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这篇文章为了记录那段奇妙经历,还以己为例劝大家不要去赌博,十赌九输。

因为隐私关系,故事太过真实,只放了自己的照片,另两个烂人朋友的照片就不贴了。

已经是3年前的事了,又突然很想讲出来,那段时光还蛮有意思的。



烂赌棍与奥迪a4


T是我们一起在皇后镇做空调安装认识的,性格粗鲁脏话很多,长得又黑又瘦,一副凶狠像,因为都是重庆人又喜欢吃麻辣火锅,后来就互相熟悉啦。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空调管道安装,他们的小学每间教室都有空调

T卖了个奥迪给我800刀,红色的a4,虽然是97年的车还是液压杆后备箱,只是水箱漏水,每天都要随车携带好大几瓶水往水箱里加,可是我喜欢的很,奥迪的操控感就是好。

当时在赌场得意,天天赢钱,我钱最多的时候有4万刀了,我当时就说5万刀回国买个真正的奥迪a4,赢够了我就收手,当时整个脑子里都是押大押小,闭上眼睛都是回国开上新车,当时还真以为自己是赌神。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干活留下来的茧与$1000 chip

赌徒是贪婪的,那段时间每天只睡4 5个小时也不累,班也没心情上,一进赌场喝上免费可乐瞬间精神就来了,我就盯着他那个转盘(roulette )转半天也觉得很有意思,累了又去百家乐(baccarat)研究庄闲,常常脑子里回旋起那个厨师的故事,’是赌场楼下的中餐馆老板讲的,以前他们有个厨子喜欢赌,每次发了工资都去赌场,而且玩的很大,有一天他就没有来上班,听说他一夜赢了二十多万刀,已经在回家的飞机上了‘

我和T每天工作5至6个小时,他接皇后镇华人的landscaping业务(空调工作结束了),收现金,是真的挣钱,一排deck大概5000刀做两天半,一个fence3500刀做一天两天,做草坪加钱,做树皮铺垫加钱,他每天给我200的赌资作为工资,直接给我筹码(chip)。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修阳光房

我们2点钟下工去吃个中餐馆就上楼上赌,有一次我被security 叫到小黑屋了,问我做什么的,我是不是赌博上瘾了每天都来,还给我卡片戒赌电话,我解释了很久他才让我继续进去。

有一天T运气很好,过三关(赢了钱不收回来连续赢三次),赢了2万多刀,4个大大的banana筹码,一个5000刀,换了一大叠钱,保安又来让我们签署中英文的反洗钱声明,然后T请我吃了湖边最贵那家海鲜餐厅,还开了红酒,我们3个人吃了快1000刀,还有一个女的是他的进口女朋友(后面会讲到

T不是打工度假的,他有很多版本的故事讲给我听,我也不晓得哪些是真的,但是他确实不是什么[好人],他也说他就是个[烂人]

他说他在重庆璧山养殖娃娃鱼的,娃娃鱼是二级保护动物所以鱼苗贵,他就偷偷搞野生的去山里养殖,3代过后就是合法的了,他的几个一起搞的朋友都在看守所的现在。

他又说他去了美国犯了事被遣返回国,他经常说,唉去不了美国了,上黑名单了,问他怎么上的黑名单他就说犯事了。

他还说他本来是在国内做小贷公司的,离开重庆那天他用自己身份贷了100多万,信用卡,抵押贷款都是贷满了,我问他你贷这么多不还吗,’
‘凭本事借的钱为什么要还’  ,我竟无言以对,他确实没有回国或者说还钱的打算。

这件事确确实实是真的,他过来新西兰去了奥克兰,找了一个有pr的重庆妹子假结婚,每周给她1200刀,前期还给了一大笔钱,因为移民局对于假结婚查的很严格,他们倒假戏真做成了真正的男女朋友,但是1200刀一周还是一分钱不能少。因为签证原因他们又一起跑到了皇后镇来。



