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万没想到




前段时间,欧洲疫情肆虐同时也是美国病例数呈指数型增长的时候,我和德国的朋友在聊天,互相鼓励和安慰,后来话题越来越偏,就中美以及疫情的问题上,朋友的男朋友(也是一位德国朋友)突然找我并跟我进行了“旷日持久”的“争论“。

 

作为一个也是受过高等教育,对西方历史背景有所了解并在西方国家生活了几年的人来说,这是我第一次深深的感受到了文化差异,虽然以前能感受到东西方的文化不同,但是这么强烈还是第一次。先讲讲我在新西兰感受到文化差异的两件小事。

 

 



分享食物




在以前的公司,有个中国同事特别喜欢拿自己的食物跟别人分享,想必大家都认为分享是一种美德。有一天,一个新西兰同事跟我说:“他好奇怪,居然每次都要把他的食物给我。”我问:“难道你们不分享食物吗?”她说:“我们只分享肉,但是分享一个苹果???不不不,我们不这样。”

 

 



所谓男女平等




工作的时候,如果需要体力上的帮忙,比如搬桌子等等,中国男士会主动帮女士:“都是女孩子,放下让我们男生干吧。“新西兰女生总是拒绝说:“这个我也做的到。”二话不说抬起桌子就走。中国女生还蛮心安理得的让男生包揽所有的体力活的。

 

现在网络上很多男同胞都在提田园女权这个概念,按照网络上的解释,田园女权指的是要求男女平等却要男性承担主要责任,以女权为借口追求女性收益最大化的群体。认为田园女权的这种双标行为和直男癌一样可气。

 

我个人认为,身为女性,我也希望男女平等,但是不得不说女性的确在体力方面不占优势,外加生育所带来的牺牲等等,我还是更提倡男士能更有绅士风度,力所能及的忙还是可以帮一帮的。看起来西方女性想要表达自己的“强”,以及东方女人更善于示“弱”吧。

 

在我和德国人“探讨”与“争论”的这些点里,引发了我很多思考,我发现很多最后也没有一个结果,只是大家的立场文化不同而已。大家也不要简单的认为此次疫情之后,中国由此真的引领了世界新格局等等,真实的社会和人们的思想远远复杂的多。

 

 



关于中国赠送物资




德国朋友:Winnie你不要相信你们的媒体,你们的zf试图把自己描述成一个抗疫领袖国家,他们是宣传,是为了提高国际地位,他们从一开始就隐瞒了事实的真相,欧洲也收到了很多质量不合格的物资,天知道这会害了多少人。


我:我不认为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发放物资完全是为了所谓的国际形象,中国人的文化里的确有救人于难的想法,作为有责任感的大国,我们也的确这样做了。再者,在中国发生疫情的前期,我们也收到过别国质量不过关的物资,我们选择了相信别国的善意,请问,我们深知大家同在一条船的道理,为什么我们要故意给你们假物资?

 

 



关于媒体




德国朋友:像我们这样的民主国家,我们的媒体并不受国家的控制,而中国控制了所有关于中国zf的不好言论,我希望你不要相信你们的媒体,我甚至在想你是否能看到我发你的那些国际新闻。

 

我:我承认中国的媒体有其弊端,但是我们现在讨论的是疫情问题,而且有些西方媒体对中国的确是有偏见的,西方媒体也不是完全公正的,想想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也会引流,会控评删评,我是觉得就中国抗疫这次事件不可全然听信西方媒体的言论吧,至少你发我的新闻,来源于西方世界,也的确有先入为主的偏见。

 

 



关于指责




德国朋友:中国zf企图掩盖新冠病毒的爆发并指责美国,在我看来中国和美国一样都是资本至上,不断的角逐谁感染的少,谁专家多,谁好谁坏。

 

我:首先,要搞明白一点,是美国先指责了中国,中国的立场是,病毒是天然的,我们也是受害者,当务之急是国际合作一起战胜病毒,指责并没有用,但是如果美方某些人坚持甩锅中国,中国只有反击。

 

在这件事上,我本人对中国zf的反击也表示赞同,有些圣母会认为外部的攻击一定源于你自身不正,你应该内修,这样外部就没有任何不顺了。我不能苟同,虽然很多人说爱是化解仇恨的最佳方式,但这绝对就事论事,如果美国zf的霸道,我们以开导、善解人意和爱去跟他们沟通,你觉得有效吗?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良心的好人,有良心的人就不会这么霸道了,在人际交往中也一样。我们中国自古就有:“以彼之道还治彼身。”即使这句话并不全对,但是做有锋芒的善良人是有必要的,朋友来了我们有拥抱,敌人来了我们有猎枪。

 

 



关于在中国的所谓湿货市场




德国朋友:我希望全世界这种贩卖野生动物的市场能够消失,这太残忍了,这些濒危的动物都被卖掉送上了餐桌或成为了药品,这也不符合欧洲人的道德规范。


我:我也同意这一点,但讲真,在这次疫情爆发之前我都不知道中国有这样的市场存在,至少我认识的所有人都没有吃野生动物的,目前中国已经出台了野生动物保护法,其实吃濒危动物的行为不单只出现在中国,也出现在一些欧美的上流圈里,单纯说中国人吃野味就有点以偏概全了。

 

 



关于病毒源头




德国朋友:我相信科学,大部分的科学报道都直指中国是病毒的源头或者是武汉病毒研究所。

 

我:他们只是怀疑而已,但是并没有充分的证据啊,反问一句,武汉军运会和电子烟事件是怎么回事?有证据证明100%跟新冠肺炎无关吗?这两件事可是比中国爆发要早。

 

