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内容

LAVA

LAVA

kakaDO or kakaDON’T ? 【雨季卡卡杜不完全手册】

四百多年前,西方探险家开始来到这片土地,原住民于是把这些皮肤发白的人画在岩石上,就像两万年前的祖先一样。如今我站在这块岩石前,石上小人双手插袋,脚穿靴子嘴叼烟斗,看得我出神;斗转星移,我们这些新访客,

LAVA

Coral Bay | 与大海热恋的日子

  一年前的5月12号,我对着焰火暗暗许下生日愿望,除了往常的家人健康世界和平,还许给自己一场奢侈的海洋旅行。两个月后,驱车北上匆匆路过这里,在PS村辛苦搬砖四个多月,辞职,从不走回头路的小

LAVA

给我一根鱼竿,我可以钓出一顿晚餐

我的钓鱼生涯,从很小就开始了。那时候每一滴海水对我来说都是新奇的,爸爸钓上的乌记鱼比我还大只,那时候也还不明白等待是种什么滋味。澳洲的后半程,钓鱼成为下班后的生活日常,清晨黄昏,日月星辰,一桶渔具在后

LAVA

Fremantle | 港口的暮色

1829年,英国皇家海军军官 Charles Fremantle 驾驶着挑战者号,在斯旺河出海口旁的一座小山坡 Arthur Head 插上米字旗,开启了西澳州府的殖民地历史。 以他命名的Freman

LAVA

【澳洲手记11】豪宅园丁记

斯旺河自东向西穿过珀斯,在市中心变宽似海湾,临近出海口有块区域,叫East Fremantle。这里的房子整洁精致,公园绿地连着网球场,游艇码头似乎为大家都预留了位置。 沿着钛金街往里走,8848号是

LAVA

从一场丧礼到疫情爆发,我的本命间隔年

刚刚把本月四千块的花呗账单还上了。用这些钱,我买了回家过年的往返机票,殊不知却过了一个有史以来最冷清的春节;随着疫情的逐渐恶化,澳大利亚关上了国门,返程机票作废,我的老车和车上全部家当留守达尔文,这个

LAVA

澳洲山火当前,可怜的骆驼为啥被射杀?

干旱及山火在澳洲大陆席卷了几个月,这几天火势蔓延到无法阻挡的地步,一时间各媒体都兴奋了,到了今天,“10亿生灵被烧死,澳洲还要再杀10000只骆驼!”“射杀骆驼因为它们喝了太多水!”“骆驼做错了什么?

LAVA

如何用最少的钱在澳洲购物|啥是op shop

在澳洲当地人之间的对话中,你可能会偶尔听见op shop这个莫名其妙的词,在街上有时也会看到啥玩意都卖的奇怪商店,所以究竟什么是op shop? Op shop其实是opportunity shop的

LAVA

我的圣诞&元旦假期|在陌生人家里养狗

一个月前我辞去了Point Samson的工作,而一个月后的今天,2019年的最后一天,我已身处两千多公里外达尔文的一座房子里,落地窗外是北领地热带聒噪的雨季,边上躺着的狗狗名叫Maybellene,

LAVA

珀斯以南|贫穷的我们能去哪玩

离开牧场之后,无业游民继续迁徙在一号公路,沿着South Coast Highway穿过澳洲大陆的西南角,目标是西澳首府珀斯。翻开西澳广袤又荒芜的红土地,西南角是地图上珍贵的绿色一角;和北部相比,这里

LAVA

刀,绞肉机,冷藏室,退休屠夫,火灾,牧场的日与夜

虽然已经是转凉的五月天,西澳午后的阳光依然很刺眼,沿着一号公路,眯着眼寻找大爷所说的“LARGEWHITE GATE”;推开这个白色大门,和退休屠夫的牧场生活正式展开。 这里是个占地60公顷的小牧场,

LAVA

|近距离看海龟产蛋|在工业城市黑德兰港

是的,我又开始Roadtrip了,在PortHedland的房车营地,恰好遇到了一个免费的海龟tour,兴奋地想跟大家分享,想参加的还来得及!都说自己是反季节环澳,在Pilbara等了四个月,终于让我

LAVA

【澳洲手记8.5】如果我可以,我愿意买更年轻的肉体

Sandfly叮咬的包肿过富士山,奇痒无比,打算写写东西让神经末梢休个假。 试图用文字记录间隔年生活已经半年了,虽然不少人都建议我用流行的vlog形式,更直观也更易于传播,但仔细考虑过后,还是觉得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