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周无话。我没有想到,国内的同事和澳洲的校友也点点滴滴知道了我的事情。抱歉我没有回复,想消失一阵子。我该庆幸我赶在封州之前连夜坐了16个小时的大巴待在了布里斯班,除了捣腾每日餐食、和背包客们扯扯闲话,可以将自己置身事外。仿佛那个人不是我,那些事也仅存于网络上的文字。虽然经济紧张,还可以大声玩笑、斗斗台湾牌,打着手机电筒在清澈繁星中找到回家的路。

当然,其余的所有时间,除了睡觉,都在疯狂找工。


01 没有终点的骗局

我想或许是我们不敢泄漏被骗的事实,才可能让同样的骗局在同一时间段连续上演吧。
虽然被骗的事实事后看起来太小儿科、太可笑,但在被骗的过程我们的惊慌、恐惧,被洗脑、被调教,害怕被他人发现,甚至我们向诈骗团伙声泪俱下的恳求,都是那么相似,那么真实得难以置信。
就在我发出文章并有幸被打工度假的公众号大佬转发后,我陆续收到十余位朋友被骗的消息,有的甚至接连发生在我被骗的前三天。地域涉及中国、澳大利亚、英国、中国香港等地,被诈总额已经超过200万。
我们中有留学生,有普通家庭出来打工度假的姑娘,有微商代购,有对网络交易异常谨慎、从未开通过第三方软件绑定银行卡的白领,但和所有人一样,我们都有被钻了空子的软肋。且事后得知,诈骗团伙针对每个人的剧本虽类似但都有差异,有一整套经过精心设计的台词、剧情和手段。
被骗时我们孤寡无助,被骗后我们如履薄冰。有人告诉我,如果不是被人硬拉着,差一点就跳海、跳楼自杀了。往后的时间,有的人已经不再过问,改昵称、换头像,就像是蒙了一层遮羞布,希望尽快被遗忘;有的人逞一时勇,想要同诈骗团伙周旋,在线上套取更多有利证据,却还是发现自己并不强大,整夜失眠地度过后一想起仍有怕。谁也没有办法再次承受心理防线崩塌的瞬间。
感谢小伙伴们在后台和微信上的留言,包括对事件处理的建议。但不幸的是,这种跨国诈骗案件侦办起来非常困难。国内外警方包括大使馆均以漠然的态度应对——见怪不怪,人没事最要紧。第一步的立案就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尤其是现在,生死富贵都大不过疫情。
记者朋友为我提供了国内反诈中心警官的联系方式。我建了一个微信群,将诈骗过程中的文图音视频证据收集好转交给反诈中心。——至少有个“内部人士”可以沟通传达下了。而我能为他们做的也只是提供这个微信群,让大家互相鼓励打气、抱着虚假的希望推动案件影响力和调查进展。可恶的是,骗子还会继续以其他方式骚扰行骗,没几天我又接到了以防疫报备为由的北京电话。只要不认清骗局,诈骗团伙就不会收手。在此也公开下受害者朋友收集的几个诈骗电话:
1.广州市公安局电话 +86 (20)8311 6688(网络可查,但经改号软件修改)。
2. 北京防疫中心电话 +86 (10)5890 5403,以上报防疫情况为由联系。
3. 上海浦东新区派出所电话 +86 (21)5061 4567 (网络可查,但经改号软件修改)。
4. WhatsApp电话 +86 131 3027 2943;+86 183 1417 5284;+86 136 5431 9035
5.电话 +86 135 9147 1670。
我也收到了一些朋友想转账帮我度过难关的好意,只能谢绝各位了。不管怎样,结果最终还是需要我来承担。只要工作落定就会轻松一些。如果之后还款困难,实在没有办法撑的话,再来向各位寻求帮助吧。届时我会做好每笔转账记录,等困难时期过去再一一返还。疫情严重,大家都不容易。

