来,只想沉沉的睡去。

Bremer Bay并不推荐去,如果已经看过Albany的海,或者是准备看Esperance的海。Esperance是西澳南线景点的最后一站,过了这里,直到Port Augusta将近两千公里,基本是in the middle of nowhere的蛮荒之地。

D2(11/30),Esperance

Esperance的旅游资源多的有点出乎意料。这里也有Wind Farm,发电厂的对面也是海,Esperance海域有很多小岛,不过这里最令人惊喜的地方是有一条沿海公路,将近数十公里大海就在灌木丛里若隐若现。临近黄昏时分,我沿着海岸线漫无目的的行驶,心绪散漫,如果这是人生的缩影,那我彼刻的人生大概是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Andy开往Zihuatanejo的那一幕吧。

Lucky Bay是这里必须打卡的地方了,因为传说这里会有袋鼠光临。海水一如既往的绿松石般,至于袋鼠嘛,可能是真的Lucky,因为真的有看到,三只,其中一直还是袋鼠宝宝,非常可爱,几乎是人见人爱了。沙滩上有一辆移动咖啡车,老板看起来像是阿宝,他们的咖啡很不错,当我躺在沙滩椅上放空时,老板过来闲聊,他提到”总有欧洲的游客来问我,这里不是应该每天都有很多袋鼠的嘛?”说完无奈的耸耸肩,他接着谈到自己在这里煮咖啡七年也不是每天都能见到袋鼠,而且也只是少量。看来,受广告效应影响的人不在少数。


丰收季节


Joey


Lucky Bay

通往Lucky Bay的路上必须经过Capele Grand National Park,这个国家公园本身已经很值得开一遍,绵延数十平方公里的灌木丛,蜿蜒其中的公路,都是风景。


Pink Lake也是必须打卡的,原因是三十年前就已经没有粉红色了。不过离这里不远的地方的确还有一个粉红湖Pink Lake Hillier,可以选择乘船或者直升机($398/p),十分昂贵遂放弃。

到达Esperance时恰逢周末,意外遇上滑板大赛,参赛者年龄层次不齐,滑的好坏都能赢得掌声。尝试了当地的两家餐厅,一家Fish & Chip店(Fish Face)和一家酒店餐厅(忘名了),竟然都是不错的选择,尤其是鱼薯店,是没有裹面粉的炙烤,鱼肉十分新鲜,值得一试。

D3(12/1),Esperance-Eucla,1000Km,10h+

这大概是整个旅程最艰难的一天,从早上六点半出发到下午将近七点钟到达Motel,倦意无数次袭来,全靠一杯又一杯的咖啡撑起来。这1000Km基本是沿着国家一号公路在内陆行驶,目之所及全是荒野,眼看着灌木丛渐渐逝去,植物越来越矮,渐渐的只剩下砂石,没有任何信号,即使到达Motel也没有。最特别的就是行驶在全澳最长笔直公路,146.6Km没有拐弯,一点也没有,那就疯狂行驶吧。也是这一天,太累太辛苦,不得不单手握方向盘,双手换单手,右手换左手;由于没有参照物,开着开着速度就到140,最高转弯速度110左右,后来想想那些开到190的小伙伴也是挺吓人,那应该不是开车是飞车了吧。


最长straight road

D4(12/2),Eucla-SmokyBay,500Km+,5h+

距离Eucla不远的地方有四个BuddhaCliff,其中最后一个最为壮观,穿越这里之后便进入南澳境内,虽然只用开五个多小时,但是由于2.5h的时差,到达Smoky Bay的时候也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这里是生蚝生产基地,以新鲜的生蚝闻名。不过五点就已经收市,去当地唯一还开着的小超市买了一打,需要自己用工具刀撬开,尽管有一天的开生蚝经验,这个生蚝也十分顽固,于是我遇上了旅途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受伤,左手大拇指末端手掌部分被戳了个洞,痛,痛,痛。好在那晚的夕阳特别美,搭上深入海中的Jetty更美了,虽然在很多小镇都有类似于《美女宅急便》的感觉,可是那晚的夕阳尤甚。


