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失业、被迫离开”,一名疫情下的WHVer,天知道我这一周经历了什么!

2020年3月21日, 周六,封锁前三天,

Cloncurry in QLD, 确诊人数<1300

 

这是一个异常普通的周六,客人们照常来我工作的酒店餐厅吃牛排,喝红酒,只不过今晚的客人很少,全程显得特别安静。我也照常完成我的工作routine,等待着下班。

 

在快要关店签退时,经理叫住了我。她对我说,很抱歉Arya, 你的工作今晚就到此为止了,以后没有你的工作了。我的心跳漏了一拍,连忙问,是因为您对我的工作不满意吗?经理说,不是的,因为疫情的原因,我们酒店决定要关门了。我们很感谢你的努力工作,你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员工,但是很抱歉,你已经不能在这里工作了,同时也不能再住在酒店提供的员工房子里了。

 

忍住自己发抖的声音,挤出一个笑脸,感谢经理邀请我来这里工作,我在这里过的很开心。于是,收拾自己的东西,踩着单车乘着夜色回员工房子,那一晚,依然有月亮,银河,还能看见南十字星。

 

时间回到三月初,那个时候疫情开始在澳洲有了蔓延的苗头,就做过一个极限假设。假如澳大利亚的疫情失去控制,我们所有人都失去了工作,到那个时候,我们下一站该去哪儿呢?我的室友连忙打住了我,说不可能,你不要多想哦。我也觉得我的想法太悲观了,就此打住再也没提起过。

 

然而今晚,残酷冷峻的事实摆在我的面前,我还是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去接受去意识到,我,即将变成一个失业且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了。给我思考的时间不多,目前只有两条路给我走。一是回国,二是继续留在澳洲。

我开始看回国的机票,除了上万的票价,更让我担心的是第三国中转和漫长的飞行时间,对于当时买不到任何口罩防护的我来说,这无疑是一条死路。于是,我决定继续留在澳洲,开始和维州的朋友,昆州和新州的老外朋友,还有西澳的朋友联系,看是否能够收留我。那一刻,觉得好孤独。

 

澳漂了半年多,一个人经历了各种辛酸和艰难危险处境,原以为自己已经磨练的够强大和独立了,然而此时此刻,当整整后半年的计划土崩瓦解,当未来和前途变得扑朔迷离,当偌大的国家竟没有一个我的容身之地,当背后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的时候,觉得好孤独啊。

 

万幸的是,一个西澳的朋友愿意让我在他家逗留. 于是,我定了去西澳的机票.

 

下一站,Perth。

 “突然失业、被迫离开”,一名疫情下的WHVer,天知道我这一周经历了什么!

 

2020年3月22日,周日,封锁前二天

Cloncurry的超市,确诊人数1339人

 

我罗列了防护用品购物清单:

消毒剂 Disinfectant

鞋套  Shoes cover

手套 Gloves

口罩 Facial masks

护目镜 Goggles

洗手液 Hand Sanitizer

湿纸巾 Disinfecting wipes

雨衣 Raincoat

其实现在所做的努力也只是自我安慰和杯水车薪罢了,因为好多东西超市早就抢空了。厕纸也没有了,至今也不能理解,这些傻逼抢厕纸干嘛,难道新冠的症状是拉肚子吗???写了感谢卡片买了水果和Cloncurry的朋友们一一告别。

厨师大伯Gordon给了我他自己的消毒洗手液,说我在机场可能会用到,经理Shane给了我园丁Eddie的P2防毒面具,这是我们唯一能找到的面具了,Bakery的小姐姐Shirley给了我一个有度数的泳镜来替代买不到的护目镜。这一天,依然阳光明媚蓝天白云,我静静的打包行李,罗列去西澳后的购物清单和学习计划,把这当成一次普通的旅行。

 “突然失业、被迫离开”,一名疫情下的WHVer,天知道我这一周经历了什么!

