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期粥语山在悉尼半年的常规工作【链接: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 粥语山悉尼打工度假工作篇(一)】之后,粥语山试想既然千里迢迢飞到一个谁都不认识的环境里,总要大着胆子做点平时或无法想象或抹不开面子的事情,不图回报,冷暖自知。

于是,便有了以下的另类打工故事。




Bravo先生的私人助理


初次与B先生见面,是在悉尼市中心海德公园前的喜来登酒店Sheraton on the Park。

在见面之前,朋友的简单介绍便深深抓住了粥语山浓烈的兴趣点。“年过古稀,见多识广,身份神秘,财富不详,行动不便,常年旅行”是粥语山对他的第一印象。这样听起来就很有趣的一位老先生,当朋友说向他推荐我们为他工作时,粥语山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当朋友联系B先生对粥语山一波商业互吹后,对方很快表示愿意见上一面聊聊。于是约定地址来到市中心,在喜来登的大厅见到了B先生。这时粥语山才知道,B先生在Sheraton包了一套豪华套房,竟常年居住在酒店。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阳台朝向东边,视野极好,粥语山能够想象远望早晨的日出给整个城市披上金纱的美感。B先生总爱称这里是The Centre of the Civilised Universe。


B先生并不喜欢抛头露面(所以不放图露脸啦),Bravo也只是他有一次帮老粥买火车票用的化名。粥语山至今仍不清楚B先生的具体年龄在75岁上或下,但能非常清楚的感受到时间在他身上沧桑的痕迹。


由于上年纪的关系,B先生的反应速度已然不如当年总有些迟钝,但并不影响他听懂老粥蹩脚的英语。同样延迟的,还有他的动作和语言。简单一句话十个单词,他可能会用三十秒组织语言,再用三十秒讲给你听。B先生的心脏做过两次搭桥,要保持活动并不容易,起身或者坐下,也都需要耗费相当的体力,甚至他坐下去休息的时候还没跟你讲上一句话便已经睡着了。


虽然表述有延迟,但B先生的计算机能力是顶尖的。行到任何一处,他总会带着一台老粥看来满屏全是乱码的笔记本,自嘲以前是个computer nerd,但在这样智能化操作系统的当代互联网世界里,他所有生活所需竟都能仅仅通过一行行代码解决。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B先生对探索世界充满着独特的热爱。


「他的房间里堆着从世界各地来的纪念品以及礼物,经常堆到收拾不过来的程度。有着一套珍藏的飞行员制服,他尤其喜欢那顶大檐帽子。别人给他的任何他觉得有趣的东西他都会放起来,大到壁画、瓷器,小到硬币、纽扣、冰箱贴都是他无数纸箱里的藏品。」


「他有着一套七十年来形成的独特世界观,身为澳洲人却总是在吐槽着澳洲种种莫名其妙的现象。常语重心长告诫老粥,澳洲人都是死脑筋,不用太在意这里的种种“死规矩”,说限制群众这样那样的都是万恶的敛财手段,有时你只需要强硬一点。。另外像航班时间、火车班次、google map、安全系统访问、建筑建设效率等等等等在B先生眼里一切not trustable……」


「吐槽澳洲自己人的各种奇葩,他却对中国(女人)非常感兴趣。第一次粥语山跟他聊天时便在他房间的冰箱门上看到一张他认识的中国姑娘的照片海报,问了一句他便夸夸其谈起来,讲了这个姑娘优秀的活动组织能力,说得这个姑娘更像是某传销组织的头目。也会在聊下次工作内容的时候话锋一转开始说他前阵子一直在聊微信的某中国女画家又邀请他去看画。B先生经常往返于中国和澳洲之间,虽然危险到每次坐飞机都会签身体状况免责协议,但他却乐此不疲。他会用wechat,会上淘宝,会从中国海购,认识不少中国(女性)朋友。看他最新的一条朋友圈,位置是:“中国女海归协会”。」


语山生日的时候,B先生还专程来祝贺,现实主义的他精准的送了语山一张David Jones的购物卡。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从此,粥语山的工作便是辅助老爷子的生活以及出行。当然听起来挺简单实在生活化的事情在实际操作起来却好几次颠覆了想象。不得不说,与B先生一起经历的,正是粥语山以前完全不曾想过的另类工作。


