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场,换宿,公路旅行,这些是关于澳洲的全部记忆

 “I’m already saying goodbye”

当把以往的影像都一一存放在云盘时,我才发现,原来记忆可以被数值囊括。山间的溪流,夏日的晚风,冬季的火堆,清晨的鸟语,傍晚的余晖,日月山河,最后不过成了几百G的文件。

每年都会给自己写一篇年度总结,犯过的错误值得反思,幸福的时刻理应被记录,对未来仍要有所期待,过去也变得有仪式感。

来澳洲的周年纪念日,是圣诞节,离2021年还剩5天。哪怕在如此糟糕的疫情之下,小镇里各家屋前依旧布满精心设计的装饰,红红火火,丝毫不打扰人们对生活的热爱。

农场,换宿,公路旅行,这些是关于澳洲的全部记忆


我们也要,再糟心的事情总会有到头的一天,要对生活仍旧热爱,日日是好日。

雨天听雨,调动五感,
全身投入,感受那一瞬间。
雪天赏雪,夏天感受暑热,
冬天体悟刺骨的寒冷。
日日是好日,原来是这个意思。
——电影《日日是好日》

农场,换宿,公路旅行,这些是关于澳洲的全部记忆


四个月的农场生活


哪怕已经离开农场生活许久,但还是经常会怀念那段日子。晚上七点钟就倒头睡着,凌晨四点钟听着闹钟响而艰难地爬起来。冒着寒意,迎着尽头那束朦胧光亮驶去。

关于夏天与秋冬的记忆,都藏在了农场日夜交替的缝隙里。无数次的葡萄树下畅谈与碰杯,音响从周柏豪唱到五月天,隔壁row的剪葡萄追赶,草莓田里的赛跑,last box的倒数狂欢,从郁郁葱葱冒着绿色转变为金黄的葡萄叶,是一点一滴拼凑的记忆。

「那些昨日,依然缤纷着。」

农场,换宿,公路旅行,这些是关于澳洲的全部记忆

农场,换宿,公路旅行,这些是关于澳洲的全部记忆




两个月的打工换宿


与uncle和优秀小姐姐当奶吧收银员在大洋路由教堂改造的民宿换宿与独居老人打理syntropic garden在深山老林里带孩子与动物同住辅助艺术家进行艺术创作工作

我曾经听过一句俚语「velpro」,意为「远离人群的快乐」。在换宿的日子里,离开了吵杂的钢筋水泥建筑生活,世间万物仿佛都被消了音,剩下的是换宿主人数不尽的故事,与静谧的深处。

农场,换宿,公路旅行,这些是关于澳洲的全部记忆

农场,换宿,公路旅行,这些是关于澳洲的全部记忆




六个月的公路旅行


一年365天,8760个小时,足够多时间走许许多多的路。只要迈出了第一步,那些曾经憧憬的/被写入心愿表的路,都会慢慢走过。

想把去过的澳洲各个州的全名记录下来,总觉得全名多了一份可爱。维多利亚州/堪培拉/新南威尔士州/昆士兰州/北领地/南澳大利亚州/塔斯马尼亚州,虽然缺少了西澳大利亚州,但也算得上看过澳洲四季的更迭,享受过隐藏深处里美景的孤寂。

农场,换宿,公路旅行,这些是关于澳洲的全部记忆

农场,换宿,公路旅行,这些是关于澳洲的全部记忆

农场,换宿,公路旅行,这些是关于澳洲的全部记忆

农场,换宿,公路旅行,这些是关于澳洲的全部记忆




完美永远只是假象

一地鸡毛才是生活的常态


一年前的今日,搭乘九个小时的飞机落地墨尔本,以为会像电影里的情节过个欢乐又极具仪式感的圣诞节,但也就是这天,与崔崔拉着行李穿梭在大街小巷,不开门的店铺,冰箱里的空荡,疲惫与异国带来的孤独感灌满全身。一度以为,我们会订下第二天回国的机票。幸得认识了许许多多的朋友,才让自己有勇气地继续往前走。

尽管习惯睡懒觉,也会为拍到自己想要的画面而早起,迎着蒙蒙细雨,撑着伞护着相机奔跑在路上,到目的地等待时机。

也许不足挂齿,但对于自己来说,在目前仍拥有为喜欢的东西去追求的行动力,是件很幸福的事。蔡澜先生在其散文集《学做妙人》里写道:

到了了解什么是爱的时候,
我们对人生起了怀疑,
而且逐渐不满,
一不小心,便学会讽刺它。
令我们开心的事越来越少,
让我们垂涎的食物已稀奇,
不过,我们也没那么动怒了。

农场,换宿,公路旅行,这些是关于澳洲的全部记忆


🎅Merry Christmas





农场,换宿,公路旅行,这些是关于澳洲的全部记忆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