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回头看看,如果当时走错那一步,可能现在都会在沙滩的浓烟里等待救援,在纠结到底应该是丢相机还是应该丢面包中做选择。5天开了1000公里,到底是安全了。」


5天逃难路线图

Gipsy Point – Eden – Canberra – Melbourne, 1000km

五天以前,我们的生活还充满着GPL的油盐酱醋茶,担心客人的电视机好不好用,第二天餐厅的食材够不够,即将到来的元旦double pay能做多少小时。

五天以后,工作没了,在辗转了房车公园/好心人留宿/小区停车位/Airbnb之后,终于回到墨尔本,为有了一个房顶不用吸霾而欢呼。

五天前

29号下午。连续接到邻居的几个电话说有fire ban(禁火令),并让我统计旅店的人数。禁火令之前是接到过的,但是像今天这么连续而频繁的是第一次。许墨涵让我把电话带在身边,怕错过重要电话,可能是预感到这次的情况不同以往。果然,不一会儿刚刚打电话的邻居专门带着女儿来亲口告诉我禁火令的详细内容,以确保我们听懂了。不过当我说我会去通知所有客人的时候,她拦住我,说现在还不至于,不要吓坏他们。于是心里轻松地以为情况是一点也不严重的。等着进一步通知。
晚饭一如既往地忙到晚上10点。老板和老板娘带着今天的后勤补给来了,一盒盒的新鲜牛排羊排放进储藏冰箱,我们欢呼着说终于有水果和酸奶了,这样明天早上客人的早餐不用担心了。一副平凡的景象。
然而,下班之后吃晚饭到一半,别墅的客人来跟我们说:我们来提前退房,因为火很可能烧过来。并且另一个别墅的小情侣也已经离开了。客人还告诉我们说,很有可能明天一觉醒来,所有人都撤走了,你们到时候不要惊讶。此时是半夜12点。我们三个看着客人远去的车灯,一边觉得客人有点小题大做,一边讨论着逃生方案:每个人收拾好自己最重要的背包,如果半夜醒过来能看见火的话就去我们的码头开我们的船走,刚好今天船里加满了汽油;如果醒过来还有大把时间逃生的话,就开车走。最后,三个人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和衣而睡了。

四天前

30号早上。并没有像昨晚连夜出发的客人所说的那样,所有人都撤走了。其他客人一如既往地来餐厅吃早饭,于是我和阿根廷妹子一如既往地做早餐。
9点,邻居的电话来了。这次情况升级:这一片区域”很有可能”会受到影响,”建议”撤走,去Eden或者Mallacoota。可能在关注维州大火的新闻的人对这两个地名应该很熟悉了——它们在接下来的几天频繁出现在了新闻上。
我去挨个房间通知客人的时候,许墨涵和崔智研究地图和风向。Eden或Mallacoota。(见下图)它们是两个相反的方向。火目前在A,我们在它的东边(B),Mallacoota在我们东南(C),Eden在我们东北(D)。风如果继续往东吹,如果呆在Mallacoota就是一个死角,虽然有海滩可以保命但是跑不出来。所以我们去了Eden。

△研究逃生方案
后来才知道,果然,这两个选择代表了截然不同的结局。
后来老板和老板娘也来了,我们三个开大白走,阿根廷妹子跟老板娘走。老板和老板娘总觉得今晚就能回来:一路碎碎念地还让我们把客房换下来的床单带上,好顺便带去Eden洗衣房洗(平时因为旅店缺水,都是去外面洗衣服),甚至一点也没记起来要拿收银机里的现金,还是许墨涵想起来帮她装在信封里给了她。一副临时放个假今晚就回来的态度。我去仓库拿三条白毛巾湿了水备着捂脸,看到了满冰箱的牛排羊排,想顺走,想想今晚可能就回来,这样趁人之危不好不好,算了算了,转手拿了便宜的cornbeef。

