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雪山


来澳洲之前给自己列了一个TO DO LIST,雪山工作是我第一个要去做的事情,早在一月底二月份的时候就已经着手开始看澳洲各大雪场的相关工作。


2020年对于所有国家来说都是特殊又艰难的一年,虽然三月份的时候就已经谈了几个有可能可以去的工作,但是因为疫情原因,雪山开不开山,一直都是一个疑问。


随着澳洲疫情的控制,雪场也相继在6月22、24日开放。很多WHVERS虽然也都有收到雪场的offer回复,但是实际上真正去雪山的人可能并没有以往那么多,很多的WHERS也担心回不了国,放弃了雪上OFFER去收集二签。


我在出发之前一共收到了3个确认的OFFER,一个是THREDBO bakery的kitchen hand & chef,时薪26刀左右,一个mt buller的洗衣厂,时薪大概25,以及perisher的housekeeping,后来被调到food and beverage,目前其实也不知道具体什么岗位,时薪20.88。


当时最初想的是有雪山去就可以了,后来在纠结P山还是T山,最后决定先去T山看看,再决定怎么回复P山。



关于出发前


从布里斯班出发直接开到金德拜恩大约1400公里,14个小时,T山6月22日正式开放,我估摸了一下一天开500公里左右,3天开到,加上路上玩一玩休息休息待个两天,我在6月18日的时候出发。


出发前在各个WHVERS群里,FACEBOOK上车征人,一方面因为大多数人都是去P山,P山开放没有那么早,很少有人像我这么早出发,再加上很多人今年不来雪山,所以没有完全同行的人。在出发的前两天,和好几个女生聊过,本来约到了从布里斯班—coffs horbour的一个女生,coffs horbour-悉尼的一个女生,以及悉尼-堪培拉-金德拜恩的一个女生,最后因为时间对不上或者不移动了,全部被鸽了。


所以最后出发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


出发前提前了一到两个礼拜和工作的炒面店和寿司店辞职,本来想着17号休息一天再出发,可是寿司店人手不够,还是在出发前一天去顶了一天班,因为其他人因为人手不够已经一个星期只休半天一天,我就去顶班了。但其实我觉得我才是寿司店里最可怜的,出发前的35天里面,我只休息了2天,其中一天和老师、二师兄大美一起去了阳光海岸,一天去city上了咖啡课。因为来之前听说雪山因为工时少,存不下钱,想多存点,但是我也没想来这么疯狂上的。我也听过很多WHVERS的故事,有人一周工时超过50-80个小时,疯狂赚钱的,在工厂的,农场的,所以我这一定不是最辛苦的。


或许很多人对打工度假都有所误解,好像很有钱,好像打工度假的经历全部都在玩,很精彩很有趣。人都会选择自己想看到的那一面,或者想被人看到的那一面。但是个中感受除了自己,其实真的没有人知道。大家只会说“对你来说都是小钱”“大家都很羡慕你“”很精彩“。其实只不过是换一种方式生活而已,我觉得并没有哪一种高低贵贱,哪一种更辛苦,享受当下才是更重要的吧。


出发前两天,我的小破车窗户又被我玩坏了,临时去修来不及了,加上我压根没有休息,所以也没有空修。




关于路程


DAY1-6月18日布里斯班—coffs hourbor


这应该是我做过最没有规划的一趟旅程了。6月18日出发当天我连酒店都没定,反正自己一个人,想到哪里到哪里。很潇洒对吧,我也觉得。


从布里斯班出发,出发前去chemside商场找了老师,还吃到了他们家的面包,超级好吃!!真的好吃,甜度和面包的软硬程度都刚刚好。名字”包店“在墨尔本、悉尼、布里斯班都有很多分店。


出发开了一个多小时我就困了,停在拜伦湾的服务中心睡了一个小时,到了晚上八点多开到了coffs hourbor的商场停下,想说反正这么晚了,第二天一早还要出发,干脆直接在车里睡吧,定了19-21在悉尼住的地方。可是又睡不着,到了大概十一点又从coffs hourbor开到麦觉理港已经快两点了。


1400公里,从布里斯班到金大班雪山小镇,120个小时里我经历了什么?


Day2-6月19日  coffs hourbor-麦觉理港-悉尼

睡到六点多开去海边吹了个风,吹完风开出来以后经过高速路的维修路段,限速60公里/h,开出来以后发现警车跟在我后面,我就靠边停下,然后告诉我超速,开到了80km/h,问了我的签证,驾照,测了酒精,最后给我开了超速的罚单,121刀,整个人一开始是很蒙的,然后开完罚单以后都清醒了,感觉自己穷到咖啡都喝不起了,我之前可是一天两杯long black的人。


1400公里,从布里斯班到金大班雪山小镇,120个小时里我经历了什么?


