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30岁 | 勇敢去追梦吧,毕竟这个人间很值得!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三十岁,像是跨过了一道门槛儿

从一个房间走进了另一个房间

总觉得得写点什么

告别过去、展望未来

那就掏掏心窝吧

这门许久未开,顺便也掸掸灰尘

 

 


01


写给30岁 | 勇敢去追梦吧,毕竟这个人间很值得!

图片源自电影《阿甘正传》

 

《阿甘正传》这部电影相信我们大多数应该都看过的,毕竟是一部经典的老电影。不知道你们记不记得有这么一个场景:


阿甘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院子里,镜头没有一点声音,像是被按下了静音键,生活俨然成了闻一多笔下的那一滩死水。突然间,他站起身来,揪着眼前的路向前跑,累了就睡,饿了就吃,不停地奔跑,没有目的,没有原因。

 

接着,有一群人莫名其妙的撞了进来。他们个个都在寻找答案,可没人有答案,于是都将他当成启示,奉他为精神领袖,成了他的追随者。


尽管看着有点可笑,试问谁又不曾这样?在应该扬帆起航的日子里,弄丢了自己的桨,迷失在雾气重重的茫茫人海里,看不清自己是谁。

 

 

 

02


写给30岁 | 勇敢去追梦吧,毕竟这个人间很值得!

摄于澳大利亚 悉尼

 

不知道有多少人是上大学了才正经将“未来”一词收拢于字典里,而在这些人当中,好像又有那么一群人,因为种种原因(或家庭,或环境,亦或是能力),没有可以自由选择的未来,我便在这“内外”之间的缝中夹存:

 

“看啊,就在前方不远,能够一眼望穿,无需带着任何期许,分明能看见它们被整整齐齐的摆放在那里,一整套模式就像一个既定的数学公式。从摆出公式的那刻起,答案就已经揭晓。”

 

曾经有多少人迷失在当下被自己认定为毫无意义的人生里走不出来?他们诸如此类的迷思,自己解不开,外界不在意,更是将其盖棺论定为无病呻吟:给你公式你不用,你还成天喊迷茫,这样矫情要怪谁?

 

当你尝试着敞开心扉去解释,他们却捂住耳朵大喊着“我不听、我不听”,是否你刚要拿起大喇叭的手又悄无声息的放下了?

 

此时,得不到答案的我们又该怎么办?     

 

“凉拌。”

 

我选择使用的“凉凉的办法”,就是在大二那年瞒着家里向学校提交了休学申请。临近开学,我妈问我买了几号的票回学校,我说我申(si)请(kao)休(ren)学(sheng)了。我的票无限延期了。

 

也是那一年,我爸出了很严重的车祸,医生说再晚一分钟都救不回来了。手术当然是很成功的,毕竟把我爸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从此我爸脑袋四分之一的头盖骨成了人工高仿。

 

有的时候人生真的就是你这一刻永远猜不到下一刻惊喜和意外哪个先来!


既然计划赶不上变化,又何苦费心筹划?

 

我的休学就这样无疾而终。


可我不死心呐,又在毕业那年把手机办理停机,开始了漫无目的的流浪。直到三个月后的一天:


那天我正好从一座城市来到另一座城市,鬼使神差地去找了大学时的一个同学。刚见面不多久,她就接到一通来电,电话那头问她知不知道我在哪,她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我。

 

我愣愣地接过电话,竟是堂姐!!!(她是地下党吗?怎么知道我这个同学的电话?又是怎么掐指算出我今天会来见她?我当时的脑袋犹如被周伯通的三花聚顶神功顶过了头,失去了心智一般,久久无法回神。)

 

原来在流浪的这三个月,家里人因为一直都联系不上我,以为我失踪了,猜测我被传销了。登陆我的QQ,到处打听我的消息,凡是能够想到的办法他们都用尽了。


听着电话那头我妈急切的声音哽咽着:“如果今晚这个电话还找不到你,我们真的就直接去报警了,是死是活都要把你找回来……”

 

那一刻我忽然意识到:原来,我的人生,不只是我一个人的。


我很自责,我妥协了,我向生活举白旗,我去工作、赚钱,努力向他们期望的样子靠拢。

 

只是,内心深处依旧有一处声音在不甘心的呐喊着——

 

“为什么他们不明白,每个人对于幸福的定义不一样,追求的生活也不同?他们不相信,同样都是人生,怎么可能有不一样的答案。他们以爱之名、想尽己所能地将我保护得严严实实,却不知道我真的要窒息了。


他们私下讨论起我时,说,‘她不就是这样奇奇怪怪的’。可,我不奇怪呀,我只是有点不一样。为什么非得一样?


他们那般用力撕扯,把它捣得粉碎,放进机器里重新出模,使劲揉捏成一个跟他们一样的,一个满是裂纹的、一个支离破碎的我。”


可能他们是听“女娲造人”的故事听得走火入魔,把自己听成了女娲,而我不过是他们意外捏出来的一个需要回炉重造的“残次品”。


偶尔夜深人静时,分明能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出走了,披着一副拖不动的躯壳,连放声大哭一场的气力都没有。整个世界空荡荡的,竟是空无一人呐!

 

 

 

03


写给30岁 | 勇敢去追梦吧,毕竟这个人间很值得!

