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斯仙境漫游之遇见爱丽斯



这是一篇很短但是很温暖的故事。真实,但又美好的像一个童话。


19年2月,我流落在霍巴特市的街头。那个时候塔州的夏天刚刚褪却,秋意尚未笼罩。阳光铺洒下来依旧是耀眼的白色,让人睁不开眼睛,彷佛四处都是过度曝光的镜头。



BatteryPoint公园里的陌生人


那天,我从海边Sandy Bay 刚刚见完了一个房屋租赁公司的中介。那个房子很可爱,坐落在海边,可以从窗外眺望到远处蔚蓝的南太平洋。虽然没有多少家具陈设,但是如果决定好在这里生活,一切从零开始,那么我也情愿一点一滴去打造自己未来的家。中介对我说:我很喜欢你,给我写一封邮件,我会尽量把房子留给你。作别中介后我又去了留学中介工作室,拿到了很多的大学介绍资料,开始幻想我看不见的未来的生活。


后面我就步行回家,手里拿了一纸包健康食品商店买来的坚果。路漫漫其修太远兮,中途我实在有些累,消耗的力气把坚果变成了汽油都无法让我鼓足马力继续前进。于是我就打算找个公园坐一会儿休息一下。


那是一个小巧的坐落在Battery Point 的公园。正当我走过去时,我发现了一个女生在蹒跚地向外走。她有些瘦,脚步有些不稳,然后就摔倒了。去年二月份还没有新冠肺炎,所以我就赶紧过去扶她起来。


原以为一切会到此结束,然而,我留意到她的眼睛里面有些悲伤。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我知道不能够走开,我需要照顾和陪伴她一下。


我陪她回到长椅上,她靠在我身边,仿佛是一只受了伤的蝴蝶,敛藏了自己一双美丽的翅膀。她问我是哪里人,我说我是中国人。她说谢谢你帮我,你是过来投资的吗?她看到我手里面的学校介绍资料,说来投资房产吗,我来帮你参谋一下?也许塔州有太多中国的移民和投资,我只好笑说自己不是。我只是一个游客,打算去念大学,最近也在找房子。她跟我说她有朋友在附近有漂亮的房子可以帮助我。


我问她要不要打车回家。她看上去不是很情愿回家,所以我只好继续留在那里陪她。她有些艺术的气息在身上,同有艺术背景的自己虽然不知道她的悲伤自何而来,但是我却理解她的悲伤。

 塔斯仙境漫游之遇见爱丽斯

The Park in the Battery Point. Picture by Alice Hansen

 

每个人都有一颗温和而敏感的心,而从事创作和艺术的人,尤其如此。我依稀记得2014年初冬我在乌镇戏剧节里面的悲伤。那个时候喜欢的男孩子突然失去了音讯。感受到背叛的自己顿时泪如雨下。多彩斑斓,夜夜笙歌的戏剧节整个对我都失却了意义,水面漂浮的荷花彩灯也变成了一只只孤零零悬浮水面的彩色符号。仿佛同样是美丽的世界,温度却瞬时降到了零下,冰冷的心没有温暖无处融化。

 

“感时而花溅泪,恨别而鸟惊心”。


我想方设法让她开心起来。我开始为她唱歌,为她唱中国的民歌,李清照作词的《月满西楼》和陈淑桦的老歌。她很喜欢我的歌声。我也很高兴自己终于有了一个中途不会打盹的听众。我告诉她自己曾经在剧场工作,超喜欢音乐和戏剧。我为她讲故事陪她聊天,讲我以前在国内的故事。因为我知道人在伤心的时候就好像自由落体,而有了陪伴和支持便不会让人跌到深处至遍体鳞伤。


后面,估计她的家人来电了。再后来,她的叔叔过来了。他叫John, 来接Alice。他问我要了电话,说:谢谢你帮助了Alice。她和她的家人会很感激你的帮助。你知道Alice 吗?我说一头雾水说不知道。他说Alice 很有才华,她有出版很多书呢。我大吃一惊,原来我遇见的路人甲原来是塔州有才华和多产的作家。


我记得Alice 问我,你是谁,你为什么会过来,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呢?我说,我们是人类,是社群生物,没有人会被抛弃。有人受伤了,人的天性会让其他人帮助照顾她。如果将来哪一天我受伤了,也会有人来照顾我。至于是谁让我来的,我不知道,也许是上帝吧。

 


那个一直帮我出主意的姑娘


原以为故事到此画上了句号,然而,事实并非如此。Alice 在脸书上加了我。她问我是不是有时间一起去喝咖啡聊天。那天好像是在她出门远行美国之前。我当然喜出望外。然而,那个时候的我已经不知不觉改变了自己的规划。我开始把那些学校资料束之高阁,转而搜寻农场的工作。那个时候我只有102天的时间去完成我的农场工作,依旧在漫天遍野搜寻农场工作的讯息。


“谢谢你Alice ,可是我已经不打算申请专科学校来继续我的签证了,我打算先做农场工作,然后再回来大学念书。目前我已经找到了第一份农场的工作,虽然繁忙沉重,但是也是一个很有趣的经历。明天早上我会六点钟之前去一个酒庄收割酒葡萄”。