那一天他买了一辆mini copper从奥克兰开下来皇后镇,3000多公里的旅程就中途在车里睡了一晚,说是给她生日礼物,必须要生日那天送到。结果那女的没收,那女的跟他工作餐厅的上海老板好上了,还告诉他本来就是逢场作戏别太痴情了。

他从那天开始也开始越赌越大了,开着那辆小小的两门红色mini coper到处跑,显得跟他形象很是别扭。

他说想我去把那个上海男人打一顿给我1000刀,我和铁脑壳蹲了那人好几天,我说等我走那天帮你打,要不然就把车子给他砸了,我最恨开马萨拉蒂的男人了,只不过后来什么也没做,没找到他单独一个人的时候,他车子也总是停在电动门车库里。

有一天,T接到个但尼丁修动物庄园的业务,1万5000刀,他高兴得跳起来,因为赌场输了太多钱,他需要钱来翻本,我们便即日启程开到但尼丁住进了那个动物庄园,在山顶上能俯瞰整座城市,很大的一片地有鸵鸟,鸸鹋,草泥马,老板想设计一个打枪的靶台,还有一个休息的凉亭。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傻乎乎草泥马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我们都是边喝冰啤酒边干

我们在挖地基时,发现一个盒子埋在地下(真人真事),当时我给他示意了,他看了神色紧张让我赶紧把土埋回去,因为庄园主就在远处喝茶,我们继续其他工作,回到房间他小声给我讲,肯定是宝贝,这个维多利亚时期的大庄园地下埋得有东西很正常,这个房子以前肯定是有钱英国佬的,我们晚上等庄园主走了去挖。

发财了发财了,没想到赌场输这么多钱是想带领我们走向这里。我心里也是不禁的激动,我在皇后镇输了快16000刀了,我现在就剩下支付宝里的6万人民币了,这下可以翻身了,我满脑子都是宝石,珍珠,黄金,奥迪,宝马…

终于等到了半夜,我们打着手电筒拿着铁锹和小铲子又去了宝盒那里,院子里的狗一直叫,赶紧回去拿了些吃的给傻狗才没叫了。一点点的刨除土来,我们都没有说话,我看他眼睛直愣愣的。

盒子大概有50cm宽,长方形的,外面装饰挺漂亮。拿出来时我们都能听到对方粗粝的呼吸声,盒子没有上锁,一打开,什么都没有,就一个空盒子,顿时像是在赌场押输了一般,又仔细检查一遍还是什么都没有,拿着铁锹一顿把盒子敲烂了扔回土里回去睡觉了。

已经是半夜3点多,可怎么也睡不着,我从小嫌弃我爸是个烂赌棍,每天不是喝酒就是打牌,我也变成了这种人,想起输了的一万多刀,心里很难受,毕竟是辛苦钱,是我在农场摘苹果摘蓝莓换来的,是我在安装空调管道一周70小时不停歇换来的,可第二天还是又去了赌场,因为T告诉我我们在皇后镇被监控了所以输钱,换到这个新的地方肯定可以赢。

第二天果然赢了,押晒子我押了3个4,中了,270倍,5变成了1300,那种心情感觉自己就像上帝之手一般,那一天我赢了1000多他赢了2000多,我们去找了家韩国餐馆吃拌饭和大酱汤,觉得泡菜格外的好吃。

故事写到这里,大家应该懂了不要觉得赌场就是玩一玩就可以收手的地方了吧,赌场不怕你赢钱,你赢了钱你就想多赢一点,哪怕你忍住了,你的心里也埋下了赌徒的基因,总有一天你会铤而走险,在这个充满了活力,充满了欢声笑语的赌场里慢慢输掉一切。我经常遇到一个广东老头,他笑着说哪有人从赌场把钱赢着走的,可是就算输钱我也喜欢这里,这辈子我就要死在这百家乐赌桌台子上,他面前摆满了一摞摞100刀的筹码。



