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烛晨明月,馥馥秋兰芳。

芬馨良夜发,随风闻我堂。

征夫怀远路,游子恋故乡。

寒冬十二月,晨起践严霜。

俯观江汉流,仰视浮云翔。

良友远别离,各在天一方。

山海隔中州,相去悠且长。

嘉会难再遇,欢乐殊未央。

愿君崇令德,随时爱景光。


距离我第一次独自一人旅行,刚好十个年头。那年我18岁,我的第一站是【中国国家博物馆】,看司母戊鼎。今年我28岁,我的第一站是墨尔本,来打工度假。快要离开维州之前,我想到了这首诗。


2020年1月14日抵达墨尔本,行李丢失,在墨尔本住了6晚的青旅之后,找到了一份岛上鱼薯店的工作,一眨眼就在岛上呆了半年。疫情期间我没有失业,赚的不多,但也能实现Dyson,lamer自由。休息的时候我就从岛上当天往返墨尔本,300公里,5个小时。


btw,Dyson目前我知道的最便宜是466刀,85折,送支架,当时汇率低,买下来2168,享受两年warranty,国内3290,如果不着急用,也不需要warranty的话,可以考虑走退税,invoice显示的gst total10%;lamer我遇到的最便宜,是套装7折,汇率低的时候买下来4k+,国内8k+,相当于5折了)。

如果你的第一站是墨尔本,抑或你的行程里有墨尔本,一定不要错过这个可爱的城市,用心领略。怎么说呢,墨尔本不像一个爱人,更像一个soul mate,会觉得在这个城市里,第一眼就有熟悉的感觉,每个步伐都很扎实,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猫 本 初 见] 2020.1.14~1.19


  • city闲逛

  • NGV看展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维州大火的浓烟颗粒依然弥漫在空气中,夏日的焦灼让面庞总能显露眉头。Flinders十字路口川流不息的行人,让我想起了坐在星巴克看涩谷的那个十字路口。如果在类似这样的路口停下,站立一秒钟,总有种会被外星人带走的感觉。我有多讨厌人挤人的热闹,就有多怀念Flinders路口前,一秒钟就有几十人和我擦肩而过的往昔。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下过一场暴雨,空气中的烟雾颗粒下沉,天空不再像蒙了一层墨镜,以为南半球的“新西蓝”终于要回来了,谁都没有料到,等待我们的是corona virus,而不是一瓶加了柠檬的corona。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NGV:KAWS。




[猫 本 再 见] 2020.3.12


  • 爱豆同款ACDC LANE&Fitzroy

  • CHINCHIN

  • Uniqlo✖Ambush✖Disney

  • TOP TEA

  • Starbucks✖Vera Wang

  • AUNTY PEG’S

  • Proud Mary

  • 徹思叔叔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爱豆ins上定位的是ACDC LANE,其实不在ACDC LANE牌牌那里,定位到教堂,就比较好找了。照片是路人韩国小姐姐帮忙拍的,感恩。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图片中可以看出,爱豆站在停车位上,我去的那天,虽说是工作日但全停的车。我自己拿着脚架拍的,所以保证手持高度并且虚化人像,有点困难,我尽力了。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Fitzory这个街区,真的还蛮好逛的,在二手店可以淘到不少东西。这边还有家特别好吃的cheesecake和可颂店。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Proud Mary,大名鼎鼎了。值得一提的是,他家有台six group synesso。kimchi和Avo的toastie我记得是19刀,还是蛮贵的。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不远,车停在Proud Mary 走路就能来,它家的工厂店,周末会有活动,感兴趣的可以去它家官网了解。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猫本最好吃的泰餐,此处省略一百个夸赞。我一个人,所以没有等位,直接把我领到吧台的一个空位上就餐。那时候疫情已经很严重了,但chinchin家每天晚上都和开party似的,人多到爆。吃它!吃它!吃它!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用Uniqlo的价钱,买了一件Ambush,还可以穿着去迪士尼乐园。买它!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和我同期上大学的朋友,应该都记得买一个徹思叔叔要排队2个小时之久,没想到墨尔本city有一家,不排队,还是十年前的味道。


