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爱吧,仿佛没有被伤害过

 

这大概是我文章的第一篇人物传记,因为这个人我实在想要记录一下,这个在澳洲第一个让我感觉到神奇的人。

 

就叫他D好了。

 

怎么认识D的呢,那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刚抵达凯恩斯入住青旅check in的时候多问了句哪里找换宿,青旅经理说他们家刚好需要换宿。于是超级幸运的到达第二天就开始换宿工作了。

 

第二天早上9点准时到员工房,D已经将所有公共区域全部清洁完了,我完全没有事情做了。D笑笑跟我说,他习惯早起,没事情做就早早把活干完了,我就只要等十点客人退房了做housekeeping就行了。

 

第一个印象,就是这个人真不计较,明明是share的工作,他可以一个人全部做完,并且毫无怨言。

 

接下来的两三周都是这样,每次我起床,他就已经把清洁做得差不多了。后面我找到了工作,白天不能继续做housekeeping,经理给我换成了night caretaker的职位,也就是晚上reception关门后帮晚到客人check in和叠白天洗好的床单,D也经常把我的工作也给做了,因为他说他无聊,以至于我经常没什么事情做而感觉自己在青旅基本属于蹭吃蹭住。

 去爱吧,仿佛没有被伤害过

D从野外摘回来各种水果


第一次见到如此热心无私的人,以至于刚开始我都很担心他有什么企图。

 

但后面发现他真的只是热心,喜欢帮助所有人,喜欢分享。

 

跟D熟悉了之后,他开始将自己的所有东西分享给我。每天只要我踏入厨房,他就立刻跑出来从冰箱掏出一盒食物给我,说自己做多了留给我吃。头几次我感谢了他之后就接过去,后面觉得这样白吃不太好,就每次我自己做饭的时候也给他留一份,让他过来吃。

 

可我懒啊,做饭次数终究不怎么多,所以白吃了人家太多顿我自己脸皮也挂不住了,就委婉地让他可以不用多做一份留给我了。他也十分体贴,此后再也没有直接拿做好的食物给我。

 

D有购物瘾,每次去超市和教堂都会买远远超过自己需要的食物量回来,把冰箱塞得满满的。当我打开冰箱纠结今天要做什么吃的时候,他都会冒出来将他的那格冰箱打开,告诉我今天打折好便宜,仿佛是一位迫不及待跟其他人炫耀自己抢到了很划算的打折菜的主妇。我看着满满一格食物,有点忧心他要怎么消化这么多东西。

 去爱吧,仿佛没有被伤害过

 

然后他说,你拿这个去煮吧,想吃什么都从这里拿就行了。

 

一般他这么说的时候我都答应,但都不会去拿,过了一周,果然食物吃不完开始烂,他就会用箱子装起来放在外面公共区域,让所有人拿。

 去爱吧,仿佛没有被伤害过

 

后来他再买新食物,干脆也不问了,直接装起来放到我房间前面。某一天我回房间的时候,突然发现门口有整整两大桶东西,有大米、罐头、面包和各种酱料,我还以为是舍友买的结果一打开fb发现D发消息说他买东西买多了,就直接放我房间了。

 去爱吧,仿佛没有被伤害过

 

当时看着这整整两大桶食材,我突然鼻头酸了。


我是一个人来凯恩斯的,当时只有一周一天班,没找到别的工作,出去投简历投了一周并没有回复。每次垂头丧气回到青旅的时候,几个常驻客总是坐在一起聊天,看到我回来就礼貌性问我how’s your day,我都会无奈地诉说在凯恩斯找工作好难。

 

其实我也只是想找个人吐槽,其他人都是无关痛痒的鼓励和出谋划策,但是D却默默用最实在的方式给我打气。当下我给他发消息感谢他,他说你现在还没有工作,可以用这些食物过渡。


D没有想过,我其实并不会如他以为的那样困难到揭不开锅,他只是单纯的希望能帮助到我,但他也只不过是每周领政府800刀残疾人补助同样没有工作的人。这份毫不犹豫的热心让身处陌生环境的我感受到莫大的温暖和感动。

 去爱吧,仿佛没有被伤害过

D放在外面让人随便拿的水果

 

D患有严重的风湿病,只要温度降下来一点点,或者下雨,他的腿和胸骨就会痛到彻夜难眠,按照他给我的描述,我猜这就是类似风湿的病。一到早上和盛午,他就不穿鞋出门散步,甚至整个人躺在车顶晒太阳。他说sun gives me energy,在我每天空调开到最低依然觉得热的时候,他觉得凯恩斯不够热,想搬到更热的岛上去。

 

后来凯恩斯进入雨季,经常下雨,没有太阳湿度又高,他发病的概率越来越高。这病是没法痊愈的,只能通过各种草药和多晒太阳缓解疼痛,发病的时候会影响正常行走能力,因此他也被判定为残障人士,能够领取政府救助。

 

D在青旅换宿,纯粹是为了在凯恩斯养病,他的女儿也在昆士兰,想来虽然凯恩斯经常下雨他也不愿意搬走,是想要在尽可能靠近女儿的基础上往最热的地方走吧,所以一直不离开昆士兰。

 

D这样的性格,注定会被一些没有逼数的人利用。大部分人并不会对他的善意和热心给予报答,而会变本加厉地榨取他。


有一天,他看起来很沮丧在把自己的东西往外扔,我觉得奇怪就去问他怎么了,他开始流泪。

 