德国朋友:你所说的这两件事,都是你们的zf在搞阴谋论,混淆视听,至少大部分科学家都认为跟中国有关,虽然没有百分百确定,但我敢说95%源头就在中国,而你说的电子烟和军运会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报道啊。

 

我:虽然你去过很多国家,但是你所去的国家都在一个西方文化圈子里,对东方文化可以说是根本不了解的,你眼中的世界是西方媒体告诉你的,不得不说,批判中国是西方的政治正确,如果你所接触的媒体没有中国抗疫的任何正面消息,这本身就是问题啊!别说是95%,就算是99%,只要那1%发生了,那就是100%的事实。源头是个科学问题,盲目的猜测对抗疫不利,只会发生对中国人的种族歧视,我不希望发生。

 

 



关于种族歧视




德国朋友:好吧,你说到种族歧视,你宣称西方媒体,但是你知道西方文化也是非常多样的,几乎在所有的事情上都有不同的见解。在德国,我们可以探讨种族歧视的问题,也认为这是一个很严重的社会问题,我们讲出来以防止种族主义继续滋生,政府对种族主义也是零容忍。那你知道中国也种族歧视吗?维族人在国外可说了很多很多故事,还有有色人种的问题,我有个教授朋友在广州做研究,对,就是那个被你们称为“巧克力之城“的城市,有一次居然有一个人对黑人捂鼻子,因为他说黑人都很臭, 德国曾经搞种族主义,下场并不好,而中国正有着公开的种族歧视,正走向那时德国的路子。

 

我:我了解你们欧洲各国是非常多样性的(看来我以后也要注意这点),我之所以称呼为西方媒体,是因为你们文化圈子很像,这样说为了简便而已。(看来西方媒体这一称呼,人家并不喜欢)的确在广州有歧视黑人的现象,主要是因为他们在当地犯罪,但我本人认为歧视是非常不对的,关于种族的问题其实我们是可以公开和在网络上讨论的,这并不是什么敏感话题。我认为种族主义者是认为自己的种族优于其它民族的,我的确认为中国文化很棒,我很自豪自己是中国人,但是也没有贬低其它文化的意思。总体上中国人还是对外国人很友好的。

 

我同意公开的种族歧视已经是中国的问题之一了,但是也远没有欧美国家有些种族主义者做的那么过分,起码我们没有“华人至上主义”,没有枪杀无辜的人民,没有搞恐怖主义。但是看看吧,国内的网络喷子也没少给外国人起各种外号,说洋人有体臭等等,消除歧视的最好办法,就是多走走看看,了解彼此文化的不同,让自己成为一个更宽容的人。

 

 



关于执政党




我:我知道zf有很多缺点,但是的确中国肉眼可见的变强大了,也比以前富有和安全,我认为没有一个国家的zf是完美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也没有好坏,适合自己的路才是最好的,西方有些人老是幻想,gcd控制我们,一旦发现有什么言论就会枪毙我们一样,这种幻想有点可怕,我其实强烈建议你至少去过中国,住上一段时间,对中国有个全面的了解,我们普通人不是很在意谁执政,只要变好了就行。

 

德国朋友:你当然要在意谁执政,因为他们是制定规则的人啊。(好吧,反正我习惯了,从小到大又没有投票过其它dang上台。不禁反思?!)

 

 



关于抗疫表现




德国朋友:你们的吹哨人李文亮被训斥和被禁声了,这不是西方编造的故事,西方媒体只是把这些故事又提起来罢了。

 

我:首先,是武汉zf办事不利,相关人员已经被撤职了,之后中央作出了迅速的措施,封城、居家隔离等等,最重要的是中国已经逐步恢复正常了,疫情爆发的时候我就在中国,我想我了解情况。我反问一下,如果欧美做的好,为什么欧美的数据那么吓人?我们可是老早就在国际通报了疫情,这两个月欧美都做什么了?

 

德国朋友:我们国家表现的很好,也封城,你要知道封城对我们来说不是件容易事,我们可是个民主的国家,我们又不可能把街上的人都打回家里隔离。

 

我:政府管控是一方面,另外我们人民大部分是自愿呆在家里的,因为我们中国人有不给别人添麻烦的心里,不完全是政府强行的。你知道有多少中国乃至亚洲人,认为欧美人不带口罩跑到街上抗疫,置家人和朋友的危险于不顾是多么可笑吗?

 

德国朋友:哦,你的立场简直跟你们zf一模一样。


我:我的立场跟zf一样不代表我就是错的。

 

德国朋友:虽然你在中国,但你并不在武汉,你根本不了解当时发生了什么。

 

我:你说我不在武汉,不了解当时发生了什么,那么你在更远的欧洲就比我更了解真相了吗?

 

 



最后




在外网看到一些低智人民说出种族主义言论和抵制中国言论的时候,作为中国人是真的很生气,但我也在反思,虽然这场疫情最终演变成了中美之间的抗争,未来可能会发生让其它国家战队的情形,这种走向还是很可怕的。

 

其实,低智人民哪里都有且不是少数,前一段时间甚至有国人在网络批判留学生和海外人士,还有些人在看海外华人的笑话,这跟外国的低智人民没什么区别。这次疫情,让所有人的民族主义情绪空前高涨,没有必要幸灾乐祸,这个德国人也提醒了我一点,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真的完全是好事吗?想想曾经的德国?小时候的我幻想的未来是世界大同,而现在的世界却走向越来越分化,究竟未来会怎么样呢,只有拭目以待。

 

 



通过这次疫情,我才发现中西方的思维差异居然这么大!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