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xx的bushfire志愿者骗局


到目前为止,


真心觉得澳洲对我不太友好,


一路坎坎坷坷, 


稳定和幸运和我都没太大关系。

寿司店被辞退,

让我意识到我已经不可能再找一份类似的工作,

因为我的签证只剩2个月,

没有店家会接受签证时间小于半年的工作者。

而机票又昂贵到发指,


每张都是三万四万以上的价格,


能回来倒也罢了,


但是疫情的反复,


让航班动不动就取消和熔断。


取消也就罢了,


机票钱还大多以代金券的形式返还,


意味着全部套牢,不能拿到现金,

这让不断失业的我也是无力承受。


周围有朋友的朋友甚至花了10万多买了一整个月的机票,

都还没有成功飞回国,所以也就不做多想了。
问过周围台湾,日本已经回国的朋友,

他们回程的机票和疫情前相差无几,


4000~5000左右就可以回去。

内心真的非常不平衡,


这种断了后路的做法,


让我们这群背包客有家不能回,


生生耗着。

攒到二签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可以让我在澳洲多呆一年,


既可以接着旅行,


也可以等机票的价格回落。

于是开始搜索关于二签的工作。


在gumtree上搜索second year visa栏目的时候,


这个bushfire volunteer的工作就出现了。

因为自己在国内已经连续6年做了慈善义卖,


也会参加残疾群体和艺术季之类的志愿者,

所以这个工作一下子吸引了我的注意。

曾经也在几个大v的公众号看过澳洲的山火志愿者招募,


不过从来没有看到过有人去参加。

于是我点开了链接,给这个工作发送了我的简历。

然而……

去xx的bushfire志愿者骗局

回找之前的志愿者招聘贴,


发现已经下架了。


vijay想把这段招聘的痕迹抹去


但是我还是有足够的记录,


曝光给广大whv看,


让大家不要再入这个利用人心善意的坑。

说起这段经历,


还是让不少朋友捏一把汗的。


庆幸我遇到的这个斯里兰卡的农场主是个恶心的人,

而不是个恶人,也庆幸我遇到了善良的当地人,

虽然有点惊悚,不过我亲身经历的时候非常地平静。

旅行不可能完全没有风险,

我只能做到尽量把风险降到最低。

去xx的bushfire志愿者骗局


在gumtree看到的就是这个在yeppon的农场志愿者招募,

没有薪水,可以集二签。


没指望在gumtree有回复的我,


居然第二天就接到了农场主的电话。

对方的声音爽朗,温和,听起来五六十岁的样子,


我通过电话在脑海中勾勒出一个澳洲中老年人大笑的形象。


对这个农场有了不少好感。

加上gumtree上可以看对方账号,


已经使用了几年,


让我也觉得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人。

去xx的bushfire志愿者骗局

在农场的工作列表上,


写着除草,种树,让我一下子就觉得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火灾志愿者农场。


完全忽略了它后面写的采摘和包装这两个和火灾志愿者没什么关系的工作选项。


(这也是农场主精明的地方,把种树这种工作写在最前,让你产生错觉。)

去xx的bushfire志愿者骗局

以防万一,也查了澳洲的二签官网,yeppon农场的位置,的确在bushfire受灾最严重的邮编地区。

(只要是在政府规定的火灾严重的邮编区域内,农场主可以招募志愿者,并且写信让政府给背包客批准二签。)

去xx的bushfire志愿者骗局


出于不放心,

我要求农场主发送我的住宿和农场照片,


以及确定的地址。

对方给的地址我查了后,


确保能在谷歌上找到。


并且因为这个农场离yeppon市中心不远,

之前寿司店的老板娘在市中心,有问题可以求助,


这也是我最终敢一个人前去的原因。

农场主看得出我的犹豫,

一直跟我强调我不是一个人住,


会有另一个女生跟我一起。


(不过等我之后离开都没见到这个所谓的女生。)

去xx的bushfire志愿者骗局


在离开前几天,


我还特意问了一嘴这个准备和我一起住的法国女生会一起吗?


Vijay说还在等她的回复。

我惊讶道,难道只有我和你在农场?