庄园继续修,我们也每天继续赌,韩国餐越南餐每天换着吃,越南餐厅有个服务员日本妹子挺好看,T想约出来别人也没答应,可能t长太丑了,直到我们又回到了皇后镇。

回到皇后镇我也赌的更大了,主要是我想翻本,我想把我失去的东西拿回来(赌徒都是因为想翻本而输光了所有)。没有了朋友,没有了圈子,也没多少钱了,就干脆睡车里,也没去租房,睡露营公园,每天起床就是一张200刀的非法露营罚单,我啥子都没得了,我还怕你罚单呢。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一大堆使劲塞里面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后来这电脑和GoPro也一起典当成了筹码

t也越来越赚钱,他的生意越接越多,他在今日良缘还是探探找了个女朋友,给别人包机票包签证的弄到了新西兰,我们就是3人组合了现在,他称她为进口女朋友,他们每天睡希尔顿,我每天睡露营公园,心里很不好受。他的身份也快办下来了,办下来了就申请政府贷款买地盖房子,卖给北京来的大老板,这一点他刚到新西兰就计划好了,所以做了3 4年的木工,修房子他也会,看图子也会,就差贷款选地建房了。

后来我干脆不去上班了,我们每天都吵架,钱输得越来越多,我脾气变得很暴躁,我在赌场跟荷官吵了一架,差点被永久禁止进赌场,出去在湖边坐着时跟一个白人也吵架,差点打起来,我那时候因为赌博像变了一个人一般,也可能是因为每天的睡眠不足。慢慢的支付宝里的钱也输光了,花呗信用卡也套出来输光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其中一个小插曲,突然运气很好在微信群拿到一个好工作,是做管家,300刀一天的现金,说是国内的一个有头有脸的人来皇后镇打高尔夫,私人飞机飞过来。我的工作就是杂活,翻译,采购,装饰房间,什么都做。但是我在那个3000多刀一天的湖景房里等了整整一周了大人物还没到。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湖景尽收眼底

那一周真是快乐呀,整整一套湖景房全是我一个人的,T也想来睡,还带上他的女朋友,我肯定不愿意啊。我每天望着日落泡在户外spa多舒服,泡完直接走入式衣帽间,果盘零食红酒应有竟有,每天早上还有一大群各个国家的housekeeper 来房间陪我聊天,感觉我就是那个来打高尔夫的有钱人。

总算来了,结果只来了8个厨师8个保镖,住进另外几套房子里,他们竟然租了6套房子,我才知道,有一个保镖跟我们几个管家打了招呼,问我们是不是留学生(我肯定说是撒,我不可能说你好我是烂赌棍),给我们每个人发了100刀的小费,他就拿着一叠钱每人给了一张,也没说什么,有点初次见面你好我是大款的意思。

吩咐了我一件重要的事,去买一个硬板床,老大不喜欢睡软的,在这个西方国家哪里买硬板床,不是为难我吗,我去bunnings买了几块大木板,铺在床上,又给我了200刀小费,我当天就拿去送给赌场了。

他终于来了,这里的关系我只能说姓王,某航空老总,懂得自然知道是谁了,没想到竟能遇到他,感觉冥冥中注定,我一个身无分文的赌徒也能遇到这样响当当的人物,就像周星驰九品芝麻官包龙星在妓院遇到了皇帝那样。



我当天就去问他们保镖和厨师我可以加入你们工作吗,他们说我没有这个本事。那个厨师做的菜是真的好吃,那个家常豆腐竟然可以比我在国内餐馆里的味道都要好,后来听说主厨原来是在大礼堂里做国宴的。

