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


现在的我已经身处布里斯班。从下定决心从悉尼离开到买好机票,不过几小时的时间,都没有跟这个城市好好告别。仔细想想,来了已经四个半月,12个月签证,超过1/3的时间都呆在了同一个城市。这其实并不是我的初衷。那些和我一起选择来悉尼打工度假的小伙伴,从落地开始也开启了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来澳四个月,那些国内就认识的whver,现在怎么样了?


出发之前我加了不少Whver,有几个聊得蛮好,在悉尼成功面基。虽然同批到达澳洲,但是大家出来的原因和经历完全不一样。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羊羊短暂的打工度假之旅


羊羊是我最早认识的打工签证者,我们相识于澳打抢签证群。那天我还在网吧用颤抖的双手试图自己抢到名额,不停刷新着早已经瘫痪的网络,最后收到了澳打抢到名额的短信。激动狂喜之余想到了下一个问题,我雅思还没考。羊羊和我同样的情况,所以在群里加了我。我们在准备签证材料的时候都已经辞职,空闲的时间比较多,交流的也比较频繁。

他辞掉了公务员的铁饭碗,陪女朋友去澳洲打工度假。计划一年以后再去新西兰,打工度假转学签最后定居新西兰。因为去过澳洲,他也特别热情的跟我介绍了澳洲的大概情况,需要用的APP,转给我一些公众号的文章,告诉我落地要办哪些手续,甚至还帮我一起找房子。

他是我在澳洲面基的第一个小伙伴,落地第一天的第一顿饭就是和他还有他女朋友吃的。他找工作的时候也比较艰难,因为希望多花点时间陪女朋友,所以不希望工作太晚。考虑到交通费的问题,也不希望工作地离家太远。

羊羊在澳洲待到第四个月的时候,因为疫情和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买机票回国了。他说,我仔细想过了,之前是我眼高手低。在这边工作也赚不到钱,只能生活在社会底层,纯属浪费时间。不如稳扎稳打,回国找份稳定的工作,等我对象毕业了,她回国我也能给她一个生活保障。

羊羊回国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在没有工作的情况下,一直在物价极高的悉尼呆着绝对不是个好的选择。他是个热情,善良,单纯的人,但同时他找工作的局限性又太大,缺乏自信和自我设限,这是我认为他找工作困难的原因。

来澳四个月,那些国内就认识的whver,现在怎么样了?


来澳四个月,那些国内就认识的whver,现在怎么样了?


来澳四个月,那些国内就认识的whver,现在怎么样了?


来澳四个月,那些国内就认识的whver,现在怎么样了?





国内的节奏太快,

我要给自己放个假


Jun是我在悉尼本地结交的唯一的朋友,我们相识于青旅,住了同一间。Jun是一个理性、自信、成熟,浑身撒发着office lady的独立女性。混熟了以后,我才知道她在国内是一名从业多年的律师,因为工作节奏太快,压力太大,她选择停薪留职来澳洲打工度假。来澳洲的主要目标有两个,找到自己的兴趣点,为生活增添一点情趣;找到一个男朋友,谈一场甜甜的恋爱。

来澳四个月,那些国内就认识的whver,现在怎么样了?


来澳四个月,那些国内就认识的whver,现在怎么样了?


来澳四个月,那些国内就认识的whver,现在怎么样了?


来澳四个月,那些国内就认识的whver,现在怎么样了?


Jun比我早来半个月,搬到青旅的时候,她已经有了火锅店的工作,足够负担她的日常开支。她是一个很有目标性的人,并不满足当前的状态。她按照工种准备了三四份简历,每份都改了好多次,不停的在Seek上投,希望能获得一份办公室工作或者在国内没有的行业体验。

我们在seek上投的简历都石沉大海,在圣诞季前walk in了好多店,好不容易得到了UGG的面试,最终也杳无音信。最后她在一家卖场找到了一份baker的工作,后期又学会了打咖啡,而我兜兜转转,在她工作的楼下找到了food court的工作。

我们一起过的圣诞,看了跨年的烟火,又一起过了春节。我俩晚上也出去散步过很多次,每次都会吐槽工作上的烦心事。我们发现,持打工度假签证,找工作真的很难,并且真的会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很多华人都在欺负华人,特别是欺负刚来的人。有一天她跟我说,我在悉尼真的存不下什么钱,我来这两个多月了,只存了1500刀。我听到的时候,内心一阵酸楚,毕竟我那时候,还没回本……

我最后一次跟她聊天,是我离开悉尼的一周前。我在悉尼待够了,刚好新州的疫情也比较严重,回国比较危险,打算去其他城市避一避。她的目标是去雪山工作,为此她特意考了新州的RSA。她说,我很想去雪山工作,不想这么轻易的放弃。我对二签暂时没有什么兴趣,在没有规划好以后的生活之前,我是不会离开悉尼的。

Jun的思路很清晰,也完全按照她的计划在生活。做Baker学会了打咖啡这项技能,去雪场工作则是为了学会滑雪。我相信拥有极强目标性和行动力的她,这趟旅行会收获满满。

来澳四个月,那些国内就认识的whver,现在怎么样了?来澳四个月,那些国内就认识的whver,现在怎么样了?