Vijay说Donna和Mitch也会一起,

让我松懈了很多。


(事后我才知道这人跟我玩了文字游戏,Donna和Mitch只是白天和我一起工作而已。)

去xx的bushfire志愿者骗局

最后的两天,


Vijay突然问我会不会开自动挡的车,

我说不太会。

他突然非常坚决地要我去报一个自动挡的教学课程,


费用是50刀,为了方便之后我使用他的车,


学了基本技术以后,他可以再接着教我开车。

我当下挺不高兴的,为什么志愿者我还要自己花钱。


但是当时我必须要在这周搬离寿司店的宿舍,

没有选择,又想了想,能熟练一下开车技术也不错,


就不计较了,于是上了一节超级没有含金量的练车课程。


以后还是不要找local练车了,

没有之前墨尔本的新加坡教练教的详细仔细。


教练是一个年纪六七十的老太太,态度也不够好,


开错也会不耐烦。

不过因为Vijay对我技术有所要求,


让我觉得这个农场的确是一个志愿者工作的农场,


可信度又增加几分。

去xx的bushfire志愿者骗局

说跟一个陌生中年人去农场,不慌是骗人的,


又是农场这种荒山野岭。


加上Vijay要求下午5点以后才来接我,


到农场基本也是晚上8,9点,


还是有点不太放心。

终于到了离开的那一天,


Vijay来接我,敲开我家门的一瞬间就来了个贴面欢迎,


让我有点不适。


加上他不是我想象中的澳洲人,


而是黝黑皮肤的斯里兰卡人,


顿时让我好感少了几分。

倒不是有什么歧视,


只是我来澳洲见过的东南亚人多少都有些问题。


对女性的尊重上的缺失,尤其明显,


这与他们的文化有关,所以就显得比较普遍。

去xx的bushfire志愿者骗局

以防万一,


我留了农场主的信息给我的舍友,

如果有问题就喊老板来接我。

去xx的bushfire志愿者骗局

离开前,


璐璐也拍了农场主的车,

才目送我离开。

去xx的bushfire志愿者骗局

路上,我用谷歌导航,

确保车行驶的的路线没有问题,


同时和璐璐保持联系。

沿途,我也一直和Vijay聊天,


确保更多的信息。


感觉的出他是一个精明也比较有文化的人。

我了解他是在布里斯班上的大学,

和母亲住一起,每两周在yeppon和布里斯班往返通勤,


做着电路维修的工作。(虽然真假不知,但多说总是好的。)

我也给我自身加了安全的码。


我跟他说我的老板也在yeppon市中心开店,


离农场非常近。

他开始询问老板是不是很希望我之后回去,


我说是的。


他于是说可以让我一周做志愿者,


一周回去工作。


我说可以考虑。

去xx的bushfire志愿者骗局


即将到达农场,

定位也很准确,

让我对Vijay略略放心。

不过他还是给我出了幺蛾子,


等到了农场他才告诉我:是我和他两人单独住农场。


而且我们两个人是住在一个屋子里,没有任何遮挡。

顿时让我心一沉。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

怎么样都不让人很放心。

Vijay看我脸瞬间垮下来,

有些不悦地说:所以我之前跟你确认你是不是背包客,

你说是,背包客不是对男女混住是没有意见的吗?

我也是无语,虽然的确青旅有男女混住间,

但是这是一回事么?


你没有事先告诉我,这才是主要的问题,


更何况不是所有背包客接受混住。

这是一个铁皮屋,

客厅厨房和卧室是连在一起,

我的床和Vijay隔的算比较远,


他在门口,我在里面。

去xx的bushfire志愿者骗局

我想如今只能先凑合一晚,

从我们一路了解和沟通下来,


他暂时没有大的问题。


周围也有其他农场主,

不算孤立无援。

然后我就去洗澡,


Vijay开始煮饭。


不过洗澡,我也有点不适应,


居然是没有窗帘,


如果有人在铁皮屋外那可真是一览无余,


幸好我确定Vijay此刻在厨房煮饭。

去xx的bushfire志愿者骗局

Vijay做了咖喱给我,


一个荤咖喱,一个素咖喱。

不得不承认,


印度一带的,做咖喱都有天赋。

去xx的bushfire志愿者骗局


之后我早早窝进了被窝,

Vijay则开始忙他的项目……

很快就到了早晨。

大约7点我就起床,

洗漱完,

吃了一点面包就准备开始工作了。

Vijay前期沟通一直的措辞是你是来这里放松的,


所以不会对工作很苛刻。


不过还是在来的当下要求我最好7点起床工作,


这周起码每天工作6小时,下周可以5小时。

和我一起工作的是当地的澳洲人Donna,


一个单亲妈妈。


Donna活泼好动,说话噼里啪啦,一早上见到我就没有停过。

我们聊了很多彼此的经历,都非常喜欢彼此。

去xx的bushfire志愿者骗局


这是我们工作的区域,


Vijay说今天的任务是采摘咖喱的叶子。

我问他,什么时候才会做种树之类火灾的工作呢?