下午一点左右到了悉尼收拾完自己睡了一觉以后,去了一家韩国自助料理店,等了半个小时后,我说我一个人,结果告诉我不接待一个人,至少要两个人。


最后换了一家烧烤,点完后自己一个人吃不完的时候,感觉自己有点孤独。但是人生的常态不就是自己一个人吗。


Day3-悉尼暴走

悉尼大学-machi-milsons point-diamond reserve-与之前相约同行小伙伴约饭


1400公里,从布里斯班到金大班雪山小镇,120个小时里我经历了什么?

1400公里,从布里斯班到金大班雪山小镇,120个小时里我经历了什么?

1400公里,从布里斯班到金大班雪山小镇,120个小时里我经历了什么?

1400公里,从布里斯班到金大班雪山小镇,120个小时里我经历了什么?

1400公里,从布里斯班到金大班雪山小镇,120个小时里我经历了什么?

1400公里,从布里斯班到金大班雪山小镇,120个小时里我经历了什么?

1400公里,从布里斯班到金大班雪山小镇,120个小时里我经历了什么?

1400公里,从布里斯班到金大班雪山小镇,120个小时里我经历了什么?


Day4-6月21日  悉尼-campbelltown

今天本来计划的是开到金德拜恩小镇的,在facebook上约到了一个也要去T山工作的tomy一起share油费。但是好景不长,刚开出悉尼40公里,我在小镇加油之后,开出来没多久,车子的电池灯亮了,然后就在路上直接抛锚无法启动了。我是没有买道路救援险的,在国内也没有任何的开车经验,来澳洲前练了一周以后,才在澳洲到处开车乱窜的,所以对车真的是一窍不通。


真的很感谢当时有tomy在,他多少对车懂一点点,我们先把车推到路边停好,他问了问他比较懂车的朋友,然后还GOOGLE了附近的维修店。但是大家也知道澳洲有多地广人稀,以及周天基本所有人都在休假的时候,维修店也是不开门的。当我们停在路边的时候,我伸出了我的大拇指,其实我也没试过之前。


1400公里,从布里斯班到金大班雪山小镇,120个小时里我经历了什么?


我们停在路边的3个小时过程中,一共3辆车停下来,第一辆停下来的是一对年轻的白人父子,孩子大概才四五岁。父亲尝试用他的电池帮我充电,但是还是无法启动,他建议我找Mobile service.


1400公里,从布里斯班到金大班雪山小镇,120个小时里我经历了什么?


第二辆停下来的是一个中东的叔叔,他不是很懂车,但是他帮我打了2个电话给他懂车的朋友,其中一个说他不在小镇,在镇外购物,等他购物结束了,过来帮助我们。


第三辆停下来的是一个黑人叔叔,给了我们2听可乐,说2个小时前经过的时候就看到我们停在路边了,问我们需要什么帮助么。


说实话,车抛锚的当下我是很无助的,但是我并没有自怨自艾,而是积极的想办法解决问题。比如在路边竖起大拇指求助,比如google mobile service。过程中,Tomy说他可能得走了,要去附近的火车站坐火车去金德拜恩了,因为他22号就要开工。这荒郊野岭的,他可能马上就要丢下我一个人在荒郊野岭了…我就更绝望了其实。


在此期间,Tomy想开我的后备箱拿工具,把电池卸下来的时候,发现后备箱也打不开了。我所有的行李都放在后备箱,又一重绝望。


在这三个小时过程中,我大概打了十几个mobile service,不是没有人接,就是说要明天才可以服务。但是老天爷还是眷顾我的,最后有一个budget mobile service大约在下午1点半左右到了我所在的地方帮我看车子是什么问题,是alternator坏了,没有办法给电池充电,需要更换,大约这个意思。因为我的车子不是澳洲比较常用的品牌,所以零件也很贵,要到周二才能拿到。因为今天是周天,绝大多数的厂家也是不开门的。技师建议我们先用他的电池先开到他家,然后我先找个地方住下,明天他在帮我问一问有没有更快能拿到零件的厂家。


在过程中,tomy想尝试帮我开后备箱,按到了我车的敞篷启动装置,把我之前坏掉的窗户,又玩崩了,之前还能稍微动一下,现在整个窗户卡在下面,我的驾驶座窗户整个在下面拉不上来,我的后备箱也打不开。


最后技师把tomy送到了火车站,把我送到了小镇上的酒店,我和T山的经理请了假,说自己车抛锚了,可能没办法准时上班,需要请假。等到晚上夜深人静,我只有自己的小书包,甚至连护照都没有,自己一个人待着的时候,我是真的非常后怕的。


当天我妈问我到雪山了没,我说到了,也不敢告诉她,怕她担心,告诉她也无济于事。以我妈的性格,可能不是我一晚上睡不好,而是她一晚上提心吊胆了。还让我给她发照片,我就找了之前室友发给我的房间照片发给她,得亏她没给我弹视频,不然就穿帮了。


晚上之前在布里斯班住家的美钦姨问我怎么样了,具体什么情况,然后安慰我说,没关系,我们车买的便宜,人没事就好,记得跟工作的经理请假,耽误几天也没事,就当在小镇玩一玩。真的很感谢姨姨这半年来的照顾,就真的像家人一样温暖。