心态要好,

一切都是经历


小河是我在考雅思的微信群里认识的,我俩的时间线很一致。前后脚考雅思,考完雅思又前后脚去学车,走之前的一个月胡吃海喝,最后同样落地悉尼。不过我是19财年第一批最后一天递交材料,她是第二批第一天递交的材料。最感谢的是她跟我面基的时候,刚好新州山火严重。她从国内买了N95口罩,送了两个给我。本想送口罩防雾霾,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不用说了,还剩的一个我打算留到回国坐飞机用。

没见到照片之前,我一直以为小河是个长发齐刘海,年纪不过25的萌妹子。见过照片以后,发现跟我想象中完全是两个人。瘦瘦小小的她,一头短发,是个会说一点粤语的东北人。小河在国内是做传媒行业的,来打工度假是为了体验生活。

她是我见过心态最好的whver。小河比我晚来了一个半月,刚来的时候她并没有着急找工作,而是先在青旅落脚,把悉尼的主要景点玩了一遍。不到一个周,小河找到了她的第一份工作,又过了半个月找到了第二份。二月份她没什么班,但也没有很焦虑,没事去图书馆看看书,周围溜达溜达,用她的话说就是,我也没有逼自己非挣多少钱,只要我今天做了点什么事,我就觉得这天没浪费。

我最佩服的一点,是她不管跟谁,都能迅速的找到共同话题,并拉近与对方的距离。在房东家住了三天,已经开始跟房东一起接另一个工作的舍友回家,工作不到一周,可以跟打工的老板敞开心扉聊天。新舍友入住两天,已经开始搭伙做饭,她上班,舍友还给她做爱心便当。疫情之下,我问过她很多次,你不走么,你真的不走么。她说一切都是经历,我有时候合计,多好玩啊,我们都见证历史了。

从她的朋友圈里,我看到的都是打工度假丰富精彩的生活。塔龙加动物园、邦迪海滩、情人港景点打卡,跨年烟火表演,平权运动游行,做的吃的各类美食……没有抱怨,没有辛苦。可谁能知道,这是一个二月份近乎没有工作,三月份打了三份工,在超市工作到眩晕,早晨晕的起不来床的打工度假者呢。

对于今后的生活,小河说,她要想想到底要不要集二签,如果不集,后半年就要过的洒脱点,该玩玩该体验体验。我要打听打听农场的强度,我能吃苦,只要吃的消,我就能干。

来澳四个月,那些国内就认识的whver,现在怎么样了?


来澳四个月,那些国内就认识的whver,现在怎么样了?


来澳四个月,那些国内就认识的whver,现在怎么样了?


她们和我年龄相仿,都是国内已经工作了好几年,才来申请打工度假的上班族。我们首站都选择了悉尼,但是开启的却是完全不同的生活。虽然大家经历不同,但却拥有一个共识:赚钱不是我们此行的首要目的,经历和经验,是我们这趟旅程最宝贵的财富。办公室的工作真的很无聊,但是在这边做过体力劳动后,感觉办公室的工作真幸福。两种累是完全不一样的累,一个心累,一个身体累。

下一篇我会写一下我在悉尼的室友们的情况。
这周我会完成的!!吧。




下篇


来澳洲必做的除了办各种卡,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租房子。在悉尼的四个月,我的室友换了三个,而她们三个,现在已经在三个不同的城市。




年轻就是要浪的她


Avery是我在国内征室友的时候认识的,她当时跟我讲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会做饭,能做你舍友么。我们买了同一天的机票,住了同一家青旅。托她的福,落地那天她同学来接她。一路上都有人帮忙照应着,一个从小没离开家的我,在陌生的国度,也没有丝毫的慌乱。


在交谈中我得知,Avery刚毕业一年,换了三份工作的她,有着一颗不羁的心,想趁着年轻,看看外面的世界。Avery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很有自己的想法和规划,来澳洲之前先去了泰国考出了潜水证,刚来悉尼的那几天,又跟同学练车,打算自驾离开悉尼。