仍记得粥语山第一次去见他时只是单纯想着认识多一个有趣的朋友。而当天的“帮忙”就被他正儿八经地视为了工作——帮他整理他刚搬进酒店的杂乱行李。收拾工作也略带笑点:从一个大纸箱里一件一件的拿出那些散装的物品,他则一件一件告诉你重要或不重要,区分开后分别放置。粥语山特别纳闷,在收拾打包的时候不就做过同样的事了么?后来发现,这样的重复工作哪怕进行再多次,也依然能从重要的东西堆里掏出不重要的出来,粥语山便只好作罢任他高兴就好。


B先生对时间概念有着相当的执念。

老粥跑腿的日常琐碎往往是这样:

「我要逗鹦鹉,去帮我买个可以在阳台上喂鸟的笼子和一包鸟食,下午2点15分去前台拿楼卡直接上来到阳台安装好」

「我明天2点10分出门要去赶2点35的火车,你帮我买的那个逗鸟用的蓝牙音箱下载好鸟叫声的音频1点50之前送过来最好」

「新网购了个落地灯,过15分钟也就是下午3点半可以来帮我安装一下吗」


然后老粥急匆匆屁颠颠出门踩个自行车飞奔到酒店,上气不接下气的敲开门,只见他笑眯眯的指着门口那个硕大的箱子说,辛苦啦。老粥拆开才发现是那种类似宜家卖的组装四件套,花了10分钟装好测试没问题,他又笑眯眯的看着我说,well done! 没事啦,你可以走啦…


以至于有一次到了约定好的4点送东西给他时,敲了快10分钟门没反应老粥一度吓到半死还以为他心脏病犯了,强行要求酒店方叫security来开门,然后发现他在床边睡着了还打着酣…


如此随叫随到的模式里,粥语山佩服着B先生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得十分紧凑却井井有条,这是一种认真的生活态度,也许以往的我们都不曾拥有。沿用B先生当时的态度来讲:「work hard, play harder, but when conflict appears, work wins.」


B先生更是一位说走就走的行动派。

8月14日上午10点过,老粥换宿的工作刚做了一半,B先生毫无征兆地发来消息说要给老粥一个有趣的工作,已经预定了中央车站E站台赶上那班12点12分去堪培拉的列车。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是的就是这么毫无征兆提前两小时直接告诉你,票订好了,人按时到。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所以当老粥到达指定站台B先生告诉老粥今天要做的事情是「Train Trip」时,老粥脑袋里的概念应该就是上图这样坐面前这个车优哉游哉去首都堪培拉散散步。于是一边闲聊着,一边享受着澳大利亚的“高铁餐”向着堪培拉进发。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一路上B先生时而打着瞌睡时而回过神聊两句。然而,忽然出现在车厢里的B先生好友H先生以及从他们对话中老粥发现,事情好像并不是那么简单。


果不其然,列车行进到中途一个叫Goulburn的小镇时,神秘兮兮的一行三人就下了车。老粥一脸懵逼的跟着两位七十多的老人家坐着出租车在小镇上晃悠,去当地一家咖啡店买甜甜圈、整整一箱馅饼、又差使老粥去超市买啤酒买杂货……说来神奇的是,B先生甚至对老粥这样一个认识刚几天的旅行者能信任到把银行卡密码告诉老粥让老粥去取款。在小镇上辗转采购了一阵,出租车终于开进了一个类似货运站厂房的地方。


在几个似乎是熟识的工作人员热情招呼和带领下,我们穿过一个超大的铁路机车维修车间,B先生指着不远处的铁轨笑眯眯跟老粥说:


看,我买了一辆火车……

明天我们就开这辆车去Train Trip……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在天朝各种旧车严格管制下的老粥哪里见过这种操作!一脸好奇跟着老爷子登上车厢,终于弄清楚了这辆“Terra Australis”的硬件,默默的掏出手机拍照。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整个车厢被改建成了会客室的格局,沙发、茶几、吧台甚至卧床一应俱全,吧台里设置了餐厨、冰箱等各种旅行餐饮所需,简直就是个移动party屋。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然而老粥当时还有其他答应了的工作在身,无法立刻无预警就跟着车厢在澳洲铁路上闲荡,好说歹说终于让我赶最晚的一班火车回了悉尼。B先生表示很遗憾,老粥又何尝不是。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街头艺术家的首次试音


