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澳之前,粥语山各自还在不同的城市打拼。
当时的老粥还在成都被老板带飞,尝试开发定制国际旅游平台,
语山从广州老东家外贸公司辞职不久,跟几个老板一起创业以色列。
命运的邂逅,把两个相隔半个中国两千公里外的人联系在了一起。走了那么远的路,仔细回想一下,似乎从国内开始,“循规蹈矩”的生活就从未属于过我俩——



老粥

本科毕业,混迹成都
离经叛道,迷茫求索
卖过保险,下过学堂
坐过单位,进过银行
玩过媒体,搞过编辑
做过讲师,干过市场
卖过建材,揽过推销
搭过路演,蹭过卖唱
卖过红酒,弄过旅游
现居澳洲,不知所求


语山

邦加华侨,落居潮汕
敢为人先,摒弃封建
独自离家,羊城闯荡
三年英语,五年外贸
体贴顾家,热情洋溢
旅游创业,了了收场
澳新之旅,顾念久矣
打工度假,一举多得
做事干练,口碑极佳
江湖人称——零差评

原本再正常不过的社会工作经验,却给了粥语山混迹澳洲职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看着身边那么多刚从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在澳洲工作的点滴,环境各异,待遇不等。粥语山认为,工作条件的优劣除了寻觅时的那份运气,更与各自本身的处事能力息息相关。在悉尼工作的那些经历,好玩、有趣、生动,更重要的是,教会我们如何在社会中寻找自己的领域。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Darling Harbour ——摄于Crystal家阳台



01

家庭换宿

Home StayHelp for exchange


粥语山在悉尼的生活头等要事得益于前文已经提过的HomeStay打工换宿,以至于在悉尼的半年时间内,衣食住行一站式解决。本次粥语山换宿家庭位于海港视野极佳的悉尼市中心Darling Harbour——Pymont Bridge桥头,现代化高级公寓提供全套设备支持。粥语山每天除了工作换取食宿,其他时间可以坐在阳台吹着海风欣赏海港景色思考人生。
(主推一波Crystal & Michael‘s Airbnb。详情留言撩我。)
所谓打工换宿(Help Exchange),即付出宿主需要的特定劳动来换取每天的食物以及住宿刚性需求,通常是与本地宿主同住,因此深受闯荡世界体验不同文化生活之年轻人的喜爱。

当粥语山还在墨尔本农场通过打工换宿平台Helpx进行搜索时,通过地址筛选无意中看到了Crystal一家的“详细介绍”:
“旅行家couple,去过世界各个角落,见识丰富,也喜欢在家也能与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交流的方式进行另类‘旅行’。目前在经营住宿生意需要两个人来帮忙打理,主要工作内容是打扫Airbnb。balabala…”

由于介绍实在过于详细且篇幅很长,粥语山还一度猜想这家主人是非常严肃的人。
工作部分放后面,先大概说说这次换宿的优势:
1. 生活本地化
到本地人家中换宿首要目的便是感受当地人日常生活习惯及文化。不必介意从一开始双方的习惯会形成强烈冲突,想要体验融入本地生活,入乡随俗是第一步。
2. 迅速节省开销
Whver刚进入陌生环境时每日必需的刚性开销就是食宿。而且在悉尼这种大城市顶着与国内三倍物价和五倍汇率,没有持续的澳币收入很难维持生活。换宿可相当于一份维持在城市里生存的基础工作,值得注意的是Darling Harbour这种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区域两个人租房一周租金起码也得要个400-500刀(2500RMB)吧。
3. 业余时间充裕
换宿工作一般不是全天Full Time,视情况可能1-6个小时不等,通常在上午或下午两三点就能完成。此后的时间可以自由安排。由于时间的灵活度,粥语山在其他时间就有另外的机会去找第二份甚至第三份工作,顺便还能搞点业余爱好。
4. 周边配套方便
湾区购物街就在桥头的Shopping Mall里面,沿岸数不尽的各种餐厅酒吧披萨店。出门转个弯100米,就是附近最大的一家Coles Supermarket买菜买肉淘奶粉保健品。桥头有亚洲超市以及便利店,购物充值等等非常容易。楼下便是轻轨站,直通Central Station,步行过个桥只需五分钟便可抵达CBD中心商务区。


