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内容

任飘零

任飘零

疫情下2小时的转机,化作15天的酒店隔离与思考

前言 2019年末开始的新冠病毒疫情,也许让很多人都措手不及。这场波及全球的灾难,又有多少人没有受到影响,无论是一线战斗的白衣天使,还是平凡生活中的你和我,其实都悄无声息的迎战了这场无硝烟的战争。 &

任飘零

做老板家的Babysitter,管吃管玩,还有薪水拿!

  乱入的洋娃娃 那一天,我慵懒的靠在旅馆客厅的沙发上,和往常一样,抱着笔记本,在各种网络渠道上刷着工作机会。突然一个可爱的Local小姑娘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俨然是一个安静的小美女,感觉在土

任飘零

以劳动换取食宿,在旅舍换宿的日子

前言 对于没有固定房产的人来说,房租总是最大的生活成本,对于背包客更是如此,但背包客能让人联想到的永远不是奢华旅行,我想更多的是穷游!那我们如何解决这项最高的生活成本呢?换宿就是个很好的选择,即帮助那

任飘零

Magnetic Island

      Beginning At the beginning, I found that many backpackers came Townsville for M

任飘零

土澳的那些“混宿”,你敢住吗?

  YHA主流房型   “混宿”顾名思义就是混着住,不仅混着来自世界各国的背包客,也混着男孩和女孩们,一个房间,不同床位……   出国前听说国外有

任飘零

萌新初到布里斯班,陷入焦虑陷阱。

抵达布里斯班的第一晚,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雨,泪水莫名其妙的涌出,明明是给自己工作多年的福利,却突然有种流放的感觉… 布里斯班YHA青旅楼顶夜景 理想中的小城生活 悉尼观光结束后,想选一个宁静

任飘零

千里迢迢跑去Ayr体验农场工,辣椒番茄摘到厌!

早上去农场工作的路上 缘何是Ayr ? 肉厂等工一个月后决定放弃,回想起当初在城市找工作的挫败,决定去Ayr农场看看,也是另一种体验,因为另一个WHV小伙伴Lily知道了Townsville附近的Ay

任飘零

Inverell空等肉厂无果,却在咖啡厅做起了寿司

去Inverell的火车上 来土澳之前,就听说肉厂和农场是比较赚钱的地方,只不过一般地处偏远,且条件艰苦,所以自认为不以赚钱为目的来土澳体验的我,是拒绝这两个选择的,但事实总无常,明天会发生什么,你的

任飘零

我的“gap year”从悉尼观光客开始

打工旅行签证在国外已经流行很久了,特别是欧美发达国家,许多年轻人通过这个签证去感受外面的世界,寻找未来的方向和内心最真实的自己,是人生道路上的间隔年(gap year),对签发国则可以解决部分劳动力的

任飘零

澳洲“Walking Town”卖冰淇淋是一种什么体验

看过许多WHV小伙伴的故事,我的gap year 打开方式不算成功……最轻松的Sydney观光客、最焦虑的Brisbane小白、空等的Inverell造就了寿司厨艺、奔赴农场的Ayr采摘手、最多姿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