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内容

September

September

历时半年,自主退税及申诉后成功拿回700刀+

每周发完工资我就拿去换汇还债 给户头留个几十刀做生活费 然而每天我都会无意识地打开银行账户 看看哪天会不会天降一笔横财 所以当看到500刀巨款竟然来自ATO时 我惊呆了 算上半年前第一次申请时退的22

September

布里斯班国际青旅YHA测评及有趣的瞬间

归家未? 从2020年3月25日进入昆士兰以来,我就没离开过这个州。在女王钦定之地(Queensland=Queen’s land)流浪了1年,每次从其他城镇返回布里斯班,我都住在YHA。不论是从北昆

September

离开生活了4个月的Mareeba,还有些秘密没有交代

离开Mareeba后,老爷子Dennis几乎每天都会给我发messenger,俺孙女结婚啦,shed room大变样咯,我给你做工作推荐人有没有帮上忙呀?时不时给我发来张他穿花衬衫的照片、garden

September

一起爬山吗?在30岁生日这天,死里求生

这段经历后,只想说以后出去玩,不要轻易给自己冒险的机会,活着真好! 01 出发 晚上房东家里闹party。凌晨四点多还睡不着,索性爬起来写了点东西,想着今天不出门就安心写写看看了。睡了一两个小时后,早

September

懒人福音:像Aussie一样“懒”得说英语

咱们的俚语老外也听不懂对吧 在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更新公众号有多难?Dingo镇上唯一的娱乐——有Internet(没Wi-Fi)的图书馆只开放一周两天,还要赶在不上课的小屁孩们之前抢占仅有的两台机位,

September

Costa给了你这些,你如何给Costa开feedback?

前情回顾: 你以为在Costa摘蓝莓光能日薪200刀+?不,还有这些!1.0 上篇谈到与蓝莓相处正欢。拿到1200+周薪那天,我还美美地幻想了一顿:一个月可以存上近5000刀诶,太值啦! 疼痛说来就来

September

跟着老爷子逛土澳,忘年友的信任就这么建立

上篇文章发表后的第二天,老爷子Dennis就进了医院。在shed里敲敲打打了一整天,没怎么休息和吃饭,下午老爷子突然说头晕犯昏,于是我赶紧陪他去医院。路上,他半开玩笑地说,我可能要“死”在路上了。 好

September

符合我对土澳全部想象的小镇酒馆,问题是……

‍ 👇本文7000多字,不知道要看多久 “ 原本不打算再写酒馆老板的故事,各自留些体面,就当一切没有发生过。但是4月11日再度被咄咄逼人地赶走,仿佛生怕落人口实,老板又迫不及待地想要招进新的试验品,便

September

小镇生活(一):被一杯咖啡搅黄的人生

前面的话:原本以为一路向北终于要稳定下来了,待了刚好五个工作日的小酒馆又让我见识了一番人性的复杂,准备继续找工了。请悄悄告诉身边的朋友,不要再往Tully小镇跑了,知名的虐人香蕉厂也没工。整理下思绪,

September

诈骗案后续以及,疯狂找工把我逼成了什么?

“ 这一周无话。我没有想到,国内的同事和澳洲的校友也点点滴滴知道了我的事情。抱歉我没有回复,想消失一阵子。我该庆幸我赶在封州之前连夜坐了16个小时的大巴待在了布里斯班,除了捣腾每日餐食、和背包客们扯扯

September

赶在澳洲封国之前,从泰国曲线入境澳洲!

做了三年半的媒体人,终于开了自己的公号。30岁,从0出发,带着一年期的打工度假签,会遇到些什么、创造些什么,一切尚未知。在每天变化的疫情动态中,有人惶惶无终日, 有人既来则安。在这场危与机并存的较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