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概就是在「「真相中寻求平衡的过程吧。

时间:2020.02.24 – 2020.03.08
地点:Auckland

平淡无奇的两周,在一个精彩又有趣的答案中落幕。

生活小随笔


先说说平淡无奇的部分吧。

不知不觉,已经上班三周啦。
虽然每天被闹钟震醒的时候,我总有一种还在深更半夜,做梦都被打断了的感觉。但我开始习惯了闹钟一响就立刻起床的节奏。

新西兰的夏天大概接近尾声了。每天同一时间出门,可以看到天亮得越来越晚了。

WEEK 12 & 13 - 我听到了一个能让我跟世界和解的答案


等公交的时候,是每天内心最安静、最安宁的时刻。

WEEK 12 & 13 - 我听到了一个能让我跟世界和解的答案


车站旁边,华人开的咖啡馆已经早早地营业。

WEEK 12 & 13 - 我听到了一个能让我跟世界和解的答案


灯火通明的感觉,让我突然回忆起,在国内加班到很晚的一天,在回家路上去了一家小吃店吃桂林米粉。

当时外面下着很大的雨,我吃着米线不由感叹,开小吃店的人都很伟大!让像我一样的人们,在下雨的冬天的夜晚,有一个屋檐挡风遮雨,有一碗只要11块钱的热腾腾的米线吃。

WEEK 12 & 13 - 我听到了一个能让我跟世界和解的答案


我在国内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在陆家嘴,站在公司的窗前,对面就是东方明珠。我还记得面试那天,出了地铁站,面对高楼林立,第一个念头是,妈妈,我想回家。

WEEK 12 & 13 - 我听到了一个能让我跟世界和解的答案


现在,我在新西兰的第一份工作,正好也在奥克兰的“陆家嘴”。纽村的环境当然平易近人很多,但一个人走在“异国他乡”的街头,我庆幸自己再也没有当年的怯懦难安。我终于成为了一个足够从容,足够坦然的人。

人生底色


马东说,他的人生底色是“悲凉”。
这句话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鸣。我也开始想,我的底色是悲凉的吗?
现在我发现不是。

我的改变,从怯懦难安到从容坦然,一部分是因为成长的历练。更多的原因,我想是因为,我的人生底色其实还是“疏离”。我在乎的事情变得很少很少,所以能让我害怕的恐惧的事情,也变得很少很少。

以前我以为,我的格格不入是因为环境,所以我从国内逃到了新西兰。
现在我发现,我格格不入的,原来真的是整个世界呀。

我在公司的新同桌是个热心的小哥,对世界充满了好奇心。
在我刚入职的第二天,我的电脑分屏连接线有点问题,他隔了好几排座位远远看见我在调线,就赶紧跑过来帮忙。
有两个同事离职,他连续两个周五,都要组织大家一起喝一杯。
有一个同事某天生日,他群发邮件给我们偷偷说,今天是xx的生日,大家看到他要假装你们早就知道,跟他说生日快乐呀。

后来我有了固定座位,成为了他的同桌。
他会说四句中文:你好吗?我很好。你说什么?你做什么?
几乎每天看见我都要背一遍这四句话。

他很喜欢问问题。
他问我喜欢听什么音乐,我说,我不听音乐。
他问我能不能分清日本人韩国人中国人?我说,我没注意,可能能认得出中国人,不过我也不确定。(其实我也没想去认)
他问我那美国人欧洲人的不同你能区分吗?我说,你看我从来没问过你来自哪儿,因为对我来说你们都一样,foreigners。
后来他告诉我,原来我们团队那个亚裔面孔是台湾人,也会说普通话。
我还没有固定座位的时候,在台湾人旁边坐过一天。我并没有关心过他来自哪儿。
……
最近,他发现我竟然不知道Africa在哪儿。
因为我说,如果我想知道,我可以打开google map。
他听了,马上打开了世界地图,开始给我讲解,看这里是欧洲,这里是美国加拿大墨西哥,这里是阿根廷啊就是xxx的家乡……
……
嘿哥们,我说的是“如果我想知道”,现在我还不想知道,你干啥呢?