Alice 并不知道农场工作对于工作假期签证的意义。她说:“你需要工作吗?我可以直接给你现金啊,我可以帮助你的。”她快把我逗乐了。她说“我觉得你在时尚领域可以一展身手的,为什么不在城市里面发展呢?”我的眼睛里面挂满了星星一般的憧憬,我当然更情愿去做一些创意和时尚方面的工作,然而现实是上帝给了我另一种安排。而我需要在她的指引下去寻找那片海阔天空。

 

后面Alice 不断地帮我介绍工作,然而她也许并不太了解塔州的农业。她一会儿说:我有一个abn, 你可以直接用我的账号不就可以了吗。后面她又说:去北塔好了,那里有很多农场。如果你在德文港附近那你可以免费住在我家。你想住多久都可以!我的房间就是你的房间。


她好纯粹好善良。仿佛她的一颗心是水晶做的,晶莹剔透没有杂质。尽管我一个人在塔州流落异乡。但是我并没有感到孤单。有人对你说:You are not alone. I will help and support you. 那是一种多么温暖的感觉。


后面我顺利在北塔找到了一份苹果农场的工作,也在朗赛结识了很多小伙伴。终于我不必再感到形单影只了。Alice为我感到十分高兴。她一直在不远处,询问我的近况。

 


德文港的道别


秋天要结束了,北塔的苹果收获季节也要结束了。因为工作的需要我决定离开塔州出发去南澳。最后的两天我搬回了最初住的青年旅社。旅社的老板对我很好,他叫Peter。他给了我升级了房间,并且只收了我普通房间的费用,真好。我跟旅舍认识的小伙伴们道别。然后跟我的朋友兼同事,一个匈牙利男孩,一同驱车离开朗赛,前往德文港,搭轮船去墨尔本然后前往南澳。


Alice 出现了。她说:亲爱的朋友你要离开了,我和我妹妹都在德文港。我们会去港口为你道别。


于是我们在德文港再次相遇了,像是一个美丽圆满的结局。令我喜出望外的是,同她一同出现的还有她的爸爸妈妈和妹妹。她们一家人都前来德文港为我道别。


Alice 穿着一件红色的外套,她看上去很活泼爽朗。跟我上一次遇到的悲伤的她判若两人。她说:哦,你终于见到真实的我了,是不是跟你上次遇到的我不太一样?


我收到了一份大大的礼物:Alice 亲笔签名的两本赠书:Tassie Devil and Marshmallows 还有一本Tailored Tasmania。她的母亲还给我一份她自己烘焙的Anzac 饼干。这个时候,华月初上,暮色中升起一轮橙黄色的圆月。我问:你们知道圆月在中国文化里面的意义吗?大家说不知道。


“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圆月象征着团圆。中国家庭在月圆的时候就会相聚在一起,庆祝生活的幸福和圆满。所以谢谢你们在这样一个特别的时刻为我送别,我觉得很温暖。”他们很喜欢这个月亮的比喻。Alice 问我,那你是不是要准备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呢?我有点腼腆,低声说:我觉得这个要取决于我喜不喜欢这个饼干的味道。

 塔斯仙境漫游之遇见爱丽斯

Alice 的赠书   不好意思,饼干都被我吃掉啦

 

塔斯仙境漫游之遇见爱丽斯

我和 Alice

 

跟朋友一起离开塔斯马尼亚,而且又是朋友在轮渡送别。没有忧伤,只有怀念。我知道这一个回忆我会永远珍藏。在公园中无意中认识的陌路人,一不小心成为了你的朋友,她会问候发自肺腑地帮助你,给你家一般的温暖。


Alice的赠书被我小心包裹起来,这是一份美好和心意。从南塔到北塔,从北塔到南澳,我知道无论自己走多远,我在塔斯都有一个朋友,和一个温暖家一般的地方永远会为我开启大门。这种感觉真好。

 

原来人和人之间的情感和链接简单和美好至此。

 

后记:

感谢Alice 的鼓励,最近她看了我的文章,鼓舞我写作和分享生活的美好。刚好我一直打算把这个塔斯的美丽故事记录下来。而且我也会写出它的英文版本,不然的话Alice 只能学习中文了,哈哈。


再后记:

欢迎大家阅读Alice的书籍哦, Tassie Devil and Marshmallows 讲的是两个年轻背包客出发寻找塔斯马尼亚恶魔的故事,充满趣味。十分推荐给小朋友和长不大的我们去看。Tailored Tasmania 则是探索塔斯马尼亚的一部百科全书。字里行间都是Alice 对这片土地深挚的热爱。

 

如果你某天在萨拉曼卡集市遇到了摆书摊的Alice, 或者你在塔斯的其他地方遇到她。请跟她打招呼,并且送上Sadira的祝福哦~ 感恩

  

 



 

塔斯仙境漫游之遇见爱丽斯

投稿微信:adj-helper3


塔斯仙境漫游之遇见爱丽斯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