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kaitaia——新西兰纪事9

一月中从黑斯廷斯北上,到达新西兰最北小镇凯塔亚。

四人间的Lodge,住满了闻讯而来的各国背包客。而小旅馆就像北京的四合院,我们共用厨房澡间和厕所,每天工作在一起,晚上下班在厨房做饭聊天,周末约着一起去周边走步道或者闲逛,转眼一个月很快过去了。

北地kaitaia——新西兰纪事9


监工吉瑞

工作不好找,但能找到就很万幸。

工作不甚轻松,需要给所有当季橘子减肥,无论阴雨天都要工作,无故不得请假。监工兼人力吉瑞很有两把刷子,对于本地毛利调皮捣蛋鬼,她自有一套。此刻,所有关于她和她常骂的词汇,都能活灵活现出现在脑海:yelling,screaming,shouting,damn,f**k,mother f**ker。。。


看不出来吉瑞有明显的毛利特征,在他孙子Valynce脸书上才知道,她是他的奶奶,自然也就是毛利人了,起码是毛利混血。初去办公室交材料的时候,吉瑞非常平易近人。我们四人来自不同的国家,她非常耐心地告诉我们注意事项,但是提到毛利小子们的时候,她立马变成了恨铁不成钢的祖奶奶,笑骂道“那些龟孙子没一个叫我省心的”。。。


你能在橘园这头一角听到她咒骂某个毛利小青年的叫声。有时候我在凝神做工的时候,突然从某个角落传来她悠远的嗓音:“kayden,Im watching youshut up and do your bloody job”,把我弄得扑哧一声笑出来:这家伙到底在哪个旮旯角蹲了多久。。。


我们一车五个人分别来自五个国家,我、本地人Nick,英国人Casper、德国人Falco还有最先离开的韩国人Haena,工作中吉瑞从不找我们几个人的麻烦,甚至说话也不在远处某个角落吆喝我们名字叫嚷,而是来到我们身边指导。而且不适也是工作之初而已,中后期吉瑞经常和我们聊天,我说吉瑞我能去摘点橙子吃吗?她说可以啊你往前走到头左拐就是橙子园。那个袋子多装一点。。。


我对吉瑞从来都有好感,她是很率性的一个人,很简单纯粹。我们结束工作准备迁移到另一个城市的时候,她挨个拥抱我们,说欢迎四月份再回去找她要工作,随时恭候。

她笑得时候,满脸的褶子,像我奶奶,只不过,她更黑些。

再见,亲爱的吉瑞!

北地kaitaia——新西兰纪事9


毛利小青年

有的刚成年,有的拖家带口,皮的一批。

我们是分组作业,两两一组,但凡同伴变成他们,恨不得立马堵起耳朵。人家能从上班滔滔不绝跟你讲到下班。至于讲什么,无非就是毒品、黑帮、性和rap。他们对我倒是恭敬,一我是外国人,女生,不太讲话,二Nick和Casper 还有Falco都在左右,他们不会不敬,三看我有时候不理他们,也就不了了之了,转头向旁边的男背包客涮起黄段子。


小青年们大多不上学了,问学费贵不贵,说免费但是还要交杂费啊。问以后想干啥,说不知道呢,可能机修工吧,时薪高。问懂修车吗?说会点儿,还要去惠灵顿好好学学呢。


小青年们喜欢party all the time,凡是周四发了工资,周天前准整完,除掉给各自妈妈的房租费,买点叶子摇头丸,喝点酒,再和朋友搓一顿,完美的周末。下青年们水性极好,气温极高的工作日,每天下班后一车人开着低音炮驰骋到海边,下饺子似的扑通跳进海里。在给我看的视频里,小伙子们在一条芦苇中的清澈的河里跳水,溅起的水花一人多高。以前经常去看瀑布,大的小的长的短的,断流的有水的,总之瀑布潭下总是一群毛利人在游泳。而那深度让我看了一眼就缩回来了。

再见,活力小青年们!

北地kaitaia——新西兰纪事9


法国人

  后来来了五个新员工,法国人,三女两男,非常喜欢咋呼,也party all the time。磕嗨了的时候,能在树上跳起舞。大热天的,女孩儿干脆就穿个露臀的热裤和胸罩,再往树尖上一站一扭,焦点;男孩儿们直接脱了上衣当成头巾,卡在帽子上,像阿拉伯人那样,做成遮阳帽,热得快要燃烧的时候,直接往头上浇半瓶水,直说cool。


  法国人在一起从不安静,不像园子里的其他德国人和北欧人,甚至南非人也都悄声细语交谈,说着话却不会忘记手中的活,法国人马修就经常遭到吉米的怒吼。


   凯塔亚是黑色力力量Black Power和杂种暴徒Mongrel Mob两大黑帮成员都有的小镇,经常在路上看到BP的小红帽和大红裤衩,还有MB的大徽章夹克。因为对party有着同样的兴趣,小青年们迷恋上和法国人讲话,他们手里干着活嘴里跑着火车,教法国人本地黑帮的常用语和手势。


   果不其然法国人学得很快,将yoza说的朗朗上口,结果周末醉醺醺从旅店转战到本地小酒馆要酒喝时,不停说yoza yoza,差点没被打一顿然后轰出来。原来各个帮派都有自己用来耍酷说的常用语,而这个口号则是黑色力量的口头禅,要是在小酒馆里遇到了MB起了冲突,那就是火拼了(想起两杆大烟枪里的火拼场景,有点好笑)。


那个头晚一直嚷嚷着yoza的法国女生,第二天醒来甚至不记得自己和同伴去过酒馆。。。

再见,party 党们!

