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肯定不是最惨的,但我觉得自己挺惨的……

落地悉尼找了三个周才找到第一份工作,一度陷入找工作找房子的双重压力之中。我在中餐厅做了半个月的服务生,在food court做了三个月,在local的home office做了四天,又在礼品店做了三天。

以下内容过分真实,有来澳洲打工度假念头的小伙伴考虑清楚要不要继续看……



1.工作不停歇的中餐厅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离家步行范围内的一家牛肉面店做服务员。大学时期我从来没打工,在此之前的打工经历要追溯到高中毕业,在麦当劳做服务员。刚去中餐厅工作的时候,新鲜感

让我忘记了疲惫。擦个桌子点个单都让我觉得很有意思,更何况下班以后还可以带饭回家,让我这个不会做饭的人省钱省事。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但是当新鲜感消退的时候,我发现这份工作枯燥乏味,甚至已经开始抵触。店长是马来西亚人,店里有两个马来西亚的员工,我明显感受到被区别对待。她们上班时间可以聊天,而我刚忙完站定两秒钟,就被店长吩咐下一个工作,如同机器一样,除了上厕所,一刻不停。不论发现了什么错误,第一个怀疑对象一定是我。同样是点错单,我会被店长严肃的教育(当然我觉得犯错了就应该被批评),但是他对两个马来西亚员工,稍微提醒一下就过去了。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后来我找到了第二个工作,时间上要相互协调。有次老板让我周五来上班,我提前跟另一个老板打好招呼,这天不要排我工作。结果排班表出来的时候,没有我的名字。老板说,啊!对不起我忘了。这种事后来还出现了两回,白白浪费了我的时间。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有天老板让我周一上10小时的上班,我提前跟另一个老板打好招呼空出了时间,结果等到周六晚上,他突然通知我只能排我5个小时。等到周一上班的时候,因为不太忙,先让我坐下休息了十分钟。因为我之前有天加了十分钟的班,让我休息十分钟就不用付我加班费了……那天下雨客人很少,饭点过了又让我休息了一个小时。10小时的班砍到5小时,最后变四小时。忍无可忍的我,回家就跟老板发微信辞职了。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结算最后一次工资的时候,我发现老板算错了时间,多给我四小时工资。但是这次我没有讲,我觉得这是我应得的,因为他浪费了我的时间。而且因为这份工作,我静脉曲张,一度坐着都脚麻。我拖了朋友从国内给我带了防静脉曲张袜,可惜我腿上已经有血管突出了……

这份工作的具体情况如下表,一共赚了一千多刀……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2.最轻松的food court


第二份工作是在奥特莱斯商场的food court打饭,把这份工作称之为打饭,是因为我觉得自己特别像学校食堂的打饭阿姨……

除了在热食区打饭,我还要负责给点汤粉类的客人夹好面和菜,送给后厨加工。对于不会做饭的厨房小白,别人认为极其简单的汤粉,我都要记笔记背下来才行。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每周还要搬饮料,点库存,整理仓库,清理放热菜的池子。最开始我连一箱易拉罐都拿不动,现在我24瓶的矿泉水都能搬好几箱。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仓库有时候是这样的,需要把箱子找地方放好,把通道打开

我的老板和老板娘都是中国人,这里员工的工龄,都超过了1年,有一个留学生从来悉尼就在这里工作,已经做了四年。另一个阿姨形容,这是她见过最好的华人老板。我刚去的时候,老板口头语就是,没事啦,慢慢来啦,我这里很简单,你不用有压力啦。老板娘则对员工比较大方,经常给我们买饮料买饼吃,圣诞节、元旦和春节,都给我们发了红包。当然工资方面,还是悉尼city的均价……当我的工资刚涨到14的时候,商场关门了。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除了老板老板娘,其他的同事对我也不错。有个上海阿姨每次看我有心事的时候就会帮我出主意,还有一个广州大叔把我当亲女儿看,每天下班主动要求给我做饭,让我带回家吃。刚来悉尼那会不熟悉当地人口音,有次被人骂是聋子,我一个同事冲到我前面维护我,剩下的同事也都没有责怪我,而是七嘴八舌的说自己见过多奇葩的客人,顺便安慰我。

在这里工作让我感受到家庭的温暖,上班也相对轻松,没事的时候还可以跟同事聊聊天。特别是上班的最后几天,因为疫情原因,商场已经没什么人了,一天工作时间的一半几乎都在跟同事聊天。这份工作确实很不错,如果不考虑工资的话……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3.唯一的白工home office