换宿日常
一早起床阳光灿烂,进入工作状态之前,仅仅是阳台上的快乐时分,就让粥语山对雪梨村的自然生态爱不释手。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一早起来花半小时盯着花苞看它盛开,再坐下来喝杯咖啡吃点早餐。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而简单的早餐后,总有些不明物要被面包渣吸引而来,相互之间呼朋引伴,尤以团伙作业声势浩大而闻名情人港。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这群小家伙通常是这个德行——
先来点傲娇及优先组织纪律性: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再卖个萌出个彩: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嘲讽一下单身鸟: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最后给你留下一些艺术品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进入工作正题,粥语山这次在悉尼的换宿工作内容是Airbnb公寓的Housekeeping工作。一般根据客人的退房时间,从早上10点左右开始为下一位旅客入住打扫准备。当时在Pymont和Ultimo总共管理着6套豪华公寓作为高品质Airbnb出租,房型均为两房或三房。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其中一间公寓卧室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干净整洁的开放式厨房标准

客人退房的前一天晚上,就要准备好第二天需要的床单被套、杂货以及清洁用品,Mike会做出一张时间计划表方便整理思路。等到客人确认退房后,粥语山就开着小车载着要更换的用品出门。偶尔东西多了或者需要添置一些家具,小小的车子空间甚至还有些吃力。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主要工作流程比较固定,拆床单→更换床单→打扫浴室→更换毛巾→打扫厨房→更换及补充杂货(纸巾、调味料、咖啡等)→清洁房间及客厅地板→吸尘拖地,再把换下来的床上用品带回家精洗。偶尔也会帮房客除除草什么的,总的来说并不是多么复杂的工作。但是由于退房频率较高,有时的工作时间会比较紧凑,以至于需要花大量的体力短时间内处理好所有房间,这对于有第二份工作来说的人会很辛苦。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偶尔客人全部同时退房时,也会有像这样忙不过来乱成一团的时候。
对于客房服务来讲,房间的干净整洁永远为第一要素,也是房客最关心的一点。做的时间长了当然也遇到过好些奇葩客人,有嫌床单不干净自己去Kmart买了让报销的,有抱怨马桶刷子不干净要求refund的,对中国房客印象非常深刻的则是来自北京某重点名校附属高中的一位老师带着十几号学生到UTS参加交流活动。这位老师入住前交流时多次强调自己带的是中国高等学府的高素质团队,而退房后,整个两百多平米的大三房真叫一个活生生的垃圾场,倒是给了老粥咱们祖国的花朵在“高等学府”到底是如何被教育的残酷印象。
后来听Crystal讲,自我们离开后奇葩事件层出不穷,比较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我猜这台风机也非常想知道它到底做错了什么被赶到屋外淋了一晚雨。
由于房子的地段优良及超级房东精心管理,每间Airbnb的生意几乎全年无休,back to back就是最通常的情况,很少中断。边做着工作边观察房东如何管理,也是一种非常贴合的学习。甚至可以说,粥语山熟悉流程以后,依葫芦画瓢照搬这种模式再进行定制化改进就能顺利进入这个领域。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其中一间公寓的阳台视野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UTS近在咫尺

工作之余,偶尔也会照看主人家的小孩。语山的老本是做教育,选修时就习得如何自然与孩子相处。而家里一大一小一动一静的两个小姑娘Stephy & Sammy,也偶尔会把老粥折腾的够呛。小孩子的世界总是单纯而又天真的,但却永远猜不透。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偶尔会递给你一张纸再让你猜画的什么意思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总能创造出一些似懂非懂的作品。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活泼好动常年搞怪(没错我说的就是你lol)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也会有那些细腻温情的心思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老粥觉得这一定是自己这辈子能收到的最牛画像