02 被迫营业

生活给我最好的部分,大概就是滚在油锅里炸了这么多遍,还能褪去一身疙瘩旧皮囊,一颗赤心去热泪盈眶、去欢喜、去大笑面对日后的人生。
3月25日,我到达了布村“传说”中的朱妈家,碰到了一群可爱的小伙伴,Lullaby、Coco、土土。WHV的世界真小,其中两位在我来布村之前就有过交集。WHV的世界也很奇妙,大家不问姓名、不提出身,一个名字走天下再相逢。感谢朱妈,在我最难的时候提供了一个轻松的落脚处。
诈骗案后续以及,疯狂找工把我逼成了什么?
和朱妈及房客合影(请忽略自带滤镜的👓)
于是更要奋力找工。每天起床第一句,先给自己打个气–皮卡皮卡皮卡皮卡,今天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奥利给。
到达当天,我就联系了网友们介绍的SSR(Sweet Strawberry Runner),一度准备去Stanthorpe碰碰运气。毕竟,这是布村附近少有的不排斥新包的工作小镇。虽然trimming(绑苗)季节将过,抱着践行WHV精神的我倒还是兴奋,嚷着要去体验。无奈中介几张表格发来,需要继续等待,直到4月3日才给我发induction,且即将面临停工,便只能作罢。一问才知,今年的表格添加了几条基于防疫的附加条件,比如报备隔离住处、无工期不能随意离开Stanthorpe。
第二天还是想去市区碰碰运气walk-in (上门求职)。第一次经历土澳的公交,活生生地等到眼花上错了班车,只好去到Garden City的商城。一看满目萧条,二看萧条满目,1.5米social distancing的标志随处可见,除了让人不饿死有钱花的门店,其他都将关门大吉。所有餐饮只有take-away。暂时打消了去City的念头,在Nextra办了公交 Go Card(特殊时期后门上车,只认刷卡,记得tap on-tap off哦)。恰逢当天周四,顺便在店里买了张最便宜的Powerball彩票,当晚中了17刀。也就是返回的公车上,公众号的消息在国内的同事朋友中传开,无法预料地一发不可收拾。难过了一路,只好听任发酵只图谋生不管众生。 
诈骗案后续以及,疯狂找工把我逼成了什么?
Garden City
后台收到了很多来自陌生人的鼓励和找工消息,我都一一截了屏,去验证。在投了许多简历无果后,我开始直接电话求职。想起有朋友提起了市区的一个商店,不抱希望的我拨过去后竟然得到面谈机会。恰好搭上室友朋友的便车,便跑去这家评分欠佳的华人店铺了。连老板面都没见着,就被告知,目前连一个cashier岗位都需要PRpermanent resident)了。难得出门一趟,不甘心地绕着市场打探一圈,发现忙碌的蛋糕店里不见店员便厚脸皮地杵在人家店里不走,问缺不缺人,硬是要了张名片回来。
诈骗案后续以及,疯狂找工把我逼成了什么?
Social Distancing Notice
开始像个背包客一样玩转脸书,加各种地区小组,刷微信群、逛网页。CV写到都可以默背了,看到shortlist的消息简直两眼发亮,却在拨通电话后告知因疫情不再招聘的消息瞬间,再次摊手。二签的工作信息越刷越少。
逼急的现金流让我每次逛超市看到超过5刀的东西已经可以条件反射地自动绕开。脑袋瓜还没秀逗,于是折腾起各种线上门路:经人介绍开了某国际app的澳洲直播,一边试验吃饭时对着一群老外聊天,一边摸索门路准备做代理;在各大翻译群里逮消息,对接WHV群里的老外资源,摇身一变沦落成中介;又注册线上母语外教平台,掂量着实在不行教教中文写写书法也可以;又连其他区的线上工作也不放过,决定重操媒体旧业,不挑不拣接个留学公众号做起代运营;甚至本地中文媒体“今日昆士兰”想要转载文章时,我直接撂了句“不如我给你们写稿吧”,简历便甩了过去。
唯一的一次面试机会,让我兴奋了大半天,好像马上天上就要下钱。布村市中心的一家本地创业公司招销售,卖的solar panel吹得很牛逼跟我没关系,我只需要负责让人心动地预约个时间和公司的“能源专家”谈谈,便可得到一笔不错的佣金。第二天兴冲冲地壕了一把打DIDI去面试,和本地的一个瘦高小哥PK。虽然英语飙得一时爽,但仍然被老板的土澳速度碾压。发现对澳洲的经济和行业生态的了解仍然处于小白状态,作为背包客也无法长期在一个地方稳住不漂,被刷下来心理上还是过得去。但也是这时候,我再度燃起了混入土澳内部的想法,不管是换宿还是农场,能飙几句G’day mate就是动力。就这样,我不断地降低工作的预期,错过网友提供的土著社区二签工作已经足够让我懊悔几天了。养活自己再说吧。在朱妈家的牌局上得知新的农场开工填表报名在即,便托室友在当地的朋友远程填表了。毕竟,这些大场离布村,动辄开车十几个小时。背包客的方便处在于,每个人手头都掌握些信息,汇聚起来就打通了门路。
诈骗案后续以及,疯狂找工把我逼成了什么?
面试地附近
找不到工作就继续捶打。精力太盛闲不住,搭个车顺便熟悉了下澳洲交规,又借室友的车在附近无人的球场练习倒车入库,一步两步似爪牙似魔鬼的步伐摩擦。毕竟我苦练了三年的手动转自动档车牌总得有它的用武之地。自以为聪明地假装寻求帮助让老外教教,结果发现侧边和倒库都可以车头直接进。胆子又壮了几分。
这周唯一的成就可能是,学会了台湾牌(即封面图,摸了四五把鬼牌也没赢过一次。。),写了一篇英语原创非虚构吧。一场意外,一段偶遇,一个人,一种经历,这些奇妙有趣的小事件冲淡了人生苦味,未来虽然平凡却依然可以期待。和Rio的那个夜晚,像做了一个互道晚安互为庇佑的梦,醒来全都淡忘,只有一句遥相呼应的take care。
在布村住下一周后,因为那篇众所周知却不想再提的文章,赞赏金额破万了。不得不承认,这笔钱,暂时缓解了我用人民币还款的压力。虽然不算向人开口索要,但还是不希望自己写的文字被视为营销号求关注,便恳求国内朋友勿再传播到微信群了,以免殃及更多朋友甚至扩散到家族圈子,也留点人事未知的体面。
诈骗案后续以及,疯狂找工把我逼成了什么?

