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布里斯班的寿司店工作应该算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的餐厅工作体验,期间有苦有甜,布里斯班也是我在澳洲最有缘的地方,像是无数个起点,也是我打工度假的终点。


在寿司店工作是种什么体验?终于离开了草莓农场


在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你,不要轻易进草莓农场的坑!中我入坑了草莓农场一个月之久,回到布里斯班感觉有种逃出监狱的感觉。接着马上找住宿,我个人觉得我在澳洲除了遇到各种天使以外最幸运的就是找房子了。一路以来一直遇到好房东而且房子都超级棒,舍友也是,大概租了不下二十次房子包括airbnb但是都是超级无敌好。


这个在布里斯班的房子也是,虽然它不在市中心,在八里坪,但是它超级好的地方就在于家门口就是公车站,而且十五分钟一班通往市中心,房租也是低到我后来比较了一下别的房子发现自己赚大发的那种。而且恰恰好这个房子在房东后来要收走自己住的时候我的租约到期。后来我工作的寿司店就在布里斯班的市区south bank的集市别上,所以平时直接搭公车走五分钟就到店里了。


在寿司店工作是种什么体验?家门口的公交站


在寿司店工作是种什么体验?家门口的黄昏



最幸福的是这个房子里的舍友,我住进去的时候刚好没什么人租(竟然好房没被发现),然后里面只租着一个上海阿姨还有大哥,他们人都超好尤其是那个上海阿姨。因为那时候我除了寿司店还兼职了家附近的一家餐厅所以平时忙的要死几乎没有空闲时间,每天晚上十点半下班回家都会看到房门口放着阿姨帮我整整齐齐叠起来的收下来的衣服。虽然觉得很不好意思也跟阿姨讲很多次不用帮我收衣服,但是她老说我下班这么晚露气都弄湿了。


我在布里斯班租了一个半月的房子,她就帮我收了一个半月的衣服。有时候调休在家里阿姨也会煮饭分我吃。阿姨因为儿子在澳洲所以过来这里但是她一直想回国,因为年纪大了也不会语言无法适应国外,但是儿子很坚持又要她呆在这里(其实是想让她卖掉上海的房子把钱分给他)总之每次阿姨讲起来我都会很气让她回上海不要管她儿子,但是做母亲的可能就是没办法放下自己的孩子吧。

直到回国后我们还一直有联系,上次通电话的时候阿姨告诉我她已经把房子卖掉了分了一半给儿子另一半自己买了一个小房子现在已经回上海了。


在寿司店工作是种什么体验?圣诞节也去和农场小伙伴见了面


其实到布里斯班的时候我已经再次身无分文了。那时候正好是圣诞节前,大家都说应该会很难找工作,但是为了把生存体验进行到底我只好再次用我最熟悉也最笨的找工作方法,也就是扫街,开始疯狂投简历。每天带一百份简历上街发完,大概持续了五天左右。


其实那时候算是我第一次感到一种无法复杂的情绪在心里,晚上的时候south bank的集市亮着很暖的灯,很多父母带着小孩去集市里挑礼物,街上的建筑亮着led屏幕,上面是圣诞节特辑的动画。小孩子都很兴奋地看着跑来跑去,酒吧里也坐满了人,经理满脸带笑的在店门口迎客。


我站在街头的正中间,手上拿着一大摞的简历。那时候突然想到了以前小时候每年圣诞节家人也总是会带我去参加一些很有趣的圣诞活动(不知道为什么我家里那么喜欢圣诞),那些房子上面铺满了人工设计的雪花,圣诞老人会摸摸我的脸给我一点小礼物。那就是我当时的心情,我记得一清二楚。但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简历,把眼泪憋回去然后继续一家一家地投。

我知道这件事本身其实没有多么大的意义,但我就是想要证明自己,证明自己是个强大的女孩。


在寿司店工作是种什么体验?布里斯班


在寿司店工作是种什么体验?夜晚的圣诞节气氛


在寿司店工作是种什么体验?夜晚的摩天轮



或许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吧,在难找工作的圣诞节期间竟然收到了几个面试电话,其中有一家就是在south bank,电话里他跟我说了薪水后我实在是太开心了,因为至少是白工还能保证我的工时。所以我带着满满诚意去面试,这家店经理是个日本人(毕竟是寿司店),因为从小在澳洲长大英文相当好,也很会提问,比如你觉得顾客最看重的是什么?

