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内容

亲爱的Y君

亲爱的Y君

没有苹果和蛇的小岛,却是很多人的伊甸园…

#没有苹果和蛇的小岛,却是很多人的伊甸园# 迄今为止的人生里,我从来没觉得苹果是稀缺品。 但在来到Norfolk Island接近2个月的时间里,我还没有见过一个新鲜的苹果。 哪怕是超市里有限又昂贵的

亲爱的Y君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2020年末,我在北昆士兰的小镇过了“很澳洲”的圣诞节。 去小镇的圣诞集市摆摊,把赚来的部分钱捐给了当地的流浪狗救助中心; 早早地布置好圣诞装饰,偷偷摸摸地准备给很多人的圣诞礼物; 在圣诞节前夜给圣诞

亲爱的Y君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你太不澳大利亚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住在非常澳大利亚的Outback,用电锯砍院子里的枯树,抓了几只几乎巴掌大的蜘蛛,油漆了家里的木门,熟练地用电动螺丝刀组装了几个铁架子,过着远离人群自力更生

亲爱的Y君

遇上恶房东,是打工度假的标配?看来是!

遇上一回恶房东,几乎是打工度假的标配。 在澳洲的两年,很幸运遇到的都是神仙房东。 所以当有伙伴对住房押金、房租怎么付、是否写凭据这些事精打细算的时候,我一度觉得他们太多心。 但超出预想的是,在马里巴遇

亲爱的Y君

此生有幸当一回背包客。

此生可以当一回背包客,实在是件很幸运的事。 虽然,并没有真的背上65L的背包, 穿着随意,偶尔邋遢,绑起脏辫,上天入海, 有很酷的纹身,说很酷的故事, 聚在一起喝酒,分享卷纸烟,到每一处的海滩游泳,

亲爱的Y君

此生有幸当一回背包客。

此生可以当一回背包客,实在是件很幸运的事。 虽然,并没有真的背上65L的背包, 穿着随意,偶尔邋遢,绑起脏辫,上天入海, 有很酷的纹身,说很酷的故事, 聚在一起喝酒,分享卷纸烟,到每一处的海滩游泳,

亲爱的Y君

1次破产、2次离别、3次相遇,​我厌倦了打工度假。

我厌倦了打工度假。 有这样的想法,不是第一次。 打工度假的第二年,转了一圈又回到原点。 想去的地方都去了,想做的工作都做了, 想认识的人,也总会再度消失在人海里。 #就像仙女棒一样短暂# 厌倦了不断相

亲爱的Y君

365天,澳洲打工度假一年结束了

I survived, enjoyed, appreciated,  and look forward. 结束了在澳洲一年的打工度假,脑袋里一片混乱。 感受过的东西像上海早高峰地铁站的上班族一样,一起

亲爱的Y君

采访了6个国家的年轻人,聊了聊他们的过去和未来

为什么想做这个采访 4月,我开始在珀斯的一家hostel换宿。 住在hostel,总能碰到形形色色的人,不同年龄,不同国家,不同肤色,带着不同的理由来到这里,向往着不同的方向。 很多个无事可做的夜晚,

亲爱的Y君

布里斯班的风,黄金海岸的浪

Work之后当然是Holiday。 结束了在昆士兰小镇的葡萄工生活(【一米八少女】去昆士兰剪葡萄集二签前可了解的七件事),和一群朋友来到布里斯班过圣诞节。 如果去看旅行博主们的游记,你会发现,几乎每个

亲爱的Y君

超出想象的幸福,享受生活的本真,都在澳洲…

在澳洲的第七个月, 我终于来到了最初想来的地方——珀斯。 –印度洋是我见过最美的海– –发着光的是闪耀的梦想– 过去的大半年时间里,我在东海岸兜兜转转,

亲爱的Y君

“黑工大本营”的豪宅有我在澳洲最幸福的时光

一次出走,三次喝酒 一个集市,七个朋友 一场新年餐,一场水饺宴 一次剪头发,一次吃火锅 短暂的日行一善,很多次的突然下班 还有我和薛薛从不缺席永不散场的流水席 -我说想从”头”

亲爱的Y君

去昆士兰剪葡萄集二签前可了解的七件事

2018年10月中旬至12月下旬,在位于昆士兰州Emerald小镇的Romeo葡萄农场做计件工作:10月中旬到下旬做Leaf Plucking(采葡萄叶子),11月初到12月下旬做Grape Pi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