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滩野餐,32°C的圣诞也很圣诞




幻想中的圣诞节,大概如书中所说,脚上穿着温柔的羊毛袜,边上放一杯热可可,浓郁的可可香味飘散在空气里。


坐在壁炉旁,听着柴火碰撞的“嚓嚓”声,锅里“咕咚咕咚”煮着香喷喷的食物,角落有一颗小小的亮着灯的圣诞树。


窗外一片欢声笑语,屋里温暖舒适。


又或者裹着厚围巾和朋友去圣诞集市逛一圈。


关于丹麦人过圣诞的方式。


在海滩野餐,32°C的圣诞也很圣诞


其实一直以来都没有太热衷过圣诞节,可能周边氛围没那么浓厚。在学校同学们相互送苹果和奶茶,就算是过了圣诞节。


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圣诞节有了更热切的期盼呢 ?


大概是早些日子一口气看完了《love actually》和《恋爱假期》,心里被那炙热的爱和勇敢的人儿所触动。


在海滩野餐,32°C的圣诞也很圣诞


在这个美妙的节日,每个人都揣着一点期待,做一些特别的事情。许愿,表白,交换礼物,仿佛空气都弥漫着甜蜜的味道。


在海滩野餐,32°C的圣诞也很圣诞


想起18年的圣诞节,是在北部的埃尔利海滩度过的。


那时在酒店工作,厨房忙疯了,大家都忙着准备圣诞的特别菜式和甜点。晚上回到家已经昏头昏脑了,和室友胡乱吃了一顿火锅,便洗洗睡了。


还是没能过上一个真正意义的圣诞节。


19年在悉尼,早早的就和朋友商量,“今年一定要过一个有圣诞味道的圣诞节!”


跟预料的一样,圣诞节当天,大部分商铺都关了门,只有寥寥几家咖啡店开着。


好在超市还开着,卖芝士挞的甜品店也开着。我比较喜欢这里的雪糕。和朋友去超市买了野餐的食物,买了芝士软雪糕,咸咸软软的,边吃边坐火车出发去海滩野餐。


在海滩野餐,32°C的圣诞也很圣诞


我以为这个节日,澳洲人应该会更愿意呆在家里和家人团聚或者和朋友开party。是我太低估他们对阳光海滩的热情了。


从高处望下去,整个海滩都布满了人群。


有光着身子蹲在地上捡贝壳的小孩。望向大海,一直到海平线都有稀稀疏疏冲浪的人,一个浪花翻过来把他们卷下去,他们又兴冲冲地重新爬到冲浪板上。


有鼓着啤酒肚躺在遮阳伞下看书的胖叔叔。女孩们戴着可爱的圣诞帽扭动着身体跳舞,男孩们进行着激烈的沙滩排球。


在海滩野餐,32°C的圣诞也很圣诞


“年轻真好啊。”我像老年人一样发出感叹。

“真可惜,我们没有带泳衣。”朋友懊恼的地说。


下次还会有机会的。


连日高温的悉尼在这一天也和善地稍微降了一点温。


我们找到一处树荫,铺了一块野餐布,摆上准备好的寿司,三文治和Ginger beer。附近的长嘴小鸟一摆一摆地围了过来。


在海滩野餐,32°C的圣诞也很圣诞


坐我们隔壁的是老外一家人,他们从包里拿出一罐罐啤酒,被警察看到,走过来警告他们。


“悉尼的海滩不能喝啤酒噢”。等警察走了以后,他们偷偷把啤酒倒在可乐杯里。我们忍不住偷笑,澳洲人真的可以为了喝酒想出各种办法。


一想到当全世界围着壁炉烤火鸡,澳大利亚人们却舔着冰淇淋在沙滩上晒日光浴的时候,就觉得好笑。


夏天的圣诞节仿佛长一点,天黑得慢,白昼长一点,可以做的事情也多一点。


从海滩出来,又拉着朋友去Martin Palace看了圣诞树,据说这是南半球最大的圣诞树,树上挂着红绿色小球。人们围在树下拍照。


圣诞树前面是一个许愿池,水底下有一个个硬币,那是虔诚的人们美好的心愿。


在海滩野餐,32°C的圣诞也很圣诞


晚上去了越南餐厅,这是为数不多的圣诞夜还坚持营业的餐厅了。吃了无数次的越南米粉,还是觉得很好吃。


晚饭过后,又拉着朋友急匆匆去了海德公园,今晚是灯光秀的最后一晚。


我们坐在台阶上,不同的灯光图案在一片漆黑中不断切换,竟有种在迪士尼看4D电影的感觉。


一刹那,灯光音乐戛然而止。没有看到灯光秀的开幕,却见证到最后一刻。一时间竟然有点失落。


所有东西被冠上“最后”的字眼,都难免让人感伤。


在海滩野餐,32°C的圣诞也很圣诞


记得小时候对圣诞老人有种莫名的恐惧。家人带我和圣诞老人合照,我通常都会怂拉着脸赶紧拍完跑开。大概是觉得他的大胡子太吓人了。


在海滩野餐,32°C的圣诞也很圣诞


当然了,现在觉得他是再慈祥不过的老爷爷了。






在海滩野餐,32°C的圣诞也很圣诞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