与工作相照应的,一般来说,大部分换宿主人家会提供基本的饮食,如牛奶、鸡蛋、面包、麦片、咖啡等西式食材以及各种蔬菜。跟主人家熟了以后大家成为了朋友,食材都自己按需采购了。粥语山向来按捺不住随时随地开大餐的作风,语山跟主人家和她家妈妈又都做的一手好菜,于是一大桌人经常分享不同风格的食物。

大家也都知道澳洲主产牛肉、羊肉和鸡肉,因此价格相对便宜,反倒是猪肉价格比牛肉还贵。得益于超级便宜的鸡肉价格,在家开餐的风格经常都是很奢华的,像这样是常态: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喜闻乐见,后来语山有了另外两份工作偶尔不在家的日子,老粥也会偶尔沦落到这个节奏……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顺便一提澳洲的超市鲜肉物价,还是折算成人民币比较精彩——
普通鲜牛肉(未切):30元/斤 (12刀/kg)
上好的鸡腿(整个装):10元/斤 (4刀/kg)
国内没市场的鸡胸肉:25元/斤 (10刀/kg)
普通猪肉:40元/斤 (16刀/kg)
另外像生姜这种国内常见材料在这里是奢侈品一般的存在,常年高居90-110元/斤的高价(35刀/kg)。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开心时刻,甜点最搭




02

小憩酒店

Front Desk Office Receptionist


这是语山在悉尼的第二份工作。恰恰因为它,结识了许多可爱的国际友人,也让我们原本预计的两个月悉尼生活逐步延长到了半年。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可爱的团队成员们
这里的故事由语山分享:
到达悉尼换宿后的第二周,在host希望我们能够留的更久一些因此鼓励我们找第二份工作的基础上,我们开始在网上全渠道海投简历。没多久,我便进入了一家西餐厅做兼职。而到第四周时,我接到了一封询问签证有效期及个人附加信息的回复邮件。因为之前投递的简历过多而来信者未明确署名,还翻遍了之前的记录逐步对比,终于发现邮件来自一家两周前投递过的位于市中心的酒店。而这种常见的“澳洲效率”回复速度,在之后的求职过程中比比皆是。
回复其又等待一周后,我终于得到了面试机会。

精心打扮一番着正装上门当然是标准礼节。走进酒店找到前台一番自我介绍后,出来面试我的是位身材高挑气质优雅美女经理,在后来的工作中也定格了她是位非常出色的职场女性。经理来自波兰,虽然带着明显的口音但英语却相当流利。由于面试之前做了充分的准备,整个过程并没有进行太长。五六个Q&A愉悦顺畅的交流后,经理职场惯例般面带着微笑让我回去等待通知。

走出酒店的那一刻我暗自庆幸面试前做了大量充分的准备工作,竟恰好让经理抛出的问题正中下怀。后来经理悄悄告诉我,在她面试过的诸多应聘者中,我给出的答案是最完美的。其实我当时的英语水平并不是多么厉害,与母语使用者的流畅度相去甚远。好在得益于大学时期专业基础及千锤百炼的脸皮,当个正能量前台小妹还是绰绰有余。
候了三天,经理通知我直接去培训上岗。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经理在面试时明确告诉我,我是她尝试招的第一个Chinese working holiday employee。虽然她很满意我,但因为签证的特殊性,再考虑到我随时可能变动旅行计划,经理非常认真地跟我谈话希望我能够待上至少半年。多方权衡后,我决定接下这份工作,也就奠定了悉尼生活的基础。

身在国外,一定不能让老外对中国职员的第一印象失望!两周的培训期,也相当于试用期,主要是测试我是否能在这两周内能够迅速上手并胜任前台的日常工作。职位是正规白工,就算是培训期薪资也不赖,周末节假日也有加班工资。

常规工作对于酒店行业几乎一致,即处理预订、更新系统、Check-in & out、处理房务需求、部门间配合、解答旅客问题、推荐行程、在线回复、处理投诉等等,另外也会做做网络推广、平台商联络甚至采购工作。

