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末,我在北昆士兰的小镇过了“很澳洲”的圣诞节
去小镇的圣诞集市摆摊,把赚来的部分钱捐给了当地的流浪狗救助中心;
早早地布置好圣诞装饰,偷偷摸摸地准备给很多人的圣诞礼物;
在圣诞节前夜给圣诞老人写信,留上曲奇饼干、牛奶和胡萝卜,在壁炉前挂起圣诞袜;
早晨被叫醒说是圣诞老人来过了;戴上圣诞帽,打开一袜子的澳洲零食;所有人在树下花一个小时拆礼物,得到一个又一个惊喜;
穿上圣诞新衣,参加午餐聚会,吃吃喝喝聊聊一整天,拥抱一整天……
很幸运地重新当了回小孩子,也和所有人一起,小心守护着9岁小男孩关于圣诞老人的梦想。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小镇圣诞节#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小镇圣诞节#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小镇圣诞节的满分环保创意装饰#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小镇圣诞节#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小镇圣诞节#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小镇圣诞节#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原来澳洲人喝多了也喜欢称兄道弟#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家里的圣诞装饰#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像小孩一样拆礼物,玩游戏#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圣诞聚餐#

当圣诞节的装饰还安静地在每个角落,新年到来。
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要把这一章翻过,找到一个时间点,重新开始。
2020给了每个觉得自己过了很糟糕一年的人,充足的理由。
不用责备自己太懒惰、浪费时间、没有规划、运气不好,因为“这一年都不好过”,“我们都一样”。
这样的话听起来就有莫大的安慰。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新年也有惊喜#

对我来说,2020倒也没有特别糟糕,可能是因为“靠着运气行走江湖”
在疫情爆发之前,完成了一直梦想的新西兰自驾之旅,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也许是最近好多年的唯一一次出国旅行;
年初Bushfire四起的时候,落地相对安全的塔斯,过了一直想要的樱桃自由的日子;
当整个澳洲开始封锁,仍然有一份工作,处在相对偏远的地方没有太多恐慌;
在刚好的时候离开塔斯一路向北,顺利过渡到下一份工作;
尽管无法回国,但也在签证到期前正好可以续签;
然后来到现在住的地方,学习做玻璃艺术品,遇到了很多可爱的人。
常说我在澳洲被宠坏了,并没有因为“异乡人”的身份被差别对待过(也可能没察觉),常被称赞到觉得自己Amazing。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与樱桃有关的日子#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北昆士兰小镇集市#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北昆士兰小镇集市#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北昆士兰小镇集市#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澳式游湖#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澳式游湖#

整个2020年,新闻里不间断地播放着噩耗,尽管那些噩耗很快就被遗忘。
时常觉得“昨日的世界”比较好。
不知道某天,我们会不会在一起诉说:那时候天还很蓝,河里的水可以喝,那时候可以去任何地方,感觉到自由。
多年以后,和很多人不同,仿佛是疫情下的幸存者,我不会有每天戴口罩、用消毒水、不敢出门、关注所在城市每天的新增和死亡病例的记忆,不会有无时无刻恐慌的记忆。
澳洲疫情爆发的时候,我在塔斯的美丽小镇,仍旧可以去咖啡店买咖啡,到河边散步,看树林从盛夏的繁茂到冬天的萧条,房车公园从热闹到空荡,唯有野鸭仍旧快活。
在色彩绚烂的秋天弹尤克里里,到树下捡一桶核桃,在院子里点燃篝火,打Backyard板球,看很多书和电影,每周家庭聚会一次。
只是不能去餐厅了,进超市会洗手了,买咖啡的时候和其他人保持距离了,不能去家附近探险了。

尽管拥有的是平淡而美好的记忆,但我不想忘记,发生在很多人身上的伤痛,感受到的愤怒,还有黑暗里的光亮。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塔斯秋天#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Lockdown时的乐趣#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一次出游#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关于秋天和尤克里里#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离别最难#

这一年,打工度假者的度假缺席,被打工取代。
原来旅行,并不只是奢侈品,还是必需品;不只是新鲜和冒险,也是逃离日常的出口
并非当下的环境有什么不好,只是容易厌倦,只是享受逃跑。
沿着澳洲东海岸开车4000公里,从最南端到最北端,匆匆路过每个地方,却没有度假的感觉。担心疫情的复发,无法逃避的隔离,随时会被打乱的计划,看不清的前方道路。
像是数学方程式里有了变量X,需要换一种思维来解答。
我疯狂想念日本的樱花和幽幽小路,东南亚的热情和椰子树,想念在机场等候登机时的兴奋和忐忑。

2020年年末,北昆士兰终于迎来了漫长的雨季。
有时候,下雨天也同时是晴天。
我在人群中听着吵闹的音乐,看阳光下晶莹的雨安静飘落,下雪般浪漫。
而距离上一次真正的雪,竟已经过了三年。
 
不知何时,曾经觉得人群中显得特别的“外国人”面孔,已经不再觉得特别。
好几天没有跟人讲过中文,好像也没哪里不对。
和朋友说,我已经不想去认识新的背包客朋友了。
大概是因为在澳洲待的太久,变得冷漠,对他人不感兴趣。
在塔斯的时候,第一次被称作WHV,这三个简单的英文字母。
我并不很喜欢这样的称呼,仿佛三个字母就可以代表所有相同的悲欢。
但现实是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同,哪怕是那些上天入海的故事都已经有了模板。
况且啊,无论多美好的相遇总是转瞬即逝,交叉过的直线再也不会相遇。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你很了不起!回国了也要好好生活#

在这一年经历了很多温暖瞬间,也品尝了很多孤独时刻。
有时候,我蹲在老冰箱前,打开看到全部的巧克力和甜食,听着冰箱轰隆隆的嘶吼,然后关上。
哪怕把一整个冰箱的甜食都吃下,也总有填不满空洞。
 
见到了很多不公平的事,也被伤害过。
那些受过的伤从未让我变得更坚强,
直到现在,每一处都还会痛。
让我重新获得勇气,去生活,去热爱的,
是得到的尊重、关怀和爱。
 
在城市里开车的时候,我常会走错路,错过很多路口,迟疑是否该转弯。
总是惊讶,那么多车,那么多路,怎么每个人都笃定地知道要开去哪里?
梦想啊目标啊这样甜美闪亮的东西,我也想要。
好在年末的时候,连一向喜欢的皮克斯都说,那些也不一定是人生的必需(《Soul》)。
我猜2021不会太好,大概也不会很糟,就像一如既往的生活。
尽管如此,我还是老套地许下2021年的愿望。
I’m gonna live every minute of it.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沉迷做玻璃手工的一年#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沉迷做玻璃手工的一年#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沉迷做玻璃手工的一年#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沉迷做玻璃手工的一年#




“这一年都不好过”,打工度假者的2020年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