Machi没开之前,TOP tea据说是墨尔本最好喝,但跟国内的某茶、某某茶、某某的茶比,逊色不少。后来Machi顶着疫情开业,就开在TOP tea隔壁。




[猫 本 再 见] 2020.3.19


  • Brighton Beach

  • House of Delight 家宴渝悦

  • 疫情囤粮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3月中,土澳很多对抗疫情的政策都没有出台和落地,大家除了恐慌就是恐慌,超市限购限流,看着土澳没有戴口罩的,心里着急又害怕。那天去Brighton,几乎没人,停车我记得是6刀/H。照片都是我自己拿着脚架拍的,买一个小时左右的停车时间,就差不多了。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墨尔本第一例确诊,就是在这家火锅店吃过饭的那个人,那天我去的时候,整个餐厅就我一个人吃。走的时候,老板和我说,这个节骨眼来我们家吃饭的都是我们的真爱粉,我说我是第一次来呢,我不住墨尔本。她说,啊?那太感谢你了,这个时候还支持我们生意。我说,我看新闻了,但我觉得你们家是第一例发现的,肯定消毒工作做的最彻底,没啥,比起别家我更放心你家,下次还来。

★工作日午餐25.8刀,晚餐43.8刀。电话:03-95602898。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怕超市会关,喝不到鲜奶就囤了很多奶粉,后来,奶粉还没开始喝,超市的卫生纸都不用抢了。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商场的停车场车少的吓人,好像是Richmond的宜家。刚来打工度假的小伙伴,可以去宜家置办点床上用品啥的,和国内价格一样。




[时 隔 两 月] 2020.5.12


  • St.Kilda Beach

  • 了凡油鸡饭面

  • Market lane coffee

  • 爱豆同款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疫情严重期间,整整两个月都没有去墨尔本。往日那么多人的beach,如今就零星几个溜娃或者健身的人。停车大概也是6刀/H。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平价米其林一星,油鸡面特别好吃,10刀。因为疫情,只能takeaway。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店里售卖stelton的啄木鸟壶,119刀,网上买有折扣。一杯咖啡,让墨尔本的冬天都有了温度。我去的这家,在维妈外面,不是大家都常去的那家。

[We love to make coffee for the city that loves to drink it.]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那天的Flinders,已经没有了往日的人流,不喜欢热闹的人很多,但谁会喜欢冷清呢。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那天去,感觉整个城市,停了摆。Flinders的路口人和车都看不到,爱豆坐的这个椅子,我猜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是围着的,那天去,封条也散了,没人管,椅子也落了厚厚的灰。




[六 一 快 乐] 2020.6.1


  • 一风堂

  • bluebag

  • PAFU

  • machi machi

  • DFO

  • Emporium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6月1日,是table service回归的第一天,我赶紧跑去一风堂恰拉面。怎么说呢,我吃过台湾、日本、香港,还有国内的,我觉得澳洲是性价比最低的。那天去的时候,要在门口登记个人信息,测额温,要保证每桌客人的社交距离,拉面店要保证1.5m,基本上店里坐不下几个客人。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一杯REG,3.8刀。18年去日本就想买一个blue bottle和keep cup的联名咖啡杯,但没买到,也就对keep cup产生了某种情结。来澳洲后,知道了bluebag和keep cup之间的故事,我就决定去打个卡。店里咖啡机上也贴着[KEEPCUP FRIENDLY],我不知道疫情期间,他们家还能不能用自己的咖啡杯,我也没问,就没用自己的keepcup。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BTW,北京有家cafe,用的牛奶是同款,可以去打卡。店名【BERRY BEANS】,这家是三里屯店。它家前门店也很有意思,可以上房揭瓦,感兴趣的可以自己去搜搜。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QV food court里,我每次去QV的大创买东西,走的时候都会买一个,好吃。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爱豆同款,get!网红奶茶中,算不上难喝的,但比国内卖的贵很多,这种罐装的口味也不能调节。它家目前cash only。那天去的时候,警察姐姐又来维护秩序了:(咋回事!一个个的!又不保证社交距离,别人家店人都没有,你看看你家忙的,快出去管管)。括号里,是我脑补的。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我每次去猫本都会去逛一下Emporium,每次去Godiva都没有开门,后来我搜了官网,发现chadstone那间开门了,下次去尝尝。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去DFO的路上,我看到了一株银杏,那天我写了一段话,想起很久前朋友给我发的一个微博,也想起了去都江堰看银杏时那段《二裂银杏叶》。