时间一长,我发现除了五年外贸业务和旅游业务形成的工作能力以外,我的性格也非常胜任这份工作。前台是这样一种角色,代表着公司的气质和形象,为客人提供的服务质量直接决定了客人入住时的第一印象。于是,一个元气十足,真诚待客,永远面带微笑的亚洲女孩几乎快成了酒店前台的招牌,网上预订系统的员工项目评分也一直在推高。

到这份工作结束的五个月内,不仅工作零投诉、零差评,我还认识并结交了不少来自世界各地不同肤色操着不同口音的旅客朋友,甚至经常有客人站在前台找我聊天聊一下午甚至专门等到我排班的那一天来找我开玩笑,弄得我既开心又无奈免费加班。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万圣节客人打扮成这模样冲进酒店把我吓得够呛

更重要的,这份工作让我感受到一种带给别人快乐的使命,也在这份工作中无意改变着老外对中国人的刻板印象。当你真诚对待每一位陌生人,对方满意的反馈时常能造就感人的瞬间。

因为一份工作,来自不同国家的同事们最后也都成了朋友。在酒店工作的那些日子,留下了不少开心的回忆。熟悉大家后,意外发现来自欧洲、亚洲、南美、中东的同事们(对!老板坚决不请澳洲本地人)名字竟都有着缘分般神奇的共同之处:

Ania, Camila, Dahyana, Daniela, Florencia, Livia, Lydia, Tatjana…

发现什么有趣的事了吗?
于是姑娘们似乎理所当然地迸发出共同的爱好——聚餐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家里聚餐……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餐厅聚餐……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酒吧聚餐……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办公室聚餐……

有着这样一群活力四射的同事,办公室的氛围一直都处于欢快和谐的状态。前几天听前同事说美女经理正式从酒店离职,这里祝她一路好运,更上一层楼。




03

最牛中餐厅

All RounderKitchen Hand


这份工作是老粥最不喜欢却最想分享的。
来澳之前老粥就已经听闻澳洲各大城市华人圈工作的风格,重点词无非两个:黑工、压榨。(并不是针对所有华人)以众多餐厅、奶茶店尤为严重。

本来预期中粥语山是没有打算找任何一家华人店工作的,可这家餐厅实在是离家太近了(出后门步行一百米)给了老粥很大的诱惑。本着赚旅费为重的想法,老粥还是直接上门投了简历。

且不用提名,如果你眼熟也来过这家餐厅工作,老粥估计你应该明白。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面试的时候悄悄拍了一张,后面的工作时间根本轮不到你摸出手机拍照。

  • 职位:Allrounder/Kitchen Hand

  • 工作内容:准备前菜、装饰菜品、配菜传菜、杂务

  • 工作时长:5pm-late,每天6小时左右

  • 薪资:法定最低时薪(白工!!当时是$18.29/h),偶尔有点小福利(例如小费、中秋发月饼)


刚来澳洲体验工作的朋友们,老粥打心眼里不推荐来这类环境工作,会让你的身心受到一种强烈的摧残。矛盾的是,老粥又真诚地建议你们到这样的地方去试试,或许只有经历过这样的切实体验,你才知道你追求的生活品质底线到底在哪里。

餐厅位于旅游核心区域,有着华丽的装潢,定位高档,主营海鲜中餐,生意非常不错。可老粥却在这里度过了三个星期噩梦般的日子。
其实这份工作并不难,传菜方面只需熟悉并记住半成品菜式出到菜台时需要添加的材料(如耗油等酱料、花生碎或葱花香菜等)以及搭配的餐具(刀叉勺筷)即可出餐,四五位员工同时工作,会有一位领班负责出菜的调度。准备前菜及配菜(如生菜包、烤鸭配的香葱黄瓜饼皮等)也不是难事。剩下的就是准确将菜品传达到每一桌罢了。整个厨房需要的工作效率非常高,一整晚6小时几乎停不下来。

然而问题在哪儿呢?