认识D个把月,他一直在我面前都是容易满足和乐观开朗的,那天我突然认识了不一样的他。


他流着泪说,they just want to take advantage from me。

 

是的,大家都会习惯向一个付出的人索取,并且认为这是理所当然。他的车被各种人借走,不仅还回来的时候不补回花掉的油,还弄脏和刮花他的车,但他默默自己加回油,然后再继续借给别人。


因为经常无偿给其他人食物,很多人都会直接开冰箱拿他的东西。甚至连青旅经理都会习惯性“拜托”他做额外很多工作,却没想过他并不是义务劳动力。

 

那天他很坚决地要离开青旅,他说这个地方让他不高兴,宁可睡车上睡野外。

 

后来他走了两周,青旅里面突然变成一团糟,其他换宿的欧洲人打扫不干净,滋生很多小蚊虫,缺人手缺到经理亲自上阵做清洁,这才发现平时D一个人做了多少工作。


去爱吧,仿佛没有被伤害过

图片来自D的Facebook

 

D离开后,我也没怎么联系,只是从FB上看他发的动态看到,刚开始几天他在公园长凳、商场过道上过夜,在海边挖螃蟹,去山里摘果子摘椰子吃,甚至开车去mission beach露营。后来又回到凯恩斯在另一家青旅里面上班。我以为他是喜欢这种生活的,毕竟他一直都热衷于去Bush里面找水果吃,获取自然的馈赠。

 

没想到有一天,他突然给我发消息,说他现在被追杀。

 去爱吧,仿佛没有被伤害过


我当时简直一百个问号,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被毒贩追杀??就因为他被误以为是警察??


可是被追杀要做的不应该是销声匿迹吗,他还发FB动态?

 去爱吧,仿佛没有被伤害过


他说的很逼真,甚至是有图有真相,我一度是相信的。


过了两天,我看到他出现在青旅,他回来了。我问可以回城里吗,追杀你的人没关系吗。他笑了笑跟我说,他准备做一个武器,有人来的时候他可以反击。他从教堂买了只二手拐杖,很认真地在做一只类似枪的武器。


 去爱吧,仿佛没有被伤害过


直到我走的那天,我都没有真正见识到他所谓的仇家和毒贩,青旅和凯恩斯一直都很平静,充满peace and love,所以我越来越觉得他一直在自导自演,加上后面他的FB持续在发他被各种人威胁和挑衅的时候,我甚至觉得他是有点被害妄想。

 去爱吧,仿佛没有被伤害过


所幸的是,那段时间所有不开心的经历,并没有改变他善良热心的本性,虽然经过我们所有人的劝说,他停止了无休止的热心,不再做各种人的免费食物供给者,但依然提供了我很多帮助。


比如在我快迟到的时候,把我载去上班,在大热天我不想走路的时候带我去市场。知道我也想看看bush后,他带我去了“流浪”时期去的bush,他说这里有鳄鱼窝,最后鳄鱼没找到,倒是回程中摘到了野生火龙果。

 去爱吧,仿佛没有被伤害过

 

我在凯恩斯的省钱资讯,很多都是他给的,就在我不愿意再拿他给的食物后,他告诉我他买这么多食物其实没花多少钱,因为都是在教堂买的。

 

省钱资讯看这里

凯恩斯生活省钱攻略大全,周薪四百活得比破千还舒服

  

再后面,我离开凯恩斯了,离开前还是D载我去的机场。他说不要我给钱,可我还是偷偷留了10刀给他,当作送机费。


这段时间我接受他的帮助根本无法用钱衡量,我也没法报答,我们互相在对方人生中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过客,他或许还会继续对其他人很热心,我却很少再能遇到这样一个又奇怪又善良的人了。

 

没错D很奇怪,他经常喜欢跟不同的人描述自己的病痛,尽管别人其实很尴尬,因为对于这样的病痛帮不上忙也不知道怎么安慰,然而D似乎不需要安慰,却仍在继续倾诉自己的不幸。


在他的FB主页上,经常出现他对这个社会和某些人的愤恨言论,现实中却是一个这么暖心的人。

 

他也会在恨恨地发表了对青旅如何压榨他的言论后,愤而离去两周后又跟忘了自己曾经说过啥而又没事人一样的回来了。


当他一脸平静地跟我说,那些毒贩要把他剁碎了扔海里喂鳄鱼,但是没关系他会随身带刀把他们都杀了的时候,我突然感到背后发凉,彷佛在跟一个变态杀手聊天。可转眼他带我们去市场,看到打折2刀一箱的水果的时候,又跟个孩子似的兴奋地买了好几箱,这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最奇怪的,莫过于他被很多人伤害了之后,依然对人充满了热心,热心到让我们都怀疑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傻子。

 去爱吧,仿佛没有被伤害过

  

我在凯恩斯这段时间过的很开心,D占了很大一部分。在一个城市遇到的人,很大几率影响了你对这个城市的印象和喜好。我在凯恩斯遇到很多好人帮助并温暖了我,所以我真的很喜欢凯恩斯。D虽然奇怪。但他对我也是着实好,我真心希望他能够越来越健康。

 

也希望我和你们也能如他一样,去爱吧仿佛没有被伤害过。



 

 

去爱吧,仿佛没有被伤害过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