出门有专门的司机(司机告诉我他那一天收了700美金的小费),专门的埃尔法和water taxi,湖对岸停着私人直升机,保镖随时一路那眼睛像猎犬一样,我才知道我是真没这本事跟他们工作。第二天中午他们一行人就走了,听厨师说下一站飞南极考察,留了一大桌菜给我们,总算是饱餐了一顿。大家在房间里寻宝一样找好东西,有人找到两瓶没开封的茅台,有人找到一个全新单反相机,威士忌和红酒数不清,当时真是感叹,’路有冻死骨 朱门酒肉臭’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一个人在车上太无聊写诗

工作就这样结束了我又住回了露营公园,这期间挣的钱不少只不过都双手奉上送给了赌场。有一天开车从露营公园来镇上时,突然没油了,开不动了,停在路边,翻遍身上只有2刀的硬币,一分钱没有了,眼泪突然就冒了出来,活了20多年第一次莫名其妙的哭出来,我终于一无所有了。

刚好那时候我妹妹又给我打来了视频电话,她只有7岁,那么可爱,问我为什么要戴着墨镜跟她视频,他给我展示他会吹竹笛了,还会跳桑巴,还指给我看他课本上介绍新西兰这个国家有很多绵羊,还有漂亮的风景,他让我在地图上指给她看我在哪里,我说我在最南边,叫皇后镇,这里冬天下雪的时候很漂亮。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分享一张小猪佩奇忠实粉丝

‘我想回家’,当时就这一个念头,让朋友帮我买了回家的机票,然后把车子出售挂出去,第二天就1850刀把车子卖了,我在镇上闲逛不知道该干嘛,情不自禁又去了赌场,把1850刀输得只剩下20刀买kebab的钱,坐在人来人往的街头,看着鸽子在湖边觅食,脑子一片空白。又遇到了T,他最近也输了,他也没钱了,他输的比我多的多,他因为烂赌名声不好,找他做事的人也变少,因为华人圈子就那么小。

快离开那两天T陪我在镇上逛,遇到了他那个假结婚女友,我才知道他这么拼为了什么,那个女生真好看呀,婴儿肥的脸蛋,皮肤白皙,穿着巴宝莉的衬衣和健身裤,和他这个瘦巴巴皮肤黝黑的男人就像两个世界的人一般,他一下就很客气找她说话虽然她并不热情。

我们不自觉又走到了赌场楼下,坐在门口楼梯上抽烟,他说赢钱输钱他都无所谓,他真不在乎钱,他就想要这个女孩回来,他在奥克兰做木工时,一天12小时,一周7天,他是木工大工一小时38,挣得所有钱都给她,前前后后拿给她的不止200万。

他说等他盖好了房子直接把房子送给她,她喜欢钱就把所有钱给她,她喜欢奢侈品就给她买奢侈品,他要我的命我就把命给她,就想跟她在一起。不知怎么回事,那一瞬间我很崇拜他,这段话我到现在都记得,爱她就把所有能给的都给她,即使你是一个烂赌棍,烂杂皮。

跟他比起来,我受过的苦,输了的钱都不值一提。

离开皇后镇那一天我帮一个老板开车送几个女生去基督城,他给了我500刀。那是我最后一笔钱,计划是用这笔钱去机场免税店买点纪念品回去送人。飞到奥克兰时,我告诉自己最后一次,要输就输干净,果然又输的一干二净,我想我再也赢不了钱了,我进了新西兰所有赌场的黑名单,我一进赌场人脸识别的监控就给我脸上写上[杀猪盘]几个字,我离开了赌场坐上去机场的公交车,告诉司机我没钱了,我被抢了,司机也没收我钱,还安慰了我。我在机场把我的东西都扔了,我想好好的忘记这一切,回到重庆,那里有一条重新变成好人的路。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戒赌吧老哥在输光了钱都会握住拳头拍一张 以表决心

后来和T没有了联系,听说T也买了地盖了房子,挣了大钱,挺为他高兴的。当时他说要把natural 9(百家乐两张牌加起来9点就等于赢了)纹在手臂上,以后保证运气好,也不知道他去纹了没。