那就不得不提老生常谈的公司管理细则——企业文化及工作氛围。
老板梯队肯定都是有本事的人,不然也没法在这么好的地段开这么一家高级餐厅。店面经理人其实不赖,典型的在其位谋其政,无奈在这样的环境中磨炼久了,太极的功夫倒也炉火纯青。这倒也不是重点,而是往返于楼面和厨房之间时,时刻都能明显感受到一股浓烈的火药味。

先说氛围,老粥相信一个良好的企业一定是由一群心态健康向上、积极乐观的员工以及懂得如何带领团队建设企业文化的团队组成的。而在这里,老粥体会不到上述任何一点。从内到外,所有员工脸上总是阴云密布,除了干活,没有人喜欢交流,除了给客人点单,没有人愿意摆出笑脸。除了工作区域划分,员工也基本上有好几个小群体。

№1 老一辈
经理,主厨,炒锅,楼面厨房领班基本都是在澳洲生活很长时间的老一辈了,全是华人,做事干练,或许刻板但是把工作流程已然熟悉到家。虽然在厨房间工作,老粥跟厨子炒锅的前辈从来没说上过一句话,连他们的名字都不知道,偶尔跟皱着眉头的Kitchen Hand对上两句菜品介绍,基本对方也全带吼的。传菜领班大妈起码有四五十多岁,说话从来没客气过,除了冰冷的叫餐进单,她也不讲其他话,也没看见过她笑。甚至老粥在厨房员工很累的时候想打下鸡血带动下气氛,她会直接冷冰冰的杵一句:“你的话太多了。” 然后并不喜欢老粥的这位大妈就在背后议论时说老粥坏话最后不给排班……嗯,这样的领导惹不起。

№2 台湾人
餐厅有大把来澳许久的台湾人,绝大部分是女孩。她们大多数没有高等教育经历,或许是环境影响,义无反顾的做着最辛苦的基层工作,却未觉得在这个岗位上也应该带着正能量。并不是老粥对台湾同胞一开始就抱有偏见,毕竟也遇到过不少非常懂事的台湾妹子,但在中餐厅环境里碰到的这些个不知经历过些什么,总是对其他圈子尤其是大陆来的抱有无差别敌对心态。随时听到她们之间的聊天都是无止境的抱怨,要不就是八卦弯酸嫉妒别人的美好生活。到最后老粥见得多了才看出,她们或许是发现自己的不足又下不了决心提升自己,担心别人抢她们当下的饭碗只能靠勾心斗角艰难度日……

№3 留学生
这是老粥觉得最不可思议的群体。有部分同事对人会热心一些,工作上也愿意互相帮助。同事之间相互聊天,老粥才发现在中餐厅工作的这些年轻员工竟然有大量是旅澳留学生,甚至有一大部分正在攻读硕士学位。试想,一位家庭条件好到足以出国留学的科研型精尖人才,千里迢迢跑到澳洲一家讲着中文全是华人的餐厅打一份拿着最低时薪每天黄金时间苦干6小时的厨房工,被环境所影响到愁眉苦脸见人就怼,到底是为了收获什么?接触久了,有一次看到韩国同事跟咱们的硕士生同学边讲英语边解释比划,老粥才反应过来,不仅是台湾同胞,有些甚至专业雅思要求必过四个7的留学生会来中餐厅工作,竟然会是因为听不懂英语!再有一次跟一正在UTS攻读工程管理硕士的哥们聊天,这位仁兄神采飞扬地告诉我他们这专业毕业以后如果进入正式单位工作每个月能拿到5000块钱薪水时,老粥忽然觉得当时没有盲目选择留学是件多么幸运的事。

