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最近听说公众号落灰了我上来扑勒扑勒

我那个穿裙子的男室友

在达尔文的时候,暂住过一个房子。


这是我们住过最清净的房子。 

这个房子里的人,很少交谈,好像是一股什么力量把几个社恐聚集到了这里,彼此之间鲜有交谈。 

刚搬进来那会,佩姨提前打了预防针:你们对门的室友,爱穿裙子。 

我们对门的室友,是个男的。

在那里住了两个多月,我们总共交谈不过十句。 

这十句是100%纯刚需交流,没有瞎扯淡的成分。 

毕竟大家都是社恐,就给彼此一条生路吧!

所以他叫什么,从哪里来,我们至今未知。 

但看肤色和饮食,离印度不远。 

从外表来看,他是个再“正常”不过的男子,和抖音里的女装大佬不同,他不柔弱也不娘,一米八几的个子,中等身材,黝黑的皮肤,是一个和女装完全联想不到一块的形象。 

平日里大部分时间,他都穿蓝色格子衬衫和稍稍紧身的休闲裤,还有皮鞋,衬衫是塞进裤头里的,和随性的澳洲人相比,他显得有点儿正经过头。 

非要说的话,他是斯文的,但他那种斯文是日常的,不突出不做作,并非刻意为之,而是仿佛渗透在血液里。 

他走路并不扭捏造作,只是不紧不慢,带不起风。 

他说话也并不是捏着嗓子故意调高声调,只是压低了几度音量。 

他对自己的物品有着偏执的保护欲,他的所有个人物品都是放在房间里的,包括电饭煲,有一天我无意间听见他房间传出倒米的声音。 

这个据说会穿裙子的男人,无论近看远看横看竖看,都和不穿裙子的普通男人没有什么区别。 

终于在我们住进来的一个月后,院子里的晾衣架上出现了一个不属于我们的bra。 

肉粉色,传统保守的款式,和一堆男士衣物挂在一起,格格不入。

我那个穿裙子的男室友

当天晚上,在我们准备进房门之前,他叫住了我们,轻声细语地说:接下来的几天,我可能会穿一些女士衣物,不知你们是否介意? 

我们急忙摆手说,当然不介意,当然不介意。千辛万苦等来了这一刻,怎么会介意呢。 

当然后半句没说出口。

他露出礼貌又略带拘谨的微笑,说了声谢谢! 

隔天他穿了一条黑色无袖的连衣长裙,佩戴了耳环和项链,从房间里走出来接水喝。 

我们向对方笑了笑,我想开口说you look gorgeous! 

但他端着水杯飘走了,风轻云淡。 

有时早上他穿着粉色的睡裤从房间出来,去浴室洗澡。 

怎么说,在他身上的女装元素,和他一米八几的粗犷外形并不相称,但那种从容淡然自信的态度让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事物显得浑然天成,没有因与众不同而博出位,也没有因异于寻常而扭捏卑微。 

他淡淡地在这个房子里生活,在卧室倒他的米,在客厅接他的水,去浴室洗他的澡,一切自然得体,仿佛男人天生就该穿着裙子。 

但谁又能说男人天生不该穿裙子呢? 

后来听说,他在刚搬进来的时候,和房东以及每个室友都打了招呼,礼貌询问了大家是否介意他穿女装。 

房子里的每个人,开uber的澳洲白人小哥,干工地的刚果大哥,来自中国的我们,没有人介意。

这个房子里除了对门的男室友,换上了裙子,一切都没变。 这是我住过最清净的房子。
 我那个穿裙子的男室友

后来我回Perth念Business,有一个unit叫做<work effectively with diversity>,内容是教你如何正确对待人的多样性,如何和与你完全不同的人沟通和合作,多样性对建立一个高效团队的优点和弊端,以及多样性对于一个平衡的社会的不可或缺性。 

里面有一段话:

Respect includes consideration for other people’s privacy, their physical space and belongings; and respect for different viewpoint, philosophies, physical ability, beliefs and personality. Always treat people with courtesy, politeness, kindness and ultimately how you would like to be treated. 

尊重不同的观点、思想、人生信条、信仰以及个人性格色彩。永远心怀善念对待他们,就像你期望别人对待你一样。

我那个穿裙子的男室友 
以前觉得这课程讲的都是些什么鸡肋玩意儿?真的不是以前学生时代的思想品德课么? 不不不,学生时代的我们,在自然课上学习生物多样性对生态平衡的重要性,但那个背粉色书包的男同学却被叫到了教导主任办公室。

尊重从来是见到老师要叫老师好,不能和父母顶嘴,而不是接受别人和我们不一样,提前为自己的不同打声招呼。

我突然明白了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尊重:

-Hi, I am different, but I am nice.
-Hey mate, you look gorgeous in dress. 

有时候我在想,也许世界的包容,比我们想象中要多得多。 局限,终究是自己的心魔。 放心去做自己吧,大家这么忙,谁有时间去在意你那点儿自我。   

我那个穿裙子的男室友

最近看到一句话分享给你们:

读书不是为了雄辩和驳斥有些人觉得他们在思考其实他们只是在重新整理自己的偏见




我那个穿裙子的男室友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