铁脑壳mo哥


铁脑壳 [指一根筋的人,做事不经过脑子]

我为什么叫他铁脑壳mo哥,他真的很mo,做什么事都很慢,mo哥也是重庆的,我在新西兰第一个认识的人就是他,当时他在奥克兰做冷库搬运,每天在家吃方便面,一副很惨的样子,他说他是985大学毕业的,他还说他家里很有钱,家里有人是干部,分分钟给他安排一个编制,我半信半疑的点了下头。

他穿着一个背心,扎着长头发,永远带着他的吉他,但是我看他除了和弦练习也不会弹唱。
但我喜欢他这人,好像能忍受所有孤独和痛苦一般,一个人默默在一个陌生城市里,做最累的冷库搬运,吃最难吃的方便面,就为了存钱买自己的车,不用靠着别人。他从不需要人肯定,他自己肯定自己。

后来我去了蓝莓园,他也开下来和我会和,他一天只摘了4kg,supervisor问他知不知道4kg蓝莓能卖多少钱,他一天工资是多少钱,他说不知道…后来他就被盯上了,有一天他在蓝莓园里用手机玩狼人杀,被逮住了,我们都说他被狼人抓走了,他就又一个人开回去奥克兰了。

mo哥听说皇后镇装空调工作挺挣钱,又飞下来跟我会和。他也喜欢赌,也是在赌场输光了钱,看得出来,他确实不伤心,他总是淡定接受生活的安排。

离开前一天晚上我陪他最后逛了一次皇后镇,我们一人买了个皇后镇有名的大汉堡边吃边走,他说怎么这么多有钱人,天天开好车,滑雪,度假,喝个烂醉,住大酒店,我说我他妈也很想问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们这么努力的工作却什么都没有 (其实是输光了)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皇后镇的风景很美 可是没有看的心情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蹦极桥的旁

我们走到了一个露天停车场,很多宝马奥迪,他问我敢不敢去签个名,我摇了下头,他拿着钥匙低着手一路划过去,每辆车车门都留下了深深的痕迹,像是mo哥写给这座城市这个国家的情书,mo哥转过头来,’明天一早我就飞走了我怕她妈卖批嘛 ,这辈子不来这鬼地方了’

我不禁竖起了大拇指然后又退了一截,他走了我还在,到时候监控查到我了怎么办。

回家路上车上放着我们都很喜欢那首gai的[苦行僧]. ‘

‘不怕死,反正我啥子都没得,人生在世总一辈子哪会没曲折’



死跑龙套的


当时跟烂赌棍T从赌场回家在加油站遇到了一个白人老头和一个穿着打扮一看就是国外长大的中国妹子,他们走过来给我一张名片,电影制作公司之内的,说有一部古天乐的电影要在这里拍摄,有没有兴趣,工资很可观,我第一反应就是星探,没想到终于有人发现我了。然后她说我们需要一些亚洲面孔的群众演员,也就是死跑龙套的。

工资是350一天跟剧组同吃同住,工作也是前所未有的有趣,穿上小兵的衣服上战场,被古天乐的饰演的吕布用方天画戟像切菜一样打飞,其实大部分时间我是一具死尸,就一个叉子在我肚子上,我躺在那里把钱挣了。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这一次我就躺着把钱挣了

片场期间跟工作人员聊天听说这种国内电影跑来新西兰拍戏更多是为了洗钱,我第一次在赌场签署了洗钱协议,现在又听见了这个词,没想到我一个五好公民也能跟洗钱这个词沾上边。

铁脑壳mo哥跑过来跟我们讲他被单独录用了,让他去独立化妆间换衣服,我们都以为他被选上做替身了,还心里不平衡,结果他换了一身敌方士兵的衣服出来,把我们笑的要死。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群众演员胖娃路人甲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