不论是墨尔本还是悉尼,你总能见到拥挤繁华的商业街头或是人来人往的交通要点有三三两两艺术家。他们或伏地作画、或自弹自唱、或表演杂技、或大变活人…

粥语山总盘算着融入一下氛围,给市中心街头低着头麻木地快步走着的上班族带来些中国风,就动了当一回流浪歌手的心思。


在Gumtree上淘吉他时看上一台卖家自己设计打造的琴,好巧不巧,卖家竟然是位在悉尼念吉他专业当音乐老师的香港姑娘。她与同学偶尔会在悉尼街头表演,粥语山好几次在唐人街碰上他们。买下她的琴和二手小音箱后一番打听,进一步摸清了街头卖艺的条件。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去市政厅混到一张许可证后(现场拍的照片太丑用反光遮掉),粥语山便计划着平生第一次的悉尼街头表演。

根据官方卖艺指南四处散步的踩点过程中,我们发现大部分牛逼艺术家都集中在悉尼塔步行街、环形码头、情人港以及市政厅维多利亚女王大厦附近,其余的则分散在各个街角或公园步道。考虑到自身实力有限,谨慎筛选以后,粥语山把第一次busking地点定在了悉尼中央火车站。为什么?人多眼杂来去匆匆啊!况且这里在下班高峰期之前的人流量并不高,非常适合试音和预备工作。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8月的悉尼天气还很冷,老粥找了个避风的墙角,面对着下午还未到下班时间熙熙攘攘的人群开始拾掇设备,语山也摆开架势准备大干一场。

出门之前粥语山心里完全没底,悄悄讨论这次出去能挣到多少打赏。先不说吉他箱子多久能回本,申请许可那十几块钱总得回来吧?


然而老粥刚把琴拿出来正在调试设备心里还犯着嘀咕,语山一脸紧张地紧紧握着话筒,忽然几枚五十分硬币哐当一下飞进了老粥对街打开摆在地上的琴盒……老粥哭笑不得的看着那头也不回的路人甲,姐姐,我们都还没开始唱啊!

就这样,所有顾虑和紧张随着几枚硬币的入袋烟消云散,两个罕见的中国人在悉尼中央火车站的娱乐表演序章正式展开。


我知道看到这里的少部分你们肯定想看视频,所以上传了半天把第一次试音的视频无剪无修原版搬过来了…手机直录,凑合看看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width=”100%” src=”https://v.qq.com/txp/iframe/player.html?vid=x07285wlqcg”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true”>


试过才知道,街头驻唱的感觉十分奇妙。

站在一个时间相对静止的点,身旁时空里的一切都在不停逝去,来往的人们有着不同的肤色,各自带着难以名状的表情。有人匆匆而去回到他的世界,有人驻足停留进入你的生活。

歌者那些流动的音符穿梭于往来过客间而组成的结,或许给辛勤工作的人们带来一天好心情,或许为同个屋檐下的流浪汉送去一些温暖,或许给刚下课的学生增添一份动感,又或许能拯救对街长椅上那个缥缈的灵魂。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粥语山在那里呆了两个小时,数以百计的过客从旁经过。总的来说不少老外对于这样两个中国面孔在街头唱中文歌表示稀奇。偶有华人经过会跟着唱上两句,也有刚放学的学生加入进来唱上一段,感兴趣的那些人们就懒懒倚靠在面对粥语山的柱子边待上十分钟,细细品味这股新奇的中国风。


等到收摊回家的时候,原本预计的许可证成本已经收入囊中,还有不少零碎打赏够粥语山吃上一顿美美的大餐。晚餐时粥语山边拆着用一堆硬币从超市采购来的新鲜大肉边愉快地讨论着:这样有趣又轻松的工作,何不多来几次呢?




几近疯狂的代购市场


到澳洲之前,粥语山对“代购”的认识仅限于欧洲名牌包包之类的产品。面对越来越多的朋友们提出的“代购”需求,A2?UGG?贝拉米??潘多拉???…一个个完全未知的名词根本没让未婚、穷逼、非女性之友的直男老粥反应过来,从未涉及过的这个领域是个怎样桃花潭水深千尺的超级市场。


或许得益于市中心绝好的地段,当粥语山刚到悉尼安顿下来时,便有朋友在聊天时提到:要在澳洲待那么久,正好有时间做做代购啊!完全不明白代购为何物的老粥一脸懵逼,在老粥眼里国际货运之类的事属于“风险项”而老粥又是个很谨慎的人不想大动干戈,倒是语山提出对这个市场有兴趣。于是老粥尝试在朋友圈推私人代购广告,却不想大隐于市的朋友中居然有那么多人需要代购!

事情当然说干就能干,一顿市场调研下来,仓储、购销、快递、价格差……所有的一套体系慢慢被摸清,另外,一条深不见底的灰色产业链也渐渐浮出水面。


所谓代购,就是由专人于境外购买所需产品并通过货运的方式转运回国内。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对此深深着迷,甚至有言说到澳洲的每个留学生都逃不过代购的魔力?

