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说是进阶之路, 其实也不过是从kitchen hand做到了cook, 很多缺人的roadhouse, 可能菜都切不利索的小白也会一上场就被委以此任, 所以这就权当是给我自己做个记录了, 你要是能得到一丢丢在澳洲和新西兰找工作的灵感, 也是不错的.



小打小闹的野路子


从小我就挺喜欢做菜的, 小时候在外婆家过暑假的时候, 如果她揉面做包子不叫上我的话, 我是会生气埋怨的. 也最喜欢看各种做菜的节目, 家里人会打趣说以后送我去新东方烹饪学校好了, 那是那时候电视里总会出现的广告. 

我最后当然是没去烹饪学校, 至今也没接受过正规系统的学习, 倒是18岁在广州读书时, 找遍城中的西餐厅, 最后在一家当时城中有名的法餐厅兼职了两年, 无偿工作以换取在厨房学习的机会, 每周末从白云区的学校转两趟公交才能到天河区的餐厅. 老板当时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还以为我是哪家报社或电视台派来的卧底, 让我写了个没什么卵用的保证书. 这段经历也是有趣. 

这也是一直以来我工作的动力, 只要喜欢, 不太介意低回报, 身体劳累也可以接受. 

即使有一腔热情, 而没有在国外接受过学校培训, 有的也都是国内餐厅短暂的工作经验, 就这样想在澳洲和新西兰想要进fine dining的餐厅厨房工作, 还不想做职位等级最低的kitchen hand, 没有积累过几年的厨房经验, 连最基本的申请门槛都达不到.


_

新西兰从厨记


我自觉有在厨房工作的常识, 手脚也还算麻利, 但是没有国外厨房工作经验, 于是秉持着曲线救国的一贯策略和从最低做起的决心, 在新西兰wanaka雪场厨房的kitchen hand开始, 期间我会时不时跟主管和主厨表示, 我可以做更多, 也会展示一些厨房技能得到他们的信任, 最后由于其他厨师们的滑雪受伤, 我还真的渐渐能被安排几个厨师岗位的班次. 但自从在雪场餐厅洗过碗之后, 我再申请工作的时候, 都会再三确认不是kitchen hand, 怕了怕了.

雪季结束后去了基督城, 在那登记了两家hospitality中介公司, The Recruitment Network 和 Advanced Personal. 可以选择做后厨或前厅服务人员, 入职中介公司的流程都差不多, 带上所有资料面谈, 填数不清的表, 面试基本上都能过, 他们主要还是会根据工作经验来给你派活儿. 找中介公司是不用交钱的, 他们是从雇主那里收钱来盈利. 相信在澳洲也会有很多这样的中介公司, 我之前有电话面试过一家, MLKA, 他们主要是为偏远地区的餐厅招人.

当时正值一年一度基督城赛马会, 需要大量厨师, 而我也被安排进场内做厨子, 那应该是我见过最大阵仗的厨房场面了吧, 更像是个食物工厂, 几十个人被划分成不同区域做不同的备菜工作, 随便一个配菜都是几十公斤起来准备的, 那时候我切菜不利索, 不像其他厨师, 开工时会把一套刀具摊开, 选择合适的工具就麻利地开始了, 我连一套像样的刀具都没有, 每天就拿着一把在超市买的刀, 拿布一卷就去上工了.

从纽村到土澳,一个野生厨子的进阶之路
某一天切了不知道多少盘牛胸肉, 手上的水泡起了又破掉.

在赛马会期间工作了10来天, 前期都是准备工作, 赛马会当天, 几乎全城一半的厨师都在现场做兼职. 我被分配到和一个也不是很熟练的日本厨师一起负责某一个厅的所有菜式, 那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最后还是靠主厨搭救完成. 现在想想真是不知道自己当初哪来的勇气, 也知道做一个真正的厨师绝不是仅凭着一份热爱就能行的.

从纽村到土澳,一个野生厨子的进阶之路
“灾难”当天的菜单.

在这之后, 中介也会经常派我去不同的餐厅, 顶替餐厅厨师的空缺, 也有去过一家之后, 他们再有空缺都会点名要我, 那是一家基督城私立男校的校内餐厅, 每次去市中心都会经过踮着脚往里看的古老建筑, 没想到有一天会在里面工作.

从纽村到土澳,一个野生厨子的进阶之路

从纽村到土澳,一个野生厨子的进阶之路
餐厅就像哈利波特里一样婶儿.

也做过宴会承包, 一两个厨师开着一辆载满食物和烹饪器具的车, 去到宴会开始的地方从准备,上菜, 服务, 结束收拾再开车回去.

从纽村到土澳,一个野生厨子的进阶之路

这份工作的好处是, 时间自由, 工资比较高一点点, 但也不稳定, 有时候一周也就工作两三天, 再加上我会拒绝去一些不喜欢的餐厅的工作,  有时一周更是没剩几天开工的了. 所以才会登记好几家中介公司, 东边不亮西边亮嘛. 

