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我口罩的Cindy

Cindy送给我的保暖口罩


WHV路上的朋友们——特殊时期,送我口罩的Cindy


在食堂、换衣间里,经常碰到一个个头矮矮的、背一个黑色大背包的亚洲女孩。头发虽然有些凌乱,但是一看那双温柔的眼睛,就知道这是个善良的女孩。换了部门后,发现这个女孩也在这里。工作结束后,留下来做清洁,发现她也做清洁。

 

几天后的一个smoko休息时间,这个女孩在我对面坐了下来。我们俩相互冲对方笑了笑。

“你是Working holiday的吗?”这个有点腼腆的女孩问我。

“是呀,你呢。”我很开心在新部门里能认识新朋友,而且是一个经常打照面的朋友。

“我现在是工签。”她温柔地笑着说,用勺子搅着咖啡。

“是Talley’s的工签吗?”想到很多人在这里拿了工签,我问女孩。

“是呀。”她从黑书包里拿出一包糖果。

“那你是要留在新西兰吗?”虽然第一次聊天,我还是直接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不是啦,赚点钱就回去啦。”她笑着摇了摇头。

“为什么没有打算留下呢,你是哪里人呢?”我以为拿工签到人,都会想要留下。

“我是越南的。我也想留下呢,不过要读书,太辛苦了,我好懒的。”她歪歪头,撇撇嘴,不好意思地笑着。

“工厂工作不更辛苦吗?”我也笑着问她。

她手里摆弄着那包糖果,冲我腼腆又不好意思地一笑,“你要吃糖果吗?”

“我不吃了,最近吃糖太多了,得控制一下。吃糖太多,会加速衰老哦。”提到糖,我总是不忘提醒一下小姐姐们。

“嗯嗯。”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把一颗糖放进嘴里,“但是我太累了,我需要补充能量。”

“没事的,我看你现在也确实需要能量。”看到她脸上的疲倦,我发觉自己真是多嘴,“那你赚了钱,有什么打算吗?”

“我想回去开一家homestay。”

“哇,这个计划不错呀。”

“你呢?”Cindy问我,又吃一颗糖果,然后把糖果往我这边一推。

“我可能会读个书吧。”我拿了一颗糖果攥在手里。

“嗯呢。”她沉思了片刻,手里拿着一颗糖果,摩挲着糖纸说“其实,我也想留下来的,但是我是家里的老大,我还有兄弟姐妹,我父母一直叫我回去呢。”我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一丝遗憾。

“是呢,父母对老大要求会多一些吧。我也有姐姐和弟弟呢?”

“哦,是吗?”她抬头看着我,眼睛里闪过一缕惊讶,“那你姐姐弟弟都在父母身边吗?”

“我姐姐在市区,弟弟和我父母在县城,都很近的。”

“如果你要留下,他们会同意吗?”她往前探探身子,离我更近一点,好像在期待一个积极的答案。

“如果的话,应该不至于很反对吧。”

“好羡慕你哦,”她眼睛里的羡慕让人觉得这个女孩背负了太多东西。

“对啦,你有男朋友吗?”她突然问我。

“没有呀,所以我可以现在出国来呀。”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竟发觉这也是一种自由。

“那你可以在这边找一个,You are free,哈哈。我有男朋友啦,所以。。。不能在这边找了呀。他已经等了我两年了,我得回去了,不能让人家一直等着。”她手里摆弄着糖果,背靠在身后的墙上,惋惜地看着我。

“那你开Homestay的钱攒够了吗?”我想换个话题,希望她能开心点。

“要一大笔钱,还差得远呢。虽然在这里工作了一年多,但是我去环岛玩了很久,花了很多钱。”

 “希望你的梦想能够早日实现。”我看着她,衷心地对她说。

“谢谢你啦,希望你的愿望也可以早日实现。”她也真诚地看着我,对我说。

  

下一次聊天,我知道了她的名字,Cindy,带着一丝丝糖果的甜蜜。Cindy的朋友走过来,请她吃糖。

那个几天前还想吃糖的Cindy看着我,摆摆手说,“不吃了,糖吃多了会衰老。”

我坐在Cindy对面,看她没有吃,捂着嘴冲着她笑。

她回我一个笑。

 

Cindy喊我的名字总是喊不对。试过几次后,Cindy用她那和她的嗓音一样细细的英语,摇着头,有点泄气地说,“为什么啊?怎么这么难,这是个英文名字吗?”

“你怎么喊都可以啦,我知道你是在喊我就OK啊。”我笑着让她不用紧张名字念不对,跟她开玩笑说“就像。。。如果我喊你Candy你知道我在喊你就行啊。”

“哈哈哈。”我们俩边笑,边看着天上的星星。

 

做完清洁后我和她正好一起走出车间。Cindy看上去一脸疲倦,整个人垂着肩膀慢步往前走,加上背本来就有一点驼,又戴着白色工作帽,把头发拢起来在后脑勺挽成一个发髻,竟然有一点点老太太的样子。

想到Cindy应该是比我小几岁,不由得心疼起她来,“你看上去很累呀。”

“岂止是累,我都要累垮啦。”Cindy 抬起头,任由肩膀耷拉下去,皱着眉头看着我。

“你应该锻炼,锻炼一阵子,就不会这么累了。”

“啊,我都这么累了,还要去锻炼?”Cindy一脸的惊讶。

“你看我,以前经常锻炼,现在每天骑自行车,工作后就没有你这么累。”我试图给Cindy 现身说法。

“哦哦,”Cindy向我投来一束钦佩的目光,这目光转即又放弃了我的提议,“我还是算了吧,我太懒了。”

“那你把电动车换成自行车吧,和我一样骑自行车上下班,就不用专门锻炼了。”我故意开玩笑地和Cindy说。

“不要啦,我好累啊。”Cindy像拒绝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一样大声地拒绝了我的“提议”。

 

一个周六,Cindy带着背包,在我对面坐下,问我,“你晚上骑自行车回去,脸会冷吗?”

“不冷呀。”现在还是夏天呢,我有些疑惑Cindy怎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我骑电动车,脸会冷呢。”

“可能是因为你的电动车比我的自行车快吧。”

“哦!是呢。”Cindy整理着书包说,“你有保暖的口罩吗?”

“我没有呢。”我心里想着,对哦,想到了准备冬天的衣服,怎么没想到冬天的口罩呢。

“我买了,下周一给你带一个过来。”Cindy把背包拉链拉好。

“不用啊,我可以自己去买。你留着替换着用。”

“不,没事的,我用一个就可以。”Cindy坚持说。

 

到了周一,我怕Cindy坚持要给我口罩,就带了一包不太甜的巧克力去上班。果然,在更衣室里,Cindy刚进来,就放下书包,从包里拿出一个口罩递给我。我就没再坚持不要,接过口罩,把巧克力给CindyCindy拒绝了我的巧克力,连连摆手说,“不用的,不用的。”

“那好,Smoko的时候,我们一起吃。”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