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塔斯曼,做回原始人


几次环岛,我在新西兰遇见过无数背包客,同是天涯旅行人,大家总会分享自己眼中喜欢的风景,比如,冰岛的钻石沙滩令我念念不忘,我也总是提及新西兰最南边的斯图尔特岛;

而 Abel Tasman,是我从那些西方年轻人口中经常听说的,几乎每个环岛的背包客都给我种草这个新西兰最小的国家公园。

我也一直好奇、亚伯塔斯曼究竟是个什么神仙地方?直到有了那场沿着西海岸到尼尔森的road trip,其实是马里奥的车,我终于一探究竟。


【 摄影/文字】桃花岛小妖女 ღ


徒步塔斯曼,做回原始人

▲翡翠色的大海-亚伯塔斯曼国家公园


Marahau小镇是塔斯曼公园的门户,也是徒步的起点,探索Abel Tasman的核心是徒步、走很长很长的路,可以是几天几夜。

这种历时3-5天的徒步,在新西兰很是常见,而整个新西兰有9条著名的顶级步道(great walks),其中一条就在亚伯塔斯曼,从Marahau开始,沿着51公里长的海岸线一直走到Whariwharangi,这一趟单程差不多是3天。


徒步塔斯曼,做回原始人

*亚伯塔斯曼海滨步道地图(Abel Tasman Coast Track)


除了陆路纯徒步,水路搭快艇(water taxi)是进入塔斯曼的另一种方式,我的徒步之旅开始于Bark Bay、海岸线的半道。

荒寂,是我着陆后的初印象,当我一脚踏着甲板,另一脚踩进沙子,眼前出现的Bark Bay像是电影里求生的小岛,海水拍打着浮木,奇怪的树如墙一排,没几步就消失了尽头的沙滩、只剩下丛林。

迷宫一般的丛林,我在入口徘徊着,寂静无声,世界又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徘徊。


徒步塔斯曼,做回原始人

▲Marahau→Bark Bay (徒步8小时,water taxi1小时)


徒步塔斯曼,做回原始人

▲Bark Bay上岸


相对走完全程51公里的3天3夜,我在塔斯曼的探索只限于1日,走了5个小时、从Bark Bay倒着走至Anchorage,最后小跑冲刺、紧紧巴巴赶上末班快艇回到Marahau。


徒步塔斯曼,做回原始人

▲徒步第一站 :Bark Bay→Torrent Bay(7.8km)


像Anchorage这样的几个主要目的地,整条徒步线上共有7个,都是water taxi的途经点,每个目的地之间的距离平均步行3小时。

如果没有过夜的打算,走多远这个问题基本是由快艇的时间表而定,我所徒步的那个冬季一天只运营2-3趟,即便省时省力,最多也就利用个来回,徒步路上还要掐准时间,算紧步子。


徒步塔斯曼,做回原始人

▲我喜欢透过树叶缝隙、眺望风景


纯净如雨后丛林的空气,是绕着塔斯曼的大海。

竹林深处,柳宗元发现了一处秘境:

下见小谭,水尤清冽;

叶缝之间、雨林之外,我也找到了一片梦幻,

渐变色的海,水尤清冽。


徒步塔斯曼,做回原始人

▲渐变色的大海,水尤清冽


比起水,虽然我更爱看的是山,但新西兰的海许许多多次都令我屏息。

东海岸的凯库拉,游过海豚和鲸鱼的水透着薄荷色的荧光,另一头西海岸,散落纯洁海芋的帕帕罗瓦又是一往情深的蓝;等海水到了Abel Tasman,又变得奇妙无比,一波幽蓝,一波碧绿。