[银杏是中国特有种。有人可能说了,嗨,不就是特有种吗?中国一堆特有种呢。但是,银杏在是中国特有种的同时,也是中国特有门。因为银杏的所有近亲,甚至远亲都全部灭绝,它是它所有家族“银杏门”的独苗。很多人可能不理解“门”的概念,如果把银杏的命运安排到同样是中国特有种的大熊猫身上,大概就是:哺乳动物、鸟类、两栖类、爬行类、乃至鱼类都全部灭绝,死的干干净净,只剩大熊猫,而且它还是中国特有种。所以,银杏堪称是孤儿中的孤儿,在这个世界上,无依无靠,无论是任何一种植物,都感受不到一丝相似的血脉。]


我在墨尔本看到那株银杏时,立马有了一种无论什么天气,无论下车回去走多远,我定要过去看它一眼的心情。拍拍它,捡几片叶子放在身边,告诉它,异国他乡,你也不算孤单,每个路过的中国人,都跟你有着共同的血缘。我们一脉相承,共同抵抗着异国他乡的孤独。


《二裂银杏叶》


生着这种叶子的树木,

从东方移进我的园庭;

它给你一个秘密启示,

耐人寻味,令识者振奋。


它是一个有生命的物体,

在自己体内一分为二?

还是两个生命合在一起,

被我们看成了一体?


也许我已找到正确答案,

来回答这样一个问题:

你难道不感觉在我诗中,

我既是我,又是你和我?




[看 似 正 常] 2020.6.16


  • Patricia cafe

  • 墨大&The Ian Potter Museum of Art

  • 添好运

  • H&M,ZARA等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Patricia,土澳排名第一的cafe,关于更多,请感兴趣的自行搜索呀。不好停车!不好停车!不好停车!步行去吧。我是那天一早直接从岛上开过去的,不然就把车停麦当劳坐tram去city了。它家门口是单行线,有停车位1/4 P,但只有一个坑,我是熬着那辆车走,赶紧占上,才下车买的咖啡,买完想上厕所,又怕停车超时,就没上,啊啊啊啊。


它家三种咖啡:WHITE,BLACK,FILTER.one size。想起我以前在新西兰工作的cafe,只有两种:WITE,BLACK,我工作那间就是懒,绝对不是高冷。不过有一说一,那天去是照片上这个小姐姐打的,味道非常一般,土澳第一??我只想说say you later,打扰了。它家没有门头和牌子,我去的时候窗口还没人,都在忙,我是看到方形的那个小刷卡机,才知道点餐是在那。怎么能表现的不像是第一次到Patricia呢:呃,不要抬头,低头找方形刷卡机,站稳,hi good morning,WHITE please。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那天墨大的校园不是一般的冷清呐,街上和校园里都没有人。我相机忘记充电了,背着脚架只拍了一张照片就没电了,本来打算在The Ian Potter Museum of Art附近多拍几张照的。


也不知道图书馆、博物馆、美术馆、二手店,这些何时开门,这才是猫本啊,艺术文化咖啡之都。这也是要离开维州前的遗憾吧,如果看到这篇文章的你,刚好遇到所有的馆都如常开门了,请买杯咖啡好好享受吧。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米其林一星。墨尔本的这家我就不评价了吧,大家心里都有数。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当时去吃的事香港的这家,那时候还没评星,大概五六年前。确实好吃,还便宜,两个人一百RMB都花不完。土澳的这家的味道,真让我捂脸。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闲逛看到这个牌子让我想起Warburton那间老奶奶的冰淇淋店。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HM跟国内的价钱也差不多,大家都是只逛不买,女士只有一个试衣间开放,挑半天还得来来回回的折腾。打折的衣服也不多,不如国内的好逛。土澳是冬天了,但是北半球新上的夏款这边也当新品卖。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优衣库的快闪店,卖一些秋冬装,就在本店的对面。抹消毒液,测额温,进去溜一圈三分钟出来,还要check下你的包包。我佛了。逛一天街,手都要被消毒水泡烂,问题是还没买到啥,想静静。