№4 其他国家的背包客
相对地,老粥其实也不愿吐槽这是事实,但餐厅里最有正能量的群体竟然都不是中国人。这群朋友来自马来西亚、新加坡、韩国、日本,虽然都是亚洲面孔不易识别,通过他们脸上的表情却极易区分。他们会用蹩脚的英语跟你打招呼介绍自己,再笑着回到岗位上拼命工作。或许是听不懂中文的原因,他们从不参与吐槽或抱怨大会,偶尔互相之间开开玩笑给对方打气,使得彼此工作起来非常轻松。等到下班时,只有这群人会笑嘻嘻的向同事致意并离开。

因为小群体互相之间几乎不交流,于是小范围形成了一个怪圈:
华人瞧不起不会讲中文的日韩人安排其洗碗搬货——日韩人跟东南亚人讲英语传播正能量华人听不懂——东南亚人和日韩人积极工作鄙视华人的工作氛围。
同一个屋檐下工作,能体验到这样的圈子文化真是精彩!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日常卸货中,悄悄告诉你下面那两个工业桶里装的是每日例汤和酱菜
除了群体之间微妙的关系,同事之间的处事也十分滑稽。

老粥经常会遇到这样属于“正常流程”的情况:
Kitchen Hand内厨咆哮着出菜却没有带桌号标识    传菜领班按照单子咆哮着让你赶紧送去问经理上给哪桌顺便无缘由骂你速度慢    送餐到楼面时经理咆哮着要求你端着菜站到需要送达的那一桌旁直到那个区域的服务生从你手上接过菜上桌    该区服务生忙完其他桌不耐烦的跑过来接过菜咆哮着要求你下次如果看到他在忙就把菜先放到吧台桌上    吧台同事看见你把菜放进他的管辖区域立刻咆哮着让你把菜端回服务生那去……

老粥的暴脾气在这样的死循环下有好几次都想直接把手上滚烫的砂锅呼他们脸上。
回忆了这么多,仔细想想我刚才说过这份工作值得分享和纪念?
嗯……可能因为他们管饭吧。



04

海滨会所

Wait StaffFunctional Venue


写在前面:
前几天刚开始在写这篇文的时候,突然听还在这家餐厅兼职的前同事说,这家店在6月28日停止营业遣散所有员工正式宣布倒闭……
我这篇文可能有毒。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悉尼海港大桥下的Walsh Bay是粥语山经常散步路过的美丽海港,在海港的核心位置有着这么一家并不知名的西式会场。
语山在Gumtree上找到了这家兼职白工,后来因为旺季到来便把老粥也介绍了进来。于是两人便在同一工作环境下体验了一把歪果仁的日常Party风格。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Function Venue,粥语山实在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翻译它,姑且就叫它“会所”。会所由两部分组成:一半是活动场地,包含餐厅、舞池、吧台、演播厅、室外会场,另一半则是厨房和办公区域。

整个港口有好几家类似的店,会场是由古老的海港旧仓库改造而成,石制的墙壁木质的大梁折射着它几十年的沧桑。室内典型的西式近现代装潢略有一些格格不入,在老粥的眼里是一种微妙的氛围。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这里承接各式各样的活动,因此粥语山一样不落的体验了澳洲人民的晚间日常——婚礼、酒会、舞会、生日趴、公司年会、企业联谊会、产品发布会等等。
粥语山的角色是穿梭在餐厅与厨房间的waitstaff,兼职的时段通常是从下午4点开始到深夜。前几个小时几乎都是在与广告公司的配合下设置会场。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设置好场地,等夜幕降临的时候,客人们便陆续来到会场。
当着装正式的各路帅哥靓女步入会场,我们便手托香槟果酒穿梭于客人之间,边给客人提供酒水,边通过他们的对话猜想今天的活动内容。
前酒的时间很短,回到厨房后,晚餐的工作才是重点。
用餐风格是完全的西式,主厨是新西兰人,会做各式各样的意式餐点。听说女老板以前也是个很牛的厨子,可惜性格太刻薄与所有人都合不来,好在她不怎么来餐厅。
问:在西式餐厅工作最头疼的事情?
当然是记菜名啊!!
你问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家餐厅这么可怕,你可以感受一下接下来的画风。。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老师说:好可爱的点心对不对?为了让服务客人更周到,你必须把这种爱传达给每个人。因此让我们布置下第一道家庭作业——
熟识菜单并精准为客人解答
以下四道常用菜品

