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底就是来澳洲三周年了,但是因为写作业太忙了没时间更新。时间过得真快,从当初对澳洲一无所知到如今逐渐成了半个澳洲通。回顾过去的这三年,每天都在见证历史。

 


第一年


当做了所有的攻略后,就一个人背着行囊出发澳洲了。已经不是第一次出远门,所以没有结伴。带着所有的未知和期待,飞机徐徐降落在达尔文机场。出了机场确实有点大失所望,袖珍的机场,稀疏的人流,还有星星点点的土著。这就是澳洲?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感觉幻想在一瞬间破灭。


到了check-in的青旅安顿下来,然后出去外面买吃的,发现牛奶居然比水还便宜,此时街边还有喝醉酒的土著和在疏导的警察。伴随着一些杂音,心情五谷杂陈,欲睡又醒。第二天在吵闹声中醒来,就出去办理银行卡和电话卡。之后转了一圈发现达尔文就只有那繁华的几条街,连所谓的唐人街也只是只有三个大字挂在那里并没有华人店铺。


初到达尔文,花着澳币的5.2汇率,甚是心疼,于是赶紧开始了找工作。尽管做了很多攻略,但是对当地的就业市场还是缺乏了解。澳洲更需要劳动技能型的人才,并不需要太多坐办公室的,和中国的就业市场完全不一样。所以,我一直修改简历,改成了酒店服务员的工作经历。


后面虽然得到一份临时工,但是只够开销,根本存不到钱。忙忙碌碌投了一个月简历,问了无数店铺,几乎到了怀疑当初来这里的初衷。就在我准备放弃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一间酒店面试的机会。虽然不抱太大的希望,但我还是全力以赴,把自己之前在国内酒店兼职的工作经历声情并茂地讲述,并流露了对这这份工作的无限渴望。


面试后的几天都没有消息,当我已经快死心的时候,突然接到酒店的电话,让我过二天去上班。感觉每天过着像买彩票一样的生活,不知道哪天幸运会降临,但是你必须每天坚持去买。


 澳漂三周年,从迷茫走到清晰再到迷茫澳漂三周年,从迷茫走到清晰再到迷茫澳漂三周年,从迷茫走到清晰再到迷茫

 

在得到工作机会后生活就过得容易很多,也很快顺利集满二签并在来澳洲半年后下签,算是完成了我在澳洲的初始目标吧。做了5个月的清洁工作,感觉太没意思了。如果每天都在洗厕所,那我觉得就失去了来澳洲的意义。


我并不是歧视做这种工作的人,我尊重所有的劳动人民,但是对于我来说,这工作除了能挣点钱什么也学不到。于是,在各种找信息中意外找到一份修手机的工作。虽然从未涉及手机维修业,但是对于未知的挑战心里还是忐忑不安。但我从来都是这样,宁愿走错一万步,也不愿原地踏步


男生对于电子产品维修确实是比较敏感,我第一天看,第二天就开始修。当完成第一个换屏幕的工作时,感觉可以在澳洲养活自己了。但是实际上修手机比你想象中的难,在后续的实际中有太多东西要学,太多技巧要掌握。直到现在,在维修了二年多后的今天,我依然在学习相关的维修知识,因为电子产品更新实在是太快了。


就这样,在北昆Airlie Beach呆了3个月,后面转到Ayr的连锁店一个人呆了4个月,存了不到3万刀,就这样结束了来澳洲的第一年。回想起来,第一年确实挺难的,但是容易走的路,人也多且拥挤

 澳漂三周年,从迷茫走到清晰再到迷茫澳漂三周年,从迷茫走到清晰再到迷茫

 

 

第二年


有了第一年的工作经验,第二年走得相对容易很多。在北昆后面的四个月,是我人生最无聊的一段时间。几乎没有朋友,一个人上班,一个人下班,周而复始,几乎与世隔绝。于是我又开始了另外一段找工作的旅程,并在无意中得到了朋友介绍的工作机会。


是我又一次买了机票,飞到了西澳。在去之前抽时间回了一次国,感觉国内发展得太快了,自己一下子俨然变成了土包子。澳洲的生活节奏确实是挺慢的即使在大城市,而相反在中国几乎到哪个地方走到哪里都是忙忙碌碌的人群。为名忙,为利忙,大多数中国人都是忙忙碌碌的一生,而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


