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0-21号,又去了一次乌鲁鲁,感触特别多。去年第一次去,也差不多是在一年中的这个时候,我和四个台湾人一起租的一辆房车,算上租车的费用,油费和伙食费,一人400刀左右。这一次是和好朋友一起去的,一个人才70刀,其中包括30刀的油费和40刀的食材费。玩的特别开心,学到了很多植物名,了解了一些土著常用的绘画标志,非常的难忘! 不禁感叹,去哪儿玩儿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一起去。和好朋友一起,创造的是回忆,就算是去一个很普通的地方,也会变得不一样。

只用70刀,自驾乌鲁鲁和风之谷...

出发的头一天我和好朋友吵架了,本来计划是晚上七点去澳洲朋友家吃披萨给朋友践行的。我以为朋友下班之后会去把披萨的材料准备好,那几天我病的挺严重,身体无力发热,全身酸痛,一个人在家躺了一下午。快到六点的时候,韩国朋友问我是不是要去超市买披萨的材料。被朋友这么一问,我非常的生气,都快六点了还要等着生病的我一起去准备这些东西,觉得她一点都不关心我,做事一点不上心。每次生气的时候,总觉得必须要做点什么或者说点什么才解气,所以我毫不犹豫地决定不去了,让她们自己去解决。

只用70刀,自驾乌鲁鲁和风之谷...

晚上朋友劝我去给他们道个歉,随便说几句话,以免接下来两天去乌鲁鲁的时候尴尬。我硬着头皮走进了朋友的房间,随便跟她聊了几句,并问她披萨之夜怎么样。她说对她来说非常的特别,因为澳洲朋友Corine和Leith饭前为她们进行了祈祷,Corine因为特别舍不得她们还哭了。她还补充道她自己是一个非常随和好说话的人,这样的事情以后一定要直接告诉她,不然她也猜不出来我为什么会生气。

就这样,我们和好了,但感觉还是怪怪的,就像在墙上订的钉子,虽然最后把钉子拔出来了,但墙上还是有个无法磨灭的印子。

只用70刀,自驾乌鲁鲁和风之谷...

还有个让我非常生气的地方就是我和Justin一组负责一顿晚餐,我俩准备的非常用心,花了很多时间和心血,打算做碳火酱油蜂蜜鸡honey soy chicken。而韩国朋友和意大利朋友负责两顿中餐,他们嫌麻烦,居然就只做三明治。准备食材的时候就觉得心里特别不平衡,我特别讨厌吃三明治和意大利面这一类的东西。

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第二天早上6:30,我们的英语老师Chantal老师准时守候在我们家的院子门口。上路之后车里的氛围怪怪的,四驱车行驶了4.5个小时,450公里之后,我们到达了乌鲁鲁。当时天正在下下雨,我已经心灰意冷了,好不容易请了两天假来一趟乌鲁鲁,还赶上了下雨。下雨一切的计划不都泡汤了吗? 晚上还要睡swag是有多么惨啊! 我们六个人睡在露天的swag里,外面风大雨大的画面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我们决定先吃完午饭再去看乌鲁鲁,午餐和天气一样让人非常失望。

只用70刀,自驾乌鲁鲁和风之谷...
只用70刀,自驾乌鲁鲁和风之谷...
只用70刀,自驾乌鲁鲁和风之谷...

吃完午饭后,等我们把车开到乌鲁鲁脚下的时候,雨居然停了,天也渐渐开始放晴,一切都在变好。我和朋友之间的互动也越来越多,我俩的脸上都还是有一丝不易察觉到的尴尬。我们开始沿着乌鲁鲁脚下的步道开始徒步,Chantak和两个男生走在前面,我们三个女生跟在后面拍照。

中途Chantal突然停下来了,开始在地上画了一些圈圈。原来这些圈圈在土著语言里表示水坑water hole ,圈圈的小圈圈表示人,如果小圈圈旁边画的是一根线的话,代表spear长矛,是男人的标志;如果小圈圈旁边还有个圆型的话,代表装东西用的篮子,是女人的标志;标语上的如果有一串箭头,像是袋鼠的脚印,如果有两串挨着的箭头则表示Emu鸸鹋。

只用70刀,自驾乌鲁鲁和风之谷...

学到这些基本的土著画语之后,再看土著画看到的就是一副生机勃勃,很有生活气息的画面。Chantal的知识不止于此,她还尝试用一种叫Dead Finish的症状树叶祛除朋友身上长

的wart疣;她最爱的树叫Dessert Bloodwood,在乌鲁鲁脚下随处可见;一路上还见到了很多果实长得像松子的dessert oak。

只用70刀,自驾乌鲁鲁和风之谷...
*Chantak的民间偏方

只用70刀,自驾乌鲁鲁和风之谷...
*Chantak后面那颗树叫上Dessert Blood Wood ,颜色和乌鲁鲁很接近

只用70刀,自驾乌鲁鲁和风之谷...
*一路上随处可见的Dessert Oak

我们手里拿的这一把树叶居然就是槲寄生mistletoe, 上大学每次一到圣诞节,英语老师就会讲kiss under mistletoe在槲寄生下接吻这个圣诞传统。Chantal说此槲寄生非彼槲寄生,我们手里拿的不是西方圣诞传统里的槲寄生,而是鸟儿吃了一些种子之后要拉屎poo it out,只有去树枝上rub蹭才能把屁股边边上的种子蹭掉。就这样种子就落在树枝上,长出来的另外一种植物就叫槲寄生mistletoe,槲寄生很好识别。

只用70刀,自驾乌鲁鲁和风之谷...

