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红/儿/旅/拍/进/行/中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2020年,似乎是很不寻常的一年。这一年,才刚刚开始,却连连发生了好多天灾人祸,每天打开手机,都是各种更迭不休的爆炸性新闻,澳洲大火、美朗之斗、菲律宾火山、东非蝗虫、阿富汗坠机、科比去世,还有当下愈演愈烈、使全国上下都处于紧急防备状态的新型肺炎疫情……短短一个月,灾难连连,死伤戚戚,整个地球好像一台操控失灵的机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祸患接二连三,许多人不禁感慨:2020年,到底怎么了?2020年,可以重启吗?

——嘿,20200202了,你,还,好,吗?

——嗯,我还不错。

从2019年12月到2020年1月,这过去两个月的时间里,当外面的世界纷乱不休叫嚣不止时,我的世界,却好像被按下了静音键,我的生活,我的内心,却是长这么大以来从未有过的安静与平和,就连举世同庆的跨年夜、除夕夜,我也是像往常无数个普通日子一般,早早地洗好澡、吹干头发,晚上十点左右便躺在床上,入眠而睡。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  傍晚跑步的晚霞

一个人生活久了,节日的概念也就淡了,尤其是在远离亲朋好友的异国他乡,更加不会有过节的想法。日子一天天,生活一处处,再盛大的节日,没有人陪伴,只会让一个人的自己显得更加的渺小与孤独罢了

不过,好在即使是在平常的日子里,也会尽量坚持去做一些有仪式感的小事,比如坚持每天五点半起床吃早餐,坚持每天学习一个小时的英语,坚持看看书、看看电影或者跑跑步,或是在不用上班的周末,化个小淡妆,穿上自己喜欢的干净舒适的连衣裙,在家里随意走动、发呆、睡觉,纵然当天没有出门……嗯,会尽量地让那些普通的、平常的小日子过得像节日一般有仪式感、有新鲜感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  下班回家路上的偶遇

但或许因为这样的生活过于规律与安逸,所以,在2019年最后一次旅行中,我竟感到极大的不适与疲累,这种情况,在我过往无数次的个人旅行中,是很少出现的。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  2019年12月,趁着二签体检的机会

给自己安排了一场小旅行,算是2019年最后一场小旅行

照片拍摄于体检的地方——Gladstone

或许是因为入住的旅社住宿条件不好,37°的大夏天,房间里没有空调,晚上睡得不安稳;或许是因为小镇交通不便,需要一大早步行三四公里去医院体检;抑或许是因为来澳洲半年有余,我还是不习惯当地人每天汉堡、炸鸡、沙拉的饮食习惯,所以,某一刻当我背着厚重的书包站在Gladstone的大街上,真的恨不得立马飞回到Emerald惬意的家中,那里,有我舒服的床、合口味的食物,以及随处可歇的发呆空间。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  住的旅社靠近海边

一大清早便背着相机出门拍照了

吹着海风,听着歌,很是舒服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  上午体检完疲惫不堪的我在旅社睡了整整五个多小时

午后黄昏,夕阳西下,又去海边漫步

一对坐在海边喝啤酒的中年夫妇热情地跟我打招呼

还主动邀请我给他们拍照

兴许,人越长大,越渴望有一方可以安放自己身心的慰藉之所吧,即使,那只是暂时的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  Gladstone之旅有点累,不过还是很喜欢这里的建筑

很有艺术气息也很小资,可惜少了可以让我拍照的妹子

体检完,我没在Gladstone多做逗留,而是乘坐第二天中午的大巴回到可亲可爱的Emerald,尽管这里的天气还是那么热,有时气温高达42°,但短暂的别离让我更珍惜在这里的生活,那些每天工作半天休息半天、没有烦恼没有压力的安静自在的日子。

2019年12月31日,跨年夜,一个人在小镇的CBD溜达了一圈,拍了些照,然后回到家中,十点便躺下床睡觉了。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  跨年夜的拍的Emerald,像个童话小镇

2019年01月21日,二签下来了,算是2020年收到的第一份生日礼物,没有想象中那么惊喜,因为知道该来的总会来,尽管在来澳之初我本没有想过要集二签,我也没有想过会在Emerald呆那么久,但我想,或许命运接下来会有不一样的安排吧。                                                           

2019年01月24日,和相处了半年、后天就要离开Emerald的同事在小镇的泰国餐馆吃了一份跟国内外卖一样简便包装但也还算地道好吃的泰国菜,两人说说聊聊,十点不到便分开了。晚上十一点,洗漱完躺在床上,便睡去了。所谓的除夕夜,也只不过是比平时晚睡了一个小时。

最近,Emerald的雨季总算到来了。入夜,几场瓢泼大雨,整个世界绿意盎然、生机勃勃,小草长了,树木绿了,气温降了。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好像夏天的雨把春天的风给召唤来了,可是,明明夏天只剩下三分之一了,所以Emerald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呀!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  好像夏天的雨把春天给召唤回来了

不过,高兴的是,我终于不用每天都闷在屋里了,终于又可以没事的时候就背着相机出门拍拍照了。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在植物园里休闲散步的路人

每次按下快门的时候,我都忍不住在想,这会不会是在Emerald最后一次拿起相机拍照了?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不管是第一次还是最后一次,那份一起拿相机、一按下快门的平和与欢喜从未变过,在这里的每一天每一秒,就好像那些丰沛又充盈的雨水,滋润着时光,浸染着思绪,有重量,有温度,有享受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这一个多星期来,国内的疫情越来越严重了。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看疫情动态,每次看到那些不断攀升的数据,一想到那些冰冷冷的数据背后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一个个惨戚戚的家庭,就觉得无比的震惊与心疼,而在微博上看到那些四处造谣、趁机谋利、贪赃失职的负面新闻,又觉得无比的悲愤与痛心,好几次想在朋友圈发点什么,最后想想还是算了,删了。

刚好早上刚看到的庆山回答网友的疑问:

问:当下疫情这么严重,心里很恐慌,是内心力量还不够么?如果放到自己身上害怕没有足够的勇气与智慧。该如何让自己的内心变得强大?

答:对疾病与死亡有恐慌是人的本能反应,但除本能反应,更需要个人力量。所以,日常个人力量的训练与积累,以及正念、觉知的培养,在发生事件的时候,会让人首先得到来自于自己的内心支撑。内心慌乱、不自控,则可能带来麻烦与问题。掌握基本信息,但不必看太多负面新闻,也不要随众波动。安排好特殊阶段的生活,照顾自己与家人,在内心保持祈祷与祝福。我们的正念、善念,会带去净化能量,减少发散更多的波动情绪。

嗯,越是灾难时候,越是特殊时期,微小如你我他,做好我们自己,照顾好自己和身边人,或许就是对社会最大的帮助了。

趁着这段不能出门的日子,放下手机,静心休养,多做一些内心功课,总是好的。

愿你,如是。

愿你,2020,一切都好。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2020魔幻年,我在澳洲偏远小镇经历从夏天倒回到春天的奇幻开年





红儿|作者
公众号:红儿行摄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adj-helper3 | 投稿
点击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