北地kaitaia——新西兰纪事9


自闭症Casper

    我们到凯塔亚第一天,在前台登记的时候,Casper交了护照刷了卡后问老板娘提供接送吗?老板娘恰好就把他介绍给我们了,七座车空间够了。

起先我总记不住他的名字,后来他说你知道那个白色的小鬼吗?记住那个就记住我的名字了。


他讲话的时候快且轻,况且是对我这个英语二把刀的外国人讲,所以经常要求pardon。他说到医生确诊他的自闭症时,一点没有出乎意料。每天下班我们五个都会去超市采购,他每天除了买面包就是一大罐500ml的红牛功能饮料。我说这个不能喝太多,不然会产生依赖,让人觉得焦虑紧张。他说我没事,谢谢。


Casper父母分开了,但是个很受宠溺的孩子。父母经常在脸书跟他互动,他们经常说你是我的骄傲我的天使之类的话,我在想是不是他们害怕他在外受了委屈,会一时想不开做出傻事?

离开黑斯廷斯的营地,我终于能定下来好好做饭了。在凯塔亚小旅馆的厨房,我包了三顿饺子,在这里过了中国新年,叫来了在旅馆还没出门去耍的六个国家的七个人,他们惊叫道饺子程序太复杂了吧,简直太了不得了,你太了不起了。。。外国人嘛,就喜欢大惊小怪。


然后就是一大桌子七手八脚的忙乱景象,各个扯着嗓子说自己包的饺子最好看。我小心翼翼捧着他们边都没合紧的饺子说,这个挺好,这个也不错,你这个可以开中国饭店啦。。。大家就笑。

北地kaitaia——新西兰纪事9


我弄不懂Casper,我一个在家都不怎么做饭,偶尔做饭难吃的要命的人,在这边不得已老下厨房,呕心沥血做的萝卜排骨、饺子、意大利面之类,发messenger从来都只有yes,sure,ok。尼克说你别委屈啦,他从来不回复我消息。想想看他也是够可爱的,从来没有拒绝我的好意,凉皮难吃到那程度,他还很给力全解决了。


我们三个去西边看新西兰最古老的桥——当我站在那还不到两米长长满杂草的小土堆上时迷惑了,桥在哪里呢?Casper扑哧一声笑了,脸上堆出上扬的肌肉,转瞬就消失了,继而说道,你脚下就是特么的最古老的桥;我们一起去看新西兰第一和第二大的大树——那是真的大,合起来的有八个人才能抱住吧。他们俩在一起讲笑话笑得前仰后合,我说啥啥再说一遍。。。。


面对有自闭症的Casper,有时候我觉得我才是有病的那个,最起码他活得真实,勇敢。

再见,Casper!

北地kaitaia——新西兰纪事9


芬兰人Markus

那天晚上洗完澡我正宅在窝里看纪录片,外面吵吵得不行。尼克说快来,一起喝点。

我加入了他们。

所有人都用蹩脚的各地口味的英文交流,当和我接话题时,Markus说“我不会说普通话”,把我惊的下巴都掉下来了。我快一个月没在现实中讲过中文了,真亲切。我真恨不得继续和他用中文交流,可那句之后,他再不会说别的了。

我是个急性子,讲啥做啥都力求能快,还不太会走的孩子跑起来只能摔跟头,语法错误连篇。人家Markus不一样,慢条斯理不说,颇有一副英语是我母语的假象。他和瑞典人Gustva还有尼克,伴着几瓶啤酒能聊到凌晨四点。我一个连一点都撑不下去的老年人,服了。


Markus经常带百香果和牛油果回来给我们吃,就连他呆在凯塔亚最后一天,也给我们仨做了窑里的披萨,简直是原汁原味。

芬兰人懒散慢性,果不其然。

再见,Markus!

北地kaitaia——新西兰纪事9


瑞典人Gustva

也是我们几个中来得最晚的,那晚我们几个正在娱乐室打乒乓球,我和Markus争得不相上下,我一瞅正好来个帮手,就把还在躺椅上闭目养神的Gustva请过来,再加上尼克正好两人组。几个回合下来,几个人都被俯卧撑罚到疲软。


Gustva是三个月旅游签过来,没有交通工具,这次乒乓外交后,他和我们几个形成了良好的友谊。周末我们初去走步道都会叫上他。大太阳下撒完汗水就直接扎进海里,东边的海滩一个比一个更清澈,海水倾斜度也低,对于我一个喜欢玩水又惧深水的人来说,简直再好不过。四个人形成长方形,在海水的冲击下玩水球,这下好,海水也喝够了。

当在回程路上,Gustva问起香港问题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我干脆转过身和他还有nick Casper讲了我的想法,甚至还说到台湾和新疆,越说越激动,最后都没有人敢言语的时候,我才吐了吐舌头转了回去。尼克说,西方媒体都是这样引导大家看待中国问题的,你别见怪。我听了只有叹气的份儿了,眼下只希望国强民富,出来了才真正会被人瞧得起。


关于疫情期间外国人有没有对你戴有色眼镜之类的问题,我的答案是:没有!

这些可爱的年轻人,大部分都十分友好善良,并不会因为我是中国人而问我,你有没有病毒,你怎么不戴口罩,或者做出其他不合理的举动。全世界的人民都渴求和平,没人愿意打仗,真希望永远不会看到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

北地kaitaia——新西兰纪事9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