2020年3月23日 周一,封锁前一天,

穿越生死防线

从Cloncurry→Townsville→Brisbane→Perth

确诊人数>1600人

 

7:00钟起床,对行李做了最后的检查,把自己全副武装,带了三层口罩。最里面的一层是用厨房棉纸加保鲜膜加厨房棉纸自己DIY了一个口罩,中间用P2防毒面具,最外面是冬天的一个棉口罩。戴上泳镜。

 

Shane老爹来接我去机场,看到我第一反应:天哪Arya你是要去抢银行吗哈哈哈哈哈。临走之前还不忘去超市抢厕纸和香皂,因为西澳的朋友抢不到厕纸。

 

Cloncurry和汤村的机场没有一个人戴口罩,我是唯一一个。其他人看见我以后都自行远离。很好,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但同时,我很害怕。我害怕被种族歧视的人恶意攻击怕他们打我,所以我的眼光紧紧盯着机场的工作人员,他们是我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到了汤村以后,我就出了机场找药店。去了三家药店,只有最后一一家Chemist买到了还有口罩,当然限购是必然的事。有了口罩,就有了安全感。我坐上了飞机去了第二个中转站也就是疫区–布里斯班。

  

到了布里斯班的机场,戴口罩的人明显增多了。就连一些老外也自觉戴上了口罩。只不过他们戴的口罩都千奇百怪的我很想问他们,你们是从哪里买到的口罩。布里斯班机场人流量很大,还是很多人都没有戴口罩,他们压根不在乎这个病毒,还觉得这只是一次普通的季节流感。我不想和这些人呆在一起,找了一个四周没人的桌子,用消毒纸巾把我的椅子和桌子擦了两遍,开始安安静静的看我的要你命3000单词书。

 

从布里斯班到伯斯的航班一直等到了晚上五点多才出发。这还是我第一次从东澳横跨整个澳洲去西澳。窗外的景色很美,6点半的时候可以看到美丽的黄昏,可是我已经无暇拍照欣赏了,因为我看到飞机里的工作人员都不戴口罩,飞机上人流密集大家都做的很近,如果我被感染了,那一定是在这里被感染的。

空姐一会儿送来咖啡牛奶饮品,一会儿又是意大利面鸡胸肉时蔬饭,一会儿又是巧克力冰激凌的,我都忍住挥手说No thanks。为什么以前做的飞机没这么多好吃的,偏偏今天这一班吃的这么好。虽然飞机上每两个小时就会更换新鲜的空气进来,但还是觉得空气中都是病毒,恐惧和孤独一点一点侵蚀着我。

 

连续10多个小时不吃不喝不摘口罩的我大脑已经不清醒了,我开始做最坏的打算。如果我被感染了,如果我真的客死他乡,那我最想葬在哪里?我没有国内的医保也没买澳洲的医保,如果一旦感染了,那天价的医疗费可能会让我家破产。我不想到死了还给人添麻烦,我想安安静静的走开,我想去塔斯马尼亚的霍巴特,因为曾经一个老外朋友说那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当他说起这个地方的时候,他的眼睛在发光。

 

飞机飞了整整五个半小时才到伯斯机场,我的朋友开车来接我,到他家才喝了第一口水,感觉整个人又重新活过来了。

 

2020年3月24日,周二,封锁第一天

Perth in WA, 确诊人数 2004

 

伯斯很美,它是一个安静又古老的城市,气候偏冷干燥,没有昆士兰那样的潮湿闷热。我的朋友是一个独居很多年的人,我们的家在大学附近,又是郊区,所以很安静。今天是西澳封州的第一天,微信群已经有小伙伴说不给check in了。大家都开始纷纷失业,票圈和群聊里,还有Facebook上每天都能看到大批WHVer失业的消息。这一届的WHVer真是天选之子,不同的精彩,同样的惨。窗外能听到时不时的警车声,他们牵动着我的神经。我的朋友working from home,我study from home。我们家里有一只可爱的小边牧,所以算是过上了有朋友有狗的生活。

 

 

2020年3月25日,周三,封锁第二天

Perth in WA, 确诊人数2268

 

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看新闻,除了看确诊人数,还有看澳洲的新政策。澳洲的政策每天都在变化,大片大片的人失业,街上Centrelink人满人患,大家都在排队领两周550刀的救济金。他们不戴口罩拥挤不堪,大概就能想到为什么澳洲确诊人数增长这么快了。

不过这样的福利,像我们这样的异乡人是享受不到的。我们按时给政府交税,却享受不到任何社会福利。帮助那些受到疫情影响失业的澳洲人已经应接不暇了,哪还有心思管我们这些外国人啊。WHVer就像卡进了时空的裂缝,回国又回不了,留下来又无家可归。很多人说,我的澳洲梦破碎了,现如今,能平安的活下来就已经用尽全身气力。