不输12门徒的Buddha Cliff


不输12门徒的Buddha Cliff


Smoky Bay Sunset

D5(12/3),Smoky Bay-Adelaide,800Km,8h+

继续南下的过程中灌木丛又渐渐出现,慢慢的越来越高,变成树木。最惊喜的是在距离阿德一百四十多公里的地方第一次看到了粉红湖,虽说颜色不如Hutt Lagoo颜色深,但是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缺憾。由于有前面的经验,这一天已经没有觉得很累,只是进入阿德市区后去青旅的路上很紧张,前面的路虽然漫长,但是没有车水马龙,阿德的四车道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挑战,好在在青旅附近转了三圈后终于顺利将车停进停车场。


Pink Lake

D6-D8(12/4-12/6),Adelaide,Kangroo Island

总算进城,积攒了好多天的衣服和疲惫要好好洗一洗了,城市,扫除荒芜感,恢复秩序与便利。

阿德很漂亮,看到了蓝花楹,有独自的一棵,也有站满整条街道,最喜欢的是阿德大学门前的两排,蓝紫色的花瓣衬托着大学尖顶式建筑,自然与学术结合,自然是美的。除了蓝花楹阿德城内有很多树和草坪,整个城市既干净又安静,中国城附近的中国餐厅、日韩料理,水果市场里的法式咖啡店,城市,提供了更多样的选择,阿德,是适宜居住的地方。德国村与其说是”村”,不如说是一条街,建筑很欧式,至于说德国名菜”Crispy pork elbow”德国村里的比海德堡的大只许多,配的酸菜口感不错,猪肘子可能是因为太大只,里面部分烤的不够,有些油腻,只是那些种满白杨树的街道和德国啤酒的味道恍惚间以为自己回到了法兰克福,法兰克福是一个美好的城市。


阿德大学门前的蓝花楹


德国村的脆皮猪肘子

McLaren Vale是不错的体验,去了一家小的酒庄和Maxwell,更有千秋,小酒庄品酒的部分是很豪爽的,如果你很能喝可以敞开了喝,打酒庄嘛,浅酌而已。不过Maxwell的位置和全景玻璃的餐厅还有精致的餐点确实可圈可点。


小酒庄


Maxwell餐厅


与餐点

价值$300袋鼠岛一日游大概是此行最错误的决定了。袋鼠岛本身的旅游资源还是很丰富的,如果是来自大都市的旅客可能会被这里的原生态所吸引吧,可是我已经在荒芜之地混迹太久,基本所有的景点都不能提起我的兴致,加之一天拥挤的大巴比自己开车还要疲累。唯一的亮点发生在旅途结束的游客中心里,那里有一个很小很小的博物馆,二十平米吧,展出的画作主要是人与自然的主题,我在那里站了尽可能长的时间(要赶回大巴),脑中不停的感受着我与宇宙,生命与自然的连接,我们出现、创造、完善、消失、更迭着,微尘般的存在着,切实的存在着。


你在想什么


你在想什么


行驶大巴产生的油画感


海上日落

D9(12/7),Adelaide-MtGambier,400Km+,5h+

写到这里,内心十分复杂,因为我已经走了很远很远,着实有些累了,也写了很久很久,有些倦了,点了一杯Gin Tonic,继续吧。

这一段路程为了沿海选择走Princess Hwy,但其实也看不到海,不过再次遇到粉红湖。快到Mt Gambier的时候经历此行最精彩的部分。距离Mt Gambier四十多公里的地方有一个森林,道路从森林里闯过,落叶松高大挺拔,整齐划一,一排排,一行行,同样的高度,差异不大的直径,剪裁出的的蓝天也是整齐的。继续向前行驶便进入镇区了,这里不十分拥挤,没有高的建筑,树木都整齐的生长着。可能由于是下午,在开往Blue Lake的路上,道路两旁的白杨树几乎遮挡了整个天空,投下荫凉,但是内心知道天空还是蓝色的,日光还没有消失。