Avery跟我同一天来悉尼,住的开销也差不多。比较幸运的是,她第一周找到一份白工,做了两周又找到了餐厅工作,第一个月就回本了。第一个月的我才刚找到第一份工作,四位数的负债压力山大……


Avery工作之余也没闲着,参加了各种party,最令我佩服的是有天晚上10点工作回来,又出去跟朋友蹦迪到第二天才回来。我这个奔三的人只能叹服,年轻真好。在悉尼待了两个月后,Avery去了墨尔本的小镇集二签。我关注了她的公众号,看到她在墨尔本上了报纸,还参加了免费游学的竞选活动,日子过得丰富多彩。



 

滞留国内想集二签的她


小青是我征的第二个舍友。当时的我急于从青旅离开,但是室友却一直没确定下来要不要租房,最后我在群里认识了即将来澳的小青,当晚找到房子的我视频给小青看房,当场拍板,就是它了。


小青找工作的过程非常顺利,落地第二天就在city一家刚开的酒吧餐厅找到了服务员的工作。好处是刚来就有了收入,缺点是晚上开始工作到午夜,昼伏夜出。我俩刚住一起的第一天,我早上顺便给她做早饭,那是我第一次给别人做饭……后来她知道我不会做饭,只要她有空就是她做我吃了……现在好怀念有人做饭的日子。


再后来我们搬到了留学生出租的公寓,我俩还是住了一间。我们一起去了悉尼大学,Newtown,看了教堂的灯光秀,一起过了圣诞跨了年。


一向对星座只信一半的我,不得不承认,我和金牛座的确是很合拍。无意中知道小青是金牛座的时候,我感慨怪不得我和你这么有默契!我印象中的川妹子都是泼辣,外向又很倔强,可是小青却是一个内敛害羞,有时候还有点蠢萌的妹子,很容易激发人的保护欲。因为小青工作都是深夜回家,习惯熬夜的我经常边看综艺边等小青回家,因为我怕她回家看到没有灯会害怕。小青回来以后我会跟她聊会天,吐槽一下彼此工作上不顺心的事然后才回屋睡觉。


年前小青买了机票回国,那时候国内疫情已经比较严重了,我反复跟她确认,你真的要回国么。她说她要参加姐姐的婚礼,决定了必须要回去。结果回去没过多久,等来了澳洲的禁令。她一直纠结要不要曲线回澳,纠结纠结着现在彻底回不来了。


前几天她微信跟我讲,该不是我的working holiday之旅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吧。


来澳四个月,那些国内就认识的whver,现在怎么样了?


来澳四个月,那些国内就认识的whver,现在怎么样了?



拥有家庭却依然出来流浪的她


Sophie也是我在国内微信群里认识的,她和我姥爷是老乡,她老公又跟我爸是老乡……不同于其他人,Sophie第一站落地布里斯班,在布村玩了一个月来到了悉尼,在跳伞点上班。


虽然Sophie一直说找工作看运气,去跳伞点上班也是她运气好。但在我看来,运气只占三成,没有实力,机会来了也抓不住。


Sophie比我小半年,英语专业毕业,在国内已经做到了管理岗职位,并且是一个三岁孩子的妈妈。特别神奇的是,她身上完全没有家庭主妇的一丝丝气质,独立,乐观,开朗,自信。在我看来,性格好是她求职成功的一个因素,更重要的是她英文很好。在我接触过的打工度假者中,她的口语水平排的上第一,甚至高于很多留学生,PTE69分,相当于雅思7.0.


都说悉尼黑工遍地,但是她三个工作,两个都是白工,除了卧龙岗跳伞点的工作,还有一个日本餐厅的服务生,还有一份卖场food court的工作。刚去日本餐厅工作的时候,我看她每天晚上下班回来对着菜单背单词,而且一直都在看美剧学习英语。


在悉尼的最后几天,因为疫情原因,我们的工作都越来越少。Sophie每天晚上找工作投简历,希望尽早离开这里。最后在汤村附近找到了一份roadhouse的工作,然而就在几小时之前,她微信告诉我,她也失业了,服务区也要关闭了……


来澳四个月,那些国内就认识的whver,现在怎么样了?


来澳四个月,那些国内就认识的whver,现在怎么样了?


来澳四个月,那些国内就认识的whver,现在怎么样了?


当初住在一起的小伙伴,现在已经分散到各地了。有些唏嘘,也有些不舍。但也因为分开,才有机会遇到新的小伙伴。


大陆一年能获得澳洲5000个打工度假的名额,而每一个来的人,都有着不同的故事。下一篇,我该讲讲我自己的故事了。






来澳四个月,那些国内就认识的whver,现在怎么样了?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