因为如果你玩转这个市场实在是太赚钱了!


听说澳洲做代购的私人卖家兼职年入几十万澳币不是稀奇事,学生党跑一单就能赚够这边技工累死累活一天工资的也比比皆是!甚至有些黑色产业链中,利润率竟然能高达500%!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举个栗子,

一双正品专柜原价199刀的「UGG女鞋」

每周专款折扣时售价149刀(750RMB)

折扣价加上快递运费和税费,

到买家手上大概200刀(1000RMB)

其中卖家利润可能有20刀-30刀(100-150RMB,在澳洲大约一顿饭的钱)

这是良心卖家(嗯,包括粥语山)的代购方式。然而就这样从海外物流回国后竟然还比国内淘宝正价(大约1400RMB)节省400RMB左右!


那如果是灰色产业链呢?


老粥帮朋友们带货一直坚持在超市、药房和专柜购买就是因为打擦边球代购的产业链水实在太深了!

举例,还是这双鞋子,

你以为你买到的是「正品UGG」?

对,无数卖家都可以告诉你他卖的是“正品UGG”,这真的也没错。


但是打破砂锅问到底,

你真的知道UGG是什么吗!?


你说UGG是个鞋子品牌?

刚开始代购那会儿有朋友请老粥帮忙带双UGG,老粥随口问了一句“你要哪个牌子的UGG”,把对方给问懵了,她问,“UGG不就是牌子么……”


然而,

UGG原本是在盛产羔羊的澳大利亚起源的一种特定连皮羊毛靴子的本地称呼!

它应该叫UGG Boots(拼音音译:à ge,Ugly Sheepskin Boots的本土化简称),而并不是一个品牌!

由于万恶的「商标注册」法律政策,1979年美国某滑雪家把这种鞋子带回美国市场销售后抢先注册了UGG相关商标,因此有了现在大众知名的「UGG Australia」品牌,因此,很多买家印象中的UGG都来自于「UGG AUSTRALIA」的产品。(顺带一提他们家好像基本上是中国代工生产的……)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因此其实澳洲还有很多本土品牌销售UGG,如悉尼的大街小巷充斥着各种数不过来的:

“EVER UGG”、“URBAN UGG”、“EMU UGG”、“UGG Luxury”等等,

甚至最知名的美国「UGG AUSTRALIA」和澳洲本土出现的「UGG australia」(注意大小写)都可能不是同一家!


由此一来这个神奇的市场还造就了无数利益至上的擦边球代购玩家。

比如直接从相对便宜的EVER UGG的代工厂拿货然后鱼目混珠充当相对较贵的UGG AUSTRALIA,直接卖给中国买家。甚至干脆在国内的UGG代工厂进货后伪造海运单包装成海外仓库发货…


林子大了鸟就多,好在粥语山没上道,要不现在可能已经年入百万了。

不过仅仅是帮朋友代购确实也给粥语山带来了好多有趣的回忆。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譬如给了粥语山手牵手一起逛街试鞋的美好时光。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譬如一起在Broadway Shopping Mall的Coles从正在补货的拖车上抢整箱市场上最稀缺的A2三段,然后因为每人限购两罐被售货员骂的狗血淋头。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堆满了车子的各类杂货奶粉保健品,兴奋的时候整箱整箱往家里扛真的有快感。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徒步到Town Hall门口的Woolworth买奶粉,市区里不好开车连摩拜都没逃脱充当运货工具的命运。

(画外音:看见没,每次抢货都是跑遍全城用上各种交通工具给你们辛苦人肉的哈。)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深入研究并精通不同品牌的母婴产品为以后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哈哈。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给朋友们填单子是个细节活哦。

可能最捂脸的事情,就是被迫学会了精准区分琳琅满目的女性用品……

什么纯棉的有机的,带wing的liner的,日用夜用slim又或regular,适合各种量以及Ultra thin/Extra Long/Super各种品类排列组合,请相信并认准女性用品专家——老粥。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玩转悉尼二手车交易


关于第四件工作前几期已经单独拿出来写过了,没看到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回顾历史消息的推文:

“免费”用车玩遍澳洲还顺便赚足旅费?老司机手把手教你玩转悉尼二手车市场 | NSW老司机二手车交易经验干货帖(下)——交易篇


以上就是本期粥语山悉尼半年时间内的另类工作分享,

能写到这里还不带打广告的公众号,估计就只有粥语山一家了吧。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另类工作,放在真实生活中什么样的体验?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