而我不想过那样的日子,我会倾听长辈的意见,但我也有自己的想法和判断。长辈总是希望你能按照他们设定好的路线走,比如读书,结婚,成家立业。然而他们却忽略了他们和我们生活在不同的年代,所以要求和他们走一样的路似乎是不太合理的。


对于我来说,在国内实在是太难,几乎一无所有,所以很多东西都无从谈起。很多时候,我们不能怪父母给我们怎样的出身,但是我们却不得不得接受孩子对生活不好的埋怨。不要假设孩子会很听话懂事,孩子的世界充满天真,充满对比。如果不能给他们带去更好的生活,他们心里多少会埋怨你,你心里也会有愧疚。


我并不想代表任何人,我来自农村多子女的家庭,一路走来实在是太难了,到了现在还是。因此,我想有所改变,也想给自己放一个假期,毕竟在国内忙忙碌碌了五年一无所得。于是我选择暂时逃避中国这个大环境,到一个新的国度去体验并寻找答案。


短暂的假期结束后,我又开始一段在西澳工作的旅程。有之前的工作经验,一切走得相对顺利很多。在Albany这个西澳最漂亮的地方之一呆了7个半月,能在这里工作并生活了这么久也算是人生的一种确幸。


如果你想独处,我建议你去Albany;如果你想逃避,我建议你去Albany;如果你想思考人生,我建议你去Albany。如果你来澳洲,我不建议你去看大剧院,但我一定建议你去Albany生活和体验,因为任何时候它都会给你一种世外桃源“孤独美”的感觉。


澳漂三周年,从迷茫走到清晰再到迷茫

澳漂三周年,从迷茫走到清晰再到迷茫澳漂三周年,从迷茫走到清晰再到迷茫

 

来了澳洲近二年,一直在固定的地方待着,有没有车影响不是很大,但是有车的生活会更好。国内没考完,澳洲没考过,没驾照买车进退维谷。澳洲考车真的很难,即使在国内开了十年很多在这边考了几次才过。在一次偶然机会看到了韩国四天拿证,抱着试试的心态去了,最后也顺利地拿到了驾照。


在去之前,其实我已经和老司机们开过了一段时间,也跑过长途,但是不经常开车是很难通过澳洲的驾考的。而我只有L牌,并不能独立开车,拿到Full牌又愿意陪你练车的朋友几乎没有,所以到了鸡和蛋的问题。


是我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通过“曲线救国”拿到了韩国驾照。韩国驾考虽然简单一些,但是要拿到也需要靠运气和付出努力。到了济州后,我们就集中训练,教练一人一车练到熟悉为止,很多时候真的练到想吐了。实际中,有人开了十几年车也有科目挂的,也有新手一次性通过。但是花钱就能买到驾照这一点是误解,韩国是发达国家,都是正规考出来的,我在考试中就感受到了。


如果人生存在一次有可能成功的机会,我都愿意放手一搏,哪怕最后失败了。无论是通过何种方式获得驾照,正式独自上路之前都要勤加练习并熟悉交规,既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他人生命负责。拿到韩国后直接免试直接换到澳洲驾照,也算是一举二得。

 澳漂三周年,从迷茫走到清晰再到迷茫


在第二年末顺利拿到驾照,并拿到一所大学的conditional offer。语言成绩还差一些,而签证即将结束,没时间再考,最后选择了读语言班填补Gap。建议有留学想法的朋友提前定好计划并付诸行动。


我自己是有目标但是反反复复没下定决心,一开始计划移民,想读西厨,又想读汽修,还去听了一次IT的课,最后才决定跟着自己的内心走读商科再呆几年。在那过去的二年,虽然一直忙忙碌碌,但是始终没下定决心,直到最后不得不逼自己必须做出选择的时候,是很痛苦的。如果再回到过去,我一定会明确目标并逼着自己去努力。

 