在打斗过程中铁脑壳mo哥跟他对手的老外说,他不喜欢假装打,要真的对打,拍戏就要敬业点,于是他们成了最卖力的一对,有一次操练完我看mo哥手都磨破了皮,他的对手老外也是汗水一颗颗的,他们后来把武器都打烂了,场务过来让他们轻一点,再打烂了就要赔钱,他们才收手。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我的大概一秒钟的镜头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龙套版张飞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Fake版的桃园三结义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关二哥还是很酷

跑了两天龙套终于见到了主演,古天乐真是帅,坐着陆巡越野车来的,下车赶紧去换衣服上镜了,工作人员都说他是好演员,打斗戏都是自己上,不像现在的网红小生,就卖个脸。片场休息时他一根烟一根烟的抽,我盯着他看他也盯着我,那个犀利的眼神逼得我只能转开头,其实我很想去问“可不可以合个影呀 古仔”

古力娜扎坐一辆埃尔法来的,穿一双小白鞋,一身简单的卫衣,那个精致的五官和白皙的皮肤,真是像天使下凡一般,第一次见到明星离自己这么近,她确实是我见过的人中最好看的。

有一天,我被告诉做文替,因为我的身高体形和刘备主演很像,替身分武替专门打斗用,文替主要是当个背景。要我把头发全都剪掉,我肯定不愿意呀。但他说剪头发500刀,替身再加180的工资,等于这一天我可以挣1000多刀,为了钱我剃了一个赖子头,我还需要这笔钱去赌场翻身呢。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新野之望

大概两周工作也准备结束了,从皇后镇拍到了基督城,跟随剧组去了好多漂亮的景点,每天过得好快,能吃到好吃的中餐,我跟mo哥也聊得来,每天拍戏间隙就研究赌场包赢法。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跟随剧组🎬去的好地方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石头寨 好像是这个名字

包赢法分两种,一种是double,你每次输了钱就用两倍的钱继续赌,只要你钱够多,赌场也不设上限,你就肯定可以赢,他说他想把他重庆房子卖了赌一笔大的。

还有一种是研究转盘的高频率数字,因为倾斜或者制作工艺,总有几个数字出现频率更高,你就一直押他就会赢钱。电影拍摄结束了我和mo哥去了基督城的赌场,这个赌场大,玩法更多,我们也输的更多。

我和他飞回了皇后镇会和烂赌棍T,一起吃了不正宗的水煮牛肉又去了赌场,遇到了剧组的一个人,他不认识我我倒认出来他。

他一口北京腔,背着个lv的书包,里面塞满了现金,开了个私人台子玩百家乐,第一把他就押了2万刀,中了,我们看的比他自己还激动。他倒是淡定的很,转过来说我在澳门都是一把50万的押,这里没激情呀,设置了上限的。他开始赢了很多钱,后来他开始输的时候就一直在输,最后他的lv包空了,我们问他输了好多,他用地道北京腔说,哎呀,没多少,就50万刀,你们慢慢玩,我去吃饭啦。

又一个不把钱当钱的人,T叫mo哥跟踪他,他肯定吃完饭还去取钱来玩,等下把他抢了,他这种有钱人也不会报警,又说不来英语。本来一句玩笑话,mo哥很严肃的说,那得买明天的机票跑路,需要准备什么武器不,我看mo哥眼睛红红的,赌场把mo哥这个自食其力的人也变得贪婪,没想到我们混在一起已经变成了烂人。

出来了赌场,皇后镇那么深的夜依然有街头艺人,一对对相爱的情侣在边上跳舞,疯狂的乱叫的酒鬼,走在街上,我突然觉得我们三个人好可怜,来到异国他乡却适应不了当地的生活,只有把自己陷进赌场,我好想家,我觉得我在自己的地方过的应该更快乐,无所谓钱多钱少。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

天上下起了小雪,我们裹紧衣服往停车场走,互相都没有说话,像三只过街老鼠样。




一个烂赌棍 一个铁脑壳 还有一个死跑龙套在皇后镇的故事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