1. Canapés 点心
Chargrilled prawns wrapped in rice vermicelli & cucumber with a palm sugar & kaffir lime dipping sauce
2. Entrée 前菜
Chinese duck in an open herb lasagne with mizuna, marinated vegetables & a plum sauce dressing
3. Main 主菜
Herb crusted veal topped with chevre mousse filled zucchini flowers on pea & oregano puree
4. Dessert 甜点
Honeycomb chocolate wafers with hokey pokey brulee layered with fresh mocha cherries

附加题:
Main 主菜:
Chargrilled lamb fillet on a sweetcorn & sweet potato rosti with mint pea puree & gremolata crumbed ocean trout on summer lobster risotto with salmon pearl buree blanc
(没错以上分别都是单独一道菜的菜名)

粥语山:。。。。。。

虽根据客人的预定搭配各有千秋,但主打的西点菜品一般都是固定的,因此最无语凝噎的部分便是碰上万恶的澳洲著名“三贱客”:”Gluten free”, “Vegetarian”以及”Seafood Allergic”。
除了在流水席上费时间专门照顾易感人群,老粥还总是记不住那些复杂的意大利语和法语混杂的菜名,常被迫直接拿这东西的原材料名忽悠客人。老板视察时曾突然要求老粥说出手里三种颜色Ravioli分别是什么口味,老粥直接崩溃。
餐后一般是酒会或者舞会,客人们举着酒杯来来去去与身边的人自然交谈着,或进入舞池随着DJ乐队的劲爆音乐嗨上一把,这便是西式社交的情景了。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在这里,粥语山硬扛五公斤的餐盘穿梭来回给客人serve canapes,学会了如何上Main Course时一只手端两个大餐盘,以及如何稳住托盘里七八个香槟高脚杯。甚至到后来离开这家店之前的最后一天工作走神,老粥才终于打破了第一个香槟杯子。

餐厅里的员工来来去去,最终留下来长期工作的是一群非常可爱的年轻人。他们来自海外,各自有着不同的经历与梦想。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Carolina来自哥伦比亚,以前是位理疗师,在悉尼边学习英语边钻研着人生方向,或许梦想有一天能成为出色的医师。
出生尼泊尔的Biwash正在努力攻读电子通信专业,在餐厅里做着kitchen hand补贴家用,梦想着有朝一日成为建设祖国的工程师。
德国小妹Fini是位背包客,从小随着家里做餐厅生意长大,各路技能快准稳,正独自游历世界增长见识,也为了寻觅生活本源。
当然还有刀子嘴的新西兰主厨,精干的澳洲经理Liam,老好人Sandra,爱笑的台湾妹子Coco……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由于玩嗨的客人并不是那么愿意提早离场,餐厅的工作一般会持续到深夜。粥语山骑着摩拜共享单车在凌晨两点的悉尼街头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却心情舒畅,互相的依偎成为彼此之间唯一的支柱,是种说不上来的独特体验。

跳出华人圈的日子里,粥语山赞同着也摈弃着五花八门的文化精髓。无论处在哪种行业,工作性质内容如何,粥语山始终相信着保持个性和原则比逆来顺受更能得到工作伙伴的尊重和认可。随时保持活力和积极正向的心态,更能让伙伴了解你并接近你。半年的时间内,粥语山亲身尝试很好的验证了这一点。入乡随俗,不卑不亢,结交朋友,收获良多。

生活在悉尼这样繁杂城市里的人们啊,或许一开始迷醉于灯红酒绿不知所向。但请相信,当看尽世间繁华,尝尽工作艰辛,履平人生阻碍,那些过往的经历将会化作一座灯塔,指引你迷途的方向。



放弃循规蹈矩的国内工作,来澳洲图个啥?其实常规工作也能比想象中有趣!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