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一下,每个月什么都不让你做,给你3000澳币,一万五人民币,天上掉下来的,多一个孩子,再多3000,如果一个胖子老婆生了3个孩子,那他一家5口人一个月可以领取15000澳币,可以买20个iPhone se2,或者一辆二手的land cruiser 越野车。

为什么政府要给他们这么多钱不用做事,因为150年前白人侵占了他们的土地,现在为了补偿吧,又或者是无奈之举,突然从狩猎社会进入现代社会,土著人适应不了,土著人居住的地方都是北部热带地区,鳄鱼,鲨鱼的海边,要不然就是中部沙漠地区,基本上都是就是白人不愿意去的地方。

但是钱,手机,车对他们来说都是没用的,甚至房子他们都可以不要。

澳大利亚的土著人他们一天在干嘛?
*大土著

澳大利亚的土著人他们一天在干嘛?*小土著人

他们每周二或者周三从政府那里领薪水,叫上出租车(不开车因为大部分土著人都因为毒驾或者酒驾被吊销了驾照),早上九点准时到各个酒类专卖店大采购,威士忌可乐,几箱几箱的啤酒,早上就开始喝,喝到中午,又打个出租车出去麦当劳肯德基买一大堆吃的,拿个破音响,去草坪,去海边喝(正所谓白日放歌需纵酒)一直喝到走路都是歪来歪去的。他们领到薪水的这一天要把一大半的用光,今朝有酒今朝醉。

天黑了,下半场就是赌博,玩扑克,抽大麻,还有一个神秘的black market,土著人自己的黑市,里面大麻香烟红酒威士忌应有尽有,所有东西都是翻了倍的价格,到了black market要熄灯然后keep driving,不要让警察察觉到…实际上警察应该早就了解了只是懒得管吧,我一个外人都知道的事情。而且他们都用土著语交流我根本听不懂,有时甚至用上了手语,土著人多少都会些手语,因为他们打猎时会用到手语。

那喝酒喝烦了,又不需要工作,就去捕猎钓鱼,他们以自己是猎手为荣,你如果跟土著人聊到打猎,他马上就要给你说他是original Hunter ,bush warrior 之内的,打死过多大的袋鼠,在草丛里猎杀emu(鸸鹋,澳洲的鸵鸟),杀过多长的鳄鱼,钓上来多大的鲨鱼做fish n’ chips,他们是政府允许的合法捕猎,哪天一定要跟土著真正的打一次猎。

澳大利亚的土著人他们一天在干嘛?*这个老虎垫子可以

澳大利亚的土著人他们一天在干嘛?*他们玩的跟我们炸金花很像

澳大利亚的土著人他们一天在干嘛?*随意露营随处喝

澳大利亚的土著人他们一天在干嘛?*偷东西被通缉的小土著人

澳大利亚的土著人他们一天在干嘛?*土著人救助服务

讲一下我开出租车遇到的关于土著的故事

澳大利亚的土著人他们一天在干嘛?*Chinatown taxi 一趟可以装12个宝姐

1.卖画挣钱买大麻的励志宝姐

他上车后就说要给我小费,因为我帮他把轮椅放上车了,他只有一只脚,跳着上车来的,我们就开着车各个black market到处转,买大麻,他们土著话是 “钢夹”,转一圈下来车费都是50多刀了,我就要向他预付费了,以防他们钱不够,他说你放心我有钱,从胸罩里掏出一把钱,我说你干嘛这么有钱,他说卖画,每天画土著油画去镇上卖,一天赚个300刀的,而且不用交税,还继续领政府救济金。后面找到了钢夹,满意的回家了,说后面优惠价给我两幅他的作品,我说好的…

澳大利亚的土著人他们一天在干嘛?*土著绘画🎨

2.念咒语的土著人

一天一个土著来买烟,钱不够我就告诉他decline,no money,他问我几点了,因为他们钱一般9点到账,我就说等你有钱了再过来,他嘟着个嘴说,我有钱,再让我试一次,等他刷卡时他突然念起了咒语,嘴里嘟嚷着什么,然后用力的拔除他的卡,我忍着笑再次告诉他decline,no money。过了一会儿,他又转回来,我告诉他最后一次了,不让他继续试了,他插进去他的卡又念了一遍咒语,结果付款成功了,他脸上出现了胜利的笑容,然后告诉我,他有钱,还非要给我看他的账户余额他有钱…

3.没有目的地的出租车

有一次搭上了一车土著大家族,问他们去哪里,坐前面的女土著嘟着个嘴也不说话,在等家族里年长的发话,他们互相之间也在问去哪里,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就看见出租车就想招手就想坐,然后就说go, I show you,我们就转啊转啊,看见一个朋友就停车找他聊天说话,看见了商店就突然想起去买个音响,半路上遇见几个朋友就让他们上车,我就问他们是不是去买酒,yes,yes,bottle shop,我们又掉头往酒类商店驶去了…

4.小孩子一样哭了的宝姐

这两个土著上车很有礼貌,看起来穿的也干净,就没有让他们预付费,我问他等下付现金还是刷卡,他给我看了他有60刀的现金,他要去鱼薯店买点吃的太饿了,钱应该够,我们就上路了,到了店那里,我叮嘱他两三次,make sure you have enough money for taxi(确保你的钱够付车费),他说知道了,十分钟出来我问他还有多少,只有几块钱的硬币了,全买吃的了,我突然很生气,我气我不应该相信他,我说你下车吧,算我倒霉,他还一个劲求我载他回去,说他太饿了,I’m not fucking volunteer, I come here for living,for making money “(我说我他妈开出租车为了挣钱不是做慈善的),他说他欠我的钱会给我的,给他一个私人号码,他周三有了钱就还给我,然后眼睛里都有泪光了,他们是真的不懂钱应该怎么花,我知道他会给我钱,但我始终没给他电话号码,我就要让他内疚…


他们快乐吗,每天这样无所事事

其实有时候听着他们说起自己挺难受的,他们是这个国家最早的主人,可是现在人人都知道澳大利亚是白人国家,没有人在乎他们是谁,他们被另眼相待,他们在社会里也被边缘化,很多人突然从狩猎社会刚进入现代文明还不能适应,他们不知道偷是违法的,不知道钱应该怎么花,他们之间也不再以谁是家里的猎手为荣,不再遵从传统的长老关系,他们祖辈生活在这里,却发现自己融入不了这个社会。他们慢慢的在失去自己的语言,失去自己的狩猎文化,强迫去融入一个方方正正的白人社会,高效但无趣的社会。

他们说起来是被侵略的,自己的祖辈被当成原始人,被当成动物驯化,被关进监狱,他们喜欢给你说”welcone to my country, we are not from Africa, we come from here”(我们不是非洲人,我们来自澳洲)所以土著人也在尽量让自己的孩子受教育,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不过澳大利亚的土著人应该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土著人吧,买的起越野车,用的苹果手机,天天醉生梦死

澳大利亚的土著人他们一天在干嘛?*土著人自己的旗,黑色是肤色,黄色是太阳,红色是这一片红土大陆


澳大利亚的土著人他们一天在干嘛?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