有了这些工作经验, 我的一位Helpx换宿过的奶奶告诉我, 她女儿是基督城一家餐厅的经理, 刚好圣诞新年期间需要厨房人手, 而且餐厅还就在离我当时住处不远的地方. 而我当时住的地方也是之前换宿过的一个爷爷家. 

所以说换宿真的是一个很好获取资源的办法, 由于积累了很多换宿好评, 我在澳洲的第二份工作也是通过这个平台得到的. 总之, 又往前走了一小步, 在一家餐厅里稳定地做起了厨子, 做到两个月后签证到期回国.



在澳洲的热带雨林做个厨子


来澳之后的第一份工作, 是通过gumtree找到的, 当时我急着开工, 他们也急需人, 晚上11点多刷到的工作讯息, 麻利地投简历, 第二天早上八九点就收到电话, 并且迅速谈妥, 下午签合同, 合同邮件回晚了, 那边就立马电话过来催我, 是有多怕我不去…第三天就出发去到工作地点了. 

开车过去时, 一直在下雨, 一路上又是搭轮渡过河, 又是在热带雨林里翻山, 车也不见几辆, 我一度怀疑自己找的是不是个正经工作. 事后主厨C说我这样还蛮冒险的, 很多情况都还不是很了解就冒然去到, 好在运气不错, 这里一切都挺好的, 即使情况不妙, 一车在手, 说走就可以走.

从纽村到土澳,一个野生厨子的进阶之路
排队等轮渡.

从纽村到土澳,一个野生厨子的进阶之路
乍一看还真是 in the middle of nowhere.

这是澳洲东北角的热带雨林里的一个旅馆, 有几间不是主要营收来源的客房, 有餐厅, 有酒吧, 客人主要是冬天旺季来往路过的游客, 还有几乎每天下午就开始喝到晚上的一堆住在这里的本地人. 

老板娘主营业务是赚得盆满钵满的修路生意, 刚入职时跟我说, 你要是在这做的不开心了, 不要拍拍屁股走人, 我还有其他工作机会给你. 她只是偶尔过来视察一下, 平时主要还是通过在旅馆随处可见的摄像头视察…常驻员工四人, 都是在这住了十几年的本地人.

从纽村到土澳,一个野生厨子的进阶之路

这是一份全职工作, 也就是说, 我总算是结束了被工时支配的恐惧, 周休2天, 工时在40小时左右, 学生假期之类的旺季就会长一点, 淡下来工时会短一点, 但不管你工作多长时间, 工资是固定的, 时薪在27刀左右, 不会因为周末公共假日工资就高一点, 不过有annual leave, 在职期间我没休过, 离职时累计了70多个小时的年假, 也是一笔不错的钱.

我的工作就是厨子, 平时配合主厨, 主厨休息时, 就由我一个人或跟另一个kitchen hand玩转厨房, 我更喜欢一个人工作的感觉,  效率高出菜快, 单子越多越兴奋.

从纽村到土澳,一个野生厨子的进阶之路

刚来时跟老板娘透露想要多做前台与人有接触的工作后, 于是也会被安排在吧台卖酒点餐, 这也是曲线救国策略, 从后厨转前台, 就这样积累到了经验. 也因为在吧台工作, 认识了很多本地人, 记下他们的名字和他们爱喝的酒, 在他们前脚跨进店门时, 我就会把他们的酒放上吧台, 再瞎扯个两句.



有一种孤独是别人以为你孤独


当初买了车, 一心想要进偏远地区待着, 底线是只要有网络, 但当初HR在电话里委婉表示, 可能不会有WIFI, 电话信号都很有限, 急于开工的我, 心一横也答应了, 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去到之后, 果然连Telstra都没信号, 最后是让经理把信号增强器放在离我屋稍微近一点的地方, 才能勉强用上3G, 我竟然还用这个网络顽强地刷完了好几部剧. 店里有限的wifi是用于收银系统和办公用的, 我好说歹说总算给了密码, 但保证不能看视频电影或下载音乐, 仅仅是浏览网页, 看, 还不算太差嘛, 至少也没有和全世界隔离.

从纽村到土澳,一个野生厨子的进阶之路
微信界面常年是这样, 想要语音就得挪到离信号放大器近的房间门口.

同事们看我一个人, 总觉得我很孤独, 一个劲儿给我推荐周围可以玩的去处. 我还安慰他们, 不用担心, 我有大把事做呢. 还好带了在G家换宿时上一任中国背包客留下的整套雅思书, 有从国内带过来各种消遣物件, 写毛笔字, 做针线活, 十来天就能看完了一本英文书, 背单词, 学习效率特别高. 天气好的时候, 每周都去海边我的老位置躺着, 到WIFI月结时我也会掐着点地打开YouTube, 但清晰度只能调到144p, 就是那个只能听声音, 画面就像是打了马赛克一样的清晰度, 这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 我以后…还是不要再经历了吧…

从纽村到土澳,一个野生厨子的进阶之路

从纽村到土澳,一个野生厨子的进阶之路

从纽村到土澳,一个野生厨子的进阶之路

客人们也替我觉得无聊, 于是就有带我去探索这片热带雨林的G, 有送我用当地木头做的碗, 我还去他家做了一套餐具的D, 还有常和我交换各自做的食物的T&B夫妇, 板着脸但其实人很热心的F, 经常去海边会看到戴着特别可爱装饰的帽子, 搬个小椅子坐在海水边的G, 还有很多…仔细回忆起来, 真是有点想他们了呢~

从纽村到土澳,一个野生厨子的进阶之路用一块木料做的木勺和筷子, 一点没浪费, 还手缝了个筷子袋.