徒步塔斯曼,做回原始人

▲塔斯曼的大海,一头是幽蓝,一头是碧绿


诗人里头多落魄、不得志,所以爱寄情于山水,柳柳州眼里的小石潭幽静、却凄神寒骨,我望着太阳,太阳照着我,同千年前一样是寂寥无人,但塔斯曼的海奔向了自由。

一百个人眼中会有一百种风景,一千个人手中握着一千种命运,像柳柳州这般凄凄惨惨的大半生,我总是感伤造化弄人,如果万般不由己,倒不如快活些,像苏轼,颠沛流离,也不忘诗酒趁年华。


徒步塔斯曼,做回原始人

▲原始丛林与毛利人雕像


徒步道上,一整天里我只遇见了4个人,疫情之下,丛林和大海只剩下鸟儿的欢歌,有些落寞,又难得自在,自在其中,竟然还有些枯燥。

枯燥、说实在的,是我在塔斯曼的徒步体验。


徒步塔斯曼,做回原始人

▲指向south head、坑爹的350米


虽然有山有海,风光秀美,但步道几乎都是贯串丛林,沿着海岸线徒步、人其实是一直走在沿海的树林里头,上上下下,赏的最多的是青树翠蔓。

而海是目的地,很近、就在树叶的缝隙里,又很远,路无限的长,仿佛永远都走不到尽头。


徒步塔斯曼,做回原始人

▲South Head


对于那些过夜的徒步者们,我是万分佩服。

除了露营点,51公里的海岸线上一共只有4个可以过夜的小屋hut,露营需得背帐篷,小屋的理念是一切从简,只有床板,所以睡袋这玩意也得带、随身带。


徒步塔斯曼,做回原始人

▲Falls River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而塔斯曼公园原始得只有鸡拉屎、鸟生蛋,不靠自己,等着饿死。


徒步塔斯曼,做回原始人

▲Sandfly Bay


背、背上锅碗瓢盆,扛、扛上煤气罐,拎、喝的也得拎几瓶,虽然在新西兰自来水可以直接喝,但Abel Tasman的水龙头大多是没有处理的生水。

而我这么一个小身板,如果徒步全程,背的东西估计比我这个人都还要高了。。。


徒步塔斯曼,做回原始人


没有信号的生活,对现代人来说是难以接受,除了水、空气,手机似乎也是生命赖以维持的必需品,假如给我三天光明,估计我们都能玩三天手机,

但在塔斯曼,信号基本不存在,回不了信息,发不了状态,这里还是与世隔绝的原始时代。


徒步塔斯曼,做回原始人

▲与世隔绝的豪宅- Torrent Bay


森林尽头,海滩边上,竟然也能发现几处房屋,没有信号覆盖的地方,竟然也有人烟。

在塔斯曼,这些房子皆是私人领土,进进出出靠私船,无人打搅,也少了热闹,什么样的人能耐住寂寞长居于此?或许只是偶尔的度假屋,也是避世的好地方。


徒步塔斯曼,做回原始人

▲ 徒步第二站 Torrent Bay→Anchorage(4km)


我的朋友里头,有几个走过塔斯曼的great walk,他们的故事里有海味,下海捡鲍鱼、煮青口,有浪漫、在漆黑一片没有灯的夜,望满天星斗;

而我是找到了一窝孔雀蓝的野鸡,发现了枝叶上挂着的露珠,好奇苔藓为什么像棉花一般絮白蓬松。


徒步塔斯曼,做回原始人

▲ 纯净的海- Anchorage


心无旁骛的时候,人总会更加用心,

用心观察,用心感受。

一块裂开的大圆石头,别人说是裂开的大苹果(Split Apple),我自个瞧了是掰开的大馒头,海豹在礁石上栖息,懒懒洋洋,海水里游着的是小蓝企鹅,扑通扑通,是快乐的小生命,天地真我,游荡在海里,游乐在丛中,也游戏在人间。


徒步塔斯曼,做回原始人

有名的大苹果(Split Apple)-从Marahau到Anchorage的快艇途中









徒步塔斯曼,做回原始人

投稿微信:adj-helper3

徒步塔斯曼,做回原始人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