第三份工作是我做的唯一一份白工,却是让我挫败感最强的工作。

这份工作是我认识的一个姐姐发微信告诉我的,在西区一个本地人家里,做外贸的工作。老板目测五六十岁,只雇佣了一个员工,因为业务发展比较快,想再顾一个帮他处理船务工作。当时的我已经有点想离开悉尼了,没想到面试很顺利,说好了2月开始上班,一周三天,税前22的时薪。缺点是离我住的地方极其远,有多远呢,通勤接近一个半小时,9点上班,我每天6点半起床。在做这份工作的时候我每周交通费刷到封顶的50刀,周围朋友都劝我别做了,我就是为了这份工作经验,硬逼自己坚持下去,还一度幻想老板给我写推荐信……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每次上班我都觉得像是西天取经

面试时的我对这份工作极其有信心,因为工作内容同我在国内做的工作几乎一样。确认出货时间,租船订舱,制作箱单发票,清关资料,顺便还要做阿里巴巴的客服。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之前我没有接触过home office的工作,一度还觉得安全有问题,提前叫小伙伴一起,去踩点看了一眼。我俩都觉得没啥安全隐患,我才真正决定去那里上班。刚开始的两天都是熟悉工作内容,了解主要客人和商品,看视频了解阿里巴巴的操作平台。第三天开始,老板开始具体介绍正在进行的项目情况,并开始让我给货代发邮件。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老板的家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工作笔记

第二周的时候,我仍然没有进入工作状态。我只上三天班,我和另一个员工都负责同一个项目,我不上班的时间内,项目有进展我并不知情。在家翻看邮件的时候,邮件标题都没有写明是哪个项目,因为我刚来对客人和每票货出运的东西还不够熟悉,哪怕看了邮件内容,我还是不能把出货的产品和项目号一一对应。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最后一个工作日的前一晚,我在家一边看邮件,一边在笔记本上写我不懂的地方

最让我崩溃的是语言障碍,我的雅思听力5.5分,口语6分。来这一直觉得语言够用,没有产生社交障碍,哪怕面试时候,也没有觉得自己英语很差张不开嘴。然而进入到工作领域,我发现自己的英语水平实在太拖后腿。老板和另一个同事在讨论工作的时候,我插不上嘴,因为我只能集中精力去听她们在说什么,没有办法做出即时反应。而工作当中的语速、用词和谈话中提及的客户名字和公司名称,则又给我平添了一道障碍。她们之间的谈话,我大约只能听懂一半,我参加过两次会议,两次会议我都听得云里雾里,不懂的还要抽时间再问同事,可是同事也很忙……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每次开会都像听天书

我在专业领域的知识几乎没有用上,因为语言障碍,我根本没法开展工作。工作到第二周第三天的时候,老板解雇了我。原因就是,他发现语言障碍比他想象中的严重,这影响了我的工作。并反复强调,我的能力没有问题,如果以后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找他。最后一天我没有工作,但他还是支付了我4小时的工资。因为是他解雇了我,按照规定他还多支付了我一周的工资。我感觉我什么工作也没干,赚了接近1200刀。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我来澳洲到现在收到的唯一一张工资单

我没有因为自己白捡了这些工资就沾沾自喜,相反,坐上火车我就哭了,一方面因为内疚,一方面真的怀疑自己没有能力。机会摆在我面前,我没有抓住。我开始自我怀疑,是不是我真的只值13块钱……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4.舍友帮忙推荐的另一份food court


被home office的老板辞退以后,我就盘算着离开悉尼去集二签了。最初的目标定在凯恩斯,投了简历却杳无音信。工作没着落不敢贸然移动,在悉尼的房子又快到期了。从二月下旬开始我又恢复了刚来的状态,一边找工作,一边找房子。比较惨的是我还要同时找着悉尼的工作和二签的工作。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投了70封邮件没有回应

因为有一份工作维持生计,之前也确实太累,我找工作没有以前那么积极了。期间有过面试或者试工,都不理想。

我舍友看我一直在找工作,把她打饭的工作推荐给了我。试工了一次,老板娘决定用我,并安排了下周的工作时间。后来我又得到了一份纪念品店的工作,也是我在悉尼的最后一份工作。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5.差点被坑的纪念品店


