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澳大利亚宣布封国之后,那些无所适从的打工旅行者

▲ 打工旅行签证,图片来源于网络。



随着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很多国家都先后限制了国际出入境,我们不仅无法去旅行,办理的签证也会随之失效。比如我在去年办好了印度五年旅游签,在2月份的时候,就被宣布无效。


旅游签之外,还有一种比较特别的签证——打工旅行签证(working holiday visa,简称WHV),开放给30岁以下的年轻人,让他们可以一边打工一边旅行。目前对中国开放这种类别签证的国家只有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每年澳洲5000个名额,新西兰1000个名额,有效期为一年。


疫情之下,申请今年入境的这5000人,如果没在封国前抵达目的地,就陷入了无法前往且个人生活被打乱的窘境。


我之前并未留意到疫情给这个小群体带来的影响,直到小星球找到我。

她从去年3月开始一边工作一边准备英语考试,曾经有半个多月的时间因为工作和考试压力过大而持续耳鸣。原本计划今年3月去澳洲的计划因为疫情而搁浅,她的WHV签证也即将在8月份到期。


小星球给我发来了很多他们的故事,她并不是一个人。


他们当中,有的因为想去澳大利亚打工旅行而放弃保研,现在毕业也即将失业;有的即将超过30岁,这是他们最后申请的机会;还有的为了去打工旅行早早辞了职,现在焦头烂额正在找工作……他们仅仅是被疫情影响的一小部分人,但由于只有中国大陆青年申请WHV时有5000名额限制,所以这一小群人又更显得无助。


我在二十多岁的时候也想过申请WHV,但最后因为各种原因未下定决心前往,所以在看到他们的话时格外理解。即便打工旅行蒙上了太多浪漫的色彩,被很多人过度宣传,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易抛弃当下去追寻另一种生活。


以下这些故事只是其中有代表性的一部分,虽然都谈不上是性命攸关的大事,但对每个个体而言,却都是与梦想擦肩而过的大事。


当澳大利亚宣布封国之后,那些无所适从的打工旅行者

▲ 澳大利亚Perth的地面。




A放弃考研和找工作,毕业即失业


我是一名2020届毕业生,正在毕业=失业的境况中艰难求生。


大三的第一个学期时,我和大多数人一样,面临考研,考公务员,还是找工作的选择。我不想过上一眼可以看见未来五十年的重复生活,果断去掉的公务员的选项,又害怕职场,所以选择了考研。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见关注的微博博主去了新西兰,把个人简历改成whver。作为一个好奇心宝宝,我开始百度搜索whver,浏览了各个公众号、攻略、微博,然后我意识到:这就是我梦想的gap year啊(高中写英语阅读的时候有提到国外gap year,非常羡慕)。于是果断卖掉了考研资料,买了雅思书自己备考。做攻略,考雅思,公正材料,抢名额,递签,下签,一步步都完成之后,我安心地等毕业买机票飞去南半球流浪了。


然而年底疫情大爆发,武汉封城,全国人被“禁足”了。我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查看疫情情况,后来国内情况有所好转,随之而来的却是国外疫情爆发,澳洲关闭边境,事态变得越来越糟糕。


我心里还抱着一点侥幸心理,心想我还有大半年呢,肯定可以出去,大不了就是晚一点,于是继续准备签证没有管秋招,之后又放弃了线上招聘会。现在已经五月底,考研的同学上了心仪的学校,找工作的也拿到了理想的offer,就剩我,两手空空。


当澳大利亚宣布封国之后,那些无所适从的打工旅行者
▲ 西澳。



B放弃年薪20w+的工作,在武汉等来澳洲封国


2018年,我听说了WHV,决定申请,想走出去看看世界,体验不一样的人生。为了这个签证,我下班后每天学习英语一两个小时,周末也不出门。第一次我自己试着抢名额,压根没戏,连页面都没进去过就没了。第二次花两千多找了tb中介,终于抢到了。


是否要辞职过去,我犹豫了很久,当时年薪有二十多万,公司也处于一个向上发展期,但盘算了很久,还是觉得WHV的机会更难得,一生一次,一年全国也就5000个名额。


于是辞了职,在19年9月入境澳洲。的确,虽然澳洲有些地方并没有一些公众号里描写的那么美好,但总体感觉还是很值得,认识了一些也是打工度假的小伙伴,每个人都是一本故事,在那短短的三个月里经历了许多,也成长了不少。


一月初回国过年(疫情还未被重视),本买了二月初飞布里斯班,想过去就开始集二签的我,万万没想到,武汉由于疫情,封城了。当时澳洲还可以经第三国隔离14天后入境,但武汉要封城到4月8号,我这边就是想出也出不去。


加上楼下的感染病例,有认识的亲戚也因感染新冠去世,整个二月我在武汉被恐慌笼罩,等待着武汉解封赶紧去第三国隔离再飞澳洲,还来得及集二签。


武汉还没解封,澳洲三月底宣布封国了,不让非澳洲Pr或居民入境。消息传来,如当头棒喝,把我的梦想和希望打得七零八落,一度绝望。唯一的寄希望于,澳洲能够冻结签证,从封国那天起签证延期到澳洲解封。参与各种请愿,然而最终的结果是:澳洲宣布不会延期。


最后还要说明的是,中国大陆和其他国家或地区不同,台湾香港是不限制名额的,而大陆一年只有5000个名额,要靠抢,我们没有多少主动权。疫情是不可控因素,并非我们主观上不愿意去入境澳洲,如果政策上能对我们这部分人也做考虑就好了。


