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护士 | Aged care 老人院实习日记(一)


作为学生护士在医院的实习已经结束一个月了,积累了不少文字。好不容易克服拖延想把它们理一理,印象笔记里一搜“实习”,牵出去年在养老院(aged care)的实习日记。顾及时间顺序,以及这小破公号从写文到发文要一年左右时差的惯例,先来一波养老院吧。

我在读的护理课程包括三个阶段的无薪实习(work placement),是课程的一部分,整个课程下来累积超过400个小时的实习。实习单位也都是学校联系和安排的。第一阶段在老人院,为期四周。第一个实习安排在老人院的原因是因为那里护士做的工作比较简单,主要内容就是给药和处理伤口,所需护理技能的种类和程度都比较有限,比较beginner-friendly。老人院护士的工作难点主要在量大,(我实习的这家)三到五个护士要顾80位左右的病人。而医院的节奏则大不相同,每位护士大概只照看四到五位病人,但节奏和工作强度常比老人院的护士高。医院实习经历后续再表。

友情提示:本文部分内容可能引起不适。(之后的每一篇实习日记也都会有这么个提示)


DAY 1


1. 今天Orientation,没有真正上手去干任何活儿,所以会比之后真正开始做事之后要轻松许多。对这个地方的整体印象还是非常好的。

在今天以前,我已经对实习的整个体验、会共事的人、将遇到的情况、排班等等都进行了很多次的祷告。因为确实挺担心的,从教室到real world,并且我们还是对澳洲healthcare系统毫无体验和认知的外国人。

听一位提前一周开始实习的同学说了她第一周的体验之:一上来做的都是护工(carer,又称ECA – extended care assistant. 在老人院护士的工作和护工是分开的,大部分人卫生hygiene 和辅助行动mobility 等方面的工作是由护工完成的)的工作,又脏又累,洗澡,擦屁股,挪动病人。最惨的不是身体上的这些,而是眼睁睁的看到活生生,并且可能很快就将不再活生生的垂暮老人。而且这些老人大多正在经历的并不是正常自然老去死亡,而是各种复杂又骇人的疾病。她看到坏死的皮肤、全身惨白的隔离病人、爆炸的屎袋(stoma bag 在肚子上切口直通大肠导出粪便到袋子里)…… 觉得三观时时都在被动摇。

而我今天来到我所分配的老人院,一进门就觉得好像进了酒店大堂。本身这家建成的时间也比较近,设施和建筑都比较新。可能是我们到达的时间已经过了早高峰繁忙的时段(9am到的),走廊里并没有看到什么人。

等了一阵儿之后,带我们的护士来了,名字叫DL。一个胖胖的大姐,说话音色非常低又粗,感觉是经常吸烟所致。但是真正开始跟我们讲起话来,却是个很nice的人。我和一起实习的另一位同学N分别坐在她的两边,她说话时朝向也非常平均,一会儿看看N一会儿看看我。因为在这儿确实有时会感觉人家自觉不自觉地忽视或者叫少搭理我(作为亚洲人对此敏感)。所以DL的表现让我感觉很舒服。

先上来整体介绍了一下这家机构以及它所属的集团。这个集团下在整个塔州有九家养老院,这家可能是最新的之一。我们被分配的这家如果住满的话能够住90多人。院内一共有四个分区,其中一个是老年痴呆病人专区(有额外的一道门锁等安全措施)。这样一听我就心里有数儿了,那么绝大部分的老人的状况应该都是比较OK的。

给我们的一沓orientation package文件包里,第一张看到的就是班表。结果并不像起先老师告诉我们的,我和同学会被分在同一个时间段(shift)。而是被分配的相反的时间段。我第一周分配的是晚班,挺好,至少不用早起。至少可以不会将早起的压力和第一周生疏的压力叠加在一起。

另外一个很关心的问题,在DL给我们介绍基本情况的时候,侧面得到了解答。她说“如果你们需要体验参与病人卫生清洁的工作(或者任何其他相对脏累重一些的工作)可以自愿报名说我想参加,我们就可以让你跟着一起。”那么这意思就是不会安排我们主要去做这些事。
DL呈现的形象是很approachable ,我们有什么需要(我们的实习portfolio里需要我们完成哪些任务,并获取签字 signed off),都可以向他们提出,他们就会尽量找机会安排我们去做。而且如果班表需要调整,也很容易完成。


2. 熟悉环境

基本上要进每一个门——护士站(共有3个)、分隔老年痴呆(隔离)病区和其他空间的门、备药室等等都要刷门禁卡。我们作为学生的门禁卡可以打开所有的门,除了备药室的门。每个护士站里,都有一个备药室。备药室里Schedule 8, Schedule 4这些管制药物是锁在橱柜里的。尤其S8,只有注册护士(Registered Nurse / RN)才有钥匙。(注:绝大部分的药物都在药物/毒物法案中被规定了schedule,S8是管控严格程度最高的,也是最易成瘾和被滥用的药物。常见的比如 opioid – 阿片类止痛药。)

今天跟着护士的时候,看了一个s8药物endone的给药(administration)。好像也很简单,取药和给药的时候都有两个护士,一个Enrolled Nurse,一个Registered Nurse(RN级别较EN高,责任和权限较大),但是他们在拿了药之后,走到病人房间给他的时候,好像并没有像我们在课堂里学的那样,要反复查证病人的名字,出生日期和ID。而是直接就给她了,不过确实要等她真正咽下去之后才能离开。我想跳过反复查证身份的过程应该也是因为在这里的病人都是长期病人,所以护士几乎对他们每个人都很熟悉了。