我想虽然他是个local但怎么说也有日本人的血统,日本人看重的无非就是服务品质之类的。我就说了类似于对顾客的尊重还有超级好的服务态度之类。他似乎很满意我,所以那天晚上就通知我第二天去上班。


在寿司店工作是种什么体验?一个全是蓝花楹的城市


在寿司店工作是种什么体验?布里斯班河



殊不知我的苦才即将开始。看来想要挣到多多的钱必将经历不少的艰辛。进入店里的第一天才发现寿司店出奇的忙(因为是回转寿司所以不像别的餐厅一样有高峰期,它几乎是一直高峰),而且日本经理经营着三家店所以这家餐厅他也只是有时候才来,基本管店的是一个香港女生,但是这个女生实在是很凶也很会批评员工。我真的全靠自己的钢铁心一路撑下来,因为后来发现招来的新人几乎两天就被骂走人了,也或许因为我太缺钱了。


那是我第一天在餐厅上班,虽然之前我在凯恩斯的按摩店已经工作过,但是我从来没有在那么忙碌的地方工作,而且寿司店工作就是我得把所有的寿司名称都记下来因为客人可以随时说要点的寿司,而且我还得把它们和名称对应记住因为如果转盘上有我就必须快速在1分钟内找到那盘寿司然后拿给顾客。


但是这对我来说很难,所以我花了一周才记住,而且每天在上下班的公交上我都在背菜单,第一周我经常因为店里太忙所以直接下单让厨房做,结果被发现转盘上还有,所以免不了又被副经理一顿骂。她骂得真的很狠,有一次我差点要被骂哭了,后来我忍无可忍深吸一口气对她说,“如果你换一种态度对我说话或许我不会因为紧张出那么多错。”后来自己渐渐地不愿意那么忍辱负重,有什么不该我承担的责任我也会大胆开口告诉她。


在寿司店工作是种什么体验?要背的菜单


还有一个最难的地方就在于,这家寿司店还卖各种各样的酒,几乎澳洲所有的酒类它都卖,还外加上日本的酒。除此之外,我还得要负责调酒虽然这对我来说并不难。但是我也需要花很长时间记下来因为在此之前我对酒毫无所知除了国内的青岛啤酒。但是外国人喝的都是各种红酒还有白酒,倒酒的时候我还得用正确的姿势,上酒的时候也是。


这家店还有一个我很不喜欢的在美国长大的台湾女生,因为她和副经理关系很好加上自己是老员工,永远很喜欢对新人颐指气使。第一天倒红酒的时候我还记得她走到我身边,用一种非常鄙夷的眼光看着我,“天哪你是没有喝过红酒吗怎么会这样倒红酒?”我心里一句bitch差点就要骂出来了。


不过好在第二周我实在是不想再被她们俩找到茬说我所以我下班了就努力背菜单背酒单,渐渐地基本没有在犯错了。也可以熟练地招呼客人和带位了。熟悉了业务后所有的工作都变得有趣起来,有时候客人会帮忙请求推荐一些酒类或是寿司,我也可以认真地做推荐了。


不过工作了一段时间我也发现白人真的无比热爱寿司,我们店里的客源百分之98都是白人,而且他们喜欢的寿司品种都很怪,比如他们都很爱那种小卷里面只包着牛油果的那种,而且他们点奶茶的话跟我们也完全不同,他们绝对不要珍珠就算我各种极力推荐,他们都会选所有颜色一摸一样的东西(比如很多人爱点青苹果味的奶茶里面加青苹果的椰果)我第一次听到都震惊于他们奇特的口味,后来发现所有人都一样。


在寿司店工作是种什么体验?餐厅一角


工作的第一周正好我也遇上了跨年。想不到跨年的时候没有和农场的朋友们一起飞去悉尼看烟火竟然还被迫留下来工作。而且那天厨房里的洗碗工都请假了!然后我身为新人就被副经理叫去洗碗(内心千万只草泥马),永远记得2018年的跨年夜,我连续洗了10个小时的碗,当然,期间很多同事也或许出于同情,还有人偷偷从厨房给我偷吃的。


布里斯本的跨年夜正好就在我工作的餐厅旁边,所以那天生意出奇的好,我还得以最快的速度洗完,而且这家寿司店是两家合在一起,隔壁是专门卖一些日料(咖喱饭)之类的,所以我要负责两家餐厅的碗,是的只有我一个人。


south bank的烟花就在我们餐厅的隔壁,于是那天晚上我正洗着碗,突然就听到了烟花的声音,当时真的很想出去看一下。然后面前面对着好几大桶的碗,我突然又有点失神。我总觉得,有时候,总有些时刻,事情的发展并不能总是按我们的愿望来走,毕竟这是成年人的世界。但也是那天晚上的跨年夜,算是我苦逼生涯的结束。


在寿司店工作是种什么体验?


在寿司店工作是种什么体验?每天从家里到餐厅的公交总让我想起大学时候台北的那班校车,不多不少30分钟


在寿司店工作是种什么体验?后来和moffy在布里斯班见面我们都很爱吃的一家松饼



在那家餐厅工作了大概一个半月,其实算是给我的餐厅工作打下了很不错的工作基础,让我了解服务业工作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也让我明白其实所有类型的工作都很需要用到智慧。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这样的工作并不比白领的工作容易多少,因为它不只需要体力,还需要很多的智慧。如何更有效地与他人沟通,以及如何更快速地掌握一门技巧。


这就是我第一次在澳洲餐厅工作的体验,有时候遇上一些不完美的事情才会让这件事本身变得完整起来,喜忧参半的生活有时候也才是最真实也最接地气的生活。




在寿司店工作是种什么体验?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