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月底的时候,新西兰也受到了疫情影响,全国lockdown,进入4级封锁,虽然我迫于生活压力,也坚持每天带着口罩去上班,但是疫情对于我们的影响太过巨大。

    最主要的就是年初的时候我们花了大概3000刀的律师费和Essential work visa的申请费,帮Nicole申请了机场免税店的工签,所有的材料都在WHV即将到期的时候提交了上去,也因此转为了过桥签证,但是从结束lockdown,移民局重新开始上班,开始审批积累的签证时,要求申请者重新提交新的work and income的报告(证明新西兰没有本地人能胜任这份工作),因为要开始先让本地人有工作才会照顾我们这些外来劳工。而机场免税店属于旅游行业,受到疫情冲击最大,Nicole的公司都准备开始裁员了,自然不会提供新的工作岗位了,所以无奈之下我们只能选择放弃。

    Nicole也在纽航刚刚恢复奥克兰到上海的航班之后,订了7月中回国的机票,既然这样,我决定带她去皇后镇把之前Working holiday的愿望清单给完成了,什么跳伞,蹦极的。SO,请欣赏楼下的VLOG。




跳伞,蹦极,峡谷秋千?一次通关完成!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