△再看一眼曾经可以喂鹦鹉喂袋鼠的GPL谁也不知道这是最后一眼

我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一走,就再也回不来了。(早知道当时就拿牛排了啊!!GPL的牛排是我在澳洲吃过最好吃的牛排!
30号下午。我们跟着老板的车来了Eden附近的房车营地,现在竟然住下来的心思都没有,停在这里只是因为这里的海滩好看,想来玩水。心还真是大。老板和老板娘在Eden附近有农场,他们要回去照顾牛羊,留下我们四个员工在这玩。看着不断有车往营地里面开,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决定还是预订一下今晚的住宿。万一今晚回不去呢。阿根廷妹子还在纠结要不要和我们分摊房费,想着今晚老板能她带回去。
谁知道一问营地竟然满了,一个一眼望不到边的房车营地,连unpowered camping site都没有是什么概念!就是一块能停一辆车搭帐篷的草坪都没有了。我们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还好,老板娘刚刚和营地打了招呼,我们报上我们是GPL的员工之后,她们让我们进了。(原来澳洲也是有走后门的
在营地安顿下来,四个人在海滩玩了一下午的水,晚上吃着卷饼喝着酒听着歌,蹭着隔壁的霓虹挂灯,像是短期度假。大叔借给我们的大白真的是太靠谱的一台车,上面带着帐篷睡袋床垫毯子让我们四个人睡了一个安稳觉。

三天前

31号是最波折的一天。
早上起来,一片黄烟,像是寂静岭的黄色滤镜版本。刷政府网站,答案揭晓,是所有人最不想要的答案。大风把火吹到了GPL和Mallacoota。半夜12点的时候。

△一觉醒来Boydtown房车营地的黄烟
但是我们还是不愿意相信网站上冷冰冰的图片和文字,打电话给老板娘。
“Hi Gerlinda. Are you okay?””No, I’m not. I’m crying. GPL has gone.” Gerlinda带着哭腔。”……”
电话这头,四个人都沉默了。GPL没了。
没了???那个承载着我和许墨涵两年夏天回忆的GPL,那个给了我们一个超美好的圣诞的GPL,那个刚刚才买了一堆食材的GPL带着刚刚粉刷完的墙壁,没了?
还想着等老爷子伤口好了就给他兑现我们给他的圣诞节礼物呢。还想着等旺季忙过了还想用无人机拍的宣传视频呢。还想着跨年的晚上吃阿姨给的饺子呢。
很多事情总想着以后做,然后,就没有以后了。
我们缓不过神,但是忽然看到周围的车似乎少了一半。大家都在打包行李离开。于是我们也开始收拾行李。去哪儿?不知道。管它呢,先收拾再说。
收拾完,旁边一个大叔见我们表情太过慌张,过来问我们去哪儿,我们说不知道。他带着令人冷静的安慰语气对我们说:我也是有孩子的人,我理解这种情况。这个时候更应该冷静,如果你不知道去哪儿,先不要瞎跑。我们点点头,深呼吸了几次,让自己冷静下来。想起来可以去前台问问情况。
前台那里已经大门敞开,不需要密码就能让车进出,还有其他人在问。前台告诉我们,你们没有收到短信吗,政府让大家撤离去Eden。原来这里虽然在Eden附近,但不是Eden。我们继续问,那还能去堪培拉吗。不行,去那的路已经封了。
我天,所以左边和北边的路都封了。Eden目前是出不去了。不管怎么说,先去Eden吧。

△当时左边和右边的路都封了
到了Eden,仍然是一片黄烟。加油站排起了车龙。超市人满为患以致于后来开始限流,牛奶面包抢购一空。一副世界末日的状态。药房的口罩卖光了,还好崔智眼尖发现了柜台上的3个。四个人分头行动,终于在2个小时之后备齐了逃难需要的汽油,水,食物,和口罩。
中午12点的Eden
我们订下了这里一个房车公园的最后的露营位置。然后和老板老板娘碰面。老板娘满脸泪痕,看到我们挨个拥抱。哭着笑,给我们看他们从农场里面抢救出来的东西。两只小猫咪和结婚相册。他们已经60多了,应该结婚30+年了吧。天呐,在这种逃命的时候,他们竟然带上了这个。突然被Gerlinda感动到。爱情在她心中的分量在这个时候体现了出来。