周五,这个小哥教我在excel里面用了一个macro功能。
为了表示感谢,我教他学会了“triple six”,666。他很高兴。
我想,下周一上班,除了你好吗?我很好之后,他必须要加上666了吧。

真是一个有活力的小哥。对比起来,更显得我是一个boring的人,对整个世界都没有好奇心。

提到周一,我又有些头痛。
每周一我都要回答至少三次,how was your weekend?
啊。这么boring的我,上哪儿去找欢度周末的聊天素材。

我说过一句甜言蜜语,施施是我和这个世界唯一的连接。
哇塞。原来不只是甜言蜜语。真的是真的呢。除了和施施的连接,我对整个世界都没有参与感,我只想当一个旁观者。

我一直在试图理解我自己,虽然我对现在的我很满意。如果有一个按钮,可以让我选择是不是想来到这个世界。我选择不来。

前两周,我写了一篇纽村求职攻略。
有两个小伙伴加了我,感叹我“尽人事”的努力程度。好像我真的很认真地参与了这个世界。其实不是。
“尽人事”是因为,我一直是本来“来都来了”的心情去生活。
“听天命”才是我背后真正疏离的态度啊。

有趣的答案


我住的“WHV之家”,还有一个仙风道骨的小哥。
我居然从他那里,获得了一个重新看待这个世界的角度。

仙风道骨的小哥一开始说了一句话,还有什么比你自己的体验更真实的呢?
我用一个比较俗套的话反驳他:
有一句话说“有的男人只愿意骗你一时,要找一个男人骗你一辈子。”
对于被骗了一辈子的人来说,自己的体验当然很好啊,但因为真相是“被骗”,这就不是我能接受的。

其实还有一个活在新闻联播中的例子,也可以表达同样的意思。
我觉得,人生幸运的极致就是,你自己的体验,和真相,高度统一。
但事实上,真相往往是让你的体验没有那么美好的。
所以人生的修炼,大概就是在自己的体验和真相中间,找到一个能让自己舒服的位置,获得自恰吧。

后来,我们从坊间奇闻异事,聊起了人类的起源。
仙风道骨的小哥问:你们相信进化论,还是相信人是被创造的?
他说:他知道人是被创造的。
他强调说:“知道”和“相信”是不一样的。他不是相信,他是知道。

在他的启发下,我拼凑出一个很动人的故事。
苍茫的宇宙间,其实只有一个人。他为自己创造出了一场大型游戏。在这场游戏中,所有的人,都是一个又一个的NPC。
这个造物主啊,他一个人,在这一场游戏中,同时体验着每个不同的NPC角色,体验着每个角色背后的体验。
如果造物主是N的话,那么我们每一个人,都是N分之一。

剥掉这一个NPC的肉身,你就是我,我也是他,他也是她。
那个你爱的人,你恨的人,也都是你自己啊。
那个造物主也就是你,你就是造物主啊。

哇塞。我被这个故事深深地打动了。
它推翻了我所有耿耿于怀的心结。
这时候你问我,如果有一个按钮,让我选择是不是来到这个世界。
嗨。这个世界,就是我创造出来想体验的一场游戏啊。
原来真的有这个按钮,是我自己,选择了来到这个世界。

我们费力讨好的人,我们求而不得的东西,我们受过的伤害,在这个故事下,都能被接受了。
这个世界的恶,这个世界的善,都只是N分之一的体验。
全部的我们加在一起,不过就是造物主N,做的一场梦啊。

更重要的是,我这个N分之一,也拥有创造的能力。我在为造物主,也就是我自己,创造属于我这个NPC独一无二的体验。

但固执的我,继续追问小哥:
这个故事很动人,我的体验很好,但我还是想追问真相。你说你是“知道”这件事,那么你是做了什么才知道的呢?
小哥表示这个以后有机会再说。

我不知道我以后有没有机会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但我并不那么迫切地想知道了。
我想这个动人的故事,已经足够让我体验和回味好一阵子。

自我检讨


本周还需要插播一则小检讨。
因为这个N分之一的故事太动人。为了“乘胜追击”,让仙风道骨的小哥继续向我多透露一些“天机”,我第一次挂断了施施打来的视频呢!

后来利用晚上洗澡的十分钟时间,我进行了深刻的自我检讨,我觉得这样的行为在我们甜蜜的异国恋中是非常不恰当的。
于是洗完澡,我向施施致以了我真挚的歉意,获得了他的体谅。

啊。我的施施真是人美心善。

Weekly Cost

WEEK 12 & 13 - 我听到了一个能让我跟世界和解的答案


– END –


组队打怪吗?我很强的!

WEEK 12 & 13 - 我听到了一个能让我跟世界和解的答案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