从纽村到土澳,一个野生厨子的进阶之路

在我刚来的初期, 他们经历过被其他背包客放鸽子, 所以经理E跟我说的最多一句话就是: 不要走, 我们很需要你. 他们也在工作生活中照顾我. 带我出海钓鱼, 帮我以local身份免费订附近的大堡礁浮潜和景点….
_
从纽村到土澳,一个野生厨子的进阶之路
我帮E剪的头发.

从纽村到土澳,一个野生厨子的进阶之路

于他们的好意, 我也就只能用安稳、努力地工作来回报啦, 当然偶尔也会仗着他们对我好, 提一些任性的小要求,  偶尔我也会叛逆地不按他的要求行事, 但仅限于在厨房里工作的时候, 因为我和主厨C有我们自己的考量和打算. 

这份工作, 如果不是主厨C, 我可能也无法待这么久, 他是我工作过遇到过最有意思的主厨了. 五十多岁的本地人, 跟他聊天我毫无压力, 他有足够耐心教我, 纠正我的英语, 教我一些厨房实用小技巧, 有时我耍小聪明取巧, 他也不介意, 还会夸我. 厨房也就我们俩主力, 他不是那种把什么脏活累活都丢给我做的主厨, 我们俩工资一般高, 但是他比我上班的时间长多了, 他休息时, 我得负责厨房里大小事物, 在这里我的厨房技能又得到了提高.

从纽村到土澳,一个野生厨子的进阶之路
给C做的生日蛋糕.

我们工作有默契, 聊天也百无禁忌, 他的抑郁症, 减肥史, 工作经历, 性取向, 家庭情况, 同事八卦, 聊中国, 我们也能接住互相抛出的梗. 

他喜欢加入亚洲元素在菜里, 自称是Australasian, 而我常叫他princess. 

我开玩笑夸他喜欢的男生的时候, 他佯装生气地说: Stay away from my man and my ice cream. 

跟我分享他喜欢的各种型男照片, 还有今天看到哪个客人是他的菜啦, 我要是跟哪个男客人多聊了两句, 他就会在旁边提醒我说: Behave, Zoe. 

哈哈哈真是太可爱了.

从纽村到土澳,一个野生厨子的进阶之路
没大没小的我们俩.

从纽村到土澳,一个野生厨子的进阶之路
从纽村到土澳,一个野生厨子的进阶之路
日常生活中的小惊喜~

这样的生活三个月可以, 后三个月就时掰着手指头数日子过的了. 不是因为这份工作不好, 而是不管是多理想的生活, 一旦超过某个时间节点而没有新奇事物刺激的话, 我都很容易感到厌倦.

这是我过去两年背包客生涯中, 在职时间最长的一份工作了, 无数次心里都有个声音在喊着想要走, 想换个环境, 最后还是屈服于稳定的现实之下, 做熟练了的工作, 互相磨合了的同事, 不用担心工时定期到账的工资, 住习惯了的小屋, 足够多的属于自己的时间空间, 安静的环境舒服的气候, 随便选个两三项都足以给自己洗脑再继续待下去

我离职后没多久, 这家旅馆就转手卖掉了, 也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了.

原本以为攒钱在国外读个厨校, 以后再从事这行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 但是经过这些厨房工作经验之后, 清晰地意识到作为一个做事不精益求精的“差不多小姐”, 可能无法从事这么神圣的料理事业(是的, 最近东京大饭店看哭了…). 枯燥重复劳动, 大量体力消耗, 食物浪费, 对环境不友好的垃圾处理方式… 无力改变只能假装看不见了. 

但做菜这个爱好嘛, 它甚至不需要坚持, 也就更说不上放弃了. 改天就来捋捋我在新西兰和澳洲这两年, 用有限的食材和器具都倒腾了些什么菜吧~

Ps, 今天收到一位远在阿曼的旧同事的非罐头元宵节祝福短信, 才意识到这个年, 过完了啊, 过去三年, 每次新年都在不同的地方, 而且一年比一年把春节过成了普通的一天, 小时候的春节, 是再也回不去了…希望2020年的好消息多一点吧! 

Pss, 我知道字多图少的文章, 能看到这里的都是真爱啊~爱你!



从纽村到土澳,一个野生厨子的进阶之路





从纽村到土澳,一个野生厨子的进阶之路


Zoe|作者
公众号:好奇的左一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adj-helper3 | 投稿
点击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