[望 一 切 安] 2020.6.23


  • Mornington

  • chadstone the fashion capital

  • godiva cafe

  • calere cafe


6.23日-6.24日,我完成了从岛上出发,独自一人自驾大洋路的行程,两天一夜,总共一千公里。去的时候,又在墨尔本呆了半天,把之前没有吃到的cheese cake买了,但是还是没有买到lune croissanterie家的可颂,那个号称世界第一好吃的可颂店,如果喜欢吃可颂的小伙伴,一定要去吃啊,早点去。听说疫情之前,早上五六点就有人开始排队了。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MPRG没有开业,7月1日重新开放,美术馆和图书馆,终于re-open了。geelong的羊毛博物馆也是6月底开放,可能是赶着school holiday吧,但就目前维洲这疫情发展,还是挺担忧的。本来今天收到了雪场的offer,也是因为担心疫情,外加工作时间不多,最终也没有去成,有明年想去雪场的小伙伴,我们可以结伴一起,我投的简历都是falls creek的。相比p家,我更prefer f。


我去码头转了转,没有去温泉,以前同事夏天的时候还会搭船过去泡,不知道开没开。码头上的本来很繁忙的餐厅Cafe都关了,码头上只有钓鱼的人,排着坐在那里。停车场只有码头员工的车停着,特别空。照片上就能看到,那天天气还算不错,但沙滩和停车场一个人都没有。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从Mornington去墨尔本的路上,会经过Springvale但这家卖越南包的,超级好吃又便宜,但是要排队等。我吃的叉烧的,全是肉,只要6刀。腌过的胡萝卜丝,连我这个从来不吃胡萝卜的人,不小心掉一根出来,我也得捡起来吃掉,真的太好吃啦。就是有点腻,可以冰在冰箱里,吃冷的。上次老板给我捎回来的就是冰过的,就不腻。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我去chadstone是要去退换在网上Myer买的口红,直接去ysl专柜跟她说,我收到的口红有点瑕疵,她就给换了。奇怪,Myer没有专门接待顾客的柜台,类似顾客服务部这种。反正有问题就直接找专柜sales就好,也不用receipt。土澳这点,真好。诚信走天下。


去吃了心心念想的Godiva Cafe,City那间一直没开。冰淇淋6.9刀,华夫9.9刀还有冰淇淋和鲜草莓。


如果没有戴口罩的,可以先去Apple逛,Apple免费给进店的人发口罩。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听小伙伴们说墨尔本这家的cheese cake好吃,8刀。她家4点关门,咖啡机三点关,但我每次在City逛完街都来不及了,这次才买上。不过芝士味不浓,有点偏甜,配black可以。



[写 在 结 尾] 2020.6.25


从大洋路开回岛上,路过墨尔本,那是我第一次在桥上看墨尔本的夜景,好看极了,跟这个城市有了不多不少的交集。就像生活的故乡,有一天庆祝节日点亮了整个城市的灯火,你知道灯总会熄灭,但人不会离开,感情会被留下。城市一直以它的方式,不变地存在在那里,等着你去探索发现,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独特的回忆。


来澳洲,认识了两个小朋友。


一个成都的男生,下了飞机去机场接我,是我澳洲见的第一个人,一起去墨尔本扫街找工作,相互帮忙,这份情谊,记在心里了,回成都见。祝你学业顺利,一切都好。


另一个是烟台的女生,我老乡,在我行李丢了,魂儿也没了的那几天,陪我逛City,给我煮了饭,那是我来澳洲吃过的第一顿正经饭,也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三文鱼,这份情谊,记在心里了,回老家见,或者青岛、成都,任何可以相见的地方。祝你学业顺利,美美丽丽。


虽然在澳洲99%的时间,我都是独处,独自旅行,逛街,吃饭。但我依然感谢帮助过我的所有人,感恩疫情期间收留我给我工作的老板一家人,让我度过了没有烦恼,是我所有国内外工作生涯里,最开心的半年。很辛苦,睡一觉第二天醒了继续。我和老板一家人都属于【撸起袖子加油干,不负韶华,能吃苦就有出路】这类人。


祝大家,都能有一份属于自己的满意答卷,关于working holiday。





在墨尔本,有那么几瞬,我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漂泊的WHVer。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