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对于没有固定房产的人来说,房租总是最大的生活成本,对于背包客更是如此,但背包客能让人联想到的永远不是奢华旅行,我想更多的是穷游!那我们如何解决这项最高的生活成本呢?换宿就是个很好的选择,即帮助那些能提供住宿的屋主劳动,换取免费住宿,这种换宿不仅有个人家庭式的,也有酒店商业式的,总之,你的劳动如果不能换来钱,能换来床也不错!


 

排队换宿


抵达汤斯维尔,入住斯维克旅馆时便得知这里可以换宿,于是跟经理登记了自己想要换宿的想法,因为前面还有很多有想法的人在排队,可见不仅找工作不容易,得到换宿的机会也不容易!


于是我等了两周依然无果,等待期当然要花自己的银子,可后来发现比我后入住的小伙伴都已经开始换宿了!才发现这的经理原来很佛系,缺人的时候看到谁就让谁上,我偏偏是那个不经常在他眼前晃悠的那一个,原来登记无用,后来还是小伙伴June发现他们又缺人手了,紧急全旅馆大声呼喊Arita! (我的英文名字),结果如愿以偿,终于不用再花银子了!

 以劳动换取食宿,在旅舍换宿的日子

 

 

拿什么来换?


旅馆换宿,自然是做房间清洁的工作比较多,在斯维克的换宿中,需每周工作5天,每天工作2至3小时,其实做起来没有那么精准计量,工作氛围比较轻松,经理也比较nice,不会催促大家。


我们每天五六个小伙伴一起,可两人一组搭配协作,中午之前完成当天的所有退房及公共区域的清洁工作即可,有时小伙伴们飞起来,也许不到两个小时就做完了,但有时因为当天的清洁工作过多,我也有一天做了4个小时,因为氛围相对较好,也没有人过多计较,劳作的同时也增加了和来自其他国家的小伙伴更多的接触和认识的机会。


经理虽然佛系,但也不是完全放任,有时也会突击检查一下我们的清洁工作,虽然觉得我们没有大酒店housekeeper的专业和速度,但大家多数还是会自觉认真去做。

 

 

换宿生活


得益于斯维克旅馆的换宿,让我生活在这里没有太大的经济压力,即使没有长期稳定的工作,因在Ayr农场辛苦赚了一点点积蓄,而且在汤斯维尔偶尔也会有周末的一次性短工机会,足以支付食品,于是每天的生活基本都是上午完成换宿工作。


中午给自己做一顿正了八经的午餐,下午不是在外面跑寻工作机会,就是在旅馆上网狂刷各种找工信息,在汤斯维尔生活的一个多月里,自始至终没有停过寻找工作机会(准备在下个故事里细细说来我错过的那些汤斯维尔工作机会)。


如果说在布里斯班我还是那个焦虑的小白,到了汤斯维尔我已经开始享受寻找工作的过程,我不再介意结果,但依然全力以赴,但让我想明白的一点是,来这里,我的目的从来不是掘金,而是以最低的成本看看外面的世界!


 以劳动换取食宿,在旅舍换宿的日子

 

 

那些可爱的人


和自己租房子相比,住在青年旅舍最大的好处,除了可以获得很多适合于背包客的工作信息外,莫过于可以认识很多来自不同国家的背包客,在小小的旅馆中却可以窥探纷繁复杂的世界,听着他们的故事和想法。

 

来自法国的Fred,一个羞涩安静的大男孩,他和我一样也是大龄背包客,我以为会因此有更多的交流,然而却完全不能打开他的话匣子,也许因为我们的英语都不过关吧,我这样安慰着自己。他就好像只喜欢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一样,喜欢把一根根意面穿到香肠中间后再煮,喜欢晚饭后去弹钢琴,少见他和谁特别热络……

 

来自澳洲本土墨尔本的Mark,每次做饭都是一周的量,而且会用一些他在超市发现的各种廉价酱料配着椰奶一起煮,于是我也从中学会了一二,尝试了不同风味,他是一个很爱分享的人,同时望着你碗里的美味也是欲罢不能。他有个国外的女朋友,说是在facebook上认识的,两人计划不久后可能会从各自国家一起去巴厘岛度假,我就不禁在想,facebook在中国的禁用是不是大大减少了中外网恋的机会呢……

 

来自中国的June,一个风风火火的姑娘,让人十分喜爱,虽然大大咧咧,依然有精致的妆容和打扮,以及个性的设计作品,她没有Boat的说话频率(Boat就是个话痨),却有一个大嗓门,也是青旅内比较popular的存在。印象最深的就是和她一起粉刷新买的二手自行车,这也许是来自一个设计师的内在追求。离开汤斯维尔的那天,她来送了我……

 以劳动换取食宿,在旅舍换宿的日子

 

其实还有好多小伙伴,只是没有从我的角度找到想写的点,像来自德国的Mor和Eric,巴塞罗那的Claudia 和Urko,还有忘记名字的,请原谅,记住外国小伙伴的名字,对我来说始终是个难题……

 


 


以劳动换取食宿,在旅舍换宿的日子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