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来澳洲whv之前,你对澳洲whv生活的想象是怎么样?或者你了解到的whv的真实生活是怎样的?


游山玩水、三五好友、Party狂欢、工作轻松、周薪破千、读书移民


这些确实是真的,但也不是WHV生活的全部,让我来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两年多真实的WHV的生活吧。先介绍一下我在国内的个人经历和背景,大学专业学的西餐工艺,在上海的西餐厅工作了两年之后,来到澳洲开始了WHV的工作生活。





第一年


2018.05.03 :  到达悉尼,在悉尼玩了一周

2018.05.09 ;到达凯恩斯,找了一周多工作(想先集二签)

2018.05.18; 回到悉尼

2018.05.22:    找到第一份工作,并在旁边找到share house

2018.06.01:    工作了一周多, 丢掉工作,定了三天后的机票回国,回国待了11天

2018.06.12:    从国内回到悉尼,又得知三天之内必须搬出现在的share house

2018.06.25:    找到第二份工作,随后一周找到share house

2018.08.02:    被房东告知必须两周之后搬出去

2018.08.09:    丢掉第二份工作

2018.08.13:   定了回国的机票,回国待了10天  

2018.08.23:   回到悉尼

2018.08.29:   找到第三份工作,工作了三个半月

2018.11.29:    到达道格拉斯港,开始集二签

2018.12.04:   半夜突然肚子持续剧烈疼痛了一个小时,在没有保险的情况下叫了救护车

2019.03.14:   集完二签,回到悉尼

2019.04.22:   从悉尼去土耳其旅行

2019.05.03:    从土耳其回到国内


不敢说我的经历是最惨、最曲折的,但是一定是算超级能折腾的背包客了,刚来的前三个月,第一次先丢工作再丢房子,第二次先丢房子再丢工作,还回国了两次。


来之前对澳洲也一无所知、对于WHV的情况也没有去了解过,无亲无故,独自带着一腔热血无所畏惧地就来了。


没有预料到原来WHV的生活会如此颠沛流离,刚来的时候英语也不太好,找工作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找到了工作也不是那么容易适应。在没有保险的情况下,还在异国他乡人生第一次坐了一次救护车,躺了一晚上急症室,一路走来也算是狠狠地磨练了自己的心智。





第二年


2019.05.15 :从国内回到悉尼,待了一个月,没有找到心仪的工作

2019.06.17:    达到凯恩斯,

2019.06.19:    两天后找到工作,开始集三签

2019.08.04:    从凯恩斯出发去西班牙

2019.08.14:  从西班牙回到国内

2019.08.28:    从国内回到凯恩斯

2019.09.02:    从凯恩斯去道格拉斯,并找到工作,继续集三签

2019.10.20:     餐厅突然宣布破产,欠了一周的工资(餐厅声誉很好且在道港成立了15年)

2019.11.05:     找到新工作,继续三签

2020.02.15:    辞掉工作,集完三签,准备在道格拉斯港休息一个月

2020.03.10:    本来打算去墨尔本,因为疫情继续呆在道格拉斯港

2020.06.18:    在道格拉斯港无业状态待了四个月


我来来回回地跑了很多城市和国家,这两年我绕地球跑了有四五圈了吧,换了无数的房子和住过数不清的青旅,被动或主动地换过许多工作,度过了无数个难熬、艰难的日夜,承受着自由带来的孤独,也在颠沛流离中快速成长。


以前总想跑到离家最远的天涯海角,现在哪里都觉得离家太远,或许出走的意义就为了回家吧。

以前无比鄙视那种朝九晚五的稳定的家庭生活,现在却很羡慕身边结婚有小孩的朋友。


虽然两年确实也是赚了些钱,但也也用这些钱去换了经历、见识和回忆,最后一点钱也没存下。要说后悔吗?


我不后悔,因为这是这个年纪该有的不知天高地厚和无所畏惧,因为有些事现在不去做,以后可能就再也不会去做了。现在再给你十岁那年你很想要的玩具,可能就没有那么开心了。


如果提前了解到WHV的生活会如此颠沛流离,你还会来吗?


《无问西东》里面的一句话很打动我

如果提前了解了你们要面对的人生,不知道你们是否还会有勇气前来。

现在的我问问自己,如果当初了解到来澳洲,我需要面对的种种,我还会选择来吗?


我会,

你呢?






如果提前了解到WHV的生活会如此颠沛流离,你还会来吗?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