 

2020年3月26日,周四,封锁第三天

Perth in WA, 确诊人数2622

 

在家隔离的第三天,我开始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去。这大半年一直忙于工作赚钱和适应新的环境新的朋友,用来学习的时间很零碎,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可以有一大把一大把的时间静下心来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了。手帐本记录了我每天想学习的内容。精听TPO,精读一篇经济学人,学习Python编程语言和SQL,看一些专业有关的文献。

除了学习,我在家里跳健身操减肥锻炼身体。下午和朋友一起Coles和唐人杂货铺逛超市,然后买菜回来一起做饭。他做番茄牛腩汤,我做可乐鸡翅,然后自制珍珠奶茶一起玩桌游。桌游农场主的规则就差不多讲了半个小时,真是官方实力劝退。玩游戏一直玩到深夜,好久没这么玩了,真是久违的自由啊。感谢我的朋友给了我一个临时的温暖小家,成了我在疫情下的避风港湾,漂了大半年真的漂的有点累了。

 

2020年3月27日,周五,封锁第四天

Perth in WA,确诊人数2952

 

全澳的感染人数快三千了,各个州制定了更严格的封锁计划。西澳确诊人数两百多个,目前形势不太严峻,可能是因为西澳本来就偏吧,还地广人稀的。我联系了Bupa公司,买了医保,也让我爸给我买了国内的医保作为双重保险。担心自己被感染担心了好几天,但多想是没有用的,该玩玩,该吃吃,该喝喝。

朋友邀请了新的朋友Tommy来家里玩,好家伙,这位朋友一来直接把我拉进了游戏坑。我们在switch上一起玩游戏,三个人一起玩游戏玩到深夜,实在是太开心了。原来在家隔离的正确打开方式就是一起玩游戏!我拉Tommy晚上看饥饿站台电影,血腥的场景把他吓得蒙眼睛,我在旁边笑他。室友则给我们烙大饼吃,异国他乡有一群玩的来的小伙伴,还在这样的特殊时期,就觉得温暖又温馨。

 

 

2020年3月28日,周六,封锁第五天

Perth in WA,确诊人数3388

 

随着确诊人数的激增,我的家人朋友更担心我了,都给我打电话问我的情况。这几天我妈一直给我连环夺命call。我妈让我回去,在老家找个工作,老老实实过完这一生得了,女孩子家整的这么累,活的这么辛苦。我妈虽然是为了我好,但是不被父母理解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如果这次疫情让我们懂得了什么,那可能就是除了存钱以外,机会来的那么弥足珍贵。

 

来澳洲之前,我做好了一整年间隔年的计划,存了大半年的钱,就靠下半年去实现我的梦想发光发热了。没想到突如其来的疫情彻底打乱了整整下半年的计划,让人陷入焦虑和迷茫。原来机会从来不是摆在我们面前,等着我们去争取就可以了,而是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对的人的情况下,机会才会真正到我们手上。

一直以来,一个人不顾家人反对离开家乡去了上海上大学,又一个人漂洋过海来到了澳大利亚独居生活,走到现在我依然没有后悔过做过的每一个决定。心里有所执着,这种执着成了我抛开人群,特立独行的利刃和勇气,给了我被埋在人流里不被注视的自由。所以即使是孤身一人,即使生活在国外的巨型都市里也很难让我觉得真正寂寞。

 

2020年是我的本命年,赶在封锁边境的前一天入西澳整个过程像极了生死决杀。如果这一次经历有什么意义,大概就是终于有了足够勇敢且坦诚的视角,去直面生而为人的种种遗憾与不完美。这大半年辗转过5个不同的城市,在种种与身份不同的陌生人的际遇里,我才明白,原来无论痛苦还是狂欢,每一种存在都精彩且意义重大。2020是个坎儿,这次疫情会阻碍但不会改变我们的人生轨迹,因为,只要还活着,就有希望。

 “突然失业、被迫离开”,一名疫情下的WHVer,天知道我这一周经历了什么!

 

 

 

 


“突然失业、被迫离开”,一名疫情下的WHVer,天知道我这一周经历了什么!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