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尔森的湖,一蓑烟雨



第二次环南岛,最深入的莫过于西海岸,

第二次游南岛,最陌生的还是尼尔森,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挥一挥衣袖,云彩也转眼跟着走。


尼尔森的湖,一蓑烟雨

文字/摄影 桃花岛小妖女 


翻山越岭,穿过下布勒峡谷(Lower Buller Gorge),

尼尔森辖区被一片灰色笼罩着,

阴天,多云,雨蒙蒙,

我望见青山不改,绿水依旧长流。

烟雨朦胧中,有种江南水乡的错觉,

明明这是中土世界,

山路盘旋里,又仿佛是吉隆,

一个非常不像西藏的地方,

蓦然回首,尼泊尔往事早已在记忆里落了灰,

高速路上跑着的毛利鸡,又把我拉回到了新西兰。


尼尔森的湖,一蓑烟雨

Kilkenny Lookout 


南岛一共分为六个辖区,

其一西海岸,其二尼尔森塔斯曼(Nelson-Tasman),

作为行政中心,尼尔森是这里最大的城市,

也是南岛最古老的一座城,

作为行政管理,不只尼尔森,

还有另一个区委叫做塔斯曼,共同管理着这片、

拥有整个新西兰最充足阳光的地方。

偏偏,等我造访的日子,

又是这里阳光最不充足的时候,

有风有雨又有雾,阳光灿烂的一路就此变了天,

也是,好日子怎能总是叫一个人占尽呢?

看惯万里晴空,也该换换绵绵细雨,

哪怕暴雨狂风,也是一种乐趣,无常之乐。


尼尔森的湖,一蓑烟雨

Lake Rotoroa 


有一首定风波的词,苏东坡写的也是一个下雨天,

他去的是沙湖,我去的是尼尔森湖,

尼尔森湖国家公园(Nelson Lakes National Park),

俗话说五岳归来不看山,看湖,

纽村的国家公园也就这一个名字这么直勾勾。

一般神话里头,是怎么说湖泊的呢?

要么是仙女留下的眼泪,

要么是哪路神仙扔下的宝物,

换成毛利人的脑洞,那是酋长的一个挖掘铲,

不是挖掘铲落在这里变成了湖,

而是实实在在挖出了湖,

这天马不怎么行空的想象力,

倒是和这片土地一样淳朴。


尼尔森的湖,一蓑烟雨


全世界最清澈的湖、还没有之一,

说的是这里的一个蓝湖,

but,一睹真容要各位少侠徒步三天,

转山转水,我左右寻思,

只为遇见你,还是等到下一次,风和日丽。

这回,我专门来看酋长挖的湖,

传说中,他挖了两个坑,一个大,一个小,

大的是罗托鲁阿湖(Lake Rotoroa),

小的叫罗托伊蒂湖(Lake Rotoiti),

这两个湖其实才是这个国家公园的主打,

开车也能直达,直达湖边。


尼尔森的湖,一蓑烟雨


论这湖的特色,一眼望去得是有冰川雪山,

掩映着清澈的湖水,该是磅礴壮丽,

我是那个幸运儿么?

浓雾弥漫,山也变得无棱,天地几乎合在了一起,

山都望不清,何来冰和雪,

Lake Rotoroa在我的眼里变成了一幅水墨江南,

温柔,像是雨落在湖面的痕迹,

一点一点波动着心,

那对黑天鹅,我很是羡慕,

茫茫天地间,做一双神仙眷侣畅游江湖,可好?


尼尔森的湖,一蓑烟雨

 Lake Rotoiti 


粗看,两个湖是傻傻分不清楚,

都有青山环绕,湖水望不到尽头,

细看,我用来区别的是云,

Lake Rotoiti的云轻轻袅袅,有种仙气,

山一层,云一缕,飘渺人间,

雨在落,风在吹,意外轻盈。


尼尔森的湖,一蓑烟雨


同苏轼的那个下雨天一样,

尼尔森的湖有穿林打叶声,还多了野鸭嘎嘎叫,

他淋着雨是竹杖芒鞋轻胜马,

我赏着雨正南瓜饭团配mayo,

一段旅途究竟如何才算完美呢?

谁又是人生中的幸运儿?

天知道,地知道,人有时后知后觉,

只愿少年你如风,任江湖飘摇,一蓑烟雨,

也来去自由。


尼尔森的湖,一蓑烟雨







尼尔森的湖,一蓑烟雨

投稿微信:adj-helper3

尼尔森的湖,一蓑烟雨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