03 史上最难一届WHV

每天都在打怪,无奈碰到的是百年不遇的洪水猛兽,只能先增强抵抗力。累了就躺,饿了就吃,努力加个蛋。又发明了微波炉煮面、煮饺子,手切番茄、捣面包沙拉等技能。
在悉尼的时候找工作还有些挑剔,没有完全预估到突袭的失业大潮,犹豫半天过去位置就没了。时薪低、周薪太少、不能二签……往往难以齐全。来到布村之后被迫营生,只好整天计划着如何到手得钱。去超市买菜的时候,要留着心眼问工作,看有没有漏下的招聘信息。聊天的心思也总在向背包室友和网友打听,哪里还有空缺。可惜的是,往年同期的好工作,今年几乎境况全无。
最难的一届背包客,就这么分散在封锁为阵的澳洲各区和大大小小的微信群里,分享着少得可怜的有效信息。同一个农场甚至有上千人等着开工(昆州的小伙伴秒懂),脸书上的工作贴上尽是外国背包客的求工消息。求职网站近似失灵,大场中介们似乎也失声失联了。并且,一周下来愈来愈难。
虽然新增确诊曲线在逐渐拉平,但澳洲政府对临时签证持有者更加严苛,并不打算尽尽地主之谊的友好。WHV新规,为工作不得不移动前需上官网申请自行隔离,14天后方可带着表格挪去新窝开工。这么说,为了安全考虑,仍可接受。不过以土澳速度,网站搭建起来是不是还得一会儿?
再者,还有人妄想着像土澳人一样坐在家里拿补贴吗?天天唱着“为本国人利益服务”莫总已经放话:未来6个月养不活自己的WHVer最好回家。“不能创收就滚蛋”的官方注解。不过有super的伙伴可以提前提取,从事农业、护理、保健等工作即将到期的持签者也可延签。算是寒冬来临前囤囤柴火吧。
诈骗案后续以及,疯狂找工把我逼成了什么?
没有车的WHVer寸步难移。澳洲小镇一般无公共交通,出行只能靠私车。于是培育出庞大的征人征车需求和二手车交易市场。根据目前social distancing的规定,一算计,一辆车只能同载一人。邮费也省不到哪里去了。万一“超载”被逮到,罚单奉上。基建狂魔们能否在澳洲开天辟地,遥远的将来或许可以考量。
对有各种途径能够拿到口罩、消毒洗手液等防疫物品的内地背包客而言,还要面对可能的歧视和侮辱。戴着口罩的亚洲面孔,总会冷不防就被人叮一句“Are you infected”,或者平白无故地走在大街上就会被人四字怼。亲测,凯恩斯市区就是这么不友好。忍无可忍地对一个行动迟缓的胖小伙回了句”fxxk you”,但也赶紧溜之大吉了。又,给了本地人两个口罩,却被背后打报告。气愤地在脸书上发帖呼吁“口罩友好”,迅即也招来了群怼。想来还是删帖作罢。想起在国内做记者的经历,有时实在觉得我们的媒体在西方世界其实是无力的。此乃后话。罢了,罢了。安全要紧。溜了,溜了。只希望华人在外,少些坑华人了。

