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stport | 西港的海,摸鱼的梦


西海岸的最后一站是Westport,这是西海岸最北边的城镇,从名字上来看,这是西边的一个港口,所以官方译名“西港”,民间也有人称“韦斯特波特”。

说起这个名字,爱尔兰的西海岸也有一个同名的地方,翻开历史,不难发现这是殖民者的拷贝不走样。


据说,那些欧洲殖民者是坐着蒸汽船来到了西海岸,最早的落脚点就是Westport,原本这是个没有人烟的地方,即使是土著毛利人,也只是居住在这附近的沿海一带,是什么样的风吹动了殖民者的心,在这个穷乡僻壤建立了小镇?


Westport | 西港的海,摸鱼的梦

文字/摄影 桃花岛小妖女 


一切源自淘金时代的狂热,因为淘金梦,殖民者为了财富而来,没想到这里煤炭还特别丰富,西港煤炭公司一跃就成了新西兰的煤老大。时过境迁,当新一批欧洲旅客踏上西港之行,大都为了冲浪而来。


这是一个滨海小镇,背包客口中的冲浪胜地,除了冲浪,也很少有人特地来此,旅客成了稀罕,尤其是全球疫情大流行时期,“买二送一”也成了住宿的推销,顺理成章,我们也就在Westport度过了四天三晚。


Westport | 西港的海,摸鱼的梦


葡萄牙的辛特拉有个罗卡角(Cape Roca),传闻是欧洲大陆的天涯海角,很多年前,我在那里望了望“陆止于此、海始于斯”,当年怀揣着一颗浪漫的心,结果被悬崖边的大风吹得支离破碎,发型全无。


Westport有个逆风角(Cape Foulwind),第一个发现的人是荷兰探险家亚伯鸭脖 · 塔斯曼,洛基角(Cape Rocky)是鸭脖给取的本名,后来才被库克船长改成了逆风角,改名的原因,源于库克船长的一条船。


Westport | 西港的海,摸鱼的梦


虽然五月天的歌里,逆风的地方,更适合飞翔,但对于出海,那是要了老命,船长的奋进号刚下海就被狂风刮得滚远,不行,得让这风再逆一逆,于是就有了逆风角。

这里还有一座灯塔,淘金热带来了新移民,新移民建设了港口,也在逆风角建了一座灯塔,照明着来来往往的船只,当年见证着人类文明在塔斯曼海的波涛汹涌,如今是亚麻丛中望游人。


Westport | 西港的海,摸鱼的梦


Westport | 西港的海,摸鱼的梦


作为游人的我,是亚麻丛中看野鸡,“野鸡”在逆风角的步道是随处出没,人家有个名字,叫Weka,这是一种新西兰特有的鸟,新西兰特有的不会飞的鸟,其实就是鸡,俗称也叫“毛利鸡”,不管毛利人还是殖民者,反正当年肯定吃得香,放到今天,那是野鸡那么可爱,怎么能吃它呢!我只能咽了咽口水。


从步道入口走到最远一头陶朗加湾(Tauranga Bay)的停车场也就3.4公里,与其说是徒步,倒不如说是散步,偶见一两个当地人,短裤背心跑着步,与其说是冬天,更像是明媚的春光,消除负能量,被疫情模糊的未来、不知道不明了不想要的忧愁,全都暂且抛去了脑后。


Westport | 西港的海,摸鱼的梦

Westport | 西港的海,摸鱼的梦


农场主养的马儿在山坡上吃草,阳光灿烂的日子,我望见远方的海,这是塔斯曼海,望见海里远方的几处孤岛,想起了“蓬莱山在海中”,五百童男童女成了个迷,秦始皇在地下必然死不瞑目,做鬼也想着长生不死之药,那么、问题来了,长生不死真的是一件好事么?


要是日复一日,昨天和今天,今天和明天,只是重复来重复去,换做以前的我,肯定觉得这日子乏味透了,叨叨念“有些人活着,TA已经死了”,一边想着世界那么大,我要去看看,另一边又是咸鱼和梦想,反正要折腾,生活,不就拿来折腾的么。


Westport | 西港的海,摸鱼的梦


也许是因为这场疫情,灾难面前觉得活着就好,生活平平淡淡,和喜欢的人一起细水长流,长长久久好像也不是一件坏事。

和小马哥一起看过一部皮克斯的动画,叫做《心灵奇旅》。每个灵魂都不是随便一跳就降临到这个地球之上,灵魂需要导师,需要培训,需要找到属于他们的Spark、一点火花。和里面的钢琴老师Joe一样,我原本以为Spark是对于生命的激情,你的爱好,你的才能,让你闪闪发光的东西,就像Joe对于钢琴和音乐梦的追求。


后来通过22号灵魂发现,飘落的一片叶子在掌心的感觉,吃到美味的食物两眼冒星星的感觉,风吹过头发抚过脸颊的感觉,都是让我们降临在这个地球上的火花。

如果这一辈子,咸鱼实现不了梦想,我觉得摸鱼也挺好的,人生漫漫,沧海茫茫,似曾相识,何不摸鱼?


Westport | 西港的海,摸鱼的梦

陶朗加湾(Tauranga Bay)- 和礁石化为一体的海豹们






Westport | 西港的海,摸鱼的梦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