下午五六点的样子,我们的徒步结束了,开始出发去找个好位置看乌鲁鲁的日落。乌鲁鲁在一天的不同时段呈现出来的颜色都不一样,非常的奇幻。日落时分温度降低了不少,风也特别大,很冷。

只用70刀,自驾乌鲁鲁和风之谷...

日落一结束,我们就迫不及待的躲进温暖的车里,接着开车去晚上的露营地,在天黑之后把木材找好。很快天色就暗下了,我们开到露营地的时候,就只是一片荒凉的死寂,寒风呼啸的大地,眼前有两棵树,很难想象今晚就要在这儿过夜。

木材捡好之后,火也生好了,我们很快就把车上的swag, 桌子食材等摆好了,就等着木材燃尽,我和Justin就可以做酱油蜂蜜鸡来惊艳大家了。

只用70刀,自驾乌鲁鲁和风之谷...

我们把提前切好的玉米,南瓜和土豆都用锡箔纸包好,至少裹2-3层,玉米涂上黄油。再把这些埋在碳火里,最后盖上一层土以保温。与此同时,我们开始在烤架上烤鸡了。一般来说因为温度太高,露营烤的东西都会焦,外面已经焦了,里面还是生的。这一次我们一边烤鸡肉,一边倒上腌鸡用的料酒蜂蜜酱油水以降低温度。最后,每块鸡肉都很完美,一点都没焦,完全打破了大家对传统露营烧烤的印象。这样烤制的蔬菜也刚刚好。

晚餐过后,我们开始玩一个英语游戏,也是这个游戏让我真正的开始和韩国朋友和好了,因为我们需要一起猜对手的单词。露营的话,一定要准备点游戏才更好玩。

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后,被我们所处的晚景震撼到了。天啊,昨晚的荒郊野外原来这么美啊,我们原来在在这么美丽的环境下露营。

只用70刀,自驾乌鲁鲁和风之谷...
只用70刀,自驾乌鲁鲁和风之谷...
只用70刀,自驾乌鲁鲁和风之谷...
只用70刀,自驾乌鲁鲁和风之谷...

起床之后我们坐上车去就在我们眼前的风之谷看日出,真的太冷了,冻得大家直打抖! 看完日出之后回露营地吃早餐了!早餐是muffin, 很让人满意,早餐后我们开始收swag和桌椅餐具,接着赶去风之谷的入口开始为时三小时的徒步。

天气非常好,太阳出来之后不冷也不热,我们边走边聊边拍照,1.5个小时候就到了风之谷的观景台,我们三个女生开始拍照。我和韩国朋友准备一起合张影,我们坐在石头上,摆了一些动作之后,韩国朋友示意让我亲她的侧脸,她的这个举动把我乐坏了,我从心底里觉得很幸福。那一刻所有的矛盾都烟消云散了,那一刻是我们之间最重要的一刻,那一刻也是我整个行程里觉得最幸福的一刻。

只用70刀,自驾乌鲁鲁和风之谷...

她是我在澳洲打工度假时认识的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们18年底在樱桃农场认识的。19年我在爱丽丝泉,让她考虑要不要过来工作,因为这边工资高,工作机会多。没想到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我从国内过完年回来,她已经过来了,当时住在YHA. 就这样,缘分让我们又在一起待了近半年,每天的陪伴让我们早已经从普通朋友变成了像家人一样的闺蜜。四个来自不同国家的人: 中国,意大利,韩国,乌干达,在疫情期间,有过多少欢声笑语啊!

那张照片之后,我们之间一点隔阂都没有了,接下来的旅程也更加欢乐了! 

只用70刀,自驾乌鲁鲁和风之谷...

三个小时的徒步很轻松,回到入口,我们找了个地方吃午餐,我没吃三明治。对澳洲人Chantal来说,她觉得很好吃,这三明治做的很高级,她读中学时就需要自己做午餐,经常就是做三明治,两块白面包中间涂点vegemite的那种三明治。吃完午餐我们开始返程了,在车上玩了一个叫I Spy With My Little Eye的游戏。

中途换意大利朋友开车,我第一次见他开,心里为他捏了一把汗。当我怀疑他的开车技术时,Chantal在一边解释道: 他知道怎么开好吗!他是意大利人!😂😂😂

只用70刀,自驾乌鲁鲁和风之谷...

晚上七点钟左右就到家了,大家煮泡面的煮泡面,点外卖的点外卖,真的好饿啊! 第二天早上我们睡到自然醒,开始深度清洁房子bond cleaning, 也是我们在16 Lindsay Avenue, East Side, Alice Springs, NT 0870亚超老板娘的房子住的最后一天。

厨房最难打扫,尤其是做饭的炉灶,两个小时的功夫才打扫完。接着去清洗厕所浴室,还有自己的寝室。

利用清洁的间隙,韩国朋友还在帮她的韩国朋友染发,真的太有耐心了!

只用70刀,自驾乌鲁鲁和风之谷...

第二天上班之前跟他们进行了最后的道别,再见,我最亲爱的朋友们! 很幸运能认识你们!

只用70刀,自驾乌鲁鲁和风之谷...




只用70刀,自驾乌鲁鲁和风之谷...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