森林

及至蓝湖,整个人仿佛坠入世外桃源。由于火山灰形成的不规则圆形蓝湖拥有丝绸般的蓝色,天空也是湛蓝,湖岸上的黄花在微风中频频致意,游客不多也不少,仿佛大家都被这神秘的蓝色摄取了魂魄,都是静悄悄的。我开着车缓缓的转了两圈,又绕湖徒步了一圈,这里实在像一个神秘的梦境,超出实质的存在,它在哪里,大概不知道了。


湖泊


Blue Lake

那晚我住在一百多年前的监狱里,并不觉得害怕,又因为太过疲惫,想起白天由于眼睛酸痛,泪水挡住了全部视线,紧急停车道旁,身体便沉沉的坠入梦境。

第二天一早去了天坑花园,也是圆形,这里的一切都不太一样。自此,我也算是经过了山川湖泊了。


天坑花园

D10(12/8),MtGambier-12 Apostles,250Km+,4h+

从这天开始驶入大洋路,首先到达的是大洋路末端Bay of Martyrs,这里已经很美了,如果从这一段开始大洋路,不得不说这些地方会抢了12门徒的风头,沿海的灌木丛和海水侵蚀形成的断岩十分壮观。



我认为最漂亮的地方是岩穴,那日天气很好,天空澄澈,海水碧蓝,进入岩穴的海水绿波清浅,岩壁上紫色的小花开得明媚耀眼。


12门徒名不虚传,视野开阔豁达,悬崖壮观,及至日落十分,悬崖峭壁镀上夕阳的金色,空间里充满未来感和宇宙感。



D11(12/9),12 Apostles-Gee long-Shepparton,400Km+,6h+

当你看过西澳沿岸绿松石般的海水和白沙滩,Apollo Bay 和Bells Beach真的平平无奇了,只是这段路走起来并不轻松,山路蜿蜒曲折,经常性60°以上转弯,左边是陡峭的山,右边是悬崖下的海,只能是磨练车技了。唯一的期待只剩下Shepparton重逢。

结语

穿越西南沿线比想象中顺利许多,小蓝爷2.0十分给力的没有出过任何问题,这也得益于Uncle Phil帮忙做了全面的保养。出发前一周,刚好有朋友从阿德方向往Esperance行驶,遇上沙尘暴和44℃高温。幸运的是我的整个行程温度都稳定在26℃左右,没有沙尘暴,暴开1000Km那天下午遇上一次短暂阴雨,但总算是平安穿行。

西澳-南澳-维州,一路有惊无险。

后记(12/15)

来到维州将近一周了,周一晚上到这里,然后是六天的农场工作,十分辛苦,住的地方既狭小又不卫生,整体而言算是在澳洲最心酸的经历。尽管如此,与小伊的重逢还是很开心。也认识了一些新人,但是难得有机会讲话,这是一个大家都在奋力拼搏的地方,尽管走到哪里都是,这里尤甚。

一周前穿越西南的情形却渐渐褪去了,大脑的容量令人惊异的的不足。离开西澳之前和小伙伴们的离别之谈反而相对清晰。仍然记得阿芳说”你的到来让生活丰富起来”,这是一句多么明媚的话啊,仿佛不只是她的生活丰富起来,我于此时此地的生活也变得生动了。也还记得和阿韬互不打扰的发呆,某一个维度的相似是多么奇妙的巧合,其他维度的大相径庭也无妨了。也还记得以前的一位同事姐姐在微信留言道”看了你的生活,觉得人间值得”,我并不十分确定她看到了什么,大概是我孤军奋战的勇气,大概是精彩的日常,没有深入探讨,无从得知,可以肯定是人间必有什么美好的事物被我的眼睛看到并呈现了吧。

虽然每天很累很忙,但是体力劳动的间隙思绪还是会飘远,突然想到最近反复听到评价,大概世人都友善,大多是正面的评价。从评价看来,至少在别人眼里,我已经变成了十年前想要成为的自己。那个有勇气、有故事的人,那个不用多言就被人认定经历丰富的人。

我想,大概孤独的人,都在全力以赴,用最丰盛的自己对抗最深的孤独。



Vivienne Jin|作者
公众号:人生边界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