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牧场之后,无业游民继续迁徙在一号公路,沿着South Coast Highway穿过澳洲大陆的西南角,目标是西澳首府珀斯翻开西澳广袤又荒芜的红土地,西南角是地图上珍贵的绿色一角;和北部相比,这里海岸线柔和,柏油路串起珍珠般地中海气候的小镇,每一颗石头都更加圆润。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由于一路上宜居的小镇众多,加油补给停靠的选择都很多,再加上路况好,这段路相当轻松。即便如此,开夜车还是应该避免的,袋鼠从不缺席。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这几天圣诞节刚过,澳洲正是盛夏,不少人都往南避暑;想想那时候我们刚穿越Nullarbor,正是南方的淡季,天气阴晴不定,还没薅过资本主义羊毛而经费不足,来到这片柔美的土地却餐餐泡面,开到售票亭立马换挡倒车,剩下每一处物美价廉(免费)的景色都值得分享。最可惜的是,那时候还没拥有我的第一支鱼竿。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我们的起点是一万多人口小镇Esperance埃斯佩兰斯,被法国探险家以法语中的“希望”命名。早期因粉湖而旅游业发达,粉湖日渐失去粉色后,它还拥有优秀的巨浪冲浪点及不少令人难忘的国家公园,包括半小时车程外的Cape Le Grand大海角国家公园,和更远些的Cape Arid干燥角国家公园。大海角虽然需要门票,但实在太值得去了,这篇文章曾介绍过。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大海角国家公园


小镇内的观光公路Great Ocean Drive长四十公里,将Esperance所有景致连成一圈。Rotary Lookout有最棒的Esperance全景,附近也有不少徒步路线。沿着Twilight Beach Road继续开,West Beach,Salomon Beach等都是很不错的碧池,但是这里的风力农场设施差评价低,虽然是全国最早,不值得去。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Rotary Lookout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West Beach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往西480公里才到海滨小镇Albany奥尔巴尼,不对是西澳第四大城市(人口三万五千),也是西澳最老的殖民定居点,比珀斯还早两年,因此有不少受保护的殖民时代老建筑,比如约克街上的市政厅。在Fremantle港建立前,Albany是早期殖民地惟一的深水港,后转向农林业及捕鲸业,如今的Whaling Station成了旅游热点。IGA出奇的便宜。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Town Hall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Point King Lighthouse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Albany市中心位于Mount Melville和Mount Clarence两座山丘之间,所以它们都有不错的视野。在南侧的Torndirrup国家公园里,你可以目睹南大洋侵蚀雕刻四十米高花岗岩海岸的实力,悬崖上稳固的观景平台使12刀的花费显得比较合理(西澳国家公园的统一收费标准)。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The Gap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Nature Bridge


西面的Albany Wind Farm风力农场免费开放,人行步道方便易行且能走近到风车下,海边还有观鲸平台。这些风车的三个桨叶长35米,在南大洋海风的吹袭下一圈一圈嗡嗡作响,为Albany提供了八成的电力。好天气才能出好照片,黄昏最佳。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离开Albany七十公里后抵达William Bay国家公园,临近小镇Denmark丹麦,公园免门票,其中Green Pool绿池Elephant Rocks象石值得看看。绿池需要晴天才会绿,象石从某些角度看的确有些像,这些圆滑的巨石怎么看怎么适合钓鱼。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绿池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象石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Valley of the Giants巨人谷四十米高的树顶栈道听起来就非常吸引人,成人票价21刀,掉头。不过进入巨人谷的山路风光秀丽,路两侧挤着几十米高的巨树,值得兜一圈。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我们转而去了Pemberton的Gloucester Tree国家公园,正常收费标准每车12刀。Gloucester Tree是一棵58米高的桉树(Karri tree),树干上插入铁杆做梯(共153级),从1947年开始被用作瞭望塔勘察火情。爬到树顶不是件容易事,对于稍微恐高的我是个挑战的机会,不过顶上的风景一般。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一号公路在这里抄近道往珀斯去了,十号公路则伸向Cape Leeuwin露纹角,澳洲大陆的西南端,南大洋同印度洋在此点交际。当然这也只是澳洲人这么想,国际上普遍认为南纬六十度以南为南冰洋,而咱们中国大陆甚至不承认有南冰洋。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露纹角灯塔是澳洲大陆最高的灯塔(塔斯马尼亚的Cape Wickham灯塔更高),登上这座标志性的建筑需要参加人均20刀的tour,只进入灯塔区域不登塔成人门票8刀。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南大洋的彩虹浪花


附近是千人小镇Augusta奥古斯塔,在这里找到了一家有趣且不算贵的住宿,老爷车和旧屋翻新是房东的业余爱好,Booking上直接搜Character 1940s Property。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稍北一些的Hamelin Bay,在岸边即可看到魔鬼鱼从你眼前游过。Stingray其实并没有想象中危险,它们基本上不会主动攻击,唯一危险的只是尾巴上的毒刺,大多会在你发现之前逃跑。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而Hamelin Bay家的Eagle ray(鲼),镇静如鹰,清澈的海水里在你脚边滑翔,极其宝贵而划算的野生动物体验。早上到中午有比较大的几率见到,多点耐心。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玛格丽特河算是珀斯以南旅游的大热门,由于时间赶匆匆开过。到了Busselton巴瑟尔顿的栈桥就不得不停下来看看。它往海里伸出1.8公里,是南半球最长的木质栈桥,栈桥上有供游客的小火车,栈桥尽头是水下水族馆。而我还是选择步行,栈桥上钓鱼的人和等鱼的海狗子也挺有意思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一群小鱼围着的大水母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走到海中央,一侧栏杆上出现了一些匾牌,纪念骨灰在此处撒入海的亲人。这世上有多种面对死亡的方式,看多了冷酷繁琐令人麻木,这些温柔带一丝戏谑的字词乐观得令人掉眼泪。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你可以永远自由地去钓鱼了爸爸”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1988年3月5日死于去钓鱼的路上”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海边出生/海边生活/海边故去/回到海里安息”


Bunbury是西澳第三大城市,离珀斯还有一百多公里,我只去了斑马配色的马赛克灯塔,Marlston Hill Lookout下全是富人区红红蓝蓝的精致小屋顶,很难想象从那天夜里开始,小颜就要在这样的人家里过上几周,下次更新见!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