DL大姐领我们整个楼上楼下都转了一圈。对于我这个方向感比较差的人,一时还记不太全。经过最大的那个就餐区域的时候,觉得真的是风景又好,就餐环境又优美。餐桌餐具都摆放的像fine-dining的餐厅一样,还有大屏电视可以看。

到地下一层是员工的就餐,休息室,还有一个很大的食物制备空间。很大的商业厨房(之前在新西兰,在Roadhouse工作都是常常和这种商业厨房打交道,一股亲切感),还看到了之前在船上工作的时候运送食物的保温箱(hot box)。都是久违但熟悉的景象。这里制作的食物还会提供给其他两三家老人院。

员工食堂提供免费的茶咖啡,好像还有免费的抹吐司的酱之类。今天中午我们吃午饭的时候,因为天气很暖和,我跟N同学就坐在员工休息室外面的阳台上吃。看着楼下的老人村街道风景,与真正的街道无异,除了静谧无人。这地方还真挺惬意。


3. 系统

DL大姐把这些基本情况都带我们熟悉了一圈之后,就把我们交给护士格兰。格兰是一个非常土澳的大哥,话糙,但是人看着挺直挺好。

从十一二点到下午三点这段期间我们绝大部分时间都在电脑上自己熟悉系统。期间短暂的被护士叫着去了解备药室的情况。觉得这些护士们都挺好,自己正在做着什么可能需要我们学习的操作的时候都会叫我们去看。我们班表上写着的将会带我们的护士都是EN(Enrolled Nurse 登记护士),没有RN(Registered Nurse 注册护士)。那么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我们作为学生要给药的话,必须在注册护士的直接监督下才能进行。DL大姐说这不是问题,到时候随时让我们临时跟一个注册护士给一下药就OK了。

班表上出现的将会和我们搭班的护士,除了一个之外其他基本今天都见到了。人看起来都挺好,没有一个阴阳怪气儿的,看着都挺直爽的(也没有过分礼貌有隔阂的那种)。有一个印度的小哥看起来也很友好有耐心。

虽然开始实习前的两周学校放假,觉得自己把本来掌握的为数不多的护理知识也都忘得差不多了,心里十分忐忑。但是好像今天在跟着护士走一圈的过程中,他们说到的一些名词,虽然并不是最近经常听的,但是也还是能够从脑子的储存库里反应出来。

今天可能收获最大的就是翻阅老人院的病人信息记录系统。里面记载的信息非常全面,而且系统设计的也比较方便查询。能够看到这个人的一切基本信息,医疗和生活历史。care plan护理计划里面也有非常详细的分类,其中生活方式这一栏是最有趣的——会记载这个老人喜欢的音乐喜欢的口头禅甚至还会记录之前生活的经历。有的老人在多个国家生活过,有着丰富的人生经历。基本上就是只要你看了这个老人的档案,你就能够跟他 关于他生活的任何细节聊起天来。你知道他对什么感兴趣,不喜欢什么,过去的生活里曾经有过怎样的经历。

但是这些老人毕竟是在不同程度不同方面患有疾病的。比如我们在护士站门口遇到一位坐在轮椅上等着问护士问题的先生。(觉得很神奇的一点,就是只要我们知道这个病人的名字,在系统里一搜就能够把他的一切情况全都掌握)他跟我们说话的时候又幽默,看起来又很友好,还说期待在接下来我们实习的四周里面经常见到我们。但是后来我们一查他的资料,他的病史(这里的每个老人一查资料病史都是贼长,身患各种疾病)里有抑郁症、人格障碍,progress notes里(就是记录提供了怎样的护理以及病人的情况变化等内容的文件)有记录他有多次情绪失控,对护士提出不合情理的要求等。

我们就想,哇,真是人不可貌相。

不过以上那些不配合的行为表现是在2018年,所以也许在这一年里他有所改善也说不定。

完成的任务里面其中一项是palliative care(即临终关怀:当病人有terminal illness不治之症,已经没有任何治疗的意义的时候所提供的以减轻痛苦为主要目的的护理),DL大姐说现在有一位病人处在这样的护理下。最近一段时间这里去世了有几位,turnover挺多。turnover这个词如果在一般的语境下指的是员工的新老更替或者餐厅的翻卓率等等,而在这里却指的是人的死去。

handover(护士交接班)时提到,哪位老人说不想活了。这在这儿似乎是司空见惯的事,护士们习以为常地说着处理措施——remove all sharps, chords 房间里的尖锐物品、线缆等都要拿走……


日记,结束就是这样突然。

但作为第一次关于护理的更文,不知道背景知识有没有给够,所以还想加一句,如有疑问,但问无妨~

最近偶尔翻起去年上课发的一些handout以及自己做的笔记真是好白,猛然发现这一两年时间,就在这样觉得自个儿好像也没学到啥(或者说学的东西全都在做完作业之后,顺着交上去的作业流走了)的过程中发生了点儿质变。虽然现在也深感自己是个护士小白,但去年的自己原来更白。

你可能会发现我有许多漏掉交代的基本信息,告诉我吧,挺想知道的。

Sorry 这个真的没拍啥照片,不合适~

准护士 | Aged care 老人院实习日记(一)




作者:@intheflow
转自公众号:取景框外
投稿微信:adj-helper3
准护士 | Aged care 老人院实习日记(一)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