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以此文告别过去100天里焦虑,惶恐,自卑又无所适从的自己。

 

一百天,我没有去过很多地方,没有完成很多计划,没有听过很多故事,没有和曾经的自己般若两人。只是当地图册上悉尼歌剧院变成眼前的巨大建筑;当美术书里的梵高真迹井然有序的被摆在展馆;当纪录片里那些震撼又迷人的海岸线成为每天的触手可及。我好像明白了为什么要读万卷书,也要行万里路。

 

妹妹说你在对国外生活新奇之后会持续一段时间的失望,但我倒觉得新奇过后是一个不断打破我对西方刻板印象的过程。在这个过程里我看到一个先入为主,肤浅又聒噪的自己,也见识了不同的生活方式,看到更多可能性的未来,不再害怕独来独往,不再抵触重新开始,不再恐惧新鲜事物。

 

前两天有人问我

“为什么有勇气一个人跑到那么远的地方?”

其实出发并不需要周密的计划,详尽的盘算,可能只是一张机票,一本空白旅日笔记和一颗顺其自然的心。瓦叔说:“如果幻想只是幻想,那它永远不会发生。”

                     

一些些


永远把最重的期望放在自己身上而不是他人


两年前朋友语重心长的和我说“각자의 인생(各自的人生)”,我觉得这是一句理所当然,直到我开始克服让我陷入绝望的各种困难,无助的看着来来往往却没有一个和我相关的人。我才明白那些希望得到帮助的时刻,期待收到肯定的回答才是让一个人陷入失望的源泉,因为本身的着眼点是错的,生活里最重的那部分期望是自己给的而不是他人。当我开始只对自己充满期望后,我欣然接受随之而来的一切幸运。

 

见贤思齐很难,可以学着见不贤而内自省


我不相信一蹴而就,既不真实也不合理,偏爱细水长流和厚积薄发。偶尔看到一些吸引我的品质,我清楚那是日积月累才质变的优秀,既然速成不来那我可以尝试摒弃一些并不美好的东西。以人为镜,来正衣冠,明得失。

 

可以友好,不要过分热情


友好是一种心态,近似于温文尔雅。我不排斥热情,但我抵触过分热情,因为我不想接受过分热情之后的冷漠反差。

 

第一个一百天,我在雪山,刚开始学滑雪,对我来说很难,想放弃,今天上课满脑子只有一句话“行百里者半九十”,摔了很多次之后学会了可以慢慢转弯。


下一个一百天,我期待。

写在work and holiday的第一百天


写在work and holiday的第一百天

不执于旧,无畏于新


wechat:873669614

weibo:阿小传在南半球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