△年轻时候的Gerlinda真的美哭
和老板们说过再见,他们开车去找住宿了,毕竟他们的农场区域要求撤离,他们今晚也是无家可归的人了。老板在车里摇下车窗说了一句,”Go check Fishman’s club. They have evacuation centre there.”(去赌场看看,那里有救助中心。)就是这句话,改变了我们今晚的住宿条件。
虽然我们今晚已经订好了房车营地,抱着好奇的心理我们还是觉得去看看。到了赌场的救助中心,有吃有喝有有WiFi,没有烟。一群红十字会老太太排排坐,和蔼可亲地让我们填表就可以在这里呆了。景象让我想起两年前在昆士兰Bowen经历台风的场景。在填表最后的日期的时候才意识到,原来今年是2019年的最后一天了。原来今晚是新年夜呀。一路奔波的我们早就忘了今天是几号星期几,毕竟火现在烧到哪里有没有封路才是最重要的。
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可能是红十字老奶奶们看我们太弱小无助,跟我们说有一个老奶奶愿意让我们四个人去房子里住。我们当然欣然答应。房车公园的钱怎么也不退给我们。作罢。
到了老奶奶家,她和她的弟妹和女儿都出来迎接我们,给每个人拥抱。还给我们做饭,配上他们所有的红酒白酒果酒,吃完还把所有的巧克力给我们吃和日本的茶杯拿出来给我们用。真的是一顿印象深刻的年夜饭了。
睡觉之前大家聚在一起看悉尼烟花直播,和跨年演唱会,电视台同时在为维州新州大火筹款。在我睡觉之前已经筹到4亿。老奶奶的女儿在旁边刷新闻,说很多人把房子提供给消防员住,还有房车公园免费捐了几辆房车给因为大火没有家的人住。看到这些人道主义关怀的时候才意识到,原来真的到了灾难时期了啊。

两天前

1号。仅仅过了一个晚上,堪培拉的路通了!!澳洲修路的效率还是可以的。我们终于可以离开Eden了。对现在的我们来说,真的是最好的新年礼物了。

路上仍然一路黄烟,休息站的厕所门前排起长队,这是我第一次在澳洲遇到需要排队的厕所。大家都在撤离Eden。

我们快开到堪培拉的时候,突然见群里老板娘发来消息说:”GPL还在!有一个邻居没有撤走,她帮我们过去看了情况,GPL和养的小鸡们都还好,现在已经在用发电机给GPL通上电了,冰箱里的东西也算是保住了。” 原来还有比最好的新年礼物更好的礼物。

今天

堪培拉的空气质量已经比北京还要差,呆了1天之后,我们开到了墨尔本。应该,安全了吧。
回头看看还在Eden的老奶奶和老板,周六预言有大风所以情况可能比之前更糟。作为一个过客,我们的离开就是打包行李的事。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Eden人,要作出弃家离开的决定应该很痛苦吧。Finger crossed for them。
在大火来临的时候,你是选择结婚纪念册,还是多一瓶矿泉水或者面包呢?
后记:这是一篇看起来没有那么惊心动魄的逃生记。现在想来,也是因为我们总是幸运地在火灾到来前一步离开,所以,现在才有网有床有电脑写下这篇逃生记。愿还在火灾中的人们一切都好。
◆ ◆ ◆  ◆ 
附件1:当时的另一个选择的Malacoota的结局
△曾经的Mallacoota和火灾中的Mallacoota(下图来自网络)
后来从才渐渐知道,Mallacoota因为火势太大,所有人被迫撤去海滩(一共4000个居民和游客)。行李箱是肯定带不了了。估计就两个背包背上水和食物。不知道那个时候的我会不会舍得扔掉我的电脑和相机。而且,并不是海滩就是安全的。老板说,大火时候被火烧死的不多,大多数是因为火带来的极度高温或者浓烟窒息而死。温度能有多高呢,可能能把铁融化掉。如果你躲进游泳池,可能能把一池子水煮开。浓烟的感觉我们是感受过的,就好像是把你的头摁在烧烤摊前面闻。香是挺香,但是久了是真的呛。所以Mallacoota的人们,应该是处于即将断粮+吸着浓烟+忍受着高温的状态等待着迟迟不到的救援。真的是一念之间,自己就可能变成这1/4000。

附件2:澳洲灾难常识
1. 澳洲的网络系统非常发达,遇到危险不管是这次的火灾还是洪水,以及他们影响到的公路的关闭与开放,都可以在网站直接查到几乎算是实时的信息。这是和火灾有关的网站:维州火情实况:https://www.emergency.vic.gov.au/respond/新州火情实况:https://www.rfs.nsw.gov.au/fire-information/fires-near-me澳洲封路实况:https://www.livetraffic.com/desktop.html澳洲风向预报(这次就是因为:https://wind.willyweather.com.au/
2. 澳洲遇险一般都会建立evacuation center(救助中心),里面通常会有免费的食物和水,甚至WiFi。你可以从这里知道它们在哪里:Google/直接询问本地人(商店老板,游客中心工作人员,居民区房子敲门询问)/车载电台。




四月|作者
公众号:晚安四月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
adj-helper3 | 投稿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