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住在非常澳大利亚的Outback,用电锯砍院子里的枯树,抓了几只几乎巴掌大的蜘蛛,油漆了家里的木门,熟练地用电动螺丝刀组装了几个铁架子,过着远离人群自力更生的生活。

非常澳大利亚的人们,在4WD车顶架好新买的帐篷,检查好要拖走的船,打包完了所有的东西,包括几箱啤酒,准备去不知道哪里的海边度假。

当然,也准备喝到烂醉。

出发前夕,微醉的他们拿出了红酒,很兴奋地邀请我喝一杯。

我委婉拒绝后,他们开起友善的玩笑,说,“你太不澳大利亚了”,特别是在澳洲的Outback。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为家里的三只狗子漆了告示牌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时刻想要被宠爱的Chase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这种大小称为小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这种大小称为普通以及我的新称号Spider Catcher

这里的澳洲人是怎样的呢?

他们热情友好的不像话,经常爽朗地笑,有夹带英式讽刺的幽默感;

他们爱狗爱的要命,有人家里养了9只成年秋田犬,我住的家里有3只救助回来的狗,问候的时候,也问候对方的狗,提到谁的时候,也会顺便加一句是**(狗的名字)的Mom/Dad;

他们不拘小节,对家里的尘土、满沙发狗毛、虫蚁习以为常;

他们热爱汽车、船、摩托车,每个人都有开车受伤或是差点受伤的自豪的经历;

他们热爱到人迹罕至的地方露营,出海钓鱼,游泳晒黑;

他们喜欢打理自家的花园,在仓库捣腾,爱去Bunnnings买各种工具;

他们喜欢听没有旋律的吵闹音乐,再旁若无人地跳起舞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当然,时常喝酒,清醒的时候不是很多。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爱狗子谁不是呢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住过的林中小屋门口会有牛群和马群经过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有篝火,银河的夜晚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在Bush深处的乡村音乐会

离开马里巴,在林中小屋短暂住过后,我搬进了Bush深处。

我住的地方离最近的小镇开车20分钟,每天在蜿蜒的山路上,俯瞰日出时雾气中的整个Tablelands。

虽然只是相距20公里,却和多雨湿润的Tableland是两个世界。比起印象里昆士兰北部富饶的热带雨林,这里更像是北领地一样的Outback。

房东老太太说,这里不适合柔弱的花,所以院子里都是疯狂而自由Bush。

这位即将75岁的老太太,人生最初的28年在伦敦市中心度过,后来到澳大利亚,在珀斯,达尔文,悉尼,凯恩斯生活过,在现在的家里已经度过了25年。

她说,她最爱的还是这里,有一种“就是这里了”的感觉。

同样的话,我也从她的儿子那里听到了。

25年前,他们在这个一无所有的地方,开辟出一块地,建成了一个家,种出了一个花园。

25年前种下的小树苗,现在已经长成了丛林,枝繁叶茂到不得不找人来清理树枝。

尽管只是搬来一个多月,我却也有了“就是这里了”的感觉。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夕阳下的彩色车轮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小镇春天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蓝花楹的季节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蓝花楹的季节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蓝花楹的季节

说起来,隔了两个多月没写东西,自打工度假以来,还是第一次。

我投入到新生活的热闹和喜悦里,像趴在松软的床上一样踏实,放松到大脑空白。

厌倦了被Judge,甚至是中伤,厌倦了网络上的聪明人,那些会站在道德的高处,拿着放大镜,抓住你写的每个漏洞,“辩证地”分析批判你的人,那些明明连面都没见过的人,却可以给你做X光,诊断出你有多“恶毒”的人。

而曾经以为是朋友或至少相识过的人,却可以默不作声,或是只关心自己。

穷尽了理性、宽容和自省去陈述的故事,总是会有另一个版本,让我瞠目结舌。

我想我早晚会长点智慧,变得不那么介意是非,沉默是金,保护自己,及时止损。

至今生活过的澳洲各地中,墨尔本和马里巴是我很难喜欢上的地方。

墨尔本的湿冷至今还记忆犹新,而马里巴的燥热又是另一个极端。

远离了马里巴“背包客的欢聚”,却不曾想真正当起一个“澳洲人”。

在澳洲的这段时间,尝试了一点新东西,喜欢上露营和Road Trip,甚至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一些口音,内在却还是原来的自己

在国内就更喜欢吐司、面包和培根,现在依然没变;哪怕这里的牛奶比水便宜,也没有爱上;无法享受喝酒,也不会喜欢抽烟;学会一点Small Talk,也同样不热爱社交;受不了喋喋不休,仍然喜欢清楚地分对错。

当Bush Girl久了,有了很多在国内没有过的日常的快乐,浇花、遛狗、拍照、聊天、做菜、看电视、喝咖啡、做手工……

以为可以一直沉浸其中,又在很突然的某一天,想念自己的另一面。

和朋友说,我想当回City Girl,看书看展看音乐剧、吃花哨的甜品喝网红奶茶,思考一点宏大的问题、有点政治抑郁……

我想我其实想说,离开太久,有点Homesick。

房东老太太录制了改用中国人文风景和美食的纪录片,邀请我一起看。

那些曾经习以为常的山川河流,春夏秋冬,大街小巷,胡同里自行车的铃声,东北话俏皮的音调,小笼包烫舌的汤汁,重新变得鲜活。

带着深刻的文化烙印,和过往岁月的所有经历,投入到另一个自然和文化环境里,那里有我向往的许多东西,而我自身也有无法舍弃和不想舍弃的东西。

我想我在找一些平衡。

在丛林里生活的房东老太太,会熟练运用各种工具打理自己的房子,收养被救助的狗,给他们无限宠爱,坐在电视机前吐槽川普,每天阅读,有自己的工作室,每月去凯恩斯参加读书俱乐部,定期去小镇参加老年人的Pub聚会,是小镇智力问答竞赛的参赛者,每次出门,必定打扮优雅。

我想这大概是我在找的某种平衡。

没错,我一点也不澳大利亚。
我也不曾想变得很澳大利亚。
我只是我。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Kuranda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Kuranda Scenic Railway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Kuranda Scenic Railway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Kuranda Scenic Railway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Millaa Millaa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Millaa Millaa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Millstream Falls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Tinaroo让我想到珀斯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Daintree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Cape Tribulation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某天傍晚家里的墙上上演了一场一分钟的树影电影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沉迷彩色玻璃做的第一盏灯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沉迷彩色玻璃做的第一盏灯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沉迷彩色玻璃做的第一个装饰品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沉迷彩色玻璃做的第一个装饰品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沉迷彩色玻璃做的圣诞装饰品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