摄于英国Plymouth


流浪回来之后,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是在当地小县城的一家双语幼儿园当英文老师。那个时候,当面就被一个经常会见到面的亲戚明着嘲讽:

 

“哎哟喂,就她那样的工作,只要是个人就能做了。”


(她可能是鲁迅笔下逃窜出来的一个圆规三角叉吧,说话一直都是针对性的阴阳怪气式的刻薄。)

 

不说你们可能不知道,那个时候的大人独爱金字塔,且人手一个。这金字塔根据职业划分等级,金钱衡量标准,依托外在物质为框架。他们走哪都拎着它,扫视着别人属于第几层,紧接着玩起国粹“变脸”的熟稔程度丝毫不逊色于专业人士,速度之迅速叫人啧啧称奇。


你们说,这个世界是不是真的有意思——你的房子是你,你的车子是你,你结交的朋友是你,你的衣着服饰都是你,唯独只有你自己不再是你


可我就是倔呀,出了名的倔驴!我只想是我自己,那个最纯粹的自己。物质的这层外衣,他们越是要我披上,我就偏偏裸露给他们看。


于是,我又开始放逐自己,跑到不同的国家去当志愿者。


尽管他们反对,但我态度坚决。他们不可能知道,这是我在因自身的价值观与周遭无法契合而产生巨大的精神痛苦下,为自己的内心世界寻求的一场自我救赎,是我当时能够尽力为自己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


就这样,我在断断续续维持了近两年的志愿者生活里,虽变成了一个物质上彻彻底底的穷光蛋,却意外地为自己那趋近苍白枯萎的精神世界增添了几笔绚丽的色彩,人生仿佛又变得鲜活起来,多了许多可能性。

 

当我彻底剥去物质这一层华丽的外衣,裸露出自己最真实最原始的模样,人生反而没有了局限,无所畏惧,似乎接下来做什么都可以,不禁感慨:


人生,原来可以如此自由!

 

 

 

04


写给30岁 | 勇敢去追梦吧,毕竟这个人间很值得!

摄于英国Oban

 

是不是很奇怪?


明明我们都生活在一个文明的世界,却仿佛从未自由过,身心一直被一副无形的枷锁囚禁着,沉重却也不敢挣脱。


这就好像在我们的潜意识里潜藏着一个“社会时钟”——不停敲打着“这个阶段该做什么,那个阶段又该做什么”、催促着你“向前跑、向前跑、向前跑…嘀嗒、嘀嗒、嘀嗒…”。

 

我们很多人都受着它的影响,习惯性跟着这个固有模式走,仿佛这样才踏实、安全。只要你稍微脱离轨道,就容易产生焦虑,在自我怀疑中挣扎。

 

回首过去这一路,我遇见了形形色色的各路人马,无论是英国也好,澳大利亚也好,还是在泰国遇见的其他国家的朋友,让我感受最深的一点就是:

 

“他们怎么那样自私?”

 

并不是说他们不顾及他人感受,而是他们永远将自身感受摆在第一位,还那么理直气壮。他们习惯于为自己发声的样子简直像个勇士,叫人实名羡慕!

 

我们呢?

 

大都生活在一个讲究牺牲奉献的大社会背景下,或多或少会沾染些许“讨好型”人格,怕得罪他人,怕惹得他人不开心,怕把关系闹僵,那就只能退一步委屈自己、忽略自身的感受。


这样久而久之,我们终于把自己给弄丢了


有时,真的,我们真的应该为自己活得“自私”一点:


不开心、不满意,就应该及时的说出来,学会主动表达自己;想要什么,就应该为自己积极的去争取,要努力的满足自己、取悦自己,让自己感到幸福;面对别人提出的为难的请求,懂得勇敢的拒绝。

 

人这一生只一次,握在自己手里,究竟要怎样过,一定得听从自己的内心,要当自己的英雄所以,在你心里那个无形的时钟,勇敢的打碎它吧,它真的只是一副华而不实的镣铐而已呀!


就像我之前说的,我们的人生,你永远也猜不到下一刻惊喜和意外哪一个先来。比如这一次突然爆发的新冠肺炎,真真把我们打了个措手不及。下一次兴许会是别的事情出现来扰乱我们的计划。那就好好珍惜眼前吧,曾经因为种种原因被自己搁浅的梦,是时候翻出来拼尽全力去追一追啦。


因为,此刻们,值得

 

而那些在年少时会选择义无反顾去做的梦,放在三十岁又如何做不得呢?埋在心里那火热的梦想,任何时候被拾起都不嫌晚。余生还很长,尽管去造梦,必要时,那就闭着眼睛奔跑吧!总得努力成为最讨自己喜欢的那个自己呀!







  写给30岁 | 勇敢去追梦吧,毕竟这个人间很值得!写给30岁 | 勇敢去追梦吧,毕竟这个人间很值得!

 

海明威说:“世界很美好,值得我们奋斗。”


勇敢去追梦,大胆做自己,因为这个人间很值得!


假如有机会穿梭时空,遇见年少正迷茫着的自己,我会告诉她:


“用有限的生命,探索这无限的世界,于纷乱中发现最真实的自己,活出理所应当的样子。别害怕,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END

 

 




写给30岁 | 勇敢去追梦吧,毕竟这个人间很值得!


Kiwi在澳洲|作者
公众号:一只没有尾巴的猫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adj-helper3 | 投稿
点击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