悉尼的第五份工作是在景区的纪念品店做销售员,老板是尼泊尔人。原以为脱离了华人,时薪能高点,没想到第一天要做免费劳动力,此后两天每天干8小时,80刀一天,从第三天开始的一周100刀一天,再往后110刀一天……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平均时薪10刀的工作,我之所以去是看中了工作环境和工作内容,感觉能提高英语。三月中旬疫情已经有些严重,我开始认真考虑要离开悉尼。纪念品店面向的都是游客,虽然客流量已经明显减少,但面对面的说话,还是把自己暴露在感染的危险之下。特别是看到了恐怖游轮停靠的港口,就在我下车的旁边,离我工作的地方步行5分钟……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第三天工作的时候,我问老板可不可以戴口罩,老板强硬的回答,戴口罩会吓到客人。如果你觉得肺不舒服,你可以回家。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因为一直在关注疫情的动态,也听到了周围店家都在讨论当前的形势,人心惶惶,那时候想离开悉尼的想法愈加强烈。我突然想到了朱妈换宿,掏出手机加了朱妈的微信,想联系一下。但因为在工作时候接了对方电话,没跟老板打招呼,被他讲了。在我诚恳跟老板道歉表明我确实不对以后,老板说再发现我用手机,立刻让我走人。

过了两个小时,老板说今天实在没什么人,提前让我下班,强调提前下班与刚才的事情无关,明天也不用上班了,让我下周二来。

当时我感觉有点奇怪,因为周二并没有我的班,而且我有种强烈的预感,这个店可能开不到周二就闭店了。我要求今天把这周工资结我,老板却坚持要等下周才能发,如果硬要工资,他可以给我,但以后都不用来上班了,他现在不缺人。然后我执意要了工资,拿钱走人。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周二那天禁令出台,纪念品店也关门大吉。我庆幸自己提前问老板要到了工资,不然我都怀疑他不会给我……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我在悉尼待了136天,通过打工一共赚了8996.17刀,工作629.5小时,每个月的工资约等于2000刀,平均一天工作4.63小时。什么概念,很多人在澳洲,半个月就能赚2000刀。如果有比我少的,请私信安慰我一下。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刚来澳洲的我,基本是靠试工活着



回想起来,我身上有下面几个问题:

1找工作的定位有问题

刚来悉尼的时候,我首先排除了餐厅,按摩和农场的工作。一直都在seek上找office的工作,或者在今日悉尼上找sales的工作。Seek上对求职者要求极高,特别是working holiday签证,几乎不可能找到合适的工作。而sales对语言要求比较高,我雅思口语只有6分,现在想来,刚落地对澳洲口音不熟悉,做sales也从来没有经验,产品知识也不熟悉,能力上根本达不到雇主的要求。

2家务活干的太少,动手能力太差

在我意识到sales工作不适合我以后,没办法我只能开始去餐厅投简历。去餐厅做服务生最基本就是要有服务意识,而且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眼中有活,还要动作敏捷。我在家里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前几次去餐厅试工,我连碗都收不利索。中餐厅节奏都非常快,特别到了饭点极其繁忙,手脚不够快的人老板不会给任何机会,毕竟city里需要工作的人一抓一大把,一天试工几个总会找到合适的。

3找工作不够积极

我一直以为自己算很努力的了。我从到悉尼开始,简历累计打印了六十份,发出去五十份,seek, gumtree, 今日悉尼的求职信息发了至少一百份。最后回复我的大概只有1/5。那些在今日悉尼发短信问的,没有回应我就直接找下一个了,我没有打电话去询问一下,有可能对方只是没看短信。而我的舍友经常看到招聘信息第一时间打电话沟通,我突然意识到,在这个僧多肉少的时代,有些好工作,真的是要秒杀的。

4缺乏自信心

这点其实很重要。因为从小到大都没怎么干过家务,这种大家觉得是日常琐事的工作,我做起来却极其没有信心。Working holiday visa来这边找到的还是以出卖劳动力的工作为主,极少有能找到办公室工作的。因为我缺乏经验,导致我表现出来的就是没有信心,当没有自信的时候,又怎么能说服别人认为你能胜任这个岗位呢。

除此之外,不能吃苦怕虫子也限制住了我一直没有下决心去农场肉厂干活……

不过经过四个月的历练,我做服务生已经得心应手。周一我被通知两个工作都不需要做了,商场关门,我瞬间失业。我当机立断买了票来布里斯班。现在的我住在南布里斯班的一个台湾阿姨家,两周以后,即将去朱妈换宿。


打工赚钱不是我来澳洲的本意,脱离父母的过度保护,学会独立学会自己照顾自己,才是我来澳的真正目的。

所以,就算疫情严重,我也没有想回国的念头。我知道,这是我必须经历和面对的。像鸵鸟一样把头埋进沙子就妄图解决所有问题,这违背了我的初衷。更何况,碰到如此严峻的形势,才更能锻炼出门在外,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

当然,无论大家选择回国也好,留守澳洲也罢。希望大家都能平安。❤




在悉尼四个半月的工作盘点,真实到怀疑人生……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