Vijay说应该下周会。


模凌两可的话语,让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工作到底是志愿者,

还是免费的包装劳动力。

(之后Donna告诉我,我之后应该还是会帮Vijay做包装和采摘的工作,因为Vijay每周都需要足够的咖喱叶子拿去布里斯班售卖。他在这里装了好几个摄像头,用来在他离开的时候监视。但是完全没有告诉我,这让我觉得非常讨厌。Vijay也是在我到达以后,才告诉我之后他会一周呆农场,一周呆布里斯班,意味着我要一个人在这个荒芜的农场呆着帮他看家,这也让我非常莫名,这些重要的情况事先都不告诉我?)

去xx的bushfire志愿者骗局

Donna开着Vijay的自动挡卡车来采摘农场的咖喱树叶。

我也半试探地问了Vijay是否愿意花时间再教我一下开车,

因为如果真的vijay离开,那这一周意味着我除了呆农场就不可能去其他地方,


荒山野岭的,除了打车,连公交车都没有。

但是他拒绝了,觉得我开车还是不安全。我越来越觉得当初他的承诺都是虚晃的。

去xx的bushfire志愿者骗局


Donna是一个工作容易分心的人,

会在工作的时候打电话,


或者突然跑出去指着天空的鸟对我笑。

于是不可避免地被Vijay批评了,又因为工时的原因,

Vijay找了可能是工会一类的组织,批评Donna。

Donna这时候开始吐露Vijay更多的情况。

我了解到Vijay的农场虽然在受灾区,


不过完全没有受到bushfire的影响。


招募志愿者只是钻了政策的空子,


让善良的背包客免费给他做劳动力而已。

而Vijay对背包客也没有那么友善,


会没有理由地把之前来农场帮他干活的志愿者赶出去,

让Donna送到巴士车站,让她们赶快离开。


也会在志愿者要求下把洗手间的窗帘装好,

然后在志愿者离开以后又把窗帘拿走。

从来只招募女性志愿者,


并且其实在布里斯班和妻子女儿住在一起,


但是对外只声称和母亲住在一起。

听完让我越来越觉得是一个恶心的人,

立马和Donna表示我要离开。

我联系了寿司店老板娘,


问她是否可以找人来接我。


老板娘说可以,等员工下班以后,


我看了看,还要等6个多小时,


一分一秒都不想跟这个男人多呆。

而Donna12点半就要离开了,


我问可以和她一起走吗?


Donna说完全没问题,可以让另一个员工带我们走。

我说但是这样Vijay会怀疑你对我说了什么,

Donna完全不介意地说,没问题的,他离不开我。

我想了想,为了不牵连Donna,


我先迅速地打包好了行李,


然后告知Vijay我要离开,寿司店的老板想让我回去,


所以下午来接我。

去xx的bushfire志愿者骗局

Vijay很不悦,但也算绅士地问是不是需要送我去市中心,

我说不用了。


然后我又问他,只做了一天志愿者是否可以有这一天的推荐信呢?


Vijay笑着说没有,因为要写很长的list,你没有完成。

好的,


当我白送你一天packer的劳动力,


换取一次教训。


剩下的咖喱叶子你自己包吧!



离开农场,


我和Donna去了市中心的shopping centre,


为了表示感谢,

我想请Donna吃午餐,

Donna表示不能接受,


担心我没有那么多钱,


我说我非常想这么做,


请让我请你吃饭吧。

午餐选择了Donna喜欢的热狗套餐,


她一边毫无形象地席卷着桌上的食物,


一边给我看她女儿们的信息,


还告诉我她有五个孩子,


每个都是剖腹产,


她的肚子已经完全不能看了。


听得我眼圈一红,

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就坐在我对面,


跟我说着同样的话。

她边吮着手指边问我接下来的打算,

我说还不知道。Donna开心地说那就去我家吧,

我家还有一个空房间给你!

天性自由的澳洲人大概就是可以毫无戒备地带陌生人回家吧。


于是就这样,


没有更好选择的姚明和素昧平生的Donna开启了一段短暂又美好的相处时光,


这应该是我在澳洲和当地人最亲近的一次,


不过因为太可爱了,


我想单独写一篇来告诉大家,


下次再慢慢道来吧。



去xx的bushfire志愿者骗局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