04 一路向北

是的,在敲打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已经在从Cairns南折奔向小镇的火车上了。出发前一天,又是意想不到的一波三折。
几天前在海淘工作的时候,发现了一家Tavern在招kitchen hand,其中特别提到中餐经验。于是搬出十几年前家里开过餐馆的经历,套用了一番。虽然前三周几乎没有薪资,相当于换宿,但是本地人经营的海边小酒馆,就当沉浸式生活,还是忍不住想挪了。纠结再三买了一站式27小时车程的greyhound大巴票,4月4日出发。
虽然买票了还是不安心,毕竟拎着全部家当独自北上,又向老板唠叨了几句,询问后期可否发薪并给二签。回信说可以给award rate(个人理解应该是行业最低薪资标准)且有二签资格,心才定了些。仔细研究了小酒馆的网站,正规透明,评分4.4也还可以,打交道感觉老板人还是可靠的。
收拾行李中,3日下午4点,灰狗的短信来了:布村与凯恩斯之间的巴士自4.4起停至6.28。当头一击。灰狗的网购票可是不退的,330刀啊肉疼!申请再三,说是让等通知,或许两个月内可以协商refund。
Lullaby说是老天帮我做选择。布村附近的农场隐隐约约总是传来将要开工的消息,而知名的坑场Bundaberg和Caboolture还在持续招人,也有小伙伴准备过去试探。但估计是险中求生心理作祟,加上如今网申条件众多,工实在是等不起了,再等下去半个月一个月要废了。心里还是倾向北上。
结果又生一遭。Tavern的老板娘突然要求查看护照和入境日期截图。老板娘是华人,疫情紧张期小心翼翼也可理解。老板倒是比较轻松,悠闲哉开着船出去捕鱼了。来到澳洲还没见到海,配合他们调查完还是心动的。只是又要近300刀的澳币,还没挣钱一天就去了600刀,除了“肉疼”无法形容。
忍到深更半夜还是购买了飞机北上Cairns+火车南下小镇的曲折行程。于是第二天一早带着卡里最后几百刀澳币,开始了北上的冒险之旅,心惊地捏了把汗。悻悻地自我安慰,万一不宜久留,再回来农场安生集二签吧,再也不跑了。
火车厢内空无一人,堪比豪华包车。穿过大片的香蕉地和甘蔗田,齐崭崭的热带景致铺开在杳无人烟的辽阔上。老板娘按照预定时间在车站接我,一上车先给了我房间钥匙和50刀,带我去超市买上三天隔离的粮食。第一次觉得50刀竟是这么值钱,毕竟来了快一个月还没伸手接过任何现金。这种感受,虽然略为可笑,但体会过了是真实地惊心。
诈骗案后续以及,疯狂找工把我逼成了什么?
空无一人的火车和空无一人的农场
住下了Tavern自带的旅馆。小小单人间带独卫,空调、电视、冰箱、微波炉等五脏俱全,窗明几净。当然还有热带专供超小小小小蚂蚁。午后风声阵阵,树影巍然,想着自己的前三十年住过了很多的地方,至今仍然在为a room of my own奔走,感慨重重。为了这一眼不被打扰的窗前风景,此刻只想周星驰附体在内心咆哮:努力啊!奋斗啊!
这一周,也渐渐有朋友劝我回国。但就像国内最困难的时候大家说的,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既然是人类命运共同体,我还是在大洋彼岸做好防护好好待着,不回国添乱了,也还是期待熬过寒冬,撞破重生。
接下来三天的隔离期正好准备下周一个非常重要的线上面试。See y’all next week!
……………………………
小镇网络差,手动分割线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