当澳大利亚宣布封国之后,那些无所适从的打工旅行者

▲ 澳大利亚的短尾小袋鼠。




C30岁的申请者,这本该是改变生活的起点


我是体制内工作,因为想逃离一成不变的生活,在马上到年龄限制时决定申请whv。


毕业好几年捡起英语不容易,复习了几个月专门请假飞去上海考了pte,后来又到北京提交申请,前后开销一万多块,耗费了大半年的时间。


本来想一下签就去,可因为工作的特殊性,递交辞职后领导不予批准,前后和单位僵持了很久。12月时,跟同伴约定过完年就出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现在的情况让我压力很大,一方面无法再回到以前生活的正轨,另一方面由于年龄到期的问题,无法再次申请。whv对我来说不是一个gap year那么简单,是我想要重新开始规划人生,逃离乏味生活的转折点。我相信任何一个在三十岁时鼓起勇气抛弃一切的人,都无法坦然接受这个结果。


当澳大利亚宣布封国之后,那些无所适从的打工旅行者

▲ 南澳阿德莱德的日落。




D准备三年,绝望与不甘心


最开始选择whv是因为我暗恋的男生在这边读书,那个时候,经常看到他发关于澳洲的照片,非常向往。我也想有一天能去游览一下,然后听着《好久不见》看看他之前生活的地方。


后来,无意在豆瓣上看到了whv,知道了原来还有一种可以边打工边旅行的好签证,于是,那一刻,我知道了我要干嘛。我从大二开始准备,打算毕业后就去过一个间隔年。那时家里还很反对,后来在我强烈请求下才支持了我的决定。


自从知道想在毕业后去澳洲开始一段史无前例的大冒险后,我就不再迷茫。每天学习英语,憧憬着这场冒险旅途。后来,我顺利拿到了签证,打算拿到毕业证后就过去,可万万没想到,等来的却是旅游限令。


疫情当前,我无法再出去了,我准备了三年的签证可能会变成一张废纸,那个时候我哭了,很绝望。那天,爸爸安慰了我很久,我才缓过神来。


因为当年全身心准备签证,没有参加过任何校园招聘,所以,我成了毕业即失业的一员。现在只希望一切快点好起来,希望大家能相互理解,也不甘心这些年的努力全都成为泡沫。


当澳大利亚宣布封国之后,那些无所适从的打工旅行者

▲ 西澳,一条地图上笔直的路。



E不敢轻易开始找工作


我换了两家中介,才抢到whv名额。下签后,今年一月辞职,二月买机票,来回花了一万多。


现在情况对于一般的打工者真的很难,比如虽然我的签证尚未到期,但我也不敢轻易(在国内)找工作,还是怀有一丝希望。即使二月澳洲对中国下禁令,五月底澳洲公布whv不允许延期,我内心还是很想过去。

 

对我而言,去澳洲的打工度假能让我体验一份新的人生,而且欧洲国家尚未对中国大陆开放打工度假签证,所以我们能够有这种机会申请是非常难得的。


当澳大利亚宣布封国之后,那些无所适从的打工旅行者

▲ 澳大利亚,沙滩上晒太阳的人。




F战胜恐惧后的辞职申请


我在大学时就听说过whv,但直到去年才真正下定决心,因为怕一个人在异国他乡生活,也一直很怕家长的阻拦,所以一直拖。

 

去年工作,开始下定决心考英语,英语成绩过了之后,开始存钱找中介申请签证。下签时真的很激动,因为从抢名额、准备资料、体检、下签,每个过程都充满了未知数。虽然只有简单几十个字,但是过程持续了2个月,还不包括准备英语考试的时间。

 

拿到签证后,我才敢跟家里人坦白,很幸运,在沟通之后妈妈也能支持我。本以为一切圆满,在年前也辞掉工作,打算过完年就去,结果没想到发生疫情。

 

或许我们个人的损失跟在这场疫情里面受损的其他人相比不值一提,甚至还会有人说,如果不是想去国外,你们也不会有损失。可我们中很多只是单纯想去体验一下不同的风土人情,想在异国呆一段时间,做深入了解,而不像那种到旅游点走马观花。



目前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whv入境相关信息:


新西兰宣布持有有效签证且在新西兰的人,签证可以延期至9月25日,但还没来得及去的WHVer的签证会作何处理,没有明确说明。


5月底时,澳大利亚官方则明确表示WHV不能延期,不能冻结,后面如果还想去,必须在下一轮重新预约,重新递交材料。而申请的年龄限制不会改变,不会扩大。前几天,澳大利亚旅游部长又表示,其边境很大可能要关闭到明年,这意味着,那些还未来得及入境的WHVer的签证就作废了。


当澳大利亚宣布封国之后,那些无所适从的打工旅行者

▲ 前几天的新闻。


我刚开始做这个公众号时,写过一篇WWOOF(世界有机农场组织)的体验文章,很多人来问我相关信息,那时候知道原来这么多人关心gap year。我不鼓励盲目辞职旅行,不鼓励毫无底线的穷游,不鼓励对旅行浪漫化的渲染,但我非常理解每个人都会有的渴望体验稍微出格人生的心情。


如若可能,对whv的政策能松动一些,让这一小部分人在疫情之后能继续追梦的话,那将会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当澳大利亚宣布封国之后,那些无所适从的打工旅行者

▲ 在澳洲的一个日落。





当澳大利亚宣布封国之后,那些无所适从的打工旅行者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1条评论

  1. 头像

    确实是这样,又很多的故事,我的也是其中之一。对很多人,需要很多勇气才坚持到签证下来。而这样的结局真的是谁也想不到。对于我们自己是一个很大的挫折。当一点点的希望都破灭后,希望各种安好,重新起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