Day5-champbelltown-金德拜恩

早上醒来以后,退了房坐了公交车到技师家里,幸运的是,帮我找到了零件。坐了技师女儿sheima姐姐的车,和她一起去利物浦拿零件。聊天才知道,技师已经74岁了!!!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好么,精神感觉超级好的。他们一家在90年从埃及搬到澳洲已经三十年了。拿到零件以后,因为还要修大概三个小时左右,sheima姐姐就带我去了附近的商场,说如果我逛完了,就给她打电话,她来接我。


到了下午四点左右,sheima姐姐带着她幼儿园下课的4岁女儿zaima来一起来接我。zaima见到陌生人也一点都没有认生,而是很开心的给我跳舞,给我看她的橡皮泥,和我一起拍照。还和我说明天见。车子换了alternator以后就可以发动了,但是我的窗户和后备箱并没有修好。早上爷爷和我说因为零件很贵,要500刀,人工350刀。我其实也是有心理准备,毕竟澳洲的人工有多贵我心里也是有数的,wayne帮我上ebay查过零件大概要四百多刀,加上人工有可能破千,给我打了预防针,他说大不了弃车也可以,直接当废品卖了也有500刀,而且只是交流发动机坏了的话,应该不止500刀,就是时间问题。但是考虑到,我真的赶着去雪山上班,而且我所有的行李都在后备箱里面,没有车我真的没有腿,就修了。


1400公里,从布里斯班到金大班雪山小镇,120个小时里我经历了什么?


但是!我可怜兮兮的和爷爷说我很穷,真的很穷。我知道在澳洲人工费很贵,这么收费是很合理的,但是对来来说真的很难affordable。最后,给我便宜了一百刀,以750刀修好了我的alternator。


1400公里,从布里斯班到金大班雪山小镇,120个小时里我经历了什么?


但是,我的窗户和后备箱并没有修好,考虑到我想先到了金德拜恩再想办法解决这两个问题,我就在四点多接着出发往金德拜恩开了,大约车程4个小时左右。


南半球的澳洲,6月份已经进入冬天了,没有窗户的我真的很冷,而且我只穿了卫衣,因为从悉尼出发的时候,悉尼还并没有很冷。然后我的小伙伴提醒我说,让我赶紧在服务中心停下来,高速路上没有窗户非常的危险,如果一个石头飞进来,真的后果不堪设想。吓得我在服务中心停下来思索了很久。


PS:大家真的不要像我一样做这种危险的事情,在高速路上超过80km/h没有窗户是非常非常危险的。


不过我后来想着还是先到小镇再说,我就以80km/h以下的速度,缓慢地开到了金德拜恩住宿的地方,已经大约晚上十一点了。澳洲的高速公路,很大一部分都是没有路灯的,尤其是开过堪培拉之后,更没有路灯,也没啥车了,倒是遇到了几个从我面前跑过的小动物。也很感谢舍友姐姐提醒我,从堪培拉过后要小心点,晚上很多小动物,所以我也真的开的很慢。





总结


TIPS 1:在澳洲记得买道路救援险,毕竟澳洲绝大多数地方都是荒无人烟。

TIPS 2:出远门前,给车做个保养,检查一下。


出来之前,还和老师说,我这贱命一条,没事。现在我和他说,我还是要好好惜命的,真的生命很宝贵。


我觉得一个人生活,真的会让人成长。以前的我,其实一直还是在一个象牙塔里生活的,被妈妈保护的特别好,而且以前的我,遇到问题,想到的不是解决问题,而是逃避问题。我当时一个人在香港读书的时候,曾经有一段时间进入过一个很低迷的阶段,不想去面对问题,选择一直逃避。比如说电脑坏了,我想到的就只有自己的情绪,想到的是自己好穷,不知道向谁求助,不愿意向别人求助,我不知道怎么办,那就睡觉好了,而不是解决问题。


而现在的我,遇到被放鸽子一个人上路,遇到超速高额罚款,遇到车子在荒无人烟的小镇抛锚,遇到行李在后备箱却完全打不开,遇到驾驶座旁边没有窗户在寒冬里高速上行驶,我都能够泰然处之。


遇到问题,想到的是如何解决问题,如何求助,如何面对,如何让生活继续下去,而不是困在自己的情绪里面,不去面对问题的存在,用一个更乐观的态度去看待问题。幸好我不是一个人, 幸好我不是在高速路上,幸好我遇到了老爷爷。而不是“我怎么这么倒霉,我怎么偏偏要周天出远门,我怎么没有检查了车才出门。”


我觉得这可能是我来澳洲最大的成长。也真的很感谢这一路上遇到的人,让我感受到了很多的温暖,还要感谢的是一直陪伴着我自己的我,这一次,你真的很勇敢哦。


生命真的很可贵哦。

也感谢愿意看到我说这么长废话流水账的读者们。





1400公里,从布里斯班到金大班雪山小镇,120个小时里我经历了什么?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