第二年末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买车。忙忙碌碌二十多年,终于在奔三之前买了人生第一辆车,也实现了来澳洲的又一个重要的目标。从此,我在澳洲也算是“有脚”的人了。到了第二年末,差不多存了6万刀,买了车,交了学费,一觉醒来感觉又回到了解放前。

 澳漂三周年,从迷茫走到清晰再到迷茫

 

 

第三年


从第一年迷茫到第二年清晰,而到了第三年,我又开始陷入迷茫,主要是关于学习的。阔别校园7年后,再次踏入大学的时候还是有诸多不适应。开始觉得语言课不难,在第一次成绩出来之后才意识到必须减少打工时间,不然语言课真的会挂。所以后半段基本都是起早摸黑得学习,把第一阶段落到的全部弥补回来,最后总分通过了读postgraduate的要求,人都是逼出来的。

 

因为没有本科学位,所以我一开始读的是半年的Graduate Certificate,在澳洲属于本科和硕士之间的课程。原本我以为这个过渡课程不会很难,但实际上是我误解了。这个课程就是研究生的课程,在欧美地区很普遍。完成了之后得到的是“研究生文凭”,而不是“研究生学位”。


在中国只有学位才能认证。虽然它是一个过渡课程,实际读的就是研究生的内容,如果通过了,就可以把credit transfer到Master的课程中去,然后免修其中的一些课,最后完成才能得到研究生学位。


一开始我看到厚厚的一沓书,数不清的词汇,我内心是很奔溃的,而且每门课三个作业也让我写到怀疑人生,大部分作业至少有几十上百页的资料要看,要分析,要理解,感觉像上了贼船,此时想下船已经太晚。

 澳漂三周年,从迷茫走到清晰再到迷茫澳漂三周年,从迷茫走到清晰再到迷茫

 

日以继夜,我终于交完了第一个学期的最后一个作业,虽然心里很忐忑不知道哪门课会挂,但是我已经尽力了,想再多也没意义了。想着一年半没回家,于是就在一秒钟之内决定回国。再次回到国内的时候,是流连忘返的。国内生活太方便了,好吃的太多了。如果不是还在这边学习,我竟然有点不舍的感觉,但是远方有梦想啊!


再次回到澳洲,一个人开了1000公里又回到了之前雇主那里工作了几个月。有一段时间,一个人连续无休工作了43天,感觉把这辈子的工都打完,不想再打工了。期间成绩揭晓的时候意外发现全部通过,而且有2门课得了Distinction,内心的激动还是难以言表的。最后拿到了证书,因为病毒原因,毕业典礼被迫取消,有些许可惜。

 澳漂三周年,从迷茫走到清晰再到迷茫


工作结束,再次回到校园的时候。学校已经把部分研究生的课程改为6周2门课,就是把之前每周上一个module改成上二个,而不是之前的12周4门课。这种新的教学模式对学校和老师更有利,而对于学生来说更多的是不利。知识要慢慢学习,慢慢消化,一下子塞太多知识,逼得你不得不在短时间接受很多新知识。没办法,只能逼着自己去适应。既然不能改变,就只能去适应。


因为受病毒影响,澳洲的大学都改成网课。我们学校也不例外,图书馆也关闭了,学校很多学习区域都被封锁了,在这样的环境下通过网课学习对于国际学生来说是特别困难的,但是我们依然坚持学习写作业,上了6周课,7周多时间交了3篇介于2500-3000字的论文,和一个case study的一张poster和video presentation。


不知道最后结果会怎样,但是我已经尽力了。也不管结果如何,我都将坚持把剩下的课程读完。很多时候,坚持下去不是因为坚强,而是因为别无选择。


 澳漂三周年,从迷茫走到清晰再到迷茫

 

澳漂三周年,不算精彩,更多的是平凡中的坚持和努力。从第一年打工度假的迷惘到第二年的清晰,再到第三年转学签陷入迷茫,看到希望又陷入沉思,期待再一次化险为夷,让我能走得更远。也许征程的迷惘会扯碎我的手臂/可我相信未来会给我一双梦想的翅膀/虽然挫折的创伤已让我寸步难行/可我坚信光明就在远方……

 


来澳第1118天

于昆州阳光海岸

 

 



澳漂三周年,从迷茫走到清晰再到迷茫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